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大周权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桥县

大周权臣 白岛先生 2070 2020.01.03 15:53

  刘志远打死的是家奴,并且手握着管家张天德的卖身契,自然也是底气十足。

  依照大周律法,刘志远打死家奴并不是违反律法,所以捕头徐虎也没命人上枷。

  徐虎这名桥县大名鼎鼎的捕头昂首阔步走在前边,刘志远等一干人等浩浩荡荡的紧随其后。

  刘府位于桥县的城东,而县衙则是坐落在城北,所以一行人要穿街过巷。

  大周朝的县也是分了等级的,根据肥沃贫瘠分为上县,中县和下县。

  桥县境内多旱地,靠近水源的良田少,人口也少,每年上缴的税粮总是完不成任务,所以是下县。

  桥县的县城内仅有两条主干道和二十多条巷道,常住人口仅八千人。

  看到捕头徐虎领着刘志远等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县衙而去,街头巷尾的无事可做的百姓也都凑热闹的围聚了过来。

  他们自然是知道刘府发生了一系列事情的,可是当他们看到刘志远竟然恢复了智力后,也是啧啧称奇。

  刘志远他们被百姓们指指点点的围观,他也东张西望的打量那些百姓以及城内的建筑布局。

  刘志远看到那些围聚过来的百姓均是瘦骨嶙峋的,一个个面露菜色,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的结果。

  而城内的建筑物也是破败不堪,除了少部分砖瓦建筑外,甚至相当一部分是土坯茅屋,覆盖着厚厚的积雪,那摇摇欲坠的模样似乎一阵风都能刮倒。

  街道也不似影视剧中青石铺路,整洁干净,反而连碎石都不曾铺垫,而是坑坑洼洼的泥土。

  而街道两侧的民居污水直排到街面上,街道上没有排水沟,导致污水横流,弥漫着一股子恶臭,让刘志远也是不由的直皱眉头。

  “福伯,这街面上如此脏污,都无人打扫吗?”

  刘志远捂住自己的鼻子,忍不住的转头询问落后他一个身位的福伯。

  “少爷,这自古不都是这样吗?”

  福伯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反而觉得刘志远的问题颇为新奇。

  “算了算了,当我没问。”刘志远摆了摆手,懒得再说。

  这些堆积在街头的生活杂物和横流的污水,的确是有碍美观。

  现在是天寒地冻的隆冬时节倒也还好,可是一旦到了盛夏,蚊虫细菌滋生,容易引发疾病。

  不过刘志远看到那些凑热闹的百姓面黄肌瘦的样子也就释然了。

  桥县的百姓饭都吃不饱,哪还有工夫去理会街面上整不整洁。

  桥县城内的建筑物大多看起来破败不堪,但是刘志远一路走来,却也看见了几家客栈酒肆,一家镖局以及好几家杂货铺子。

  除此之外,还有几户门口放着石狮子的大户人家,只不过均是关门闭户,看不清里边耳朵情形。

  刘志远左看看,右瞅瞅,通过自己入眼所及,也是对桥县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最终他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穷。

  看到桥县城内的情况,刘志远就知道乡下的情形了,恐怕比这还有不如。

  刘府距离县衙的距离也不算远,仅仅片刻的功夫就抵达了县衙前。

  县衙坐北朝南看起来也是颇有年头了,两个石狮子一左一右的坐落在台阶两侧,倒也威武霸气。

  除了这两覆盖着积雪的石狮子外,还有两名身穿皂衣的衙役,手里拄着漆了红漆的水火棍。

  天寒地冻的,此刻这两名在衙门前负责守门的衙役冻得是面色发青,忍不住的来回跺脚。

  看到捕头徐虎带着一帮人浩浩荡荡的过来了,两名瘦弱的衙役急忙奔下了台阶,恭恭敬敬地给捕头徐虎行礼。

  桥县县衙的衙役身份地位也是有差别的,捕头徐虎无疑则是等级较高的一位。

  因为整个桥县只有三名捕头,徐虎则是其中之一,而其余则是衙役捕快。

  就这衙役捕快也分了三六九等,像这站着守门的衙役并不在编。

  他们仅仅是依据大周的律法到衙门内服杂役的青壮,半年一轮换,他们也还算好的,至少距离家近。

  而许多服兵役和苦役的青壮则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说不定得到离家千百里的地方去,修路戍边,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两名守门的衙役虽然对捕头徐虎恭敬的问好行礼,但是徐虎依然高昂着头,只是鼻孔里发出了哼声,算是回礼了。

  “你们随我进去,闲杂人等一律在外候着,不得入内。”

  捕头徐虎转头环视了一圈众人后,这才领着刘志远等相关人等上了台阶,跨入了县衙。

  县衙内透着一股子庄重气氛,正对大门的则是县令大人升堂审案的大堂。

  而在大堂两侧则是县里主薄和县丞办公的地方,而另外的几间房屋子则是三班衙役的地方以及会客厅。

  刘志远打量着这个方方正正的小院子,发现这里虽小,却是五脏俱全。

  “你们在这里候着不要走动。”

  捕头徐虎将刘志远等人带到大堂外,吩咐了一声后,就径直的走向了挂着县丞司牌匾的屋内。

  不多时,一名略显富态的中年人就走出了县丞司,看了一眼刘志远他们等人后,然后同捕头徐虎一起穿过回廊,进入了大堂后边的内宅,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大周朝的县令均是流官,是由朝廷吏部举荐,皇帝钦点任命的,主政的地方一般都是远离家乡。

  所以县令虽主政一方,却在当地并没有府邸宅院,均居住在县衙后边的内宅。

  毕竟要在当地置办宅院需要花费不少银钱,而且一旦升迁,宅院也难以置换成银钱。

  更为重要的是,居住在县衙内,有三班衙役捕快护卫,安全也有保障。

  所以桥县的县令同别的县令差不多,也是居住在县衙后边的内宅。

  桥县的县令姓张,名儒,乃是承庆元年的进士,只不过他的名次靠后,运气不好,当时各地没有缺额,只能成为了候补官吏中的一员。

  张儒这位县令大人足足的等了两年,这才候到了一个云州桥县县令的实缺。

  在担任县令以前,他这位候缺的进士只能在京都给人题字作画勉强糊口,差点都吃不上饭了,可以说混的也是相当的凄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