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判官断案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928 2019.11.19 20:30

  先不论冥界不可能有星际地图,就算有,刘放也不一定能准确指出地球在哪里。

  按照杨判官的逻辑,讲不出地球银河在哪里就是撒谎,得处以拔舌百年刑罚,如果刘放辩解自己没撒谎又得回答地球在哪里。

  这是一个死循环,也是判官下的套。

  刘放决定用一片真心动之以情,两片薄唇晓之以理。

  左手边第一个鬼差在事后回忆:当时鬼犯只用了零点零三秒酝酿情绪,当第一滴眼泪从眼眶滑落,那一刻我感觉此人定有冤情;

  右手边第一位鬼差看到的只有后脑勺,相对比较理智:这名鬼犯头脑之中全是墨水,不,是头颅中漆黑如墨染,透过这一片漆黑,我看到了一颗星星的崛起;

  左手正数第二名鬼差,妖艳地翘着兰花指捏着木杖,暗道:他趴在地上悲恸垂泪,最是那一抹伤感让奴家心生爱怜;

  右手正数第二位蓝皮络腮胡鬼差,柔情似水地盯着兰花指鬼差:地上这小子哭声震天,竟燃唤起了阿兰母爱光辉,阿兰果真是质朴善良;

  是的,人在矮墙下,不得不低头,收拾山羊就得顺毛摸。

  刘放用了零点零一秒做出决定,他准备拿出专业销售必修博同情大法。他要用切身事实改编成一个悲惨故事,去唤醒麻木不仁的判官那点慈悲,争取获得无罪释放。

  黝黑的眼眶掉下第一滴青烟凝成的眼泪,随后烟如泉涌,刘放哽咽道:“大人……小的来自地球华夏,在那里有爱着我和我爱上的姑娘。

  在那里虚度二十多年光阴,在人前我总是忙忙碌碌,夜深人静时却常常觉得空虚寂寞,似乎生活就是这样淡然无味。

  如果奔波是为了生存,仿佛从来都是缺少了一点什么。每日活得如同傀儡,被一根看见的丝线操控。每天见着同样的风景,日复一日重复着所做的事,一眼望不见尽头,不知道为何而劳作,又为何而不劳作。

  地球上很多伟大的圣贤告诉我们,活着应该有伟大理想,比如造福全人类。事实上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普通人,连自己都改变不了,哪儿有权利改变世界?

  成熟的我们谈论所谓的理想,不过是挣更多钱财,升到更高级别的职位,然后买更大更豪华的住宅,享受更舒适昂贵的座驾……”

  多么残酷的现实!

  一言道出鬼差们内心想法!多少年了?他们重复抖动这破棍子多少年了?当初的义无反顾!当初的抛头颅洒热血!当初的那一份不认命!

  到如今又剩下了多少?幽冥两百万年。

  鬼差们抱在一起哭得稀里哗啦,跪坐在刘放身旁的呆头鬼不解地看着一切。

  “我本以为一辈子都将如此潦草混迹过去,没想到十几天前的电闪雷鸣中,一道鬼手抓住了我的灵魂,那一瞬间我以为我死了……”失去了身体,刘放也抹不了‘眼泪’,所以哭得更逼真形象。

  判官用力蹂躏着一支笔,或许太用力导致两片帽翅上下摇动,虐心地追问道:“那你死了吗?”

  刘放欣喜若狂:老子这套压箱底的绝招果然没让老子失望!再来上几个回合,老子怎么来的你们就得把老子怎么送回去。

  “死了,那只鬼手抓住了我的灵魂,将我的灵魂从身体里拔了出来。然后鬼手握着我的灵魂,将我带进了一股乱流当中,接着我便失去了意识,等我醒过来时就成了奉天郡靖武县乞儿们的头……

  “我常常以为,那只鬼手定是上天看见了我的不堪,特意派来拯救我的。”

  “所以穿越到五原大陆,我决定当做人生新的起点重新出发。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远大理想,我想通过自己努力在这方碧水蓝天活成自己想象的样子……”

  “是啊!人没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每个有理想的人都值得被尊重。”判官感动地站起来,双手按着桌子,动情道:“所以你很清楚自己穿越并附身到乞儿头身上?”

  兰花指鬼差泪流一地,完全沉浸在刘放编制的故事了,问道:“后来你怎么做了?”

