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西骥月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打不赢了怎么办?

西骥月圣 小李偷心 3194 2017.02.09 08:00

  虽然大家都看到场面的情况是大大有利于蒙面的杜大当家,可是两方的人马却并没有摇旗呐喊加油助威,脸上也没出现紧张兮兮或欣喜万分的神情,比之先前两场单挑比斗倒是淡定了不少,冷静了许多,因为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能预料鹿死谁手,不能定出谁输谁赢,确定最终的结果,只好紧紧盯着对战的两个人,大家心中各自盘算着,下一步的结果出现后,该怎么行动,才能让对方知难而退,不动武力轻轻松松让对方交出财物。

  乘胜追击,绝不给对手缓息时间,一定要把对方打倒在地,直到再也爬不起来为止;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动都不能动弹一下,连话都说不出来才好;打得鼻青脸肿,连他妈都不认识他才行!

  杜大当家怒吼一声,气势更加上涨三分,心中怒火外放,快速欺身上前,妄想来记更狠的《怒虎冲拳》,好直接一拳打断对手的手臂,再慢慢收拾,让对手生不如死。

  尝受到了拳头的滋味,一点儿也不好受的周森林不敢怠慢,就那么坐在地上,忍着手臂和胸口的伤痛,麻利的从背后抽出吉桑木长弓,以双脚为基准,蹬直弓身,搭上箭矢,右手拉满弓弦,箭头方向对着飞奔而来,带着滔天气势的杜大当家,眼睛一眨不眨,拉直满弓,跟随着对手左右摇晃的身影而瞄准对手的眼睛,只要手一松就能准确命中目标,必定带起一片血肉。

  杜大当家眼见闪着银光而尖锐的箭头,自然不敢大意,左摇右摆,东突西冲想要摆脱弓箭的锁定,可惜试了几次都毫无效果,根本就是无济于事,也不知道对手是瞄准自己的咽喉,还是眉心,或是胯下的宝贝,心中有些发慌,胆战心惊,一往无前的气势顿时瓦解,一个急刹停下自己的脚步,高高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没想到冲得太快,没能及时停住,脚下一绊,身不由己的埋头向前奔出几步,一下子摔倒在地,突然觉得额头上抵住了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得生疼,抬头定睛一看,啊,原来是冰冷箭矢的铁箭头,顿时吓得魂飞九霄云外,不知西东,要是这箭一松手,自己绝对是被一箭穿脑,再无活命,当下一动也不敢动,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只想着自己以前抢来的钱还没用完呢,这一生就这么结束了,真不甘心啊。

  恍恍惚惚躬身在原地等了半天,自己是到了阴曹地府了吗,怎么周围没有鬼啊,周围啥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这是什么情况?等等怎么腿有些麻呢,难道自己还没死,不太可能吧,对手有这么好心?

  “还在做梦呢!醒醒,要做梦也滚回家去做,别在这里挡着我们的道路,赶时间要紧!”

  被一声厉喝炸醒,远去的魂回到体内,猛然撑开眼睛一看,对手早已收起弓箭,站在远处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丑态,缓缓起身,扭了扭僵硬的脖子,不再看别人的眼光,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兄弟们面前,还好捡回一条命了,此仇不报非君子,单挑不过,老子不会群殴啊,待会把你抓住了,非得把你剥皮抽筋不可,要不然自己怎么能在兄弟们面前抬起头来,还怎么当老大,继续混下去呢,一定要打他个措手不及,哪有空手回山的道理,绝对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帮刁蛮的村民,让他们生不如死,树立自己的威信,好好认识认识谁才是真正的老大,这片土地到底由谁说了算!

  “终于回过神来了么,五局三胜制,我们已经赢了三场,你们还是乖乖叫声大爷,赶快让路吧,好狗不挡道,我们还赶时间呢,以后见着我们也得绕道走,否则休怪我们手下不留情。”周森林有些恼怒道.。

  侯四当家右手扛着巨型宣花大斧跑到大当家跟前,左手摇摇一指不远处躺在地上的孙三当家,呆头呆脑,眼泪婆娑的说:“杜大哥,可千万不能就这么算了呀,你看看孙三哥被他们打成这幅惨样,绝对不能就这么善罢甘休了,要不然大家都以为我们都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呢,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以后我们该怎么过啊?”随即抹了抹若有若无的眼泪,插腰一喊:“对面的人听着,想过这条路,先问问我手中的巨斧答不答应。”

  “怎么,还想比试比试,手下败将,再来的话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定叫你脑袋开花,踏着你的尸体过去。”木虎拖着凤头双斧排开众人,走到前面与周森林并肩站立。

  一见是这家伙冒了出来,侯四当家如老鼠见了猫一般,缩了缩脖子,侧侧身子快速躲到了大当家身后,将巨型宣花大斧拄在地上,乖乖闭上嘴巴不再言语。

  土二当家俯身双手轻轻抱起还在昏迷当中的孙三当家来到杜大当家身旁,坚定着绝不退让的决心“杜大哥,还是你拿个主意吧,是撤还是抢,您一句话,就算是刀山火海,兄弟们也不会眨一下眉头的。”

