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西骥月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 原来是只水蠵(xi)龟

西骥月圣 小李偷心 3127 2017.03.28 08:00

  内心恐惧急剧增加,不过在这个人影都见不着的地方,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行进,突然间沙海里冒出一只金光闪闪的蝎子,两只强劲有力的大钳夹住双腿使劲儿往沙海里拖。

  “啊”撕心裂肺的痛从腿部传来,整个人直接往下沉,不容多想,自然反应,抓起腰间的火形双环向金蝎猛砸,无坚不催的利器却砸不开金蝎的任何一处身体,发出一阵金铁交响的声音,“锵、锵、锵”求生的欲望,让自己集中最后一点力气,奋力挣扎,与金蝎做最后的斗争,可无论怎么反抗,想尽了一切办法,始终摆脱不了被夹的命运。

  伴随着疼痛及饥饿,彻底失去了力气,只得任由金蝎往地下拖,整个身子完全进入了地下,口鼻中塞满了金沙,不能呼吸,意识有些模糊,只能感受到,一直往地下沉,除了金沙外,还能触摸到石质台阶,身体被金沙掩埋,压力逐步增加,丧失了知觉。

  再次醒来,头痛欲裂,周围全是金属性的残垣断壁,金蝎也不见踪影,天空被闪着光的金属所覆盖,这是一个充满久远历史的地下城,每一步都踩在破碎的金属碎片上,看起来是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形态啊,突然之间,一只机械鼠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两只小小的前肢举一起面超大的屏幕,上面显示着简单的算术运算,一加一等于几?

  李逸飞毫不犹豫的回答,“二”。

  九加九等于几?

  “十八”。

  四乘以四等于几?

  “十六”。

  十八除以三等于几?

  “六”。

  十七减八等于几?

  “九”。

  随着屏幕上出题的频率越来越快,难度逐渐加大,李逸飞终于出错,超过了老妈教给自己所学的范围,回答不上来答案。

  顿时,原本的屏幕消失不见,地上的废旧金属不断的快速飞向幼小的机械鼠,自动结合组装在一起,毫无违和感。

  转眼间可爱的机械鼠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恐怖的钢铁鼠,张开金属大口,向李逸飞扑面而来,气势涛涛,欲择人而噬,怎么办?还愣在原地干什么,当然是拔腿就跑,这么大的钢铁怪兽谁能降幅得了,弱点在什么地方?真是令人头疼。

  领着钢铁鼠四处兜了一大圈,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停下来歇了一口气,想想接下来应该到底怎么办?

  “轰!”没等到再次起跑,一生巨大的轰鸣从身后传来,转身一看,好家伙,不知从哪里掉下来的一个考试新生,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钢铁鼠身上,这钢铁怪兽就这么稀里哗啦的散了架,变成了一地碎金属片,原来是中看不中用的纸老虎,害得自己跑了这么久,怎么就没想到还击试试,还得多亏这位小伙伴,看样子正处于昏迷当中,算了,还是先看看到底有什么宝贝再说。

  踏着满地的金属碎片一直往前走,推开一扇陈旧的金属大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诺大的戈壁滩,随处都是碎石,想来,地下城中的金属都是从这里提取出来的吧,旷大的戈壁上,一把巨大石剑倒立入天,一眼望不到边,不知其高度,光看这阵势,谁还有心思去触动啊?万一一倒下来,砸在自己身上,岂不是连命都保不住。

  石剑上面镌刻着不知名的纹路,仿佛穿越几个世纪带来古朴的苍老气息,令人肃然起敬,附带着远古而来的威压,让人不寒而栗,唯恐避之不及。

  偏偏,李逸飞经历了先前纸老虎的机械鼠经历之后,忍受着精神威压站在石剑面前,一动不动,着魔一般被石剑剑身的纹路所吸引,久久不能动弹,繁杂的纹路在了李逸飞脑海中盘旋,黑白相间,相互缠绕,犬牙交错,显得异常有魅力,怎么看都看不够,真是欲罢不能。

  反正闲着没事,老是这样呆呆的看着也挺乏味,昏昏欲睡,索性开始玩起了寻找迷宫出口的游戏,从倒立的剑尖与地面接触的一点空白处开始,沿着纹路所镌刻包围留出来的空白区域,一直不断的往剑身持续蔓延,不断的向高处探索。

  咦,这条空白的路走不通,那就走那边,看起来还有一点空白的间隙能够穿过去,不被纹路所包围。

  李逸飞不时的摇头晃脑,手指在地上随意画着,完全忘却了时间的流逝,大有不到尽头誓不罢休的态度,先前地下城金属的天空掉下来砸中钢铁鼠的考试新生,已经悄然来到此地,看见李逸飞如此表现,再看看这把凝聚天地之威的石剑,远远躲了开去。

