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剩女不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暗色

剩女不淑 意千重 3529 2009.12.29 09:40

    赵明韬沉着脸把手里的书砸到面前的精瘦男子脸上:“你说什么?她真的失忆了?欧家曾经去夏家提过亲?为什么你的人竟然现在才知道?爷养你们这群废物饭桶有什么用?”他派人查夏瑞熙是不是真的失忆,谁成想会扯出这个惊人的消息来?

  当初夏瑞熙被送回夏府时的情形他是清楚的,奄奄一息,神志不清,不多时就传出夏府准备后事的消息,他失望之余,又怕惹麻烦,也就放手了。可她竟然慢慢好转过来,虽然传出了她失忆,性格大变的消息,但他根本就没相信过,一厢情愿地认为这是夏树淮为了麻痹他,摆脱他而故意放出的烟雾。谁知道,这一切竟然是真的,她真的忘了他,并不是他所想象那样,她看破了他的用心,因为怨恨他而在他面前故意做作。

  夏瑞熙真的忘了他,忘了一切,虽然他隐藏的目的暂时没有被她看破的危险,但同时也代表他先前所做的一切都白做了,他在那个人的面前将再无任何优势可言。而且,一直以来,他和其他人一样,都认为夏瑞熙是没人要的,即便是有人要,条件也肯定不行,夏家必然不愿让女儿嫁。

  等夏家熬不下去时,他再动动手脚,夏家就只能乖乖把女儿嫁给他,一切大吉。谁知欧家竟会突然在这个关口插一脚,居然还是替那个声名显赫的欧四少提亲,夏家的态度也暧mei得很,虽未答应,却收下了庚帖。最可恶的是,这两家都把这事捂得死死的,外面居然没人知道。赵明韬一时又气又恨,见精瘦男子跪在他面前垂头丧气不吭气,他怒吼起来:“你哑巴了?爷问你话呢?”

  精瘦男子不安地舔舔嘴唇:“爷请息怒,虽是属下不力,可这其中实有不得已处,请容属下一一道来。”

  赵明韬阴沉着脸转过身,再回头,已是恢复了温润如玉,平静高贵的模样。他抚了抚袍角,轻轻一笑:“李锦,你说,爷听着。出了这样大的纰漏,今日你说不清楚,以后的差都不必再当了。”

  被称作李锦的精瘦男子瑟缩了一下,咬了牙道:“爷,当时三爷的人在中间搅了那一下,夏二小姐差点死了。把她送回夏府后,夏府在准备后事时,又有人去找夏老爷夫妇密谈,接着夏夫人便备了礼让人送到王府找王妃谢恩。这事儿您还记得吗?”

  “我记得。那又如何?”赵明韬面无表情,右手放在几上的玛瑙石摆件上来回摩挲,试图借助玛瑙石的冰凉平息他心中一阵高过一阵的怒火。李锦偷眼看着他的模样,知道自己成功地挑起了他对三爷和王妃的仇恨,暗自祈祷自己能因此而逃过去这一次失职之过。

  “和夏老爷夫妇密谈的那人是三爷和王妃的人,当时因怕夏家中了三爷的计,来找爷的麻烦,对爷不利,所以爷命属下撤回了安排在夏府的人手。后来夏二小姐一直半死不活的,三爷那边动作又多,人手不够,夏树淮夫妇防范得也特别严密,爷好长时间没过问,也没特意吩咐,属下就不敢自作主张派人去,只怕又引起王妃和三爷的注意,从而惹出更多的麻烦来。至于欧家提亲,您也知道,这些世家老爷们的臭规矩,用的媒人也是深得信任,极有口碑的,事情没成之前,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根本不会传出去。这件事情,就连夏夫人的娘家——宣府也是不知道的。”

  李锦也立下过不少功劳,况且这事儿他认为不能怪他,言语中便有几分为自己辩白的意思在里面。更何况,欧四少和夏瑞熙这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任谁也不会料到居然会有人想把他二人拴在一起去。

  赵明韬的面色越来越白,渐渐又泛起红来,等大汉说完,他笑了笑,慢慢地说:“你是说,这其实不是你的错,都是爷的错?怪人要死了,爷也没有再吩咐你看好了夏府?怪老三和那个女人动作太多,你人手不够?也怪夏树淮防范太严密,所以你才时不时地派个人去夏府瞅一眼,不管真假随便弄点消息回来吱一声,敷衍我了事?欧家去提亲了,夏家也把欧四少的庚帖留了下来,我却什么都不知道?也是因为老爷们爱面子,没把这事儿嚷嚷得所有人都知道?所以你才不知道?”

