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神明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醉仙客栈

神明志 杜尧 2827 2016.12.29 17:07

  越州地处中土中部,西靠夕落山,北临乾河、东南接苍莽山,本为云裳王族领土,又因接壤大夏、百里二族,历来是王族交战之地。云裳族势弱,越州又无天险,无力防御,终放弃管辖,越州遂流为禁区,只那无辜百姓于战火中苦苦挣扎,苟延残喘。

  自“三王乱”至今已有十余载,历经多年征讨,大夏族眼见再难一统。况多年下来,人口折损、部族穷恶之势甚厉,又闻妖族蠢蠢欲动,故而争端缓减,大有止戈之态。

  越州便又渐渐恢复生机,人口兴旺了起来,因云裳族尚未接管,无有律法,亦成流亡获罪之徒的快活场,更有传言,有妖族潜伏,伺机而动。

  一时间,越州这方土地愈加鱼龙混杂,扑朔迷离。

  时近酉时,原本灼若针芒的天光逐渐温和下来,穹空清洗晕蓝、奇云稀疏,遥遥天宇犹如一面瑰丽明镜笼罩四野。

  远方,夕落山脉横贯南北,长龙蜿蜒千里之遥,端淑沉静得似一名女子。山上皑皑的白雪映着天光,散发出柔润的光泽,冰雪竟也似白裘般透出暖意来。

  夕落山山阳下有一市集小镇,名曰沙塘镇。这沙塘镇原也是越州重镇,只因十余年前此地招惹了一个女妖,相传那女妖森面獠牙形如鬼魅,犹擅月黑风高夜摄人魂魄取人性命,镇上百姓时常惨遭毒手,死状凄怖,端的恶毒之极。

  后来镇上来了一众修道之士作法降服了她,将女妖囚于夕落山下。但百姓早已畏惧,胆子小的少不得拖家带口,背井离乡,人丁便稀薄下来。

  后又有传那囚禁女妖的阵法失灵,被那女妖逃了出去,闻听此言,全镇哗然。想到兴许不日便要被女妖吸得髓尽尸干,人心惊惶更胜,至此沙塘镇男女老幼纷纷逃出镇外,偌大的沙塘镇竟是荒废了下来。

  直至近些年,修道中人多有修行停驻,呼风唤雨,法术精妙,在世俗百姓眼中不啻于天外谪仙,眼见有神仙护佑,有些胆气的镇民便欣然返乡,迁回许久也未再生女妖悚闻,欣慰之余对那修道中人更是敬若神明。

  至此十多年间,沙塘镇虽不复从前那般鼎盛繁荣,却也人丁兴旺,农商愈兴。

  镇西有一座名为醉仙的客栈,分前后两个院落。前方三层的八角飞檐楼,经营醉仙酒楼;后方则为客房,回字型中空木楼,偏居后隅。

  两个主楼均高达十余丈,是镇上最高的建筑,极为醒目。

  醉仙客栈在此经营了近百年头,几经翻修,仍旧瓦新漆亮,方圆百里无人不晓。

  客栈另一个为人称道的是独家酿造的越州醪酒,有“酒酣入梦里,玄刹寻仙缘”之美誉,堪称越州一奇,引得众酒客纷至沓来,一饱口腹之欲。

  因而这醉仙客栈门庭若市,日日车水马龙,生意亨通。

  说来店主老万也是个奇人,通晓古遗七法酿酒法门也便罢了,偏偏运道却又极好,虽然寿龄颇高,看起来却是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毫无衰颓之象。

  当地人都称其老神仙,说他吃了仙人的灵丹妙药,长生不老。

  老万喜画,多年收藏名画无数,尤其敬重丹青大家,为此醉仙客栈还订下一条规矩,凡作画名家光临本店均为贵客,不论下榻还是会餐一律免单。

  有这白吃白喝的好事,也引得众多装腔作势之徒来寻便宜,老万却不以为意,终日笑面相迎画中高手,风雨无阻。

  整日笑眯眯的老神仙,此刻却愁上眉头。

  一切还要从那夕落山说起,这座亘古长眠的雪山似乎活了。

  老万晃了晃头,暗自啐道:“呸!没听过还有活的雪山,它要能活,老子还不得坐地成仙……”

