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剩女不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关于林轻梅其人

剩女不淑 意千重 2632 2010.03.23 11:34

    关于林轻梅的死,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她的死是必然。就算是这一次不死,她也会在后面死。死早一点和死晚一点的区别在于,她害人目标实现的多少和伤害人程度的深浅。

  如果从现代法律角度来看,林轻梅只是有犯罪动机,有犯罪目的,并且在犯罪实施过程中,但是因为她的犯罪目标未实现,因此林轻梅罪不至死。但我想说的是,她的犯罪目标之所以未实现,是因为别人防范严谨,所以她才未得手。如果等到她真正害死人的时候才能宣判她的死刑,死者已矣,她就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没有任何意义。

  文中设定的背景是在古代,而非现代。从古代的道德角度来看,林轻梅拼命想做妾,似乎没有错,她想害正妻,想害正妻生的儿子,也是家族妻妾争斗中的惯用手段,那么正妻要保住自己和自己孩子的地位和安全,想要除去她,要她死也就没有错。这是游戏规则,愿赌服输。

  林轻梅想害夏瑞熙,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其一,碧痕事件(深藏幕后,不动声色)。

  从最初挑唆碧痕,教碧痕拿chun宫去告密(以碧痕那丫头,装都不会装,连夏瑞熙的赏钱都不屑于要的模样,是不会想到这些背后损人的手段的);教碧痕趁欧四不在的时候,挑衅夏瑞熙,想让她爆发,引起欧四的厌恶和反感,利用碧痕去试探欧四和夏瑞熙要不要收通房和小妾等等。

  这一系列事件中,她好像是在为碧痕考虑,但实际上,从始至终碧痕就是一个被她利用的牺牲品。一个小小的丫头敢去挑战正牌少奶奶的权威,是嫌命长吗?我不信林轻梅当时想不到碧痕冒险之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试想一下,如果碧痕不是遇上夏瑞熙,而是遇上其他几个少奶奶,譬如白氏,她的下场就不会是简单地被嫁出去,而是很可能被乱棍打死。

  其二,夏瑞熙的孕期中的落胎和勾引计划(狗急跳墙,无耻龌龊)。

  一,想对夏瑞熙腹中的胎儿下手并且已下手。夏瑞熙有孕后,送糕点给夏瑞熙,夏瑞熙得了白氏无心的提点(白氏告诉她,林轻梅和碧痕一直走得很近)因而没吃;想搬去锦绣园照顾夏瑞熙的饮食,又未得逞,落胎计划到此告终。

  二,在人家的大孝期间实施勾引计划。先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在院子里坐等欧四,欧四躲开,欧三去了,她明明不喜欢欧三,也知道欧三很喜欢她,她不但不赶快转身离去,反而还要千方百计博取欧三的同情,利用欧三;不想离开欧家嫁别人,哭闹,拒婚,挟恩图报,逼得欧家人拿她没有任何办法,这个时候,她的真面目才算是露出一些来了,所以一向对她很好,真心想为她考虑的欧二夫人也生了气;大闹一场之后,自己给自己找梯子下,装病,利用病来缓和与欧家人的关系,但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欧二夫人派人监控起来;明明很想嫁人,但因为名声受损,开始假装吃斋念佛,挽回一点点声誉。

  其三,在欧家大难之时为达到自身目的,不惜引祸上身,给风雨飘摇的欧家添麻烦,进一步置欧家于危险之中(虚伪冷酷,自私自利)。

  欧家人对她真的是虚情假意吗?我看不见得。就算是欧家大祸临头,自顾不暇的时候,也想到要想法子把她送出去,可是她为了自己的目的拒绝了。

  她先是用冠冕堂皇的话博得欧家人的信任和尊敬,再次混到了欧二夫人身边;在多事之秋,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再添麻烦的时候,她却出其不意地跳出来指责最难缠的小鬼狗腿子李钺,成就了她自己的“正义凛然”和赖到欧青谨身边的目的,却害苦了欧家一干老小,欧二夫人六十多岁的人还要给平时不屑一顾的小人赔礼道歉,不停说好话,这是李钺听了劝,如果不听呢?矛盾升级,欧二夫人会不会遭到进一步的伤害和侮辱呢?过后她轻轻一句“不谨慎”就一笔带过,名利双收,然后在欧三的帮助下潇洒离去,留下一堆烂摊子给欧家老小,欧家老小的死活都与她无关。