  李锦听见他的质问,心知不妙,嘶声道:“请爷明鉴,属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你的意思是,爷的耳朵不好,理解力也不行,又错会了你的意思?”赵明韬还是轻轻笑着,右手却抓起了玛瑙石摆件,狠狠地砸在了李锦的头上。

  玛瑙石撞上李锦的头,又跌落在青砖地面上,一声脆响之后,碎成了晶莹美丽的彩色碎片,李锦惨呼一声,按住了头上的伤口。温热黏稠的血液顺着他的指缝淌下来,嘀嘀嗒嗒滴落在地,溅成一朵越来越大的血花。李锦看着那越来越多,仿佛永远也止不住的血,翻翻白眼,低低呻吟一声晕死过去。

  听见响动,有几个下人探头探脑地从门外看过来,待看清了屋内情形,一时面如土色,齐齐往后缩。不多时,一名锦衣大汉小跑而来停在门口行了个半跪礼,“属下参见公子。”

  赵明韬没事一样从袖子里取出一方雪白柔软的丝帕,擦了擦手指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头也不抬,温和地说:“李钺,你来啦?你看看你这好弟弟,做不好事情,还居然敢和我顶嘴呢。你说说看,你平时是怎么教他做事的?看来爷平时对你兄弟二人还是不够好啊。”

  被唤作李钺的锦衣大汉正是在桃花林中一直陪伴在赵明韬身旁,与他讨论夏瑞熙的锦衣大汉。他一直以来都深得赵明韬信任重用,此时却因为自家弟弟的失误而被骂,又见弟弟被打成这个样子,脸色颇有些难看不安。一声不吭走上前去,对着赵明韬使劲磕了三个响头:“爷,都是属下的错,属下管教无方,请爷责罚。只求爷看在他对爷忠心的份上,免了他的差事,饶他一命。”

  赵明韬点点头:“爷向来赏罚分明,你平时做事还不错,看在你的面子,姑且饶了他这一次。这个差事他不合适再干了,就让他回去守庄子吧。”

  李钺低低应了一声,磕头谢恩之后才敢让人来把自家弟弟抬下去治伤。弟弟昏迷不醒,他心急如焚却不敢跟了去,只小心翼翼跟在赵明韬身后着意伺候。

  赵明韬慢条斯理地喝了一钟热茶,和颜悦色地道:“方才我还忘了问李锦,夏树淮带两个女儿进京,真的如他所说,是他妹子思念侄女,带女儿去瞧姑妈的吗?”

  李钺脸白了白,底气有些不足,到底不敢说假话:“夏家对外是这样说的。”

  “那欧家为何上门提亲,最后这事儿为何没有结尾,你又知道多少?”

  李钺的额头渗出汗来,结结巴巴地说:“好像是欧二夫人觉得夏二小姐率性天真,有文采,本性好。她在宣家的寿宴上就是这么说的。”

  赵明韬阴沉沉地瞪着李钺看了足足有半柱香的功夫,咬牙切齿地说:“她率性天真倒不假,可是有文采这话不是睁着眼睛骗人的吗?你倒信了?他家对外是这样说的?好像是?原来你弟弟就是和你学的,真真是一对好兄弟。”听说欧家上门去提亲,夏瑞熙又彻底忘了他,赵明韬今日心情特别糟糕,就连平时的温润平和也维持不下去了。

  李钺吓得不轻,忙又跪了下去,“爷,属下这就去查,请爷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赵明韬闭上眼:“李钺,你跟着我已是十多年了。你要明白,咱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老三的脾气你最清楚,他恨你入骨,爷要真是倒了霉,你的下场只会比爷还惨。”

  李钺敛容屏气,打起十二分精神,郑重其事地说:“爷,属下知道了。一定不会再让爷失望。”

  赵明韬这才微微露出点笑容来:“先前我下手重了些,但愿莫要把李锦伤得太重才好。去领二十两银子给他治伤吧,就让他留在此地疗伤,等伤好些了,再回西京。”

  李钺感激地谢恩,自去安排人手重新调查夏家的事情,务必要把夏家芝麻绿豆大小的事情都翻个底朝天。

  天色渐渐暗下来,一声惊雷,几缕凉风过后,春雨淅淅沥沥的下起来,泥土的清新味弥漫了整间屋子。赵明韬躺在躺椅上,半闭着眼睛,贪婪地嗅着这清新的味道,脑海深处浮现出一张清新灿烂,不含任何杂质的笑容来。

  门口传来一声轻响,穿着华丽长裙的侍女半蹲行礼:“爷,奴婢点灯传膳?”赵明韬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出去。”侍女应了一声,又不放心地问:“爷,下雨了,风凉,奴婢关上窗子?”

  “出去。”赵明韬看着廊前随着夜风飘摇不定的灯笼,思绪飘到了远处。

  他的父亲寿王本是今上的同母兄弟,自小深得宠爱,虽未继承大统,却得到了在西京这个富庶之地开府的殊荣。圣眷最隆,他却很低调,做人做事循规蹈矩,务求无功无过。

  他的母亲是寿王已故的结发妻子,他是嫡长子,按理继承爵位的人应该是他。可是母亲死得那么早,那个女人年轻貌美,手段老到,从进门那日起就夺走了父亲对他的关注,她生出的儿子——他的三弟赵明怀更是夺走了属于他的全部光芒。这对母子夺走了他的父亲不说,还妄想夺走原本属于他的一切,他怎么能答应?

  幸好,要承爵,并不是父亲一个人说了算。还需要京里的贵人点头才算数,可是要讨贵人的好,太不容易了,他要钱,还需要人。要是有了夏树淮的钱和宣家鸿麓书院的人脉,他还有什么不能做到的?钱,他不要太多,只要夏家的一半就够了,如果夏树淮不讨厌他,那该有多好?赵明韬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要活下去,还要活好了,可真难啊。

  ——*——*——*——*——

  伸手要票,要票,推荐票ing……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