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剩女不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完美仕女计划

剩女不淑 意千重 3122 2009.11.30 09:58

    三天后,夏瑞熙正在夏夫人房中陪她算账,看见良儿的头在外面晃了一晃,找了个借口抱着手炉出去。

  良儿嘴角含笑,低声道:“小姐,奴婢都打听清楚了。”

  良儿这样快便办妥了事情倒是出乎夏瑞熙的意料,不过此地不是细问的地方,她微微一笑:“很好,晚上你守夜吧。”

  良儿踌躇一下,又小声说:“奴婢还知道了另外一件事情,不知当不当讲。”

  “你说。”

  “奴婢听夫人院子里看门的婆子说,前几日夜里,婉儿姐来了夫人房里,还哭了。夫人留了她将近一盏茶的功夫。”

  夏瑞熙笑道:“你做得很好,先下去歇着。要是有人问起,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你知道的吧?”她觉得自己就像搞地下工作的。

  如果良儿说的是真的,那么婉儿深夜找夏夫人所为何事,夏瑞熙也大概能猜着一些。被人一天在身后窥伺着的滋味实在不好受,看来这个丫头是真的不能留在身边了。

  本以为换个丫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当她委婉地跟夏夫人提起不想要婉儿的事时,却遭到了夏夫人的激烈反对。夏夫人沉着脸说:“我还没死,轮不到你为所欲为!”

  夏瑞熙不明白为什么她换一个丫头会引来夏夫人如此激烈的反应。也不知道婉儿到底和夏夫人说了些什么,她委屈地说:“娘亲为什么会这样说?女儿虽然顽劣,但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您不知道吗?”

  丽娘轻声劝慰之后,夏夫人也觉得自己太小题大作了些。丽娘虽是心腹,但接下来的有些话,夏夫人也不方便当着丽娘说。她打发了丽娘,方沉着脸说:“婉儿那丫头,我瞧着挺好,挺实诚,挺忠心的一个人。她自小就跟着你,没少吃你的苦头,你病中也多得她照顾,她也没什么怨言。你说说你为什么突然就不要她了?是不是因为你问她某些事情,她不肯回答你啊?我告诉你,那是我下的命令。”最后一声提高了声线,饱含了无尽的威严。

  夏瑞熙自然不能跟她说是因为婉儿背着自己投靠了她的缘故。要知道,在夏夫人眼里,这个家和家中的一切都是她的,她才是一家之主,女儿身边的丫头来跟她示好,并不是什么错误,反而是忠心的表现。要是夏瑞熙真的这样说了,指不定夏夫人还会生出些其他什么想法来呢。

  夏夫人是真疼夏瑞熙不假,但她和有些粗枝大叶的夏老爷完全不同。她精明过人,能言善道,心思深沉,对夏瑞熙要求极严格。夏瑞熙往往一站在她面前,就觉得压力极大,总怕被夏夫人一眼戳穿她冒牌货的身份,随即把她就地正法啰。只得道:“女儿不是为了这件事。母亲为女儿好,女儿又岂会不知?”

  夏夫人冷哼一声,“你少来气我就好了。”她严格地按照这个时代的标准来培养女儿,力求培养出完美的,上得厅堂,入得厨房,既温柔似水能讨夫君欢心,又可以独立支撑一个家庭,能独当一面的完美仕女。

  夏瑞楠天性柔弱,夏夫人是无法了,只能为她找一个不错的丈夫,可惜世上没有完美的事情,丈夫不错了,婆婆又太厉害。不过等过几年,想办法让武子安去外任,设法让夏瑞楠跟了去,也就好了。

  夏瑞蓓呢,心胸又过于狭窄,心思也有些不正,恐怕也是难得达到夏夫人的要求。夏夫人只能趁现在多多严厉教导她,再祈求上天,将来的三女婿家是个宽厚人家,再把夏瑞蓓的嫁妆备得丰厚些,也让夏瑞蓓去了婆家后,能有所依仗。

  只有夏瑞熙,综合性格不错,可惜太过顽劣,夏老爷又过分地宠爱,丢尽了夏家的脸面,也让她在昔日的姐妹中抬不起头来。多亏老天垂怜,在险些夺去夏瑞熙的性命之后,让她忘记了从前的一切,变了个人似的。夏夫人自然是不肯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她坚信,只要她鞭策得当,他日夏瑞熙必然可以成才,她温柔贤婉,治家有方的名声将可以在夏瑞熙身上得到发扬光大,小儿子夏瑞昸将来也可以再多一个有力的庇护。

  夏瑞熙自然不知夏夫人心中所想,也不知道夏夫人的培养完美古代仕女的计划。头疼万分地解释说:“婉儿私心太重。女儿怕将来的时候,她……”好吧,她其实最怕的就是婉儿去勾引她未来的丈夫,现代一夫一妻制中,小三尚且无孔不入,何况这个男子为天,一妻多妾制合法化的社会?