  可联想到夕落山近日的奇象,倘若那山有灵,自己这般咒骂岂不遭殃?老万打了个激灵,忙按下内心的狂躁。

  却说那历来静如处子的夕落雪山,愈发地异常起来,白日间时而地动山摇闷雷轰鸣,时而怪风呼啸有如呜咽;夜里却是奇光乍现明暗交加,仿佛神祇降世。

  这怪事起初半年间仅出现三五次,人们大多不以为然,可最近却发作得越来越频繁,隔三五日便昼夜不宁,令人不由得心中恐慌,无所适从。

  镇上的占卜先生常自念叨:地龙咆哮破幽冥,雪灵降世谕天机。细问之下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连日来这夕落山的异象引得众多修道之士来访探查,沙塘镇平日虽也有散修来往,但大多卓尔不群、特立独行,甚少露面与外人接触。

  如今镇上修道者数目明显增多,常常三五成群高来高去,且深入乡土不避耳目,看这阵势怕是有王族中人驾临。

  本来这还与老万无甚关联,但他那镇上唯一的醉仙客栈早已客满为患,这两日为争客房已闹出三条人命。

  虽然酒楼里寻衅滋事屡见不鲜,却大多是嘴皮子功夫,至多不过推推搡搡,还无甚大碍,修道士的争斗却是明枪斗法,你死我活。

  修道中人平日里韬光韫玉,洗尘脱俗,却是最重颜面,争狠斗勇起来,动辄大打出手不顾性命。店里的小二就已被吓跑了两个,自己一把老骨头了,只求平安度日,万万不敢与这些修道者沾上什么因果。

  不然哪天飞来横祸,被人大卸八块肠穿肚烂,扒皮刮骨五雷轰顶,这般死法只怕想诈尸都难,岂不是大大的冤屈,老万想到这就不寒而栗。

  正在老万自怜自艾的当口,客栈的小伙计正由酒楼跑出来迎客,只是跑的过急,被门槛绊了一脚,闪了个趔趄,直直向老神仙撞去。

  老神仙心里本痛思于那等无端惨死恐怖之事,不防忽然飞出一物扑面而来,心中大惊,脚下一软险些跌倒在地。

  待看清是店里伙计,顿时惊怒交集,眼睛一瞪,花白胡子被气得上下乱颤,张口骂道:“臭小子,赶着投胎么!”

  那小伙计堪堪收住身形,站在原地却是不进也不退,小脸通红,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被老万骂完,仍旧不言不语,只是头低的更沉。

  小伙计看去约摸十五六岁年纪,一身布衫,像是改过的,略大了些,衣襟上打了几个补丁,虽然稍显破旧,好在清洗干净,倒也朴素整洁。小伙计身材极为清瘦,单薄的像是一截春芽,更衬得衣衫肥大。

  小小的脸上稚气未脱,却含着这个年纪少有的倔强。

  这小二哥名为李孝虞,是镇上土生土长的孩子,本为客栈里的杂役,干着喂马、烧火的苦差事,只因店里小二接连被吓跑,缺少人手,这才转到前庭,迎来送往、端茶送水,较之前轻快了许多。

  按照老万的说法,这是冥冥中上天赐下的一场大机缘,专为考验他而来,虽然工钱还没涨,但人生在世岂能尽图黄白之物,披肝沥胆闯出一片天地才是好男儿。

  少年闻言心中大赞,自是更加珍惜,打起十二分精神上工。

  “低着头就是心里有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老神仙见他闷葫芦似的一字不吭,心中更气,吹着胡子道:“我早知道你心怀不轨,你是不是想谋害我,霸占我的客栈?!”

  “我哪有想过……”少年低声咕哝,为证清白便也抬起头来,却不敢看向老万,只盯着那簇一翘一翘的白胡子。

  可就在他抬头的一刹,老万不由一窒。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黑白分明,瞳孔仿佛一泓深潭,清澈幽静,深不见底,却透着莹莹的神采。那异样的安宁似是来自高天之上,是菩萨的慈悲色,还是死神的无情颜?

  望得久了,竟似是望见自己的心,前世今生,愈大的秘密便愈是无所遁形。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仿佛时光倒退重返旧梦,渐渐地,整个人都要融化进那道眸光里。

  老万也是看着李孝虞长大的,那双眼睛,每次都在他心中倒映出一个烙印深刻的清影。或许正因如此,才将这个呆板的小杂役留在店里的吧?老万心神一黯,兴致全无,挥了挥手,叹道:“去吧。”

  李孝虞如闻大赦,正欲跑回客栈,忽地记起先前正是为迎客而来,本要留下,却见老神仙仍堵在门口,当下沉着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愈加踌躇不安。

  “哼!”一声清脆悦耳的冷斥自门外传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