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孤掌难鸣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690 2019.12.23 08:06

  翌日清晨,天尚未亮。

  刘放睡眼朦胧地被一众土匪服侍着来到崖顶,清晨山风阴冷如寒针刺骨,昨夜大补的酒遇到深秋的风,让他倍感凉意。

  山顶上挤满了人,妇孺站在最后。

  对于这场盛事昨夜山寨上下已然知晓,但妇孺们只知大当家将要与一位被劫上山寨的读书人结拜成为异性兄弟。

  相对妇孺的无知而言,青壮土匪才是整件事情真正的知情者。

  青壮土匪是清风寨开创者们的子嗣,自幼生长在山寨,对山寨拥有根深蒂固的感情和忠诚,劫道杀人是父辈们传下来的手艺。

  父辈们经常教育他们,山寨上下为一体共患难同进退,背叛者三刀六洞剥皮而死,没人愿意挑衅这条带血的规矩。

  何况当年清风寨甄选大当家,在场每一位青壮土匪都参与了竞选,大当家周九良技高一筹独霸擂台,他们输得心服口服。

  其实叔伯们看中周九良的并非他的武技修为,有时候武技再高也只是鲁莽武夫,心术智慧才是统领山寨的必要条件。

  周九良无疑是具备的。

  所以现任大当家周九良在叔伯们年老之后挑起大梁,山寨上下之事皆有他一人操持决策,十余年来众人无不服。

  昨夜大当家所言之事,大家是同意的。

  劫道的营生日渐艰难,此时有人能带领山寨致富,对山寨上下来说无疑是天赐机缘。所以现在没人想要告密,以后也不会有,千石的财富可是子孙万代立足的根本。

  这世界谁会傻到拒绝伸手就能拿到的银子?

  悬崖之上有一香桌,桌案正中央摆着一座雕像,雕像持剑握枪庄严肃穆是武圣无疑。武圣雕像前有一香炉,里面正燃着几柱香,青烟袅袅直通天际。

  香桌左右恭恭敬敬地摆放着连夜宰杀烹饪的乳猪,与两旁鸡鸭鱼肉的香味混合在一起,再配上两个碗里的浓烈酒味,随着山风弥漫在悬崖之上。

  刘放看着尉迟烈被美化的雕像,觉得有些好笑:用老头儿的雕像来与老子结拜,反正拜的是自家师傅,就算违背了誓言老头儿又能拿老子怎么的?

  在江湖中混,忠义当先。

  忠义信这三字是融国读书人发明出来的字眼,很幽默的是大多数读书人最是不讲究这三个字,践行这三个字最踏实的非草莽江湖中人莫属。

  山寨上下对结拜一事很看重,可惜他们结拜的对象不是江湖中人,刘放也根本就不信奉江湖规矩这一套。

  他明白这个世界压根就没什么天道,凡人也请不来漫天神灵为他们见证。就算侥幸能请来天神当见证者,天神又哪儿有心思来为数亿分之一的虾米主持公道?

  所谓公道,在人心;能主持公道者,是人,非神。

  何况老头儿自己都躲在幽冥不敢出头,拜他还不如拜自己。

  晨曦的阳光从悬崖对岸的山脉尖上漏出了一丝光芒,将厚重的夜幕撕开了一道口子,这道口子的背后装着光明。

  光明与黑暗不过一道山脉的距离。

  借着朝日将至的第一道阳光,主持结拜仪式的长辈郑重地开始了流程:“古往今来,忠义为骨,今有清风寨周九良、阳州云中郡人刘放自愿于苍穹日月下,武圣见证中结拜为异性兄弟,……兄弟二人进香请愿!”

  大当家携刘放进前从长辈手中接过香,高举过头顶后缓缓贴齐脑门,对着前方拜了三拜后一起将香插入香炉。

  刘放跟着大当家有样学样,至于大当家的严肃心态他却是学不来。

  此时天边的太阳冒出了点点头,霎时间天地一片绯红,初升的旭日阳光还很柔和,万千光束从遥远星河越过武圣雕像直扑众人,神圣非常。

  见二人上完香,长辈继续念道:“香火已告天地知,兄弟二人共饮血酒,从此日昼月夜,兄弟情义昼夜相连,血脉相通,……立誓、饮血酒。”

  站在人群后的二当家迅速将手里的野鸡扯断脖子,无辜失去脑袋的野鸡身体本能挣扎,也许这只野鸡到死都想不明白,人类结拜,为嘛要弄死它?

