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大周权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尊卑

大周权臣 白岛先生 2064 2020.01.10 16:16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刘志远就穿戴整齐开始了锻炼身体。

  刘志远前世可是军人,早已经养成了军中那规律的作息习惯。

  纵使他退役回家,也依然保持着军中的优良作风,锻炼不辍。

  现在刘志远的这一具身躯有些虚弱,刘志远也是颇为不满意,所以他想锻炼的精悍一些,至少面对一些危险的时候,有自保之力。

  刘志远首先进行的是基础性的体力训练,他沿着自己居住的小院开始了跑步。

  天寒地冻的,刚开始刘志远还冻得打哆嗦,可是很快他就浑身冒热气了。

  在跑了大概五公里的模样,刘志远这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要是放在前世的话,自己别说是五公里,随随便便都能跑个十多二十公里,甚至自己多次参与全程马拉松项目,还获得过很好的成绩。

  但是现在这一具身躯实在是太弱了,以至于跑了五公里就已经到了极限。

  他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所以并没有想一口吃一个大胖子,而是决定循序渐进,慢慢的打熬这一具身体。

  跑完步后刘志远又在院内习练军拳,拳头虎虎生风,倒也颇有威势。

  “少爷,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刘府新任的管家福伯一大早起床吩咐厨房做好饭菜后,过来请刘志远去吃早饭。

  可是看到刘志远寒冬腊月的竟然光着膀子在院内,让福伯还以为刘志远的痴傻症又犯了呢。

  “福伯,我痴傻症没犯,身体太弱了,我打熬身体呢。”

  看到福伯那一幅担心的表情,刘志远将放在一旁的夹袄披在身上,笑着解释道。

  听到刘志远的话后,福伯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现在刘府就刘志远这么一个小少爷,可不能再出什么岔子了。

  “少爷,厨房已经做好了早饭。”福伯开口道。

  “好,你去吩咐厨房给我烧一锅热水,我擦擦汗。”

  方才锻炼让刘志远浑身舒畅的同时,也是浑身汗渍,所以他准备冲洗一番。

  在前世的时候有淋浴,冲洗那是相当的方便,但是现在却是要烧热水,让刘志远也是感觉到颇为不习惯。

  刘府的下人虽然遣散了大多数,但是还是有五六名无处可去的老人留了下来。

  这些人现在就肩负着刘府内看家护院,扫地做饭等事务。

  好在刘志远那便宜老爹也没娶几房妾室,自己的娘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以至于现在诺大的刘府仅剩下了自己这个小少爷,所以才导致了那些远方亲戚们肆无忌惮的瓜分刘府家产的事情。

  刘志远抵达饭厅的时候,八仙桌上已经摆放了几碟清爽的小菜,一碗稀粥和两个白面馒头。

  刘家好歹也是桥县境内数得上号的大户人家,所以即使是灾荒的年月,也衣食无忧。

  “福伯,坐下一起吃吧。”

  当刘志远坐下准备吃饭的时候,管家福伯则是准备到饭厅旁边的屋内去吃饭,那是仆人们吃饭的地方。

  即使是当初的管家张天德在刘府掌握着实权,可是却也没有资格坐在饭厅和主人家一起吃饭的,毕竟大周朝主仆的尊卑观念已经深入人心。

  “少爷,这怎么使得,我还是去那边吃吧。”

  看到刘志远让自己坐在饭厅内吃饭,福伯也是受宠若惊。

  “福伯,卖身契已经还给你了,你现在可不是我刘府的下人了,你可是我聘请的管家。”刘志远拉着福伯坐了下来。

  “现在诺大的府邸冷冷清清的,一起吃饭热闹。”

  刘志远看到福伯坐在那里甚是拘谨,又将另外屋内的几位刘府老人给邀请了过来。

  刘志远早饭可以吃两个馒头一碗稀粥,还有几碟小菜,但是福伯他们仅仅只有一大碗稀粥。

  现在被刘志远叫到了饭厅一起吃饭,刘志远让他们敞开肚皮吃,让他们也是颇为感动。

  当别的仆人拿了刘志远的遣散费离开刘府后,他们自愿的留了下来。

  倒不是他们对刘府多么的忠心,只是他们原本就是逃荒的难民,在刘府多年,早已经没有了去处。

  他们在刘府也只不过是暂住而已,要是以后有了去处,肯定是要离开的。

  毕竟在他们看来,刘志远这个小少爷是守不住这么大的家业的。

  可是现在看到刘志远邀请他们一起吃饭,并且对他们如此的仁厚,他们也打消了以后离开的想法。

  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能够跟着一位宅心仁厚的小少爷,是他们莫大的幸运。

  这还是他们进入刘府后第一次坐在饭厅和主人家一起吃饭,围坐在一起吃饭,刘志远觉得人多热闹,但是福伯他们还是有些拘谨。

  不过刘志远也并没有任何的在意,毕竟所有的东西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嘛。

  他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以后刘府内,必定能够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一般,少了那些条条框框,多一丝人情味道。

  在吃过早饭后,刘志远又回房给自己添加了厚厚的袍子,这才准备和福伯到郊区去看一看。

  这几日大雪纷飞的天气格外的寒冷,刘志远听闻城外有许多房屋被大雪给压坍塌了。

  刘府虽然修建在城内,但是他们在城外还是有不少的产业的。

  其中隶属于他们刘府的佃户就足足的有五十多户,他们也相当于刘府的下人了。

  他们这些人原本没有土地,所以租种的都是他们刘府的土地。

  按照老家主刘长青的规定,他们每年收成的七成都要上缴给刘府的。

  而余下的三成则是作为他们第二年的粮种以及他们平日里吃喝。

  在刘志远看来,将别人辛辛苦苦种植的粮食收取七成,简直就是残酷的剥削。

  可是当他听到福伯说,他们刘府还算是好的,别家的佃户,一般都是收取八成的。

  福伯陪同着刘志远出了城,放眼望去,远处白茫茫的一片,小河里都是结了厚厚的冰。

  这个时代远不像后世工业时代那般环境恶劣,刘志远看到县城周围除了大片白雪覆盖的田野外,就是大片的森林了。

  桥县外一幅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色,放眼望去一个行人都没有,显得空旷而高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