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华记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五 向亦舒怀孕,慕青受辱

浮华记事 云深o 2197 2019.03.15 15:30

  坐在房中,慕青没有等到宣平候府的聂大夫,却等到了寿康宫里太后身旁太监苏真言的消息。

  坐在泠然居中,慕青面色冷淡地看着苏真言。

  苏真言一来,面上就挂着许不知来意的笑。

  “瑾侧妃,寿康宫里太后娘娘有请,您跟着奴才走一趟吧!”

  慕青疑惑,目光淡淡地扫了眼一旁的寒霜,寒霜会意,上前往苏真言的手上塞进一袋金瓜子。

  “不知太后娘娘让我去干什么?”

  看着苏真言,慕青挑眉淡淡地问道。

  “哎哟,瑾侧妃,老奴出宫跑趟腿儿,就是个传话的,能知道些什么。”

  苏真言一边说,一边笑着把寒霜放在他手中的金瓜子给推了回去。

  少顷,苏真言伸手示意,“瑾侧妃,麻烦你跟老奴走一趟吧。”

  慕青看着油盐不进的苏真言,微微一笑,“如此。”

  说完,直接上前,跟着苏真言而去。

  不知为何,慕青很是讨厌那寿康宫。

  不,应该说是整座皇宫。

  虽然看着华丽高贵,可就像一座巨大的牢笼,死死地困住了里面的每一个人。

  里边的每个人看起来都仿佛很是和善,女人纯良,贤惠温柔,男人温文尔雅。

  只是再美好的一切,也不过只是一层皮衣,掩盖了藏在里处的腐朽与肮脏。

  仿佛每次来寿康宫,慕青都能遇到不好的事情。

  待得慕青到达寿康宫时,还没走进里头,慕青就听得一阵笑声。

  慕青垂眸。

  一旁的苏真言低着头,在帘子外道,“太后娘娘,瑾侧妃到了。”

  里头,刚才的欢声笑语逐渐消散。

  少顷,只听得里头的太后声音淡淡地道,“进来吧。”

  一进去,就见向亦舒坐在太后旁,皇宫里的淳贵妃,惠贵妃,顾清照,宋云溪,几人都在。

  慕青搞不清太后的意图,来到里头,慕青跪下,“太后娘娘安好。”

  而太后却只是低着头,淡淡地饮茶。

  沉默。

  久久地沉默。

  少顷,一旁的向亦舒拉了拉太后的手,“太后娘娘……”

  太后却微微叹了叹气,放下手中的茶杯,拍了拍向亦舒的手。

  “你这丫头,就是太过心软,才受了旁人的欺负!”

  说完,自由所指地看着慕青。

  慕青对上太后一双浑浊精明的眼,内心嘲讽。

  欺负??!!

  跪在地上的慕青听罢,嘴角一扬。

  瑾王府中,她同向亦舒,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何来的欺负向亦舒说法?

  听罢,向亦舒连忙道,“哪里来的欺负?亦舒同王府里的一众姐妹相处甚好。”

  而太后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

  她看着慕青,声音冷漠威严:

  “陈慕青,你可知罪!?”

  慕青背影挺拔地跪在地上,一旁,淳贵妃,惠贵妃作壁上观。

  宋云溪冷漠看着。

  顾清照面上带着不忍。

  慕青抬起头看,目光同太后对视,“不知太后所指为何?慕青不懂,还请太后明示。”

  “嘭!”

  却听得一阵巨响,太后右手重重拍在一旁的案几上,上面的茶盏受力,被拍得重重跳起。

  慕青仿佛没有听到,依旧眼神无畏无惧地看着太后。

  “放肆!”

  太后看着慕青,怒吼道。

  而下方,向亦舒,淳贵妃,惠贵妃连忙劝道,“太后娘娘,息怒!”

  一室微微的兵荒马乱。

  太后看着慕青,怒斥,“亦舒嫁进王府,你可去拜见过几次?”

  “你身为十二妾室,不服侍主母,还对主母出要言顶撞,陈慕青,你还不知罪!”

  慕青跪在地上,听着太后的怒吼。

  只是突然,从外头传来苏真言尖锐刺耳的声音,“瑾王殿下到!”

  几乎是听到李瑾的声音,慕青跪在地上挺拔倔强的身影就一僵。

  很快,一股风儿似的,一阵带着玉兰清浅香气的清风就从慕青身侧而过。

  慕青垂眸,还能看到一道青色的衣袍从慕青一旁而过。

  “祖母!”

