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西骥月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

西骥月圣 小李偷心 3111 2017.01.14 08:00

  还没等周森林反应过来,脚下圆石突然裂出一道缝隙将之吞了进去,裂缝越来越大,最终形成一个太阳般的圆形大洞口,可容一头山羊进入其中,洞口与天空中的太阳遥相呼应,可当太阳西斜照射出树木的影子时,圆形洞口又发出“咕咕、咕咕”的声音,缓缓缩小,慢慢闭合上,再也看不出一丝痕迹。

  当周森林缓缓醒来,却伸手不见五指,摸了摸随身的包袱,还好没掉,利索打开,熟练无比的拿出打火石,还好垫屁股坐的草及遮荫的芭蕉叶都在,做出一个简单的火把,点上,能见度不远,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没走多远,便看见前方一石壁,呈环状形分布,石壁上有着色彩艳丽的壁画,画面上有许多人物,或是端坐,或是单脚独立,手握拳状,或是手握兵器飞跃状,不一而足,比比皆是,看了一会儿,感觉有些眩晕,连忙闭上眼睛,不在去看壁画,缓了缓呼吸,定下心神,撑开眼,在石壁中间发现一烛台,一大红蜡烛稳稳立在烛台上,点燃,果然亮了不少,顺着石壁往右走去,刚好十步又发现一烛台,点燃,继续往右,复十步,又发现一烛台点燃,继续,刚好点燃第十个烛台时,整个空间大亮,才细细打量,这里是一个地面圆形,头顶上空呈半球体的密封空间,石壁上有些细小的通气小孔,点点阳光照射进来,倒不至于窒息而亡。

  石壁上的壁画,围绕了一个圈,粗略数了数足有数十个人物形象,基本上都是练功招式,不知从哪里开始,又到哪里结束。周森林知道自己走大运了,看了半天后,发现壁画上面的绝对是一部武技,可是在没弄懂之前,决不能盲目修炼,这种身入宝山却无处下手,望洋兴叹的滋味徘徊在心间,不甘心啊。

  除了石壁上壁画外,遂在一角落发现一石桌,石桌上有三个瓷瓶呈一字型排列,没瓶塞,石桌旁有一石凳,凳上盘坐着一具人形枯骨,也不知几多年了,枯骨呈白色,并不显眼也不曾风化。

  周森林念念有词:“阿弥陀佛,真是罪过,您老人家请息怒,我无意闯入您的地盘,却是有缘,希望您老人家能给我留下点好东西吧,我就做做善事把您埋了,尘归尘,土归土,您老还是入土为安吧。”

  周森林怀着激动的心情,拿起石桌上的一只瓷瓶,摇了摇,嗯!没什么声响反应,有点慌了,瓶口朝地下,使劲儿抖动,抖了几下,靠!什么都没有。迅速拿起另外两个瓷瓶,瓶口朝下抖动,依然是一无所有。

  “老天爷你不带这么玩人的吧,我可没做过什么上天害理之事,多少也得给我留点呀。哎,只剩下三个空瓶子,不会让我把石桌、石凳搬出去吧?我还没找到出路呢,算了,聊胜于无,就拿空瓶子出去装水也不错。”

  周森林好人做到底,把白色枯骨找个地儿埋了,埋藏人一般是头朝东,脚朝西,可在这密封的空间里,怎么分得出东南西北。

  转了半天,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对应壁画上的人物端坐的地方,往地下挖坑,也不知是运气使然,还是怎么的,用随手带着的小刀挖着挖着,突然“叮”一声,挖着石头了,刨开土层一看,这哪是什么石头,分明是一块四四方方的石板,“嘿嘿”蒙对了,肯定是挖到宝了。

  轻轻撬开石板,定睛一看,什么宝物?没搞错吧。还以为是什么金银珠宝,玉佩首饰,结果却是一张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兽皮,被一件破旧的长衫包裹着,真是瞎了眼,这衣服不会就是这具枯骨的吧,真晦气。

  这张兽皮会不会是藏宝图呢,究竟能不能发财?经过这么多年兽皮都没有得到什么损坏,一面漆黑发亮一看就知道是高级月魔兽的皮毛,另一面却是白色肉皮,上面密密麻麻写满蝇头小字,开头写着《疾风劲》三个字,后面续写着,“此功法非风属性觉醒者不可修练,否则定当爆体而亡。。。。。。”

  功法,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等级的,看这样式,应该不低吧,儿子刚好是风属性觉醒者,只好带回去让他练练看,也算是对他从小没了母亲的一种补偿吧,唉,亏欠孩子的太多了。

