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大周权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关系

大周权臣 白岛先生 2157 2020.01.08 21:41

  酒楼外寒风刺骨,酒楼内泥炉燃烧着熊熊的烈焰,温暖如春。

  几杯酒水下肚后,捕头徐虎和一干衙役也都面颊泛红,也没那么客气拘谨了。

  “刘兄弟,以前你痴傻症不曾痊愈,所以我不曾与你把酒言欢,实乃憾事,来,干了这一杯——”

  徐虎平日里都是板着脸看起来颇为的严肃,现在看到刘志远喝酒也是颇为豪爽,当即对刘志远也是好感大增。

  徐虎一向喜欢喝酒,只不过他囊中羞涩,所以大多数的时候只能忍着。

  现在刘志远请他和衙役弟兄喝好酒,让他能够解解馋,徐虎自然兴致很高。

  所以没有多久,就已经和刘志远这位乡绅家的少爷称兄道弟了。

  “你看得起咱们这些弟兄,请我们吃香的喝辣的,这笔情谊我徐虎记下了,以后遇到麻烦,尽管报我的名号。”

  “我的名号在别处不好说,但是在桥县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管用的!”

  徐虎身为桥县县衙的三大捕头之一,他说的话自然是管用的。

  “那就多谢徐捕头了。”

  刘志远有意的搞好同捕头徐虎等人的关系,也是顺杆往上爬,笑着道谢。

  “都是自家兄弟,什么谢不谢的,见外了。”

  徐虎豪气的摆摆手,俨然将刘志远当成了自己人。

  徐虎有捕头的身份,但是终究上不得台面,算是县衙里跑腿一类型的人。

  因此那些乡绅财主们逢年过节巴结的都是县尉,县丞,主薄,县令等人。

  对于他们这些跑腿的捕头衙役还真瞧不上,现在刘志远如此郑重其事的宴请他们,自然让徐虎等人心头感动。

  徐虎纯粹是属于那种面冷心热的人,平日里看着冷冰冰的,但是经过了这么一番了解,刘志远也发现他的人不错。

  刘志远宴请徐虎等人也是想要同他们搞好关系而已,毕竟他们这些人虽然地位看着不高,但是在有些时候,比县令的作用还大。

  现在看到徐虎这个人性子直爽,所以也是有了结交的心思,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诸位兄弟,大恩不言谢,干了这一杯——”

  “好,举杯!”

  刘志远不断的举杯同衙役们喝酒谈笑,在推杯举盏间,彼此的关系也是很快的变得熟络了起来。

  以前无论是徐虎还是这些衙役都没将刘志远放在眼里,觉得他只不过是刘府的一个傻子而已。

  但是经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后,他们这才了解到了刘志远的为人,并且对其多有好感。

  这一顿饭双方吃得都是相当的尽兴,衙役们平日里吃得也是相当的寒酸,现在能够吃到这么好的伙食,自然也是敞开了肚皮,吃的是满嘴流油肚子滚圆。

  当酒宴结束后,徐虎和一干衙役们均是吃饱喝足,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少爷,他们在衙门里说不上话,请他们吃这酒席做啥?”

  看到刘志远宴请这些衙门里地位低微的捕头衙役,福伯也是大为不解。

  毕竟对于福伯这位刘府的老仆人而言,刘志远应该巴结的是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物。

  而捕头徐虎很显然不在此列,而他麾下的那些衙役更是上不得台面了。

  “福伯,这你就不懂了,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刘志远笑着道:“你别看徐捕头他们在衙门里做不了主,说不上话,可是县衙里的事情均由他们去做,他们消息也灵通,有些时候,他们比县令大人还管用呢。”

  “不说远了,就说咱们今个儿和徐捕头他们喝酒吃饭,我们又损失不了几个银钱,但是别人定会觉得我们和徐捕头交情不浅,想对付我们的时候,也得掂量掂量不是?”

  “而且以后倘若是遇到什么麻烦事情了,只需要找徐捕头他们就行,有了今日打下的关系,他们定然不会袖手旁观的。”

  听到刘志远的一番解释后,福伯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以前家主刘长青在世的时候,虽然也时长对这些捕头衙役们施舍一些小恩小惠,可是终究还是没怎么瞧得起他们。

  要是他们和捕头徐虎等人的关系好的话,这一次刘家的远方亲戚恐怕也没这么大的胆子名目张大的瓜分刘家的家产。

  毕竟县令整日待在县衙内双耳不闻窗外事,但是徐虎他们却消息灵通着呢。

  只要他们的站出来说几句话,刘家的远方亲戚和管家张天德就不敢怎么样了。

  好歹捕头徐虎他们也是衙门里的人,他们还是不敢得罪的。

  捕头徐虎他们之所以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事情发生,除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外,也是和他们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有关。

  现在刘志远和他们的关系搞好了,以后刘府再遇到什么事情,刘志远去找徐虎他们帮忙,总归比找县令大人方便容易的多。

  当然刘志远也知道,要想在这个世界立足,光和这些底层的衙役捕头搞好关系也不行。

  毕竟他们的话语权还少了一些,还得去同那些有话语权的人搞好关系,以后无论是做什么,都方便的多。

  在第二日,刘志远又让福伯在县里铺子购买了一些精致的点心,然后将五锭五两重的白银放在了篮子的下边,然后拎着这些东西去了县丞李云的住处拜见。

  县丞李云已经当了十八年的县丞了,在他的任上,桥县的县令则是换了六茬了。

  桥县纵使有人不认识新上任的县令大人姓甚名谁,但是却都知道县丞李云的大名。

  毕竟李云在桥县当了这么多年的县丞,而且是仅次于县令的二号人物。

  要是论起明面上的权势来,县丞排在第二位,但是论起暗地里的力量,县丞则是超过了县令。

  因为县令属于流官,当几年县令后,说不定就会调到别处去了。

  但是县丞却不一样,在正常的情况下,县丞往往在一个县会一直当到死。

  正是因为如此,各县的乡绅财主们都不会小瞧县丞这个二号人物,反而对其多有巴结。

  刘志远那个老爹也和县丞李云的关系不错,而刘志远继承了刘府,自然也不想断了这一条线。

  因此刘志远拎着礼物拜见县丞李云,顺便熟络熟络关系,为以后自己做事情提前铺路。

  县丞可是县里的二号人物,要是用的时候再去拜见的话,那就晚了,也算是一个忌讳。

  所谓是有备无患,现在先和县丞李云将关系巩固一下,以后求人帮忙的时候再拜见,那就水到渠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