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西骥月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都是艺术家

西骥月圣 小李偷心 3153 2017.02.04 08:00

  不一会儿,浮出了水面,躺在水岸上直吸气,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面露微笑,并没有感到一阵阵后怕,也不是紧张,而是深深的兴奋,就怕最后一道考验不难,太简单了,没什么好玩儿的意思,现在来得正是时候,正是考验自己不断的进步,不松懈,持续努力。

  “轰”水中再次飞起道道水浪,激荡起阵阵涟漪,猴子周箭眼见李逸飞掉下去后,紧随而上,虽然没有李逸飞那么紧张,但是小腿肚子始终在打颤,双手分开同肩宽,握住竹竿中心段,眼睛平视前方,目不斜视,耳边响起轻微的风啸声,定了定神,甩了甩左腿,稳稳踏出第一步,嗯,好,站稳了,没什么问题,继续,踏出第二步,身子有些微晃,还好没掉下去,好像不是太难,只要保持身体平衡就行,再继续,连续走上几步,感觉还挺不错,心中有些兴奋,尝试小跑一次,没跑出三步,一脚踏空,掉了下去。

  两个孩子仰面平躺在水岸边上,静静思考了一会儿,同时起身,游向河中,抓住掉落的竹竿,还好河水水流平缓,没被冲多远,将竹竿放在岸边,分别向铁锁链的一头跑去,分开进行练习,从两头往中心走去,先不用竹竿,等到能够走过整条铁锁链之后,再用竹竿试试。

  可惜两人没走几步,又站立不稳,掉下高空,继续爬起来再次练习走铁锁链,再掉下去,周而复始,每走一次,每掉一次,都能收获一次,很好的总结出自己的得与失,哪里做的不到位,走在铁锁链上,每一步都有学问,都有规律,只要找出了规律才好办,前进或后退每一步都是一种进步。

  两个孩子也不知道掉落多少次了,摔下去砸中水面的瞬间还是非常疼痛的,几乎都没了力气,躺在岸边休息,《疾风》李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失踪了,对此两个小孩子已经习以为常,也不在意,自顾自的生火做饭,继续走铁锁链。

  “逸飞,你说,师父不会是想送我们去马戏团吧?”

  “怎么会这样说呢?”

  “让我们走铁锁链,这不是马戏团的表演么?”

  “哈哈哈,就算是,我们也得要走得过铁锁链才行啊,况且去马戏团表演还得管吃管住,还有钱拿呢,有什么不好呢?”

  “嗯,说的也是,以后咱们混不下去了,就到马戏团赚钱去吧。”

  “那也得把本领训练好了才行,也不知道过了三道考验之后,四叔会教些什么本事?”

  “别想那么多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明天再来,我又饿了。”

  日子在一天一天过去,两个孩子在连续不停的练习中,已经能够不依靠竹竿,成功走过铁锁链,除了前进走过,还能后退走过,时不时还能简单的跳跃、打打拳等动作,比马戏团的还要专业,还要漂亮,还要好看。

  这可害苦了村子里的小伙伴们,游泳被瀑布冲刷,女生很少去,害怕出事儿,走铁锁链,连男生们也望而退步,爱找茬的张大壮恨猴子周箭不讲义气,和李逸飞混在一起,想打打架,也不知道谁能和他们两个的组合相当,能够打得过他们两个,真是伤透了脑筋,没办法,不好玩儿,只得回到家里在父亲张满的监督下练习举石锁。

  猴子周箭和李逸飞已经在铁锁链上,慢慢的熟悉得一塌糊涂,两个人一起走,对面交叉走,拿着竹竿在铁锁链上表演竹竿舞,倒挂在铁锁链上吃香蕉,正准备找李凯学习其他本领时,却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

  正好听到村子里在商量,到镇上赶集的信息,于是急忙联合着其他的小伙伴,非要吵闹跟着大人去,见识见识外面多姿多彩的大千世界,以及复杂的人情社会,都长这么大了,还没怎么出过村子,到大城镇看过呢。

  长石村也被称作《艺术之村》,村里处处都是劳动的影子,家家户户基本上都在想着法子为家里赚点闲钱,家里的物件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也得换换新的,改善改善生活。

  趁着种下稻谷之后的农闲时刻,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制作出一些华丽而并不实用的农家特色艺术品,拿到镇上贩卖,却不料深受市场的喜欢、爱戴、追捧,远近闻名,供不应求。

  上次狩猎月魔后各家分得的疾风狼和嗜血狂狼,有较为完整的直接剥皮晾晒,卖给较有实力的裁缝店铺,制作成狼皮毛毯,有残缺的就砍下起狼爪、狼尾、狼头等部位进行风干,拿去泡酒或者做成狼尾拖把,狼头小锤等等,较为精致的就取下狼牙,打磨光滑,涂上一层透明胶漆,钻上孔,穿成串做成项链,制作成装饰品,有的收集狼尾中间的几根柔软富有弹性的狼毛,制作成狼毫毛笔,大家合计着,准备赶集去卖掉,换些急需用品,或补贴家里开支,办置一些家用物品。