  不知过了时间,一条长长的细小的空白通道,在石剑剑身表面繁杂纹路包围中被找到,从剑尖开始随着空白的通道不断向上延伸,石剑也自发的不停的往戈壁地下钻,从一眼望不到边,到隐约能看见剑尾的模样,宽阔而大气。

  随着李逸飞的不断破解的找迷宫出口的游戏心态,经过了成千上万条纹路中探索出来的空白路径,慢慢变成了一条血红色的路线,逐渐往地下钻的石剑,不断下降着高度,终于达到了能够一抬头就能看见剑尾的时刻。

  很想眨眨眼睛,闭上双眼休息一下,但是内心的担忧却制止了这个念头,生怕一眨眼石剑就消失不见,或者一眨眼剑身上的纹路将之前寻找到的空白通道,血红色路线所覆盖,到时候想从头再来,也没有那个机会了,在坚持一下,坚持一下就好。

  此刻头脑已然发胀,眼睛疲劳不堪,所有心神几乎被耗费一空,僵硬的手脚很久都没有移动过了,还能坚持下去吗?照这样坚持下去,恐怕等到完全破解完石剑上的纹路,整个人的生命也将会消失而去吧。

  嘴角边,双耳边,双眼边,鼻孔里,微微的流出了血迹,已经七窍流血,是进还是退,还是就此了结,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就算拼了命,也得把这剑给破解完成,危急时刻,胸口翠绿色的迷你小兔子,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通过呼吸,缓缓渗入李逸飞的大脑里,七窍不再流血,发胀的脑袋变得不再拥挤,脑海变得空灵,眼前变得清明,破解剩余石剑纹路变得轻快无比。

  当整个石剑剑尾没入戈壁地下不见踪影的时候,地上突然蹦出一颗金色的心形小石头和一块手掌大的黑色铁片。

  来不及仔细观看,连忙一把抓起塞入怀中,闭上双眼,脑海里全是剑身纹路的影子,双手抱头蹲地,仔细回味了一番先前破解剑身纹路的细节,重新一点一滴的梳理了一遍,将这些特殊又繁杂的纹路,慢慢的深深的印在脑海,无法忘记,那就永远记住,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索性以剑纹称呼。

  休息了一阵,缓缓走向原本被巨大石剑身形遮盖住,一高一低的两道光门,还是先前遇到的模样,高处的门有阶梯,低处的门没有,依就老规矩,习惯先走低门,一脚踏入。

  好家伙,果然不出所料,又回到了白塔一层楼阁大厅,四处一望,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是直接打开白塔大门出去?还是光顾一下开启的光门呢?其他三道光门已经进入其中,机会难得,富贵险中求,还是先把宝贝捞完再出去吧,直接走向开启的另一道光门之中,也不知道通向何处的异空间。

  水的世界里本是无色的,可倒映出蓝天之后,就变成了蓝色的水,甘甜可口,清澈透明,确实是一方难得的好水,美丽而诱人,无论谁到这里,都忍不住要进入水中嬉戏一番。

  越是漂亮的水,就越就潜藏着莫大的危机,水底深处的食人鱼,并非一只两只,而是成群结对,自在畅游,似乎这一方水世界就是自己的家园,无论谁踏入自己的家园中,就要面对所有食人鱼的攻击。

  李逸飞站在一处不大的小岛上,四处荒凉,一无所有,小岛上的土地很干很出现了许多裂纹,划分成一块一块的,将海水往地上泼去,结果却丝毫不见浸入地下,竟然是沿着四通八达的沟壑又流回海里,真是好奇怪,就不信这个邪,双手捧着海水一个劲儿往地上泼啊泼,却一点都看不出土地变湿的样子,太搞不懂情况。

  正在纳闷儿的时候,整座小岛突然升高,站立不稳,直接趴地上,地震了吗?往哪里逃?先静观其变再说吧,车到山前必有路。

  小岛不一会儿就停止了升高,离小岛的不远处,忽然冒出一个头来,仔细一看,哎呀,原来是只水蠵(xi)龟的头部,自己傻傻忙乎了半天,这哪里是什么小岛,分明就是水蠵龟的龟背,慌乱一阵后,稳稳坐在水蠵龟背上,好好欣赏风景。

  水蠵龟游泳的速度并不快,优哉游哉慢慢的享受者游泳的乐趣,真是一艘上好的观光船。闲得无聊,就在龟背上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可真香真沉,做了一个梦,梦见老妈做的饭菜好香,好久都没有吃到老妈做的饭菜了,让人嘴馋不已,张口一咬,哎哟,咬到舌头,醒了,一看,口水流到龟背上黏黏糊糊的,这水蠵龟正在一处岛屿边,慢慢咀嚼着一个大水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