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西骥月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 逃不过七彩白塔的手掌心

西骥月圣 小李偷心 3114 2017.03.31 08:00

  一连跑过七个小山头,才停下来好好休息,休息,四人坐在一起,纷纷打开自己随身带的包裹,找出毛巾,水壶,水果,补充水分及能量,可是林潇的包里根本没有水果,徐马松给了几个,以至于不用太尴尬。

  前面的路是一片湿地,远远看起来是绿草茵茵一片,实际上走去才知道,不是水坑,就是泥潭,现在想跑也跑不起来了,只得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向前移动,稍不注意踏入深水区的孩子们,还来不及摘下胸口徽章,已经被天上的飞禽救走,大部队第一次出现减员。

  林潇他们还好,不用去探路,顺着大部队前进的脚印,虽说走得慢,但是没什么危险,时不时的还蛮有兴致捉几条鱼,用草串上,待会儿烤鱼吃,一路上有惊无险的通过了湿地,途中却没碰到一位考生,人都到哪里去了呢?

  直到现在才发现,前面坐在茂林边上一大堆人群,大部分是女生,正在用各种树叶、树枝擦掉自己身上的污泥,并且抱怨连连,喋喋不休。

  “早知道要通过湿地,弄得浑身脏兮兮的,就不来参加考试了。”

  “有谁知道呢,地图上不是说明了要经过湿地的么?”

  “我哪知道经过湿地会弄成这个样子。”

  “要不,那你就提前退出吧,摘下徽章,早点回去洗个澡。”

  “那你呢,也一起回去么?”

  “怎么可能,现在回去,我爸妈非得打死我。”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阵牢骚之后,集体沉默了,考虑着是否要退出此次考试,可是当她们看见,一路走来,连脸上都是污泥的米蓝,匆匆从他们身旁走过的时候,慢慢的,第一个从地上爬起,跟随者米蓝还未远去的身影,追了上去。

  有了第一个,便有第二个,一大群还在岸边休息的人,都纷纷站了起来,离开原地继续向前挺进,他们无法形容,当米蓝一个女孩从她们身边走过时,眼睛里看向她们的神情,是瞧不起,还是不削一顾,还是毫不在意,继续前进,深深地刺激着每个人的心。

  是啊,这是考试,能把考试当儿戏么,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远,自己还没看见前方的风景变已经放弃了么?甘心么,大家都是新生,为什么别人能够做到,自己做不到,不就是一身污泥么,那算个啥,自己曾经玩泥巴也不是满身都是污泥么?

  经过湿地,步履有些沉重,身上的污泥似乎给身体加上好几斤担子,精神头没了开初那般好,大家都很少说话,默默的前行赶路。

  米蓝四人踏入茂林的时候,没有停歇,随着严密的小跑动作,一起小跑起来,这回,林潇可没了使劲儿冲在前面,迈着与几位同样的步伐,把在密林岸边休息的那群新生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前方地面上不断留下血迹,看起来遇见野兽出没的地方了,严密几人停了下来,不准备跟着前面的新生继续按照地图上的路线前行,原因有三。

  首先,血腥味会刺激野兽的嗅觉,不断的向着这条道路围拢。第二,前面的人动静太大,大家走在一起,会引起群体性的野兽攻击。第三,一路击杀野兽,一路向前推行过去,行程太慢,会耽误不少时间。

  四人决定从地图上的线路旁边绕过一个大圈子,迂回前行,避免与大部队相拥,耽误行程,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地图上给出的路线,是书院精挑细选之后,最安全的路线,因此,没前行多远,便遇上了大麻烦。

  茂林中有许多不易被发现暗藏危险,处处充满危机,严密一头当先,攀登上一道陡坎闯进了一只斑斓虎的领地,起初四人并不知道,直到走进了,才发现斑斓虎正在睡觉,只得小心翼翼,想从旁边悄悄走过,可惜没能成功。

  离斑斓虎只有两米距离的时候,斑斓虎双眼一睁开,吓得林潇四任呆在原地,大气不敢出一口。一时间僵持不下,人不动,虎不动,人一动,虎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跟着移动一小步,到底该怎么办?

