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西骥月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7章 大显神威的是什么?

西骥月圣 小李偷心 3102 2017.05.14 08:00

  跟着而来的野兽,四肢在前一只野兽身上好不容易接到了一点力,可惜上升的速度和高度,根本无法和下沉的深度和速度形成正比,一样步了前一只野兽的后尘,窒息下沉,全身的红色逐渐褪去,还原出本色。

  看着越来越近的野兽群,三十几名青壮年紧紧的靠在一起,看着如此血腥和残忍的一幕,腿肚子不禁有些发抖,手中的武器都被手心的汗水打湿了,之所以能够现在浮土之上,完全是因为背靠围墙的结果,一手紧紧抓住凹凸不平的围墙,双脚踏在围墙外凸起的石头上,才不至于陷入浮土中。

  超过三分之二的红色野兽丧失在陷阱中、浮土下,可是仍然有不到三分之一的野兽,喘着粗气冲着村民而来,踏着前一只野兽的后背,夹杂着鲜血,露出獠牙,向着最后二十码距离发起进攻的号角。

  “放!”

  一声坚强有力的声音,道出了短兵相接的最后一道准备,手持木弓的汉子们,纷纷射出手中的木箭。

  三轮齐射,射倒了两圈野兽,还剩下最后五圈野兽,还剩下最后五码距离,听到了野兽沉重的呼吸。

  “杀,冲啊。”

  手握着石刀、石棍、石剑,冲向野兽,虽然石制武器的威力巨大,但是有个非常明显的缺点,就是太硬,伤人伤己,还不如别在腰间的木制品好用,将石制品武器插在野兽肌肉中拔不出来后,取出腰间的木棍,取下绑在后背的长棒,对着身边不断冲击的野兽全力打击,可惜没有骨质武器,在野兽中取得的骨骼、骨架基本上都用来搭建房屋,堆砌围墙,熬制骨头汤所用了。

  分不清是野兽的血,还是村民的血,流淌在地面上,血流成河,还来不及哭泣,手脚不能动了,还有牙齿,一口咬在经过身旁的野兽上,野兽吃痛,不停地挣扎,猛地转身,把村民甩出去几丈远,村民嘴中还死死咬着一块带血的肉。

  眼看着成群的野兽很快突破了三十几人的封锁线,面太广,根本无法顾及全面。

  战斗力有限,无法给予野兽更沉重的打击,冲过斑驳不堪的围墙,向着村子里奔去。

  村子里的人眼神非常惊恐的看着越过围墙的野兽,冲着自己简陋的房屋撞击而来,一切危在旦夕。

  似乎是村子里的人虔诚的祈祷感动了上苍,天空中不偏不倚掉下一个人砸在一头刚要闯入房屋中的野兽身上,直接把野兽砸成了一张兽饼。

  此人迅速爬起,看了看周围的情况,什么也没说,迸发出强大的神识,透出体外幻化成数道细小的飞剑,向着冲击房屋的野兽攻击而去,直接洞穿了野兽的的身体,并且洞穿的伤口上直接燃起了大火,将野兽活活烧死。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光门中消失不见的李逸飞,不知怎么的爬完楼梯后,就从天而降,掉落在这里,与其他三名小伙伴失去了联系。

  用神识快速杀死了所有攻击房屋的野兽,也同时大概觉察了一下整个村子的情况,便迫不及待的冲向围墙方向,一边用三层颜色复合属性的神识击杀并点燃野兽,一边解下自己随身带着的大菜刀,砍翻刚翻越过围墙的野兽。

  村中围在石盘旁边祈祷的老人,早在李逸飞砸在野兽身上的时候被惊醒了,个个喜极而泣,感谢上苍,派人来解救他们了,一一爬起身子,凑在一起,在简易的石台下面,纷纷动起手来,并招呼起村子里其他老少妇孺前来帮忙。

  用双手将祭祀台下的土慢慢刨开,露出了一截枪尖,银光闪闪,等到完全扒拉出来,才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两米四长,除了枪尖,浑身漆黑,刻满了月魔纹,枪缨一尺来长,鲜红如血,由八名妇女合力慢慢抬到围墙边,放在地上,气喘嘘嘘,村子里的人全都走出简陋的房屋内,请求李逸飞使用兵器。

  “上苍派来拯救我们的圣人啊,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位圣人留下的武器,直到如今,我们依旧无法使用,请求圣人用它击杀野兽,保卫我们的家园。”

  一时间,村子里留下的人,眼中不再那么死寂,而是充满了希望,用那一双双带着企盼的眼睛盯着李逸飞,并且不断重复的要求李逸飞使用流传下来的长枪。

  “请圣人用兵!”

  “请圣人用兵!”

  “请圣人用兵!”

