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西骥月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要命的就别跟牛过不去

西骥月圣 小李偷心 3115 2017.01.17 08:00

  天杀的,这些人这么聪明,怎么逃?司马梦虽然暂时没被发现,但到底还是有些心慌,他们想的法子太绝了,上天下地几乎都难以逃脱,要不在地上挖个坑自己藏在里面?这可不行,不说埋里面时间长了呼吸困难,光是人站在上面一脚踩着自己就有够受的,正在思索间,人群中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刘波哥,你那边有什么发现没,听说这贼子跑进这片林子了,恐怕早就跑掉了吧,林子又不大,何必呆在这里呢?”

  “没有发现啊,林超哥你呢,有动静吗?你说得对,应该早就跑掉了吧,我说咱们这么找法,能找得到么,还得拿着竹竿往树上捅,要是捅上马蜂窝怎么办?”

  “没事儿的,这方法可行,插翅难逃,碰着马蜂窝你不会用火把驱赶啊,你这猪脑子,真不会办事儿。行了,你就在这儿转悠转悠吧,我去那边看看。”

  林超大不咧咧的走向司马梦躲藏的那颗大树下,浑然没有把抓贼当回事,“贼子么,有什么好怕的,叫我抓住了,非抽筋剥皮不可。”走着走着,突然树上跳下来一影子,还没来得及喊叫,脑门儿就挨了一记深沉的狠揍,晕了,倒地上了。

  此人正是司马梦,敲昏林超后,拖入草丛,迅速换下林超衣装,脸上轻轻一抹,易容而成林超模样,趁着没人,急急忙忙将已经扒下衣服敲昏的林超,先用树叶裹上,再用泥土埋上,最后用一大把树枝给盖上,只露出脑袋胸膛来,也不至于会窒息而死,也不会因为受凉而伤,喂了一点儿蒙汗药,刚好完工,就传来刘波的催促声。

  “林超,林超,你在干嘛呢,有发现了吗,我听见你那边有响声。”

  “滚蛋,我在撒尿,马上就过来。这儿什么都没有,咱们到别处去找找看看吧。”

  司马梦的声音也改变成了“林超”的声音,一模一样,让人难分真假,随后顺着众人搜索了一阵子,一无所获,最后在林子外集合,等了一会儿,假装匆匆散去,想来个回马枪一举抓住贼子,结果还是白忙乎一场,根本没有什么动静儿,只好解散作罢。

  回家途中,“林超”说去买点酒喝,酒铺有点远,在村子外面,离开了众人,回转到小树林里取了铁锅,大摇大摆走出了红星村。

  第二天一大早,李老赖在林子里找点细土,琢磨着不管怎样先把厨房的洞先给补上再说,虽说昨晚清点了一下,损失了一口锅,却也无伤大雅,反正家里面也没其他什么东西,真是倒霉,原本就比较穷了,现在更是穷得叮当响,眼见前面树枝下的泥土挺细,走上前去,一脚踩在泥土上,软趴趴的,还不错,真是好土,可以用来补洞。

  “哎哟,谁踩我身上了。”林超从睡梦中惨叫醒来,一把直立起身子,抖了抖身上的树枝和泥土,倒是把李老赖吓了一跳。

  “靠,我以为是谁呢,大清早在这儿装神弄鬼,原来是小超啊,怎么睡这儿了,昨晚喝酒喝多了,在这儿裸睡,你啥时候有这种爱好了?”

  “嗯?喝什么酒?哦,对了我们不是在抓贼么,抓到了么,我还挨了那贼子一闷棍,被打昏了,就在这儿,人抓到了就赶快带我去瞧瞧,看我不好好收拾他,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哼!敢敲老子闷棍,老子非得十倍奉还不可!”

  “啊,你碰见那个贼子了,那昨晚的你又是谁?哦,我知道了,他把你打昏,穿上你的衣服,混进人群借着去买酒逃走了,你看清他的面目了吗?”

  “什么?居然逃掉了,可恶,真是可恶级了,真他妈的混蛋,下次让我逮着,非扒了皮不可,我昨晚没看清,突然挨的闷棍呢,谁来谁都看不清,估计年纪应该不是很大吧,手劲儿十足,是个硬茬子,惯偷,要不然也不能一下子敲昏我。对了,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一件给我,怪冷嗖嗖的,回去还真得喝两口酒暖暖身子。”

  司马梦回到家后,看着父亲在屋内来回踱来踱去的神情,仔细一琢磨,就明白怎么回事儿,感情这是父亲下的套儿,就等自己往里面钻呢,不过就算明白是套儿也得往里钻啊,这不仅是对自己的一次挑战,也是解开父亲心结的道路之一,老老实实的把偷的黑铁锅拿出来,放到父亲面前,听候发落。