  “淳贵妃!”

  “惠贵妃!”

  见着几人,李瑾身长玉立地站在慕青面前,看着太后几人做礼。

  在看到李瑾的那一刹那,太后哈哈一笑。

  “狸儿,怎么,听着你媳妇儿有喜的消息,你就跑来得这般快?”

  末了,又吩咐,“仔细你的身子。”

  有喜?

  向亦舒?

  向亦舒有喜了?!!

  几乎是一瞬间,慕青就觉着自己的耳边一阵轰鸣,仿佛是听不到任何声音。

  她的脑海一片混乱。

  向亦舒不过嫁给李瑾一个半月,怎么就会有喜了?

  耳边嗡嗡鸣鸣的,也不知道李瑾同太后说了什么,仿佛是听到了太后,惠贵妃几人的笑声。

  慕青呆愣愣的。

  良久,只听到顾清照唤慕青,“十二………瑾侧妃。”

  “瑾侧妃!”

  慕青这才回过神来。

  她抬起头,看到李瑾坐在向亦舒身旁,把她面上的一缕丝发别在向亦舒的耳后。

  太后很是满意地看着郎情妾意的二人,微微一笑。

  末了,看着慕青,“你在王府里,从未去服侍过主母,如今,就给亦舒敬杯茶吧!”

  然后,又补充道,“狸儿,你说如何?”

  李瑾目光从未停留在慕青身上,听罢,只是听李瑾说:

  “一切依祖母所言。”

  慕青跪在地上,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见慕青还不行动,太后冷笑一声,“怎么,陈慕青,你不愿意?你是要哀家把你祖母宣进寿康宫里,你才愿意敬茶吗?”

  一旁,秋日的风,穿过轩窗,淡淡地吹在慕青身上,带着一些冷意。

  慕青跪在地上。

  李瑾坐在一旁,同向亦舒说着什么。

  听到太后的话,李瑾终于目光很是冷漠地看着慕青。

  “陈氏,放肆!”

  “你敬完茶,就回府吧!”

  声音冷漠,几乎教慕青认不得李瑾。

  一旁,向亦舒听罢,连忙拉了拉李瑾的衣袖。

  “王爷………”

  而太后却是看着向亦舒,重重地咳嗽。

  淳贵妃见罢,连忙打圆场。

  “太后娘娘,这个青丫头,性子就是这样,冲动了些,你老人家就不要同她计较。”

  太后却是冷笑一声,“她多大了?还性子冲动?”

  末了,却是意有所指地道,“也难怪,从小她娘就不在身边,一个姨娘能把她教出个什么样?”

  “呵!”

  太后的那声“呵!”,几乎差点让慕青跳起来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慕青垂眸。

  鼻子有些微酸。

  或许只是为了祖母的尊严。

  或许是为了姨娘的名声。

  或许是心中还残存着对李瑾的的最后一丝期待。

  她紧握着拳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不能发火!

  忍住!

  忍住!

  不能给姨娘招惹闲言碎语!

  不能!

  慕青抬起头,看着太后,微微一笑,“诺!”

  起身,慕青接过一旁灵荟姑姑递来的茶杯,走到向亦舒的面前跪下,把茶盏举过头顶。

  “瑾王妃……请用茶。”

  “姐姐,我……”

  向亦舒看着慕青,喃喃几句,面上似有不忍。

  末了,向亦舒也是无奈一叹,然后接过慕青举着的茶,把它接下。

  顾清照看着慕青受罚的模样,眼眶一红。

  宋云溪面色还是冷漠,可不知为何,慕青却感受到了她身上突然迸射出的冷意。

  慕青沉默。

  已经没了心绪再去多想其他。

  从跪在李瑾,向亦舒的面前,到慕青为向亦舒敬茶,仿佛自己所有的自尊,一向自视甚高的尊严,在那一刹那,瞬间破灭。

  对李瑾的最后一丝爱意,也已经一点点地消失。

  慕青依旧笑。

  直到太后的声音传来,“如今亦舒怀有身孕,你身为狸儿妾室,以后就去好生服侍亦舒吧。”

  慕青心中很是疲惫,麻木。

  陈家的荣光,太重了。

  重到,已经引起了皇帝的疑忌和杀心。

  她要忍。

  不能给爹爹,不能给宣平候府带来灾祸。

  不能。

  少顷,慕青假笑着说:

  “诺!”

  窗外的风啊,大了。

  秋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