  由此可见,她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阴险恶毒,自私自利的小人。这种人,她苦的是没有机会,一旦有机会,她比谁都恶毒,夏瑞熙和达儿若是落到她手里,下场看得见。

  其四,到了山谷以后,从精神上打击折磨夏瑞熙,从行动上勾引欧青谨(精心设计,敢赌敢拼)。

  大家都清楚,怀孕、刚生产的女人是最脆弱的时候,也是最不自信的时候,而且受生理限制,任你怎么收拾也漂亮不起来。她一天穿得漂漂亮亮的在人家面前晃,用自己的青春靓丽反衬人家月子婆的样貌,去勾搭人家的老公,这是精神上赤裸裸的折磨和逼迫。

  钓鱼事件中,虽然是上了夏瑞熙的当。但和她自身的原因有很大的关系,她但凡有点廉耻有点同情心,也不会选择在夏瑞熙睡觉的外屋去勾搭人家的老公。其实说到底,她也想一箭双雕,利用这个机会一方面把欧四勾搭上手,另一方面把夏瑞熙的精神狠狠摧垮,践踏在脚下。所以她是罪有应得。夏瑞熙也还给她留有余地,并没有说一定要把她赶走,或是把她除掉,只是加强内部管理,想把她送走而已。因此,论到狠,夏瑞熙和她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然后说到出走。首先,她对欧青谨是有真情意的,要不然做妾,给爱她的欧三做岂不是更好?白氏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但人总是这样,往往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珍贵,她爱欧青谨,想得到他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她大概也想证明她不比夏瑞熙差(此时夏瑞熙已经成了她对比的对象,无论好歹,都是她攻击和打倒的目标)。

  夏瑞熙打她是一个因素,但最主要的因素,还是她意识到她和欧青谨的事情已经很渺茫,绝望之下,孤注一掷,对她这样的人来说,不是不可能。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她千里迢迢,冒着生命危险找到欧青谨,有几个男人会不被感动?就算不爱,与爱情无关,但也会被感动。她再把夏瑞熙如何陷害她,如何逼她出走的话一说,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呢?就算欧青谨不说什么,心里肯定也会认为夏瑞熙太过心狠,在这样的乱世,逼她一个弱女子出来,就是要置之死地。夫妻之间,心里一旦有了刺,再制造合适的机会,猜忌了,什么的都会统统冒头,林自然就有机会了。但俺不想塑造如此郁闷的剧情。

  其实林对于男人心态的把握还是很准确的,她失败不是错在冲动,而是错在太会算计和“才女”盲目的自信和偏执。因此她的死是必然,早晚的问题。

  她的死法,我承认是有些惊悚,所以最后给她一个自尽的机会,再给她一个“好名声”。但无论如何,我都觉得她的死是必然,不想让她再害人并害到人了。窃以为,现实生活中,这样郁闷的例子很多,所以,在书中得到一点虚妄的满足感。

  可能因为个人笔力不足的缘故,有些辞不达意。对于写作,一直都还在学习中,人物的塑造,情节的设置,都有不尽完美的地方,请大家谅解,俺会尽量精益求精。

  以上是俺塑造林这个角色的一系列过程和想法,与大家分享。读书休闲,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都不同,求同存异,看到高兴处,姑且一笑娱之;看到生气处,姑且一笑置之,不必太认真。

  祝大家愉快!谢谢大家,O(∩_∩)O~。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