  夏夫人作为过来人,对丫头们的这些小心思,哪里能不明白的,但她自有她的打算。现下,她的培养计划正到了关键时刻,尤其需要婉儿这个耳报神帮她守着夏瑞熙。

  当下夏夫人淡淡地道:“很好,你总算有点进步了。你的顾虑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她伺候了你那么长的时间,说起来是有功劳的。当家治下不是为所欲为,是要讲究方法的。你现在刚有了纯良两个丫头,突然就撵了她,会寒了人心,以后谁还敢踏踏实实地跟着你?先就让她在你那里呆着,等将来机会合适的时候,我自会替你打发了她。”

  看来今天的事情是完全没有指望了,夏瑞熙正要告退,又听见夏夫人低声说:“你与其一天到晚地想着一不顺心就撵人,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利用好这些人。你现在是在自己家中,父母自然诸事都为你考虑好,什么好的都给你。但将来到了婆家,你婆婆赏你一个人,难道能由着你的心意,想撵就撵得的?你姐姐那样的日子,你想过吗?希望你结了婚后不要让我一样的操心。”

  这算得上是掏心窝子的话,看来她要融入这个社会,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疼爱女儿,有见识,有眼光,有手段的夏夫人就是一个最好的老师,夏瑞熙敛眉真心实意地说:“娘亲放心,女儿知道了。”

  夏夫人叹口气:“熙熙,给人做媳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娘将来就是闭了眼,也不能完全放心。”

  夏瑞熙看着婉儿假装出来的一幅低眉顺眼,殷勤周到,实则暗含兴奋的表情,犹如吞了个苍蝇。“好,我忍。”这是一道试题,首先要把婉儿看做是未来婆婆派到自己身边来卧底的人,不能赶,要防着,还不能让她闲着,夏瑞熙相信自己一定会找到解题方法的。

  夏瑞熙不露声色地给婉儿带了一顶高帽子,说她做事做得极好,然后支使她做事情,让她忙个不亦乐乎,却让纯儿和良儿在一旁看着,美其名曰:“学习。”婉儿心中不甘,却不得不做,还要不停地教纯儿和良儿。

  婉儿几乎把这房间独自收拾了一遍,旮旯墙角都收拾干净了,这一忙,就忙了几个时辰。等到夜深了,夏瑞熙也不喊婉儿去休息,又让她教两个小丫头认茶。婉儿叫苦不迭,不止一次地打呵欠,夏瑞熙仍然盯着书看,充耳不闻。婉儿无奈只得对着纯良两个丫头使眼色,良儿是假装不明白,纯儿好心地劝道:“夜深了,被窝也熏热了,小姐早些歇息吧?”

  夏瑞熙头也不抬:“明日娘亲要考校我的功课,你们两个先去休息。婉儿陪我就行。”

  婉儿脸都绿了。纯儿忍住笑道:“婉儿姐姐忙了一天,也累狠了,不如让她去歇着,奴婢陪您啊。”

  夏瑞熙这才抬起头看看婉儿,点点头:“你辛苦了。今晚就让良儿守夜,你们两个都下去歇息。婉儿,明早辰时你准时来喊我起床,我还要去母亲跟前侍奉。”

  婉儿应了,苦着脸回了房中歇息,正要睡去,突然想起自己答应过夫人要时时刻刻盯紧夏瑞熙的。夏瑞熙今天让良儿守夜,而且她看见良儿白天鬼鬼祟祟地从府门外溜进来,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当下觉也不想睡了,就要摸到夏瑞熙房外去听墙角。

  刚穿好鞋,门口就传来纯儿的声音,“婉儿姐,我屋里的窗子坏了,关不上,冷风刮得嗖嗖的,小姐让我来和你挤一晚上,可以吗?”

  纯儿刚刚帮过她的忙,婉儿不可能拒绝她的,只好开门让纯儿进来。

  等纯儿安置好,婉儿找了个借口,“纯儿,我肚子疼,你先睡,我去去就来。”

  纯儿笑道:“我和你一起去吧。”她来之前,夏瑞熙早就交待过她,让她把她房里的窗子掰坏之后,务必寸步不离地守着婉儿,特别是不要让婉儿再靠近夏瑞熙住的正房,还要让婉儿看不出痕迹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日就是夏瑞熙给她证明自己有用的机会。

  婉儿忙摆手:“不用了。又冷又黑又臭的,你去干嘛?快上chuang去捂着。”

  “就是因为又冷又黑,所以才不能让婉儿姐你一个人去呀。走走,我们一起去,正好我也想去。”纯儿不由分说,热情地挽着婉儿的胳膊就要跟她往外走。

  婉儿无奈,又恨又恼,却也只得放弃她未完的细作事业。

  却说良儿搬了自己的铺盖放在夏瑞熙床边,两人睡好之后,才向夏瑞熙汇报她这几天打听来的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