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西骥月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有谁出来唱个歌啊?

西骥月圣 小李偷心 3131 2017.02.28 07:16

  静悄悄的二楼船舱,只听见不停的落子声,外面大众的品头论足,喧闹丝毫不足以影响对弈者的心智,那每一次的掷棋有声,都代表着一次激烈的交锋,你来我往,战得不可开交,随着时间的流逝,棋局的推进,每个人都战出了真火,一个个或面红耳赤,皱眉沉思,许久才迟迟放下手中的棋子,紧张兮兮的等待着下一步交锋。

  突然,“哗啦”一声,满面红光双岐村的双头蛇孟刁贤头冒三丈轻烟,一把掀翻了棋盘,黑白棋子四处飞散在地,“叮叮咚咚”作响,双手捂头,嘴里不停的叨念着:“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我摆的大龙明明完好无缺,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无声无息的被屠掉了。”

  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双岐村的双头蛇孟刁贤竟直径走到舱璧前,推开船窗,如鱼一般,一跃而出,一头扎进水中,不见踪影,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冲冲,遇见了高人,不得不阴沟里翻船,止步于此。

  那唇红齿白,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连连摇头,叹息不停:“可惜了,真是可惜了,难得遇见这么好一个对手,却只顾发展自己的大龙,忘了全盘局势,棋差一着,缪以千里。”也不再观看其他人对弈,径自上了三楼船舱,越是早些时候来到二楼船舱中的人,就越有足够时间去思考和准备接下来的考题,所以美男子的取胜不是没有道理的。

  土老二整个人端坐在红星村的小白鼠白胜对面,一动不动足有二刻钟了,那神情僵硬,面部呆滞,双眼无神,似乎陷入了某种环境之中不能自拔,手中的白棋定在了空中,举棋不定,迟迟不能落下,似乎只要一落下,结局就只有一个,必败无疑,这可不是自己能够接受的。

  这杜老大没心没肺的,一见有人过关,急得跳脚,伸出右手在土老二眼前晃了半天,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心中那个来气啊,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才行,不就是下个棋么,对准那些没放棋的地方放下去不就行了呗,一把夺过土老二举棋的手,狠狠按在了空白处。

  “啊!”一声高分贝,不似人间的惨叫从土老二口中发出,“你怎么可以这样乱来、胡来,我们已经输了,你知不知道,输了意味着什么?”

  “喂,我说你们还下不下了,别在那里大呼小叫的,下了这么多年的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自杀式的走法,还真有点儿意思,倒是想看看你们怎么破解我这‘真龙’棋局。”红星村的小白鼠白胜单手轻点,迅速将自杀的白子清理出去,空出了一大片地盘。

  “嗯,怎么还没输啊?杜老大,你来,你来,我这棋是走不下去了,就指望你了,没想到杜老大你还真有一手,要不是你这步棋,我估计自己都要疯掉了,你原来不是不会下棋的么?”

  “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我,不就是下棋么,一边呆着去吧,我可是你们的老大,在旁边好生指点指点。看我是怎么打败他的,免得以后给我丢脸,只要把白棋放在空白的位置就行了吧,这么多空白处还真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你说放在哪里?算了,还是我自来来吧,看我所向无敌!”杜老大随手抓起一把白子对着空白的位置东放一颗,西放一颗,哪里有位置就往哪里放,还不停的催促对方快一点儿,别婆婆妈妈的拖延时间。

  红星村的小白鼠白胜完全被这种毫无规律的下法给蒙住了,毫无规律可循,偏偏又绞杀不住,只得顺着杜老大的棋子一颗颗围了上去,不知不觉中已将棋盘布满,最后一数目,结果仅仅只比对方少了一枚棋子,惜败于此,没想到自己完全败在一位丝毫不会下棋人的手里,只得摇摇头,仰天长叹一声,转身走下二楼船舱,离开了聚宝船。

  土老二在一旁早已泪流满面,不住的哭泣,抱着杜老大死死不松手,完全没有想到,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居然能够咸鱼翻身,置之死地而后生,内心从绝望到奢望,变成了现实,感触无比深刻,比当山贼抢劫一场还要累,随后慢慢平静了心情,和杜老大一起踏上了三楼船舱的阶梯。

  李逸飞倒是一直在旁关注着这二位山贼的举动,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惊得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半天都回不过神来,有这么离谱的事儿吗?直到被司马梦拎着衣领到了棋盘旁才回过神来,却接到一个非常严重的活儿,这后面的棋,司马梦不下了,要自己接着下。

