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我是80后倒霉了点而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是80后倒霉了点而已

凡人老学生

  • 现实

    类型
  • 2021.06.29上架
  • 0.42

    完本(字)

2位书友共同开启《我是80后倒霉了点而已》的现实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小学篇

我是80后倒霉了点而已 凡人老学生 4171 2021.06.29 03:03

  我是个80后,现在认识我的人都叫我老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就变成了老贾了,我和老妈相依为命,我们开个饺子馆在江苏某县城度日,没错就是度日,疫情以来我们就几乎不赚钱了,甚至还要贴补房租费,房东也从没想过可怜可怜我们减免点房租。

  现在即使你想很努力也没办法经营的更好了,我们可以说被资本绑架了,美团和饿了么把我们这种小店打的丢盔卸甲了。

  不说现在的事了,好多都是国家大事,我们普通百姓除了了牢骚也没有什么能力解决这些问题。

  我出生在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南方向的一个村子里,这里我的记忆还是比较多的。

  四五岁开始我已经可以和小伙伴们在村子里跑了,我们东北的村子还是比较宽敞的,胡同也多,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桥,很平整,秋收的时候好多家都用桥面碾压稻谷或者大豆,我们那里叫黄豆,小时候我们吃的豆油都是自己家的豆子到乡里去榨的。

  村子南面是桥和一条东西走向的河套,我们那是丘陵地带,村子也是有坡度的,西高东低北高南矮,去城里就是上坡多下坡少,回程就是相反的。村子北面一里地有个小学叫东星小学,再往北又是一个村子,可以说我们村是乡里最南边的村了。

  最早的记忆点可能我才四岁吧,姥姥去世了,已经不记得哪年了,记忆力姥姥最多的话面就是她天天在炕头边盘腿坐着,边上一个炉灰盆子里面一直有很热的炉灰,姥姥就拿着烟袋锅子时不时的敲两下火盆子,或者用铁签子捅咕捅咕炉灰。

  姥姥去世的时候,来了好多亲戚我都不记得了,我妈在家排女子里老二,结婚的也很晚,我有两个姨和五个舅舅,这都是亲的,据说还有两个夭折了没算在内。

  姥姥出殡的当天,好多人哭丧啊,我还小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我妈就生气了,问我姥姥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不哭,我哪知道怎么回事呢?知道老妈生气了,也就跟着哭了起来,哭的岔气了都,从比我也很爱哭了,舅舅舅妈们也很喜欢我因为我哭的很伤心,当时我也不知道我都伤心什么了我。姥爷看到我哭的很伤心,还把几个儿子孙子说了一顿,你们看看你们还不如一个外孙。

  我小时候还是很害怕死人的,邻居家死了老人了我会很害怕,晚上会做噩梦,但从姥姥去世时候就开始不怕了,见到棺材也没那么吓人了,姥姥的棺材不是图的红漆,而且话的彩色的二十四孝,我当时只是觉得很好看,哪知道那些画里那么多故事呢。

  我们家的房子是建设在村南的一个坡地,院子挺大就是有坡度,不好像别人家一样把院子里都种上蔬菜,但是我老妈还是在坡地上开垦了一小块,种了油菜。还养了几只鸭子。

  我们家也养了一条黄狗,我老爸说猫是奸臣狗是忠臣,有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句话我记忆很深,所以我从小到大对老妈都很听话。但是也没多久大黄狗可能吃了别人家的耗子药的食物就病死了,那时候谁也没想到有什么宠物医院这东西,它就那么死了,我还伤心一段时间,从那开始我们就再也没有养过狗了。

  我是八十年代后期出生的,那时候已经计划生育几年了,我老爸老妈倒是没有什么生二胎的想法,可能第一胎我就是男孩,也可能是我妈身体也不太好,老是吃药的,所以也就没有要。