  收好《疾风劲》,继续挖坑,这回倒没有什么发现了,挖了半人大小,把枯骨放进去,回填土,堆成一个小土堆,将身边熄灭了的火把,插在小土堆上,权当是墓碑吧。

  拿出包袱里的干粮吃了几口,这出去的路还没找到,怎么办?莫非出路的关键就在山壁的烛台上,很有可能,于是逐一检查每个烛台,左右旋转,不动,上下移动,没反应,使劲儿拉拽,靠,差点儿把自己伤到,还是一动不动,这可就奇了,怪了。

  再试试石桌、石凳,动倒是能够搬动,可还是没见出路的影子,不可能在山壁上打个洞,钻出去吧,且不说没有工具,看这厚度,也不知道多厚,恐怕没有个把月想凿穿是绝对不行的,还要凿出能容一人通过的大小洞形,难度真的不小,正是上天无路,地狱无门,也不知道自己是处于地下空间,还是地面空间,是山腹中,还是山腰上,万一一出去就是什么大湖湖底,直接给水压呛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算了,别想那么多,还是先找到出去的路吧。

  忙乎了一阵子,还是没什么发现,难道就要被困死这里面了吗?冷静、绝对要冷静。总会有办法出去的,嗯?等等,地狱无门,光注意周围的空间了,忘了脚下的土地,对啊,说不定出路就在脚下,挖吧。说干就干,充分发挥愚公移山的精神,寸土都不放过,细细挖掘,撬地。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挖遍了整个空间的土地,终于有了发现,可惜不是出去的路口,就在石凳旁边的地下,挖出了一本破旧的羊皮书。书上写着《宗门杂记》,忙乎了大半天时间,就挖出个这破东西,忍不住有骂天的冲动,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真有些绝望。

  “贼老天,你个不长眼的东西,不让人活就不让人活吧,弄本破书出来恶心死人,我偏偏就不想上天堂,看你能把我怎么着!哼哼!想我一世英名,岂能就此罢休,大不了我打个地洞钻出去!”累了,有些困乏,包袱里的食物和水还能坚持一天,坐在地上,闲着没事,会憋出病来的,在这样的环境里哪里睡得着,借着烛光,翻开了这本破旧的羊皮书。

  “吾乃是日族《风云宗》四长老,到深林中心猎杀月魔兽,遇九阶魔猿,不敌,受伤,逃遁至此。。。。。。”原来这具枯骨是日族人,还是什么风云宗的老四,讲述了他是怎么一步步走过来的,风云宗怎么发展的,机构设置,地理位置等等,这些都是好遥远的事情啊,如今时过境迁,谁还知道那个风云宗还不在?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多少对自己现在有用的东西,倦意袭来,不知不觉间已睡着,还好这地方并没有什么危险之物,可以放心大胆的睡觉。

  一觉醒来,睁开双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傻傻的呆了会儿,回想起自己做的梦,梦中的自己站在虚空,正在吃龙肉,正吃得过瘾呢,不知怎么的就从高空掉下来了,那鲜美的滋味还真说不出来,也不知都是啥滋味,想着想着,肚子有了反映,“咕咕”直叫,想在这里面生火,烤点肉干吃,却没什么柴火,只得咽下不多的干粮,吃上两个野果,缓解口渴。

  随后继续翻看《宗门杂记》,直到最后剩下薄薄几页,才知道,这具枯骨也是无意闯入此地的,壁画早已存在,最后的出路竟然是,每当午时三刻,头顶上空的石壁会自动打开,只有那个时候才能出去,可惜这四长老已受重伤,没了多少力气,再加上刚好食物已经吃完,才猎杀月魔兽的,已经没多少精力动弹,只能慢慢等死,将最宝贵的东西埋藏好后,摸黑写下最后的日程,却遇见了出路的开启,只可惜啊。

  周森林得知出路后,将石桌慢慢移来。放在空间中心,石凳放在石桌上,安心等待,不久,刺眼的阳光射入这里,周森林站在石凳上,刚好够到空间顶部,待到空间自行打开容一山羊进出大小的洞口时,攀着洞口,纵身一跃,离开了此地。

  回到家后,让觉醒了风属性幽月之力的儿子,努力修炼《疾风劲》,并且每天早晨教授自己的最得意箭术,想不到的是《疾风劲》修炼有成,已达到零阶三级的实力,可惜箭术却是收效甚微,不过前些日子,倒是小磕小碰带回一爱好学习箭术的伙伴回来,多一个伴,希望能够让儿子少一份对自己妻子的思念吧,儿子练了那么多年的箭术,居然还比不上他带回来的伙伴,别看才没学多久,却是有板有眼,中规中矩,感觉就是那么一回事儿,是块学习箭术的好材料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