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神明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悲欢无常

神明志 杜尧 2163 2017.01.07 13:23

  却说东方瑾听闻身后传来的那道幽幽低诉,便如晴空霹雳直击心脏,伟岸的身躯不由自主地晃了晃,险些跌倒,只见他面露悲切苦色,整个人似乎瞬间老了几十岁。

  “东方瑾,你可为她高兴么?”还是那道声音,隐隐传来,却重如磐石将东方瑾压得喘不过气,原本英挺的脊梁渐渐弯沉下去,他双手抱头,仿佛无助的孩童,将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

  无涯师徒三人循声望去,见到一名*****身姿绰约,眉目如画,面上蒙着一块白纱,遮住了容貌。美妇身着青红衣裙,如一朵淡雅的菊花,静静站在东方瑾身后,只是神色怨怼,似是含着莫名巨大的恨意。

  再细看去,那美妇目光直勾勾定在虚空,毫无神采,竟然双目失明!

  无涯眼见东方瑾痛苦难当,心中大骇,暗想昔年追随景王之时,东方瑾贵为王师,声望崇隆、气度雍容,何时有过这般无助痛楚神色?又想到这女人知晓苏溢下落,定也是旧年故人。急忙喝道:“来者何人,还请上前说话!”

  那美妇冷笑道:“做了十几年的侯爷,派头倒也见长了,你何不上前来说话?”

  光延、复昭二人见那美妇顶撞师父,言语不屑,心中自是不爽,复昭向前一步大声道:“大胆民妇!定国侯岂能由你差遣,还不速速上前请罪!”

  无涯心知此人目不能视,却能神不知鬼不觉来到东方瑾身后,又了解当年内情,必非凡俗之辈,忙止住复昭,向前拱手道:“不知阁下何方神圣,可否请出名号?”

  美妇毫不理睬,自顾说道:“东方瑾,我那妹妹一心随你,却料不到你这般狼心狗肺,枉她一番痴情,却抵不过你主子一句话,哼——真是好奴才啊!”美妇咬牙切齿痛斥一番,说到后来怒极反笑,声音竟是越发凄厉。

  东方瑾仍旧抱着头,纹丝不动,好似被黑暗吞噬,亦或化作泥雕石像,可众人皆怀道法,目力远非常人,自是看得出东方瑾心中悲壮,只见他全身轻颤,喉中隐隐传出黯哑的轻嘶,足见其心神激荡,不能自已。

  无涯不忍东方瑾一代人杰,却受那妇人冷嘲热讽,大吼一声:“你住口吧!”

  这一吼用上了秘术“焚音鸣”,音波沸裂,如流星穿空,荡水而行,带起道道气流,风驰电掣般径直向美妇呼啸而去,若是常人经此一招,定然承受不住这音波爆破之威,落得经脉炸裂七窍流血而死。

  师徒三人正待看那美妇如何接招,却见东方瑾大袖一挥,一道劲风随之飞出,那劲风色泽靛蓝,仿佛圣水妖灵奔袭疾行,恰与那“焚音鸣”音波相撞,两相撞击之下,爆戾的音波如雨中火苗,瞬间化为乌有,那道靛蓝劲风同时随之消散,化作点点清光,消弭一空。

  众人皆是一愣,东方瑾缓缓抬起头,众人看去,见他业已泪流满面。

  “她也是这般想的么?”东方瑾悲怆道。他仍旧一动不动,目中饱含苦痛,呆呆的望着前方,似是穿越了岁月虚空,遥遥定在未知的世界里,似是又回到风华正茂,眸中倒映着那道动人心魄的身影。

  美妇听到东方瑾萧索的问话,心中时而悲切时而厌恶,蓦地,大声哭诉道:“我想她恨不得你死了!”

  东方瑾闻言身形一晃,默然无语,过得半晌,他收整形神,缓缓转身,静静地望着美妇,叹道:“挽曦仙子,果真是你,苏溢现下究竟如何,可否劳烦告知一二?”

  “挽曦仙子?她不是死了!”无涯失声叫道。脑海不由浮现出一卷尘封的画面,三王乱世,时局混乱,天下英雄辈出,然而有两名女子慈弱济贫,救助苦难,如那长空皓月在乱世中耀眼夺目,声名斐然不输无数男儿豪杰,首当其冲的便是当前这位挽曦仙子,其次便被是其师妹苏溢仙子。

  只是后来听人转述,当年百里无极单枪匹马,叩关云裳族时下军备重地沙塘镇,击溃云裳族绝世阵法九龙阵,重伤无数高手,生擒苏溢仙子,而后杀破千里重围,安然折返百里族,这一事迹震动天下,百里族也从此雄姿崛起、威名远播。

  挽曦仙子,便是在护佑苏溢仙子那一役中花陨沙塘。

  而此刻,尘封十余年,她竟活生生地站在那里,无涯震惊之下一时失语。光延与复朝不甚了解这些陈年旧事,纷纷暗想:今夜师父屡遇故人,连番失态,当真前所未见。二人不便插话,便也只能呆在那里不作声响。

  挽曦仙子惨笑两声,喃喃道:“死了……”随即冷冷哼了一声,咬牙切齿道:“我若死了,岂不便宜了百里无极这小人!”愤恨决绝的话音听在众人耳中,仿佛来自九幽的控诉,又似绝望至极的祝祷。

  夜空清寒,一阵微风吹过,却是那么冰冷,似是寒进了心里。那风拂过挽曦,将她面上那方轻纱吹落,继而露出一张精美无双的面庞,那面庞有着端秀,和透骨的恨意。

  光延和复昭二人似是丢了魂魄,既心折于天仙般的美貌,更被那仇深似海的戾气震慑当场。

  一声叹息,如同从遥远的天际幽幽传来。

  众人沉重的心绪为之一轻,东方瑾叹道:“十余年白驹过隙,昔年恩怨遥不可追,挽曦仙子你又是何苦?”

  挽曦厉声道:“你也知道苦么?妹妹的苦可全都拜你们这群伪君子所赐!”

  东方瑾神色一黯,是啊,若非自己感念景王情义,苏溢何至落得那般境地?可若重新再来,只怕自己仍会如此做罢。

  人啊,痛苦都是自寻的。

  东方瑾望着挽曦凄楚的目光,惆怅道:“挽曦仙子,人生不过百年风光,那时天道不公,也早已化作烟尘,你既已归隐,何不放下仇恨,安度余生呢?”

  挽曦闻言怔住了,这话好不耳熟,恍惚间又回到十多年前,那个救了她性命,给她世间最后温情的男人,在他重伤弥留之际,也曾反反复复说着:红颜暗与流年换,不如归隐花与田……

  那时本当是他临终觉悟,此时想来竟是劝慰自己,想到自己终日以泪洗面,最后竟也哭瞎了眼睛,岂不大大辜负了他那一番心意?挽曦仙子一时思绪纷纷、黯然神伤,这般想着心中不由大恸,清泪瞬间如雨而下,再也说不出话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