  我老爸这点还是挺好的,我妈妈身体不太好,家里什么重活都是他来干。对我妈还是很尊重的,他们之间的分歧主要都是关于我的。

  五六七岁的样子吧,我就上了幼儿园了,那时候我爸妈还是和我姥爷他们住在一个院子里呢,我们三口住的房间好像一个小仓房吧,很小,那时候也没分开过,也不开火,就和姥爷姥姥他们一大家子一起吃饭的,住的这么近了难免会有口角和琐事,所以后来才要分家分地单过,因为老一辈的人,对儿子的偏袒那是毫无理由的,我有几个舅舅干的混蛋事,我是不知道的,都是后来老妈跟我说的。在那段时间我上了邻居家一个姐姐开的幼儿园,也不知道老爸花了多少钱,反正肯定花钱了,但又不多,相当于托儿所吧,父辈们都去地里做活了,孩子们没人照顾也太危险,就上了这么个育儿宝,有没有学习到什么我是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渴了,翻墙就可以回到家里喝水了。那时候我喝的都是井水呢,村子一共就两口井,每天早晚挑水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的样子,我们家后来盖的房子就是离这口井最近才在那盖的。

  转眼上小学了,我的生日比较小,是腊月的,所以学校的校长不收,后来我妈找到校长保证我能跟得上才让我上的学,我还记得学费是两块五毛钱呢,我还记得我花过粮票呢,上面是几市斤的样子粮票,有串街的卖些大果子油炸糕什么的,我小时候可爱吃大果子和油炸糕了,南方这东西就叫油条和麻团,但是南方的说实话真难吃,油条还可以吧,那麻团真的没法吃。

  上了小学我成绩还行,所以同学都比我大一岁到两岁的样子,在村子里也算是别人家的孩子了。但是有些偏科,数学很容易100分,语文老是不及格。

  我老爸没什么文化吧,还喜欢吹牛,他只上了三年级,但他大部分字都认识,认为自己很聪明没赶上好时候没钱上学,就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了,我们还在用铅笔的时候,他已经买了了毛笔让我练习毛笔字了,所以说假的教育家就是假的,我的书法也没练出来,铅笔钢笔字写的都很难看,不用尺子抵住我连一行字都写不直,说我不用心吧,好像大家都是那样,也么就我字最难看呢?

  小时候喜欢玩是小孩子的天性啊,我那时候喜欢推着拖开机前轮的废弃轮胎玩,推的的一身灰也乐此不疲,后来也喜欢玩推铁圈,叫什么名字就忘了,我喜欢的东西很杂,但都没有长兴,玩过以后很容易就都丢掉了,这不是一个好习惯的,我邻居一个比我小一点的老弟,我们经常一起玩,两家长辈关系好,小孩们就更愿意玩到一起去,即使偶尔打架了,也会很快和好,但是家长们都不来往的话,这样的孩子我们都不会一起玩,这从小我们就分了派别了,你是东头的,你是西头的,反正就是各自的圈子不同而已。

  我的圈子比较模糊,同学里面朋友多,东西都有,所以同年龄段的也都能一起玩。但我也受到过很多排斥,农村孩子学习不好还是大多数的,因为要干农活,学习也没什么乐趣,就会产生差距,矛盾就出现了,我就很小,也就经常遭到欺负。我表哥表姐都比我大好多,不算同龄人,也就不会帮我。

  那时候我很讨厌那些欺负我的人,自己学习不好,还嫉妒别人,这种人我不喜欢。

  老爸管的严,我的成绩一直不错,就是语文差了点,主要是字太丑了,作文从来拿不到多少分的。

  很快五六年级了,说实话那时候的课本真的很简单,我还记得我数学竞赛拿了第一名,学校广播全校表扬,连在地里干活的好多人都听到了。这下我成了村里的名人了,都知道东头有我这么这个孩子学习拿了第一名,我于是就成了村里的别人家的孩子,当然还是有人继续欺负我,但也不多了,也几乎不打架了,时间久了也都是朋友了,毕竟几年的同学了么。

  小学里最印象深刻的时候,还是我第一次被老师揍,我就被老师打那么一回,只是一脚。我记得太清楚了,我们都是高年级的学生了,放学后留下来打扫卫生,有个同学提议去校长办公室看看,大家很好奇啊,老师和校长的办公室是什么样子呢?四个留下来值日的人就进了办公室看了看,满足了好奇心,他们的办公室其实就是我们的教室一样的,只是没有那么多桌椅而已,中间一个大铁炉子,烟囱从墙壁上延伸到墙后面,不影响前面的美观。

