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西骥月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这才是真正的底牌呀

西骥月圣 小李偷心 3147 2017.03.10 07:33

  望着坐在地上、板凳上休息的比武者,观看比武的人群微微皱眉,瘪瘪嘴,低声咕哝着一些话语,每一位上台比武的武者正在进行身份验证,比武前身体状态检查,是否服用令人兴奋,难以控制的药物,或是令人以自己潜力为代价的暂时性提高战斗力的药物,这最终的比武是禁止使用一切药物以及透支自己潜力为了获得胜利而不择手段。

  头发稀疏的裁判员,双眼炯炯有神,听着身后木虎沉重的呼吸声,突然狠狠拍了自己一脑袋,那声音,响满整个相对密封的比武场,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迷离,齐刷刷的统一扭过头,瞄准了裁判,真不知道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事情,使得这位老裁判神经失常,还是其他什么情况?

  “哦,差点忘记了,刚才的比武规则没说完,每次挑战暂时取得排名的武者间隔时间不得低于一刻钟,便于检查是否还有能力再战,也给台上的武者休息时间,免得趁人之威显得不公平。”

  嗯?一听这话,铁判官吕画岷身子一颤,差点没有破口大骂,搞什么名堂,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这么一招,还打个屁啊,怪不得这裁判神经兮兮的,现在好了,只有等一刻钟之后再战吧。

  一刻钟之后,开始了第三场和第四场挑战,分别是木虎对战王利平,司马梦对战吕画岷,战斗节奏进行得很快,对战双方尽是频现大招、绝学,各显所能,各尽其力,各展所学,带着满腔热血与必胜信念,勇争名次,不肯丝毫妥协,毫无半点退缩之意,这将关系到此后人生路上的一次重要改变,谁都不肯轻易放弃。

  随着比武序曲的进行,司马梦浑身是伤,每一个上台挑战的人首先必定是挑战胜出的司马梦,司马梦到是来者不拒,屡战屡胜,越战越勇,连续被挑战四十七次,其中的艰苦卓绝令人汗颜,有好几次都差点倒在败于对方脚下,越是艰险,就越发激起了深藏在身体每个角落的战斗细胞,那浓浓的血腥味,刺激着大脑神经,使得头脑越发清醒,大量的实战经验不断被积累,许多华而不实的招式被抛却,更加简洁精炼,招招厉害无比,要是没有比武大会前的秘密闭关去杀狼群的苦练,自己绝对撑不到现在这个时候,早就累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看着台下剩下的三人,也是颇为头痛,或者说是毫无战胜的希望的存在,幸好还有几分底气,不与他们交战,根本不知道差距到底在哪里,差距有多大,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没有动力就失去了前进的方向,找不到人生的目标,无法继续前行。

  剩余三位比武者,其中一位是同为长石村的周森林,一位是最近时间游历到此的武者龙焕堂,额头上一颗明黄色的月形族记闪闪发亮,显示着零阶八级的强大实力,剩下的一位则是铺子湾镇刘镇长的外侄儿刘启明,额上二颗深紫色的月形族记彰显着不凡,已有一阶本级的深厚力量,没有他们的参战一切排名都是暂时的,大打折扣,包含太多水分的,等到场中尘埃落定,也该他们出手的时候。

  周森林这次可没那么傻傻的背着箭筒,拿着弓去比武,而是换了一杆黑色诡异的长戟,左手握住,戟尖锋利直指司马梦。

  “认输吧,这个样子还能战斗么?”

  司马梦缓缓从地上站起,浑身的汗水混着鲜血轻轻滴落,摇摇头,表示无妨,不退出,不屈服,不认输,眼眸深处隐藏着一丝蓝色的水光,慢慢抬起沉重的双手,作斜字交叉状,默默等待着那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般的战斗。

  大开大合的战戟在周森林手中如同一条蛟龙,似龙游大海,变化多端,除了刚强的力道,更多了几分柔性,属于龙的缠绕力,轻重之间可以随意转换,让人防不胜防,更是拥有绝招《龙游九天三十六式》,可是遇到司马梦之后,就像遇到屠龙人一样,任你千般变化万般变换,我自岿然不动,他强由他强,他弱由他弱,任凭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不动如钟安如山,一双袖里剑变成无坚不摧的神剑,仿若延伸的手臂,每每点击在蛟龙三寸,长戟戟身,让周森林憋屈之极,早知道就不用那么长的武器了,虽说一寸长一寸强,可在这里却无法完全施展,遇到一寸短一寸巧的武器却是优势尽丧,只得连连叹息。

