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我也会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854 2020.01.02 14:06

  “哈哈,什么狗屁诗词歌赋,只要武技高拳头硬,老子不光今天能做你相公,老子还能天天做你相公!”疯狂的段天德脚上将速度提到极致,一双如鹰爪般的手与婉清姑娘已经近在咫尺。

  事情在瞬间发生,段天德飞奔到婉清姑娘身前,刘放才做出了惊慌的表情。

  众人心思流转,有关心婉清安危的,有想趁乱劫人的,有想拦住段天德的,在这一刻众人所有的念头都与婉清姑娘有关。

  万花楼里一片混乱。

  戏台上的姚干娘面带怒容,陡然暴喝道:“家奴,拦住他!”

  电光火石间从角落里弹出一道人影,一眨眼人影的脚便已停顿在了段天德的肋部,待到人影落地后众人才看清原来是一名家奴。

  江湖草莽中有识货人,惊呼道:“大成的一流武技!”

  家奴抬起头看着众人,阴阴笑道:“还请各位爷莫让小的为难。”

  刚才心里有龌蹉想法的人心虚,故意避开家奴的眼睛看向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段天德,他肋部如被大锤狠狠砸出一个凹槽,看来死得不能再死了。

  只是尸体左手成爪仍朝着婉清的方向高高抬起,似乎代表了他不屈的遗志。

  定州果然强人辈出。

  身怀一流大成武技却只能做个家奴,恐怕今晚貌似平常的万花楼里还藏着不少真龙猛虎,看来用武力解决问题是不可能了。

  江湖草莽擅长舞刀弄棒飞檐走壁,客商们擅长玩弄银子,现在要他们自废武功去和人比试文绉绉的吟诗作曲,他们岂会心甘情愿?

  为了得到婉清,客商们决定再做一番挣扎,“不公平!婉清姑娘,我愿花一万两银子求得婉清姑娘芳心!”

  “我出一万五千两!”

  “我出两万两!”

  “……”

  银子这玩意儿永远有人比其他人挣得多,所以一个客商开出了价,立马有其他客商喊出更高价,到最后楼子里全是客商们此起彼伏的喊价声。

  江湖草莽中也有聪慧之人,不能用武不代表不可以送,有人站起来拍着胸脯道:“只要婉清姑娘选老子,某愿将家传武技断水刀法奉上!”

  “老子愿拿雀朝天的轻身武技送给婉清姑娘!”

  “……”

  客商们不缺银子,江湖草莽不缺武技,定州的草莽更不缺一流武技。

  两帮人各自内讧,姚干娘在一旁和稀泥道:“哎哟,各位公子,婉清姑娘就喜欢诗词歌赋,妾身倒是喜欢银子,喏,家奴那龟孙喜欢武技,大家要是看得上我两……”

  两帮人齐声破口大骂道:“去尼玛的!”

  婉清姑娘看不下去了,进前小声道:“各位公子如此宠爱婉清,婉清感到三生有幸,奈何婉清自幼喜好诗词歌赋,还请各位爷成全。”

  朱唇皓齿一开一阖,众人瞬间安静。

  时辰不早了,再这么拖下去刘放很担心错过了今晚的好时光,他坐在原地着急上火道:“婉清说得对!咱们既然喜欢她,就得尊重她!也许咱们暂时得不到她,证明咱们还没优秀到配得起她!所以为了婉清,咱们要变得更强大!”

  这段备胎自我疗伤的话说到了婉清姑娘心里,她冲着刘放微微又行一礼,装着星辰宇宙的眸子里满是如清风明月般的亲切之意。

  刘放表面风平浪静地回了一个郎的微笑,内心里却是爽翻了天。

  尚少辉久自小熟读韬略,泡起妞来智商更是直追天人,此情此景让他瞬间领悟了刘放的‘险恶用心’,这厮是在博取婉清的眼球!

  诗词那玩意儿当真能区分个第一第二?

  第一第二还不是婉清姑娘说了算?所以婉清越关注某一个人,就代表他越有机会赢得婉清欢心!

  尚少辉自以为识破了刘放的诡计,决定踩着刘放的肩膀出头,跟着附和道:“对,这位仁兄说得对!爱一个人,就得成为她喜欢的样子!”

  婉清姑娘对着尚少辉轻轻行了一礼,惊喜之下那厮竟然忘却了呼吸,面部瞬间瘫痪成一个花痴。

  左文昌为错失良机气结,骂骂咧咧道:“物以类聚,马屁精以群分!”