  第二天上课我们就被叫到了前面,问了昨天晚上的情况,那时候老师还是很粗暴的,但也是真对学生好的朴实老师,把我一脚踢开后,用教鞭狠狠把另外三个同学打了一顿,最后原因是校长的钢笔丢了,当然是一个同学拿的,但我是真没看到谁拿的,白挨了一脚,到现在都不知道谁偷了钢笔,其实我也有猜测是谁拿的,所以以后很少和他来往了。这是我唯一一次挨揍。

  秋天的时候我们学校还组织学生进山砍柴,我们那有种植物叫做少条,很容易引火的一种,好多人用来编织箩筐,我们那叫土篮子,还算是一个计量单位了,卖土豆有的就是一土篮子一土篮子的卖。

  进了山,这种少条好多,拿镰刀割草一样的割就行了,每人两捆,然后还在山里的一个空地上组织大家表演节目,我还记得我当时穿着一个黄色的灯笼裤,仿丝绸的样子,反正很难看,当时不穿带补丁的已经很好了,我唱了一首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这首歌,得了满堂彩。那时候就很喜欢唱歌了。

  我喜欢唱歌还有和同学表演相声小品吹火车,回到家想让老爸老妈给我买口琴,那是我能想到的最便宜的乐器了,他们没有给我买,说我容易伤元气,我当时真的不懂什么是元气,总之就像他们大人说小孩没有腰,哪来的腰疼一说。

  小时候见识很少,所有事除了书本里的,和村里学校那点事谁能了解到隔壁村子的事就很牛了,这还是从那些不上学了的大孩子那知道的事,我们那时候对外面充满了好奇心啊。

  快毕业那年吧,我们玩的东西变了好多,榴榴也就是弹珠我们不喜欢玩了,嘎啦哈也不好玩了,跳皮筋也少了,因为那时候出来了小霸王游戏机了,我们花两毛钱能在别人家里玩一个小时,村里好几家都开了这样的店,那时候他们就有头脑赚钱了,很不爽的是我父母不是这群人的一员。

  不过在小学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几个五六年级的学生代表学校参加竞赛,语文和数学两颗的综合成绩,其实我没什么优势的,语文很差,数学不错而已。

  记得很清楚,我和我邻居家弟弟一起去的,他当然五年级我六年级了,我们去了六个人不包过老师,到了乡里带队老师请了我们吃早餐,我第一次在外面吃早饭,早点铺子里的馄饨真好吃,我还吃了大果子和豆浆。

  乡里面取前十名到市里再考试,题目很难,但我也挺放松的,就当见世面而已,结果我们三个都过了,尽管只是八九十名,老师也很高兴,因为我们是村小学,教育质量很差的。

  我数学挺好,语文拖后腿了,尤其字太丑了,老师说了我也短时间解决不了,听天由命吧。邻居弟弟为能过,对我很是羡慕,我又在村里扬名了,有好几个年纪相差不大的美女都对我有好感,愿意和我一起玩,我这人从小就是不管学习好坏都能一起玩,所以越来越受欢迎。

  过了一些天,到市里考试,老师又带我们吃了早餐,这里比乡里更好,市里高楼大厦很多,我们还是第一次见楼房呢。想想那时候自己挺土的,这次再考试真的是超刚了,好多题不用方程式解不出来的,关键是我们没学过,好几道题我只写了答案,我只只到答案,我不会解题过程,都是试错法解题。

  语文更是都看不懂,这次成绩也就不了了之了,老师也算满意。

  到了初中又不一样了,大孩子了,家长也不怎么管了,好多孩子都没上初中就在家干活种地了,只有几个村里的和隔壁村里的上了初中,我们要报团了,因为我们是农村的,学校里大部分都是郊区和市里的人,我们天然和他们不同。

  不过也没有太大差别,只不过初中学习的科目多了起来,作业多了,离家远了路上就要一到两个小时时间浪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