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大周权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佃户

大周权臣 白岛先生 2102 2020.01.11 17:25

  桥县以东五里地就是刘府佃户聚集地,高低错落的房舍坐落在一条蜿蜒的溪流旁,称之刘家湾。

  道路难行,刘志远在福伯的陪同下,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积雪,足足的走了半个多时辰才抵达刘家湾。

  河里的水已经冻成了坚冰,刘家湾的房舍上也覆盖着厚厚的白雪,有缭绕的青烟从烟囱中飘出,让冰冷的原野上多了一丝温度。

  “少爷,前边就是刘家湾了,咱们刘府的五十多户佃户均住在哪里。”福伯指着河边的村落介绍道。

  “走,咱们过去看看。”

  刘志远身为刘府的继承人,自然也要巡视一下自己的领地,了解一下情况的。

  刘家湾的房舍远处望去覆盖着厚厚的白雪,银装素裹的洁白一片,看起来倒也伤心夺目。

  可是走到近处刘志远这才发现,房舍均是破败不堪,一幅摇摇欲坠的模样。

  看到这些破败脆弱的茅草屋,刘志远这才意识到,为何每每遇到大雪就有房屋坍塌了。

  就这么脆弱破败的房屋,别说是厚厚的积雪了,稍微有点大风,就能掀飞了房顶压着的茅草。

  这倒不是这些佃户们不愿意改造自己的房屋,而是因为要修建砖瓦房屋的话,买砖瓦,请泥瓦匠等工序下来,可是需要花费不少的银钱。

  而他们这些佃户一年辛苦耕种,也就勉强的能够维持温饱而已,哪有多余的银钱去改造房屋呢。

  这些佃户生活在底层的泥沼中,几乎失去了抵御风险的能力,别说是生活了,生存都相当的困难。

  看到这些破败的茅草房屋,刘志远就能够想象的到,这些佃户有多贫穷。

  他叹了一口气后,在福伯的引领下,迈步踏入了这处残破的村子。

  “汪汪汪——”

  刘志远他们刚踏入村里,就有一条土狗冲了出来,对着刘志远他们这两个生人狂吠。

  “去,去——”

  福伯挥舞着手里拄着的拐杖,驱赶着汪汪大叫的土狗,以避免咬到了刘志远。

  听到外边土狗的狂吠,一名穿着破烂夹袄的男人从屋内探出了脑袋。

  看到站在外边的刘志远和福伯后,这个男人一愣,旋即大步的走了出来。

  这个男人不仅仅是刘府的佃户,农闲时更是刘府的长工。

  前几日他也知道刘府内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也帮刘志远和那些家丁搏斗过。

  现在看到刘志远竟然来了村内,他也是惊讶万分,急忙的出迎。

  “刘少爷,福伯,你们怎么来了,快进屋,外边太冷了。”

  这个男人大步的走出了屋子,急忙的将土狗给驱赶开了,很是热情的招呼刘志远他们进屋坐。

  “少爷,这是齐大力。”福伯指着这个高瘦的男人道。

  刘志远对齐大力点了点头,跟着他跨过破烂的门槛,进入了屋内。

  外边白雪皑皑的一片,屋内则是稍显的有些昏暗,烟雾缭绕的,火塘里烧着柴火驱寒。

  一个穿着破烂衣衫的干瘦女人和几个小脸脏兮兮的孩子看到有生人进来,也是急忙的起身。

  “孩子他娘,这是少爷,他来看咱们了,快去烧一壶茶水。”

  齐大力急忙的招呼自己的婆娘给刘志远他们烧水,他则是扯过一条板凳,用袖子擦了擦,招呼刘志远他们入座。

  外边天寒地冻的,屋内虽然昏暗,可是有火塘内燃烧的柴火,倒也温暖。

  只不过刘志远环视四周,发现齐大力的家就两间房屋,而且年久失修,有多处漏风的地方。

  家里除了灶台米缸锅碗瓢盆外,就剩下一张孤零零的桌子摆放在屋中央了,里屋除了床铺外,也是空荡荡的,可以用家徒四壁形容了。

  齐大力的女人虽然长得干瘦,但是做起伙来却是干脆利落,不多时,两碗茶水就端到了刘志远他们的手里。

  “这都是你的孩子?”

  看到那四个被齐大力女人驱赶到内屋,却偷偷的往外瞄的孩子,刘志远开口询问。

  齐大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道:“回禀少爷,他们四个都是我的孩子。”

  “粮食够吃吗?”

  看到齐大力家里如此的困顿,却生了四个孩子,刘志远也是不由的皱眉头。

  “少爷,他们还小,吃不了多少,现在勉强够吃。”

  “那他们大些了怎么办?”

  “大些了就能跟着下地干活了,过几年,也是一份好劳力,到时候就有好几个壮劳力了,家里就好过了。”

  齐大力那面黄肌瘦的脸上露出了对未来的期许。

  听到齐大力的话后,刘志远也是不由的摇头,日子真的会变得更好吗?

  “今年的收成怎么样?”

  刘志远身为刘府的少爷,对于自家的产业现在还陌生,所以也是想趁机的多了解一些。

  齐大力身为刘府的佃户,而且农闲是刘府的长工,所以也是知无不言,让刘志远了解到了不少的东西。

  以前家主刘长青尚在的时候,虽然也会到村里来,却是前来收租的。

  现在刘志远突然的到了村内,让齐大力也是不知道刘志远的来意。

  “这几天大雪,村内有房屋被大雪压坍塌吗?”刘志远问。

  “村东头有两家的屋子塌了。”

  听到有两家的房屋被积雪压的坍塌了,刘志远也是心里一紧。

  “有没有人受伤?”

  “幸好是白天塌的,倒没有人受伤。”

  听闻这话,刘志远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现在住在何处?”

  “他们现在借住在邻居家。”

  刘志远转头对福伯道:“稍后我们去看一看,顺便接济一下。”

  毕竟是刘府的佃户,他们辛辛苦苦种植的粮食,七成都上交给了刘府。

  以前怎么样刘志远管不着,但是现在他是刘府的主人,自然不能亏待了这些百姓。

  刘志远在齐大力的家里和他拉家常的时候,齐大力也是从米缸下摸出了一两银子。

  这银子还是前几日刘志远赏赐给他们的,因为他们帮了刘志远的忙。

  他将一两银子交给他的女人,要他去村里购买一点白面和肉,要留刘志远他们吃午饭。

  刘志远看到齐大力家生活困难,本不想给他们添麻烦的,可是奈何拗不过齐大力,只能留了下来。

  不多时,齐大力的女人就从昨日刚杀了年猪的佃户家里买了一些肉,又借了一些白面回来,开始给刘志远他们包饺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