  没人能告诉它原因,一切只是流传几千年的规矩。

  二当家提着野鸡从人群后走到香桌旁,鸡血顺着喉腔流了一路,最终有一小部分流进两只酒碗里。

  端着鸡血酒,大当家侧头看看刘放,见后者一脸茫然,顿时想起这兄弟从未涉足江湖,自是不懂江湖中人的规矩,只得率先示范道:“今日我周九良,与云中郡刘放结为异性兄弟,从此死生相托吉凶相救,天地为约武圣作证,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这份誓辞不算严谨,阳州云中郡人是刘璋,如果到时有什么麻烦事儿,也怪罪不到他刘放头上。

  再说天帝的户籍薄上有没有他刘放这号人都难讲。

  刘放跟着大当家的誓词重复了一遍,心头打定主意:下次见到老头儿,得让他给我作证今日没收到我的誓词。

  誓言本是讲给武圣听的,自然得对他老人家拜三拜,至此二人已经完成了六拜,这最后两拜还得落在兄弟二人身上,那就是兄弟互拜。

  八拜之交,最后这两拜代表从此以后互相扶持,互相依靠,能够白头到老,和新婚夫妻对拜一个意思。

  这时长辈上前轻轻扶起刘放,又说话了,“兄弟有长幼,依大当家之意,从今以后山寨上下尊刘放为大哥,山寨诸位跪拜大哥!”

  周九良很鸡贼,跪在地上立马朝着刘放咚咚咚磕了三个头将此事坐实,“大哥在上,请受小弟周九良一拜。”

  刘放懵了,什么情况?要他当大哥?那他不就成了土匪头儿。

  不行,这锅他不能背。

  正待拒绝,他转念一想,土匪头儿是周九良,他只是两百多号人的大哥。大哥是大哥,土匪头儿是土匪头儿,两者应该没什么关系。

  管他呢,俗话说兄弟多了路好走,要不就从了?

  虽然心里有所犹豫,刘放嘴上却在虚伪拒绝:“这……这如何使得,兄长折煞我也!论年龄阅历,论武技才德,小弟怎能当得兄长一声大哥?还是小弟奉周九良哥哥为大哥!”

  周九良跪也跪了,头也磕了,哪里肯答应,跪在地上继续道:“大哥志向高远,更是有情有义的汉子,何况从今以后山寨还得仰仗您的威风,于情于理都应该您是大哥。”

  大当家周九良是有私心的,他想要将山寨牢牢绑在刘放的战车上,他相信这有情有义的汉子与他一般,只要承认当二百来号人的大哥,以后就少不了山寨弟兄们的好处。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才有了昨晚的闹剧,他所做的一切为的不过是整个山寨,哪怕牺牲掉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也在所不辞。

  昨夜的美人计求的是一份安心,今天的抬刘放上位何尝不是这个意思?谁来当这个大哥,周九良是无所谓的,他唯一在乎的是山寨。

  当大哥,是得管兄弟生死的,周九良如此想道。

  刘放略微一想便明白了周九良的心意,慢慢放松些许口风,“这哪儿成……还是请九良哥哥当大哥,千万不要推辞。”

  刘放话里话外都在拒绝,偏偏就是不拉人起来。

  土匪之中不缺人精,在有人带领下,土匪们跪作一地,砰砰砰直磕头:“愿尊刘放哥哥为大哥!”

  “愿尊刘放哥哥为大哥!”

  “……”

  两百来人,声浪震彻云霄。

  到了这个地步,一切已经名正言顺,刘放长吁短叹地扶起周九良,“哎呀,贤弟快快请起,诸位弟兄快请起,大家这是何苦呢?这大哥我当就是了!”

  在以往的世界里,皇帝从来都是臣子们再三请求才愿意登基的,意思是这位置不是老子想坐的,而是天下人非要老子坐,老子要顺从民意。

  只是这事儿从来都不是一个巴掌能拍响的,譬如刘放想当大哥,土匪们也想让刘放当大哥,最终的因缘是利益,采取的方式是结拜。

  天际,又是一轮金乌,俯瞰苍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