  李逸飞被人盯得浑身毛发,一点儿都不自在,那是怎样的眼神,一个个都将生命寄托在自己身上的眼神。

  没有办法,杀得正爽的李逸飞,不可能辜负这么多的期盼,将手中的大号菜刀甩向一名正在激战的青壮男子,跳下围墙,抓起地上的长枪。

  一入手,挺沉,凭借着现在远超常人的身体力量,竟然差点没能抓起来,这么笨重,怎么使用,以前使用这杆枪的人,可能天生神力吧。

  差点被老虎咬断脖子的青壮年,被突如其来的大号菜刀吓了一跳,看着眼前缓缓倒下的老虎尸体,揉了揉眼睛,转身一看,只见李逸飞的背影跳下围墙,原来是上苍派来的圣人救下了自己,摸着插在老虎身上的菜刀,心中大定,这可是圣人使用的兵器,必须要要好好珍惜,马上拿起菜刀与其他野兽展开搏斗,发现圣人兵器的确很厉害,很强大,一砍一道伤口,一砍一处鲜血直流,随后大发神威,迅速解救其他同伴。

  村民们一看李逸飞年纪轻轻一个人就提起了传承已久的兵器,个个喜极而泣,拍手相庆,这绝对是上苍派来拯救自己的,这下子野兽也不是那么可怕了,反而有些同情,倒是希望圣人能够手下留情,留下一些受伤野兽,圈养起来成为村中的食物。

  真是有口说不出,百口难辨,骑虎难下,李逸飞双手抓枪,连转身都很困难,怎么办?神识在先前击杀野兽的时候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还有待恢复,无法帮助自己产生神识浮云,减轻这枪的重量,如今身体的力量还不足以将这杆枪舞动自如。

  差点忘了还有隐性的幽月之力,为了救人,也管不得是否会存在暴露后的危险,想到就得做到,额头上立刻显现出已经变幻成三色综合的月形族记,足有两颗,第二颗月形族记中,那三色的幽月之力已经充满整个月形族记的一半,二阶五级的幽月之力战士,看来幽月之力的练习也没有停滞不前,只是没有神识增长得快,除了知道白色的光明属性和红色的火属性,那夹在中间的银色现在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属性,所以也就不知道李逸飞到底属于什么职业学徒。

  当隐月之力通过手臂传递到达枪身之上,奇迹般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枪身上的月魔纹随着隐月之力的不断注入,逐渐变得明亮起来,原本漆黑的枪身,现在却变得光彩夺目,闪闪夺人。

  当整个月魔纹被灌注隐月之力后,双手往上一提,哎,现在好多了,感觉到整个长枪重量减轻了许多,这月魔纹可真是神奇,舞了几个枪花后,长枪枪尖突然窜出一尺高的火焰,夹带着光明属性的火焰。

  哈哈,李逸飞感受着长枪的变化,如指臂使,就像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蹦蹦跳跳,握着长枪,向着野兽群冲去。

  站在围墙上,一扫一大遍,一捅一个窟窿,一敲一个散架,将所有靠近围墙边上的野兽杀得干干净净,翻越围墙,站在埋藏了无数野兽浮土的山顶上,意气风发,得意洋洋,飞速帮助正在奋战的青壮村民,不断击杀野兽。

  这些野兽除了皮厚肉糙,尖牙利爪,尾巴厉害,身体壮,速度快以外,就没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了,比起月魔兽来,不知道相差了好多倍,在李逸飞眼中就是这么认为的,可对于实力相当弱小的村民来说,这无疑就是一场灭族之灾。

  前方村子里的人还在分奋力厮杀,后方的人各个忙碌了起来,将先前李逸飞用菜刀击杀在村子里的野兽拖了出来,拿出石刀,开膛破肚,洗洗涮涮,架起大锅,升起大火,准备住上一顿丰富的食物,来敬献给圣人。

  哪里有野兽,哪里就有李逸飞的身影,村里的青壮年已经精疲力尽了,相互搀扶着走向村子里,各个都带着伤,实在没法在战斗下去,刚一进村就全部倒在地上了,不管是死是活,自己依旧待在自己的家园,小小的村子里,即便是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被村子里的人围着一起,灌下几口热汤,包扎好伤口,抬在一边歇息去了,远远看着独自奋战的李逸飞,真不愧是圣人,还没看见说累。

  说也奇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李逸飞独自一人越战越精神,越战越有劲,越战越兴奋,丝毫没有察觉到累,当然也没有察觉到这枪的枪尖无论杀死多少野兽,依旧亮白如银,没有沾到一点儿鲜血。

  野兽的鲜血被枪身吸收,反馈为体力,加持在李逸飞身上,让李逸飞精神焕发,不知疲惫,持续战斗下去,眼看着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头野兽。

  “哐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