  司马梦摇摇铁面骨扇与神箭手周森林,木虎并肩而站,脸上笑容越加明显,如鲜花般绽开灿烂“看来这事儿还真是没完没了,不介意弄脏我的手的话,那就大开杀戒吧,身子骨承受的流血还没怎么干呢,正好拿这些人开刀,热热身。”

  “少废话,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你们想走也走不了。”杜大当家早就按捺不住了,右手高高举起,振臂一呼“弟兄们,还愣着干什么,把刀子亮出来,冲啊,抢啊,都是咱们的东西啦!”随后一步当先冲了出去。

  一听这话,蒙面人群精神振奋,热血沸腾,纷纷拔刀舞棍,个个像打了鸡血般争先恐后冲向对面的村民,放开了手脚,再也不顾其它,奋勇向前,眼中只剩下前面三辆奔牛车上的财物,跟随着杜大当家,侯四当家的脚步,奋不顾身往前冲。

  “杀啊!”

  “抢啊!”

  “冲啊!”

  “为孙三当家报仇啊!”

  “抢了东西好回去喝酒啊!”

  真是人群耸动,万马奔腾,气势非凡,一片杀气弥漫,烟尘滚滚,鸡飞狗跳,群魔乱舞。

  土二当家并没有跟随着蒙面的人众傻不溜秋的冲锋,缓缓放下孙三当家,取出背上的双剑,举向天空,站在人群身后,看着不断从身边跑过的弟兄们,神情高涨,大声呐喊:“弟兄们冲啊,冲啊,冲啊,加油,加油,加油!”

  此时,有个拎着大刀的小兄弟冲到土二当家身旁,听到呐喊声,突然停下了身子,问道:“土二当家的,我们都去抢东西了,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在这里照看孙三弟啊,为你们加油、打气,你们好多抢点儿,咱们人多势众才能把他们吓跑啊!”

  “哦。”

  小兄弟糊里糊涂的挥舞着大刀跟着大部队往前冲去,也不管原地不动的土二当家和孙三当家,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还是抢东西要紧。

  长石村的最前面站着的这三位见势不妙,心中有些发堵,略微一嘀咕之后,便立即采取了对策,马上行动起来。

  周森林沉声道:“咱们也来一次冲锋,让他们瞧瞧我们的厉害,我们三人冲在前面开道,后面的村民就全部待在奔牛车上好了,让奔牛车冲过去。”

  司马梦点点头:“这样可行,让年轻一点儿人拿好武器的坐在奔牛车两边护住老人和小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木虎来了一嗓子,“那还等什么,乡亲们你们不要惊慌,坐奔牛车冲过去就行。”顺手在周森林背上一拔,脚一蹬箭筒,一发力把两把铁叉拔了出来,交给周森林使用。

  三人亮出铁叉、凤头双斧、铁面骨扇,迎着冲来的蒙面人群,左档右支大开杀戒,领头的杜大当家和侯四当家根本不敢上前正面碰撞,躲在人群中指挥众多小弟上前。

  长石村村民们抽出藏在奔牛车上的武器,陈二娃、赵三多、王道儿猛地一挥辫子,抽得奔牛儿吃痛,全力奔跑起来,向着老河桥对岸勇猛的冲去。

  挡在奔牛车前方人马杀得不可开交,长石村三人双拳难敌四敌,身上都挂了彩,体力渐渐不支,挡不住冲来的蒙面人群,背靠背贴在一起,边杀边退,站在老河桥上,桥面不是很宽,受到的压力也少了几分,可终究不是铁打的,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

  奔牛车的车轮压在凹凸不平的路面,将长石村村民颠簸得七上八下,大家牢牢抓住奔牛车边沿以及捆绑得牢靠的货物,才不至于被摔下奔牛车,看着越来越近的贼众,一个一个边抓紧奔牛车边紧握手中的刀、枪、棍、棒,看着三道抵挡住贼众冲击狼狈不堪的身影,心在滴血。

  此时此刻,三辆飞奔的奔牛车竟然不分先后,刚好并排挤在在老河桥上,再也没有留下多余的空间,正飞速向战斗中的人群冲去。

  “周队长!你们,快闪开。”村民一起呐喊,将激战中三人唤醒,这么窄的桥面,怎么闪?回头一瞧,六只尖尖的牛角似乎要贯穿胸膛般像利箭一样飞来,顾不上贼众的冲撞及砍杀,纷纷纵身一跳,拼着挨上了几棍、几刀的伤,硬生生躲过了牛角的贯穿,稳稳跌落在奔牛车上,虽然身上鲜血直流,但是却成功摆脱了追击,将众多的山贼暴露在奔牛车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