  接下来刘放要将自己塑造成为一个睿智而又奋发向上的正面形象,侃侃而谈道:“当我醒过来之后,通过再三确认,我才肯定自己穿越了。于是我发下了宏图誓言,首先我要让身边之人都有饭吃,我也要让天下穷困的人有饭吃,我还要……”

  判官不知不觉与鬼差们走到了一起,精彩处与鬼差竖起大拇指,还齐齐道上一声高、妙。

  “哎,然后就被杀了……”名曲十面埋伏,最精彩之处就是尾声干净利落那一下,因为适当给人留下无尽遐想空间,也是刘放讲到这里就停下的原因。

  当然最重要的留白意思是:老子都死了还有什么故事可讲?要想继续听精彩故事,让老子回去潇洒再走一回后,老子回来再接着给你们讲。

  果然,鬼差们意犹未尽,问道:“下面呢?”

  刘放摊摊手,楞道:“没有啦!”

  判官尴尬地发现自己居然离刘放只有几步距离,干咳一声掩饰尴尬,道:“讲完啦?”

  刘放装作抹泪道:“大人,然后小人就到幽冥界了,你说小人冤不冤。”

  判官点点头表示理解,边向案桌走边整理乌纱帽。

  回到案桌后,判官高举惊堂木,随即重重拍下,威严道:“小鬼,之前本官尚没了解案情,现在本官也觉得判处拔舌百年有失妥当。来呀!升堂!”

  鬼差们听到升堂二字已经形成了固定思维,火速站回自己位置上拿着水火棍不停跺地,浑厚悠长地喊着威武。

  似乎有了回转,刘放窃喜:总算没白费老子装可怜,就凭老子塑造弱势群体的形象,小姐姐都能感动得给老子免单,要是拿不下区区几个小鬼,老子算是白混了。

  待鬼差们威武完,判官轻飘飘地问道:“小鬼,你确定你是灵魂穿越而不是身体穿越?”

  这有什么不确定?老子不都讲清楚了么?刘放头如捣蒜,道:“魂穿!跑不了,是魂穿!”

  “那刚才你所言可否属实啊?”

  “大人,句句属实!小的绝没欺骗大家,日月可鉴!”能不属实吗?老子花了这么多心思,你以为逗你玩呢?

  “大胆鬼犯,你可知罪?”心底放松的刘放,只听得判官如是喝道。

  啊?

  当头棒喝,刘放傻眼道:“不是,大人,小人又犯什么罪了?”

  判官一本正经说出了理由,“你犯了欺凌抢盗之罪,依律法当下油锅百年!”

  蒙圈!

  兰花指鬼差不忍心,好心替刘放求情,“大人,这小鬼故事编得可怜,要不免些他的罪恶?”

  杨判官肝火大动,气得将案桌上卷宗狠狠砸向兰花指鬼差,道:“荒谬!当初幽冥草创时,冥王就定下规矩!让那些作恶的人类到了咱们地盘不得好死!难道你们想违背冥王旨意?还是才过短短两百万年你们都忘了仇恨?”

  鬼差们跪了一地,愧疚道:“小的不敢!”

  “记住!同情代表不了律法!岂能因一时感动就胡乱判案?”判官义正言辞地说道。

  刘放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判官和鬼差确实感动于他的故事,然而判官更多的却是在收集他的资料,以便给他安插罪名。

  可怜的傻小子,还洋洋得意自命不凡。

  刘放激动地骂道:“你诓老子!!老山羊你诓老子!老子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们没权判决老子!老子要求引渡回原属地,由老子户籍所在地管辖冥府判决!”

  这招够狠,刘放都不知在哪儿的地球,判官和鬼差只是幽冥界最基层小吏,他们又岂会知道?

  判官岂会按照刘放所言行事,道:“你在这方世界做了恶,就得按照咱们的律法处理!再者,你既然知晓自己穿越了,那为何不立马报官?如果你报官,本官自会秉公处理,饶你罪行!”

  这尼玛……忒无耻。

  刘放不死心地争辩道:“老子不知道怎么报官!”

  “那你为什么不自杀?这样本官也能宽宏大量,按投案自首判定。”判官冷笑道。

  这也行?

  “不是……”刘放讷讷道。

  判官面色不痛快道:“不是什么?莫非刚才你在骗本官?”

  刘放算是彻底看透了,这狗官纯属找茬给他安罪名,“是不是又要问老子地球在哪儿?还讲不讲人权!”

  判官哈哈大笑,笑刘放看不穿,“做了鬼,还讲人权?”

  刘放跌坐在地,妖艳鬼差和蓝皮鬼差一左一右架着他出了门。

  “小样,每年多少鬼魂想蒙蔽本官,还不是让本官破了案?本官见过的花样比你想象力还丰富!”身后判官吐出几片茶叶,哂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