  战战兢兢的确定了的确没有搞错?便用颤抖的右手捏起一颗棋子,半天不知道往哪儿放,学那位老大山贼吧,不成,这事儿绝对含糊不得,万一搞砸了,那就对不住梦梦叔的殷切希望,只好老老实实的挨着原有棋子的旁边一一落下,不料还没走几步呢,对面大田村的小霸王南宫霸脸红脖子粗的战了起来,不顾形象,大大咧咧的骂了一句,转身就走。

  “欺负人是吧,叫小孩来下,看不起我,你等着,我记着你了,比武大会上有你好看的,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非把你打折了不可,你就祈祷下,最好不要遇到我,否则有你好果子吃的。”

  司马梦笑笑,心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啊,虽说已经大局已定,可是还要带李逸飞去见识见识楼上的情景,只得让他接着下,才能一起上去,况且也留下了一线生机,没置于死地啊,谁知道李逸飞这小子想法不错,稳扎稳打将之逼死,怨不得自己啊。

  三楼船舱,仅剩的二十余人面面相觑,望着满船舱的乐器发呆,什么琴、筝、二胡、笛、箫、鼓、埙、钹、瑟、编钟等等,这到了三楼船舱都是大老爷们儿的,早先的五位姑娘早已在二楼船舱的围棋大战中全军覆没,到底有几人会这些玩意儿还真不知道,真是叫人头疼无比,而又非得使用这些乐器奏出完整一曲才能过关,有些强人所难啊。

  在一片迟疑和沉思中,那位唇红齿白的美男子挺身而出,正襟危坐在古筝旁,伸出那双玉色的双手,轻覆筝上,小指微翘,拇指轻挑,第一声清脆入耳的音符传来,便再也停不住,时而“叮咚”作响,时而铿锵有力,时而低沉婉转,时而万马奔腾,千转百回,层层叠叠,声音从弱到强,由近及远,急凑、舒缓,声声入人心,通过船上安装的传导器,让半径三十米内的人,听得无比清晰,真真切切动人心扉。

  聚宝船内外的人都缓缓闭上眼睛,细细聆听,任由那筝音将自己带入到一幅幅美丽的画卷中去,从最初的小桥流水人家,到战场上的热血厮杀,转到群山海洋天空,随着弹奏人越来越娴熟,越来越放得开的弹奏,魂游天外不知几千里,几乎每个人都沉浸在这悠扬的筝声中,不能自拨,不知多久,筝声已经停止,余音袅袅,寂静的人群像压抑万年的火山,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真是没有想到还真有深通此道的高手,三楼船舱中自认为有几分本事的人见有人开了头,便不顾三七二十一,拿起自己最熟悉的乐器,依次逐个演奏起来,先是一首惨烈、悲伤、苍凉的埙曲,让人不禁黯然泪下,回想起一幕幕伤心往事,感受着寂寥的悲意,感慨着人生无常,对于现今生活倍加珍惜。

  接着是一场独具特色的表演乐器,二胡声声响,区别于古筝的清脆,显得更加悠扬缠绵,偏偏拉出一曲激奋昂扬,荡气回肠,侠气无双的曲调,好像那每一根弦,都是准备待发的弓箭,一松手就飞出去的感受,让人心中产生英雄睥睨天下,何惧万千人马,那不惧王权的铮铮箴言,临危不惧的浩然正气油然而生,人间自有正义在,宵小鼠辈无处逃的激情岁月。虽然埙曲、二胡曲都别有特色,别有一番风情,但是与第一首筝曲比起来,可是差了好一大截,那是萤火与皓月的差距。

  另外一人缓缓拿起木槌,站到编钟旁,试着简单敲击了一下,自我感觉还不错,于是“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简单而单调,不急不缓,乐声起伏也不大,欢快、活泼的钟声,组成一曲单调的儿歌,那童年的天真无邪,充满朝气与活力,单纯得可爱,生命的初始总是无忧无虑,毫无烦恼与压力,老少通杀的曲调渐渐落下了帷幕,可却没有人继续接着上演一出曲目,让人微感失望,不过瘾啊,就这么断层了,该表现的似乎都表现完了,等待着最终的裁决。

  “各位,还有谁能够演奏啊,哪怕是唱唱歌也行。”

  沉寂了一会儿,里里外外的人群有些焦急了,是否是所有的项目已经结束了呢?正当主考官走出人群要宣布结束的时候,杜老大、土老二挺身而出,土老二手中拿着铜钹,时不时的相互对击一下,“哐当、哐当”的声音显得单调而刺耳,也没什么韵律,实在叫人失望之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