  刘放二人沉浸在婉清的宇宙里,压根没心思理会苍蝇似的左文昌。

  二人的话起到了作用,江湖草莽中有人哐当扔掉了大刀,坚定道:“婉清姑娘,为了你我愿意弃武从文!”

  有客商紧随其后,拍着桌子叹了口气道:“银子挣那么多有什么用?我想通了,以后转行研究诗词歌赋!!”

  “对!我要去做个文化商人!”

  “我要做个懂诗词歌赋的武夫!”

  “……”

  一时间应者如云。

  始作俑者刘放和尚少辉,含笑看着对方,笑容的意味说不清道不明。

  说服杀人放火的武徒放下屠刀,是历代人皇想要久治长安的宏大理想,而在这间阁楼里被他两轻松搞定,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成就感?

  婉清姑娘显然也没想到两人近似插科打诨的话竟有如此奇效,她又悄悄看了看率先想出这招的刘放,心里想着这人真有趣。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那般看得开放得下,有人仍旧对婉清姑娘抱有执念,他们不愿就这么放弃,若是今晚错过了与婉清共度良宵的机会就得遗憾终生。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那得受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煎熬?

  轻易放弃一定会饱受朝朝暮暮的煎熬,若是临时作一首诗失败了也会饱尝相思苦,但争取过至少不会后悔。

  何况,万一侥幸成了呢?

  一个长相富态的客商厚着脸皮站了起来,朗声道:“婉清姑娘,我王富贵想为你作诗一首!”

  婉清姑娘对王富贵轻轻一笑行了一礼,“王大哥请!”

  作为出头鸟的王富贵有些紧张,婉清的笑让他看到了春天般的希望,才思顿时喷薄而出:“啊……婉清姑娘长得美,黑黑眼睛长长腿。富贵看了心头醉,想与姑娘亲个嘴!”

  诗糙理不糙,说出了后面人的心中所想,纷纷齐声道:“好!”

  “好诗!好诗!”

  “兄台吟得一首好诗!”

  婉清姑娘略带羞涩,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另有客商紧随其后,急着站起来道:“婉清姑娘,我也有诗!”

  姚干娘圆滑地接口道:“公子请,咱们洗耳恭听!”

  客商背着手装腔作势道:“天上雪纷飞,地上白了美。若问有多美,就像婉清嘴。”

  一个江湖草莽心思活泛,琢磨着这般的诗似乎自己也能来上两句,于是壮着胆子站了起来,“婉清姑娘,我叫田不归,我这里也有一首诗……”

  姚干娘立马搭话,道:“田大哥,请!”

  草莽底气十足地念道:“一杆长枪朝天怼,怼得老天掉泪水。水落成雨庄稼肥,肥了庄稼吃进嘴!”

  霎时间,江湖草莽和客商们文思泉涌,纷纷站起来说自己要吟诗,甚至有人为了先吟斗起了嘴,最后还是家奴黑着脸前来调停才有了效果。

  这哪里叫作诗?简直是浪费时间。

  左文昌听不下去了,“狗屁不通!诸位士族兄台你们还在等什么?展云岳,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诗!”

  展云岳也早想出手了,听到左文昌的话立马提着扇子站起来冲着婉清做了一揖,慢条斯理道:“本公子不才,也有小诗一首送给婉清姑娘!”

  终于等来了一位公子哥儿,姚干娘眉开眼笑道:“展公子,请!”

  展云岳拿着折扇在手里轻轻拍打,低头似在思考,良久后陡然抬头,喜道:“有了!素裹水墨囊苍穹,颦笑娇媚画难穷。未施粉黛乃天成,仙神云霄窥芳容。”

  展云岳饱含深意地回头看了眼众人,似在告诉后面众人这特码才叫诗,回头时瞬间摆出一副虚伪的谦逊问道:“婉清姑娘,这首诗如何?”

  一诗既出,草莽和客商丧失了反驳的勇气。

  他们能听懂这首诗的内涵,诗的第一段以婉清的衣着入笔,然后夸婉清的美丽连画家都难以画出来,第三句则是说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婉清这么漂亮竟然还是素颜。

  随后话锋一转将婉清的美丽捧到了天上,说想必如此天然的美人,恐怕连天神都会在云中悄悄偷窥吧!

  每一句都在夸婉清,每一句夸的点都不一样,层层叠进将夸人的艺术表现得淋漓尽致。

  刘放佩服得五体投地,至少自己夸人的功夫没他这般清新脱俗。

  尚少辉却撇了撇嘴,公然鄙视道:“这些鸟人也就嘴上功夫厉害。”

  一旁左文昌自得道:“谁叫这里嘴上功夫比手上功夫管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