  “行啊,你小子,还算有点儿能耐,后天晚上,你去把永团村赵大钱家的猪偷来看看。”司马梦二话没说,转身出去了,这次得做些准备了,一旦被抓住,什么都完了,也辱没了师父偌大的名头,自己恐怕也难逃一死。

  等到司马梦一走,父亲又自言自语起来,“梦儿啊,可别怪父亲,这也是为了你好,要是哪天你为人父母的时候就明白了,要是为人父母,你的孩子又跟你学做贼怎么办?不让你传承香火?这绝对不可能,唉,真是伤脑筋,纠结啊,得赶快去告诉赵大钱,后天晚上,有人要到他家偷猪。”

  赵大钱是永团村里数一数二的富豪,富丽堂皇,占山为王,家丁上百,良田无数,想要到他家偷猪,光是护院武士就很难对付,更不用说其它方面,真是难于上青天。

  夜晚,天空明月高挂,微风轻轻吹过,空气中饱含了炎热的气息,得到了消息的赵大钱,将庄园做好了十足的防范,人人如临大敌,尤其是猪圈,里里外外围了三层人,想飞进一只鸟都难,谁人敢来偷猪,那下场只有一个,死路一条,那手握尖刀的五十名护院武士可不是吃素的。

  “铛,铛,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庄园里敲起了巡逻的锣声,守在猪圈旁的武士们,忍不住打起了瞌睡。

  “兄弟,现在什么时辰了?”

  “没听见刚敲过锣嘛,子时三刻到了,还有半夜,咱们就可以回去休息。”刚才发话的那位一连打了几个瞌睡儿,用手拍了拍嘴巴,真是有些撑不住了,白天执勤后,夜晚也要执勤,这幸苦钱真的不好拿。

  “哎,兄弟,你说这么晚了,还能来贼么,现在这时候的夜风可真大,特别凉快,好想睡觉,如果有贼的话,他一看咱们这架势,肯定早跑没影了,我看报信那人,八成是报的假信儿,好骗几个赏钱换酒喝,兄弟你先看着啊,我先眯会儿,改天请你喝酒,呆会儿换你休息。”

  “哎、哎、哎,这可没准儿,你没听说吗?红星村那么多人都没抓住他,如今跑这里来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咱们还是打起精神,熬过这一晚再说吧,否则的话没法交差,说不定谁触到了霉头被开除掉呢。。。”

  这话还没说完呢,就听见有人在大声呼喊:“着火啦,着火啦,大家快来救火啊!救火啊!”

  一时间,放眼望去,整个庄园火光冲天,先是厨房,再到后院,再到牛棚、马棚等等,遍地开花,唯独猪圈、宿舍、住宅庭院等几个少数地方没有起火。

  也不知道吓醒了多少熟睡中的人,高喊声,牛叫声,马嘶声,鸡、鸭、鹅等等叫声,满庄园响起,起床的,救火的,逃跑躲火的,像一锅刚下的饺子,热锅上的蚂蚁,乱得团团转,分不清东南西北,上下左右,看见哪里没火光就往哪里跑,一路上慌慌张张的也不知道跌了不少跟头,弄散了多少头发、衣襟,灰头土脸,一身狼狈。

  慌乱中,护院武士领队定了定神,高声呼喊:“大家不要慌,这可能是那贼子的声东击西之计,留下十人看守好猪圈,其他人随我全面去救火。”

  剩下的十人紧张兮兮的左顾右盼,睡意全无,正在这时,一群火光向他们冲过来,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火光便迅速靠近了,一看之下,大吃一惊,数十头黄牛,奋力奔跑,牛尾巴上绑上了一捆燃着火的稻草。

  跑,不由分说,十名护院武士直接闪开,迅速逃跑,开玩笑,谁没事儿把自己的命往那群愤怒的牛角上挂啊,而且只有这几个地方没着火,也是这群黄牛逃生的好去处,这闪不闪开,都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根本就是没事儿找事儿。

  这不,随着牛群一冲,这什么牢固的猪圈,就跟纸糊的没两样,在锋利而坚固的牛角面前纷纷倒下,有些来不及躲闪的猪,直接被牛角来了个对穿,随后一甩,狠狠摔在地上,被牛群践踏,再也起不来,火光掉落在身上,飘起了一股烤猪的香味。

  谁都不敢上前阻拦牛群的脚步,冲破猪圈,外面便是一片田野,四散的牛群后面跟随着胡乱的猪群,放开了蹄子,使劲儿狂奔,田野里有好庄家啊,玉米刚好成熟,这群永远都喂不饱的家畜,怎么可能有放弃的理由,肯定先吃个饱在说,过了这个地儿可没这处机会咯。

  剩下守卫猪圈的十名护院武士根本没辙,眼睁睁看着这群家畜离去,转过身跑回去救火,救人,谁还管得了其它呢,自己的亲人家属说不定可能还在熟睡当中呢,先保命要紧,命没了一切都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