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大周权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转机!

大周权臣 白岛先生 2259 2020.01.01 16:01

  刘志远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张天德,也是迈步走过去蹲下,伸出手指在他的鼻孔前探了探。

  看到满脸是血的张天德没有了气息,刘志远的面色也是一沉,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的不经打,竟然一命呜呼了。

  那些被揍得满地找牙的家丁们看到管家张天德都被活活的打死了,此刻也是吓得不轻,连滚带爬的跑了。

  福伯看到站起来的刘志远,此刻也是六神无主的状态,那些长工们就更别说了,一个个吓得面色惨白,显得手足无措。

  刘志远可是来自法律社会的人,一向尊敬守法,所以他也没想打死张天德,可是长工们下手没个轻重,没有想到张天德被活活的打死了。

  看到面色慌乱惨白的众人,刘志远心里暗骂张天德死了还给自己找麻烦的同时,也是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自乱了阵脚。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稳了稳心神,也是急思应对之策。

  “少爷,张天德是长工们打死的,与我们无关,官府到时候问起来,你就一口咬定是长工们所为,长工们顶罪,我们就能摆脱干系。”

  看到站在那里的刘志远,福伯到底还是老谋深算,将刘志远拉到了一旁,想出了一个应对之策。

  “长工们好心的帮我刘志远,我岂能让将他们推出去顶罪。”

  听到福伯的话后,刘志远当即的拒绝了这个建议,因为他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他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们现在打死了张天德,官府知道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福伯看到刘志远心善不愿意将罪责推到长工们身上,也是开口劝阻。

  福伯曾经当过刘府的管家,只不过后来年龄大了,这才退下来,张天德才得以上位。

  福伯在自己当管家的时候,为了维护刘家的利益,也是做不过不少类似的事情,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可不能心慈手软,否则就会牵连自身。

  “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花钱能不能摆平?”刘志远问。

  “老爷先前倒是同县丞大人相熟,只不过这可是命案,恐怕他做不了主。”福伯叹气道。

  刘志远吩咐道:“不管如何,先去试一试吧,只要能够摆平这一件事,纵使多花些银钱也无所谓。”

  “少爷,账房的银钱估计早就被瓜分完了。”福伯沮丧的道。

  家主去世,小少爷也是痴傻,所以管家张天德勾结刘家的远方亲戚,开始瓜分刘家的家业。

  管家张天德执掌着账房内的银钱,所以福伯觉得账房内的银钱估计早就被转移了。

  正当刘志远和福伯苦心冥想应对之策的时候,刘志远的目光突然在地上一张纸上停留住了。

  刘志远将这一张纸捡起来,看到这一张纸上的内容后,顿时也是眼前一亮。

  这张纸并不是别的东西,而是管家张天德签署给刘家的卖身契,上边还有签字画押的血手印,以及官府证明的印章。

  只要签订了这卖身契,张天德就等于成为了刘家的家奴了,身死均掌握在刘家的手里。

  这也是为何管家张天德虽然执掌刘府的大权,却对老家主敬畏的原因所在。

  老家主去世后,管家张天德将这一份束缚自己人生自由的卖身契给拿了回来,这才敢肆无忌惮的瓜分刘家的家产。

  但是让管家张天德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份他拿回来的卖身契,却成为了帮助刘志远的筹码。

  “福伯,你看这卖身契是真是假?”

  刘志远将从张天德身上掉落出来的卖身契递给了福伯,让他辨认。

  “是真的。”

  福伯看到这一份卖身契后,也是脸上露出了喜色,因为这和他曾经签订的那一份一模一样。

  “我以为老爷早已经解除了张天德的家奴身份,没有想到竟然老爷还留了一手。”

  “张天德既然是刘家的家奴,那少爷执行家法打死他,官府自然也管不着了。”福伯激动的开口道。

  刘志远听到福伯的话后,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大周王朝和自己那个时代的一些王朝的律法相差无几。

  所谓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刘志远他们方才还因为失手打死了张天德而愁眉不展。

  而现在拿到了管家张天德的卖身契,这一切的问题都解决了,他们任何人都不用承担打死人的责罚。

  长工们失手打死了管家张天德,此刻也是心里惶恐不安,脸上满是绝望色。

  毕竟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们现在打死了人,按照大周朝的律法,他们也是要抵命的。

  想到家里的父母妻儿以后将会无所依靠,他们的心情此刻也是相当的沉重,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霉。

  “少爷,张天德是我们失手打死的,官府要问罪的话,我等一力承担,绝不牵连少爷。”

  “只是希望少爷看在我们帮您的份上,以后能够帮衬一下我们的父母妻儿。”

  看到刘志远和福伯窃窃私语一番又走了过来,长工们也是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听到这些长工们的话后,刘志远的心里很感动,这多么淳朴的庄稼人啊。

  而福伯的脸上则是露出的尴尬色,毕竟他刚才还建议刘志远将长工们推出去顶罪呢。

  “你们帮我了我刘志远,我感激都来不及呢,又岂能让你们去顶罪。”刘志远笑着开口道。

  “可是少爷,我们打死了管家,而且那么多人看到,官府不会善罢甘休的,总的有人去顶罪。”长工们看到刘志远面色轻松,他们的心里可不轻松。

  刘志远扬了扬自己手里的卖身契道:“此乃张天德同我刘府签订的卖身契,我执行家法打死了他,那是他罪有应得,按照我大周朝律法,家主打死家奴,无罪。”

  听到了刘志远的一番解释后,这些长工们也是仿佛坐了过山车一般,心情大起大落,也是没有反应过来。

  “少爷,此话当真?”

  长工们均是一些质朴的庄稼汉,自然不懂得什么律法,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骗你们作甚。”

  “只要你们给我作证,是张天德先要刺杀与我,那我执行家法,命令你们打死张天德,也就顺理成章了,官府也不会说什么。”

  经过了刘志远的一番解释后,长工们灰败沮丧的脸上也是露出的激动的笑容,有几名长工甚至喜极而泣。

  方才他们已经觉得自己难逃一死了,但是没有想到事情有了反转,他们不会承担任何的罪责。

  “你们帮了我刘志远,我感激不尽,此事毕了,每人赏纹银十两。”

  刘志远刚才因为打死张天德而感觉到头疼不已,现在有了妥善的解决之策,他的心里也是很高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