  战了一刻钟,周森林终是舍弃了长戟,改用拳头,可是面对汹势涛涛的司马梦任何一点疏忽或者瑕疵都是致命的,周森林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尽可能的和司马梦缠斗,耗费他的精力,不能战胜她,那就拖垮他,结果却是适得其反,时间越拖得长,光是想着耗费对手的精力,却没想到自己的精力同样消耗巨大,相比之下司马梦的精力居然比自己还要更好一些,似乎是恢复速度要快上一分,这怎么打?拼到最后,没了力气,才深深体会到前面那些人的无奈和绝望,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怪不得能够一直坚持到现在未尝有一败,可敬可佩,虽有不甘却不得不承认,司马梦赢了,非但没有未知感到沮丧,反而为之感到欣慰,长石村终于有了能够挑大梁的人,自己就能少一分压力,后生可畏,那么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信念让他变得如此强大,如此拼命,如此无惧无畏?带着深深的疑问,败退到旁,趁着还有一刻钟的休息时间,还是去选择一把短小一点兵器,就算没有绝招,也总比拿着宝贝却无用武之地要好得多,至少不会再闹笑话。

  金枪不倒龙焕堂似乎刚从沙漠里回来,从比武到现在一连不停的喝了三桶水,足以显出心中的不平静,到底是什么事情,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一般来说,根据李逸飞打探到的消息上写明,这种习惯发生的时候,便表示龙焕堂开始兴奋了,一兴奋将会超常发挥自己的实力,也是他自己认为值得全力以赴的事情即将出现的征兆。

  仔细整理下衣衫,提起手中的长枪,很是玩味的围着司马梦走了两圈,看着疲惫不堪的瘦弱身影,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在司马梦面左右晃了两下,金口一开:

  “小子,你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非常不错,难能可贵的,我非常佩服你的毅力及勇气,但是总得有个度吧,要不然你将天下英雄放在什么位置,看着我觉醒的幽月之力没?你觉得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么?实力的差距很明显的摆在那里,还是给自己保留一个完美的形象吧。”

  司马梦平静的双眸里没有兴起一点波澜,自己已经走到这个位置了,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暂时第三名啊,这不仅是自己一个人的荣誉,更是长石村几百口人的殷切希望,能够更进一步自然是最好,不能,也绝不会就这样不战而退,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又怎能堪称英豪,更何况,自己最大的底牌还未彻底的展现在世人面前,孰输孰赢,这结论也太早了些,等着瞧吧。

  一刻钟已到,龙焕堂见司马梦依旧默然,不肯答对,心中也不恼怒,不肯轻易认输是吧,等下就让你不得不服输,铁铮铮的汉子也会有末路的时候,只是到时候别太伤心就是,最看不得的就是别人伤心欲绝的样子,让人感到心酸。

  长枪一指,额头上的明黄色月形族记微微一闪,身体内部散发出一道金属性的幽月之力覆盖在枪尖,使其更加锋利,身上的铠甲也在缓缓传导出的幽月之力中,被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明黄色,至少增加了四成防御能力,一场惊世大战即将开启。

  此时此刻,司马梦并未有太多的惊讶,深深一呼吸,双手持剑自然后摆,挺起胸膛,目视前方,霸气外露,一股气场缓缓产生,额头上隐隐显现出一颗蓝色的月形族记,从无到有,从浅浅的影子慢慢凝聚成实体,从淡淡的蓝色变成亮丽的蓝色,这才是司马梦最大的底牌。

  这种情况,到时惊住了所有人,看着那浑身沐浴在蓝色光芒中的司马梦,才知道先前的战斗是多么的可笑,你以为别人已经出完绝招了,可是别人却当是走过场,任谁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一名水属性的隐月战士,怪不得越战越勇,体力会恢复得那么快,与其打消耗战,简直是自投罗网,不自量力,这下可有得看了。

  一层薄薄的水幕覆盖全身,滋润着受伤的伤口,那疲惫的精神快速恢复,慢慢消去,双手的袖里剑覆盖上的蓝色水光,使袖里剑变得更加柔和,灵活多变,变化莫测,如蓝色小蛇般灵动,等待着对手的出击,不愧为名闻天下鬼手的嫡传弟子,怎么可能会很差。

  长枪的尖锐遇上缠绵的蓝蛇,刚烈遇到柔情,兵器实体交战几十回合,打的难舍难分,难离难弃,竟有和在一起的迹象,这怎么打的下去,五行当中,金生水,越发壮大了水势,削弱了金的锐气,并且隐藏的隐月之力在威力及持久力上更胜明显显露在外的幽月之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