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诡秘悬疑 查伯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 人间

查伯特 放学后的恶灵 2213 2019.04.15 20:46

  昏暗的房间和数盏微弱的烛光,有一种略微刺鼻的气味在潮湿的空气中弥漫。

  董望慢慢睁开双眼,眼角又痒又痛。在舌头感觉到嘴角有一股强烈的沙土味后,他便本能地快速坐起身来不住咳嗽,吐出的唾液中还含有许多砂砾。

  慌张的他在黑暗中发疯似得用手不断地摸索,而在双目逐渐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后,紧接着,董望便看到了这副光景。

  周围,是一个几乎封闭的空间,仿佛是一个圆。

  墙壁则是由湿漉漉的土壤和砾石所组成的,触手可及的地方还左右各挂有一盏油灯,简直如同中世纪的地牢。

  而在这个圆形空间的两边,则各有一个通道,虽然暂且不知道通向哪里,但里面的灯盏似乎更多,也更加神秘。

  董望他瞪大了双眼,仔细盯着这里每一个不可思议的角落。

  虽然脑袋还有点痛,是模糊的痛,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之前还乘坐在飞机上,并准备和偶遇的前女友一起享受旅程。然后突然一个男子发出刺耳尖叫,在那之后飞机就……

  头部后方仍旧不断传来闷痛,董望一手捂住疼的地方,一手拍去自己身上的尘土。

  在那之后……

  发生什么了!?

  董望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他失去了对自己大脑的自信。就好像从那之后开始到现在这一刻的记忆完全是白纸,或者用漆黑形容更加准确。

  他的心脏像是个活兔子在胸腔里踩着高跷。

  “难道是失忆了?”他绞尽脑汁地思考。

  “那在失忆的过程中又发生了什么?”

  他缓缓站起身,踩踏着松软的地面,天花板同样是由看起来十分坚硬的顽石所组成的,虽然没有青苔,但却有水滴不停落下,偶尔还会坠在董望的额头,鼻子上,犹如刺骨一般的冰凉。

  董望感受到一种浑然的莫名窒息感,未知的恐惧让他上不来气。

  他弯下腰来狠狠地跺脚,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时,眼角的余光令他发现了自己的前女友——詹薇宙,居然也昏躺在这个空间的角落里。更甚者是,借着灯火,他看到在这里的不仅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有两男一女同样用各种奇怪的姿势在墙角“熟睡”着。

  董望决定先不管他们,他连跑带爬地赶到詹薇宙的身边,紧紧抱起她,并大声呼喊她的名字。

  虽然她的粉色连衣裙和头发上都是脏兮兮的泥土,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的脸色并不是那么难看,热乎乎的体温也着实让董望松了一口气。在他紧接又喊了几声,并使劲摇晃了她的身体后,詹薇宙果然如他所想慢慢睁开了眼。

  她深吸了口气,紧接着同样剧烈地咳嗽起来,且反射性地用双手狠狠抓住了董望的衣领口,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詹薇宙,是我!”

  董望一边在她耳畔诉说着,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手背。

  “董…望…”

  这两个字吐出得很僵硬,很勉强。

  “嗯,我在这,我在这”

  董望费力地安慰她,因为他知晓詹薇宙异常地胆小。过去她有一次赌气,故意拉着董望去鬼屋,结果出来后她两三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像个婴儿一样啜泣。

  ……

  “董望。”

  过了好一会,她终于平静了下来,并战战兢兢瞄着四周。

  “这儿……是哪里?”

  虽然詹薇宙这样问道,但紧紧攥着她的手的董望,也是在看到她无恙后才再次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在何处”这个问题上。

  顺着她的目光,董望转过头去看着这个大厅。

  “我也不知道……”

  诡异的气氛在发潮的空气中蔓延。

  而像是被董望的叫声吵醒了一般,其他的三人也都像是刚从冬眠苏醒过来的生物,和刚才的董望一样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惊恐地望着周围的景色。

  他们其中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成熟女性,她在看到不远处的两人后,连滚带爬地往这边冲来并喊道:“这是哪!?”

  见到她的过激反应,董望也是万般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们也刚刚才醒来,不知道这是哪……”

  话毕,女人停止了脚步,脸上布满阴云。

  “请问……你也是飞机的乘客吗?”,董望轻声问道。

  但没想到他不仅收到了女人的肯定回答,连她身后的两名男性也都点头示意自己的身份和女人相同。

  霎时几人陷入了沉默。

  直到这时,董望才感觉到有点冷,如果他没猜错,这里的气温应该只有十几度。

  他边将外套的拉链拉上,边搀扶着詹薇宙站了起来。

  借着微弱的光,他瞥了一眼这三人的装扮。

  在前面的女人,穿着应季的黄色衬衫和热裤,顶着黄色短发。而从她身上凹凸有致的曲线和肌肉不难看出,她并不像是詹薇宙一样娇弱,而更像是个健身者。

  而她身后的两个男性就相对而言较普通了,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但却很高大,留着跟董望一样的平头,穿着白色的简单服装,但长相却比董望要凶狠地多。另一个则是西装革履的光头,但很显然他的套服已经被烂泥所污染了,以至于他一直在默默拍打着身上的脏东西。虽然戴着一副墨镜,但看起来好像还比较地冷静。

  “你们,也都是记不得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吗?”,董望为了打破紧张的波澜而向众人提问。

  “什么…那之后?”,女人反问。

  “就是在一个男的喊叫之后。”

  听闻董望的言语,三人也是立刻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事实上他们刚刚在不语中整理自己的记忆时,也确实是在如同董望说的那之后,就像是出现了记忆的断层一般。

  这时,那个光头墨镜男开始在众人视线下缓慢地围绕这个圆形大厅行走,还一边抚摸着墙壁。并对众人说:“你们对这个地方有什么印象吗?或者是有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没有。”董望回答,其他人随后也都纷纷摇头。

  “是嘛……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确实都是那艘715航班的乘客?”,男子又问道。

  “对啊,我就坐在那个尖叫的男人的座位旁边。”,董望回答,詹薇宙也低声附和了一句:“我也坐在那个人的斜后方。”

  “我,我也是……我坐在他的正前面。”,突然黄发女人也应声附和道。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身后年轻男子也说自己是坐在那个尖叫男子的斜前方。

  “那……你呢?”,董望注视着光头男问。

  “我坐在,和他同一排的位置。”,他抬了手眼镜说道。

  现场顿时,又重归死一般的寂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