  斑斓虎最先承受不住对峙的气息,身形矫健,一个纵越,以超快的的速度向四人扑来,四人立即分散开,面向着斑斓虎迅速退逃。

  徐马松启动幽月之力已经凝聚出水球,准备在关键时刻给斑斓虎来一下。严密拿着大刀死死盯着斑斓虎的一举一动,林潇将手中的短剑当标枪一样朝着斑斓虎投射而去,完全当暗器使用。

  斑斓虎从容不迫的跳开了力道不足的短剑,却没想到被躲在大树后面的米蓝,平端着手弩,在斑斓虎跳跃的那一刻,射中了肚腹,疼得斑斓虎在地上打滚。

  箭上有毒,趁此大好机会,徐马松的水球赶到,将未完全射入肚腹的手弩短毒箭完全撞击进入斑斓虎肚内,一声惊天吼叫从密林中响起,“嗷!”惊退周围多种野兽。

  “大家快跑!”

  四人不等斑斓虎从地上爬起来展开疯狂的报复,迅速跑没了影,小心翼翼回归到地图上的线路上,再也不敢离开中心线路太远,离线路不超过三米的范围不停游走,迂回向前,慢慢前行。

  一路上随处可见的斑斑血迹,以及停留下来,自己治疗伤势的新生,还有受伤严重的,直接摘下徽章哭着扔在地上,等待救援。

  终于,在天黑之前,一路历经种种磨难,徐马松四人运气较好,完整无损的赶到了离目的地只有不到二十米的山脚,山下,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个新生,山顶上则是书院飞禽大队以及成功抵达目的地的新生,俯瞰着陆续赶来的人员。

  山脚到山顶没有一条路,只是从山顶上下垂的十五根绳索,让落差在十一米的距离变得艰难无比,休息了一阵,看见渐变的天色,近在咫尺的目的地,拿出最后的力气,攀登而上。

  时不时在半空中打滑,没了力气继续攀登的新生,不断惊叫着,掉下悬崖,却被山顶上俯冲而下的飞禽所救,安全的躺在山脚地面,眼中噙满泪水,最后一点努力没成功,功亏一篑。

  夜晚,书院飞禽大队的任务就是将此次考试的新生一个不落的接回书院,在书院食堂享用丰厚晚餐,并在书院住宿一晚。

  第三天,四百多人的复试,最终留下不到六十人,其余人全部出局,所有人全部遣散回家,被录取的新生后天与通过白塔考试留下来的新生一起前来报到。

  当所有新生穿着崭新的书院校服,站在宽广的操场上聆听着书院黄院长为大家举行的欢迎仪式并为新生致词,让新生代表发言的时候,书院便解除了白塔封锁令,原因是因为这次白塔出现了新的变故,这次考试后,白塔的能量浓度急剧减少,不得不封塔三天,解令之后,也不见恢复多少,真是邪门。

  白色宝塔突然发出七彩光芒,红褐黄绿青蓝紫,搅得天地失色,风云变幻,引得全校师生驻足观看,打断了正在洋洋洒洒,激情四射的黄院长讲话。

  “把这次的报名表的内容给我统统烧毁掉,这次所有新生档案列为绝密,如果发现有谁私自打探白塔散发出宝光的事,一经发现,杀无赦!今天起,限制一定的名额进入白塔,我到要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够让白塔发出七彩光芒,书院密档上远久的历史记载,谁能让白塔散发出七彩光芒,那么他就是白塔的主人,这么多年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原本以为,直到白塔老去,丧失一切功效也不会发出七彩光芒,看来书院要调整政策了,从今天开始,将储存在白塔里的各种书院物资,全部搬出来吧,白塔有它的主人了。”

  “是,院长大人。”

  白塔内一层阁楼大厅中,第七道通往异空间的封闭大木门随着白塔散发出的七彩光芒而开启,李逸飞耸了耸肩膀,感受着刚从第六道光门出来后,完全恢复的身体,默默的从大厅中轻轻跨入这最后一道光门之中,入眼的全是深沉的紫色,让人觉得是进入了黑暗的环境中,丝丝闪电在紫色的黑暗中显得格外耀眼。

  紧张蔓延在内心,经历了一些艰难险阻的困境,虽然已经不在恐惧,胆子变得足够大,但是从没和雷电打过交道,显得有些局促,管他刀山还是火海,有信心就一定能够闯过去,大步向前走才是正道。

  起初看见的少量闪电逐渐变得多了起来,似乎是对闯入者的警告,可李逸飞很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无论怎么看,也只有眼前这一条路,无论怎么想,也得硬着头皮往前走,左躲右闪逃避雷电,全速奔跑往前移动,前面仍然是看不见的紫黑,越是黑越要往黑的地方走。

  闪电不经意间充满了整个空间,将紫色黑的空间照耀得光芒万丈,瞬间变得寸步难行,交织而成的电网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想躲也没地方躲。

  既然走不动,那就不走了,直接坐在地上,等待着接下来所要面临的命运,该来的始终会来,无论怎么逃都逃不出白塔的手掌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