  柳如玉的妈妈收集到了一些残缺的狼皮,心灵手巧的她经过精细设计、制作,还做出了几套漂亮的皮衣、皮裤、皮靴,衣服背面用黄色丝线锈出一只仰天啸月的狼,从衣服领口一直延伸到皮靴上,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不过只是穿上好看,仅能够遮风避雨而已,也不暖和,不太实用,碰到尖锐的物品,就能轻易刮破,也经不住火烧,只能卖给镇上的商人及那些游手好闲,一天到晚不下地干活的人。

  小胖墩陈无涯的老爸陈无亮挺着个大肚子,大腹便便,就是个从来不想下地干活的人,凭借自己的想象力,就地取材,捣鼓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贩卖为生,家中有个巨大的仓库,是村子里小孩子们最爱参观的地方,仓库墙上挂满了利用细小的竹子,据成两端无竹节的长短不一的一小段空心竹,经过烘制,吊上绳索,系成一个圈,圈子中间吊上一个小铁环,铁环下边串着一块轻薄的竹块,做成了一个个小风铃,清风吹过,竹块带动小铁环撞击在周围烘制过的空心小竹筒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叮叮咚咚”作响。

  仓库右边的木架上,堆满了颜色各异,长短不同,形状大同小异的竹制横笛、竖箫,配上各不相同的笛穗、箫穗,精心制作的横笛、竖箫上面不仅绘满长龙、火凤、青狼等动物,而且将动物的首尾生生刻在凸出的横笛、竖箫两端,既美观又方便各种不同的手型掌握,不至于经常打滑,冠上龙笛、凤箫等名字,别具一番风味,特别受到一些演奏家的欢迎。

  左边的箱子里,堆满了竹制假蛇,一小段一小段的竹筒,两端削尖,用木棍上下穿至在一起,外面绘成野生蛇类的蛇皮颜色,头部插上两颗红色木粒当做眼睛,两根小木棍当舌头,灵活自如,不仔细辨认还分辨不出来真假,猝不及防之下,真会吓到很多人。

  地上放置着许多奔跑状态的小竹马,由三根较大的竹筒及五根较小的竹筒组成,最大的竹筒做成竹马肚子,下面钻好五个小孔,插上四根同样大小的竹筒做成马腿,最小最短的竹筒插在马腿后面成马尾,马肚子前端插上略小点儿细长的竹筒做成马脖子,马脖子插进一根短小较大点儿的竹筒里做成马头,在画上眼睛、马嘴,两边用纸剪成耳朵卡在马头上,艺术品种中的精品啊。

  窗口放置着各色彩纸叠成的小风车,插在竹制圆圈上迎风转个不停,最受孩子们欢迎的就是人手一个的竹蜻蜓,将竹子剥成竹条,竹条削成薄薄的一段,中间插上手掌长短的竹棍,就成竹蜻蜓了,双手横向合十,来回搓动竹棍,最后一使劲儿将竹棍搓飞,竹蜻蜓打着转儿,由低到高,飞向天空,时远时近,漫天飞舞,到了最高点旋转不动了,便直接掉在地上,由于材质较轻,怎么都摔不坏。

  罗小兰家是个艺术的殿堂,处处都是艺术的杰作,罗小兰的爸爸罗家兴在砍柴的时候发现很多树木被砍伐后,就干枯了,根部还在土里浪费掉了,随即开始挖树根,越挖越多,待到晒干准备做柴烧时,却发现很多树根像天然的小动物,最终舍不得烧掉,找来刻刀,顺其纹路刻上眼睛、鼻子,再刷上防腐漆,堪称完美;罗小兰的妈妈在河边洗衣服时,看见河里的鹅卵石有些特别圆滑,捡回家,画上笑脸,特别好看,选了三颗有些直立,高矮不一的石头,画上六颗黑点,做成三个和尚挑水喝,有时配合着她爸,在树根杈上放置几颗石头,做成鸟蛋,非常有味道。

  李逸飞蹦蹦跳跳的来到猴子周箭家里,看见周森林正在精心制作一把椅子,手中拿着做木工用的锥刀,对着基本完工的椅子把手进行雕刻,不时的扫下木屑,用嘴吹吹粉末,看个清清楚楚,将把手雕刻成狮子头形状。

  等到周森林停刀之后,李逸飞才敢出声:“周叔叔,你做的是什么椅子啊?”

  周森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两月后不是就要举行比武大赛么,镇上要布置一番,特别定制了一批太狮椅共贵宾使用,我这是最后一张了,今天刷上漆,晾晒一段日子就算完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