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忘魂汤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620 2019.12.07 08:45

  告别姚诰犄和阿兰,刘放手持腰牌和路引直接走到左侧门后,引得众多急着投胎的鬼魂不满,纷纷出言谴责。

  “你谁呀?急着投胎赶死呐?”

  “差爷,有人插队!你们管不管?”

  鬼差眼尖,看到刘放手里使银子买来的腰牌、贵宾路引,按规矩他得优先处理,毕竟这是给幽冥创收的良民好鬼,理应享受会员特权。

  他接过腰牌和户籍,摇了摇门上铃铛,尔后拿出一个密封小盒,恭敬递给刘放道:“请公子稍等,您的专属投胎马面即将前来竭诚为您服务,这是您投胎后的魂乌请保管好。”

  刘放随手打赏了百两银子,接过密封小盒一边打量,一边琢磨:这里面就是传说中能够修炼出大神通的魂乌?密封得这么紧,看来是不能打开了。

  排在最前面的鬼魂不明就里,虎了吧唧地叽歪道:“凭什么他有专属马面服务,咱们却要排队?不公平!”

  后面的鬼魂也没完没了,跟着瞎起哄道:“对!凭什么他不用排队?”

  鬼差一瞪眼,喝道:“你们要是有几百万银子,你们也不用排队!一帮穷鬼,连几两孝敬银都没有,给老子安静点!”

  排在最前面的鬼还在据理力争,“没银子怎么了?老子有一颗高贵的灵魂,不为黄白之物烦身!”

  鬼差冷冷一笑,拿起一枚章盖在那名鬼魂的纸张末端,辱骂道:“高贵?老子让你下辈子猪狗不如!”

  群鬼方才想起来鬼差腰系印章,操纵着他们的未来,顿时鸦雀无声。

  专为贵宾服务的轮回马面来了,刘放同情地拍了拍呆若木鸡的那鬼,善良地为他祈祷:下辈子好好当畜生吧!争取多产点肉,说不定死了,主人念你功劳,兴许还能烧点零用钱。

  刘放的轮回马面是个煞气十足的鬼差。

  脸上刀疤交错,肌肉喷张,手持丈二双头战斧,斧面似门板,杆长齐眉,是件了不得的杀器,若是放到战场上,少不得要吮够敌人鲜血。

  虽然战斧威力十足,同时分量亦是十足,这把战斧看上去至少有千百来斤,刀疤马面握在手里仿若无物,可见其肉身力量之大。

  刀疤马面提着战斧抱拳行礼,嗓音沙哑道:“公子,我叫马超,咱们上路吧!”

  好家伙!名字了不得!就冲马超这名字,战场上必是一员虎将。

  刘放不敢托大,恭敬回礼道:“有劳将军了。”

  许是刘放一声将军喊到了马超心眼里,这家伙厚唇微张,眯着三角眼,怔怔盯了刘放良久,才悻悻道:“公子抬举,马超只是无名小卒罢了。”

  “我观兄弟相貌不凡,若是放到战场上,定能大杀四方,一声将军马兄当之无愧。”刘放深得拍马屁的精髓,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马超笑了,即便笑也是煞气十足,却不再啰嗦,“承蒙公子抬爱,马超心领了。”

  不骄不躁,真乃大将风度!是个人物!

  马超看着勇武过人,却是个闷葫芦,一路上寡言少语,刘放几次找话题想和他聊聊,他都是随意应付几句,只顾着低头疾走。

  刘放也懒得自找不痛快,跟着闷头赶路。

  少了刘放在耳边聒噪,马超越走越快好似一阵风,刘放铆足了劲也只能远远掉在身后,有被搞丢的趋势。

  气喘吁吁的刘放索性不走了,冲着马超背影喊道:“马兄,我走不动了……”

  马超嫌弃,折回来一把操起刘放夹在腰下,也不管他难不难受,大步向前跨,没跨几步,又改成了跑。

  风驰电掣之下,一盏茶的功夫刘放便看到了引魂殿,被颠得七荤八素的刘放忍着吐意,放眼看了过去。

  洗魂殿与前面五殿不同,背靠一条河像个渡口,河上渡船往来其间,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冥河。

  冥河里每艘渡船船头船尾各悬挂一盏马灯,马灯里摇摆不定的光倒影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配上包裹在黑暗之中的远方,端的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黎明,属于渡船要去的远方。

  刘放唏嘘不已:原来这就是离开幽冥最后的风景。

  马超夹着刘放直奔洗魂殿后才将他放下来,刘放这才看到洗魂殿后有一座桥,桥的名字不知。

  桥上排着一字长龙,桥那头无数渡船停留。渡船载满鬼魂后,马面化身成为船夫用竹竿轻点桥身,船便晃晃悠悠地随波而流。

  而桥的这头,有身材丰腴皮肤白皙的中年美狐立于桥头,眼角处几丝鱼尾纹道出了她的风霜,其身后一排洗魂殿的鬼差巡视其间。

  中年美狐背后有一缸忘魂汤,每个排队过桥的鬼魂经过她跟前,她就会盛满一瓢忘魂汤递给鬼魂。

  在持刀叉鬼差的监督下,硬着头皮喝完忘魂汤的鬼魂,逐渐变得痴痴呆呆如行尸走肉,在马面的指引下僵硬地跟着队伍缓慢向前。

  当缸里的汤只剩下一半时,另有差人立马拎来几大桶倒进缸里,冒着热气的汤散发着刺鼻难闻的味道,令人作呕。

  刘放回头看了看王八,又有了底气。

  因为有贵宾路引,马面带他绕过长长的队伍,直接到了中年美狐面前。这次倒没有人指责刘放插队,毕竟所有鬼魂都在紧张于中年美狐手里那一碗忘魂汤的威力。

  刘放谄媚道:“美女姐姐好!”

  中年美狐抽空看了眼刘放,也不言语,机械地从缸里盛满一瓢忘魂汤递到他面前,冷漠道:“喝吧!”

  刺鼻的味道让刘放脸色略僵,他强忍着吐意,陪笑道:“美女姐姐,洗魂殿的收银窗口怎么走?”

  “快些喝完上路!”中年美狐面色不愉,催促道。

  不按常理出牌啊!

  刘放心头慌得一P,“可能小人没讲明白,就是给了银子不喝这汤的缴费窗口。”

  中年美狐听明白了,感情眼前这小鬼是想花银子不喝汤,她阴阴笑道:“洗魂殿里银子不好使,忘魂汤必须喝!”

  刘放楞了:必须喝?!

  他浑身冷汗直冒,快速回忆了从人界来到幽冥的每个瞬间。

  执法殿里姚诰犄告诉他其余五殿能使银子避过去,好像确实没说洗魂殿用银子不能摆平的话,虽然当时提到了忘魂汤,结果于启彪一句话让他忘了问;

  后来和于启彪聊天再到与杨不恭、师高屠斗智,他通通都漏下了忘魂汤必喝的消息。

  玩笑开大了,一切又成了自以为是的误会。

  刘放忍不住抽了自己一耳光:老子真是糊涂!一个坑,老子居然跳了两次!

  事到如今,自责也没有用,刘放低声下气地求道:“美女姐姐,我这里有三百七十万两银子,您看能通融一下不?”

  中年美狐笑靥如花,耻笑刘放无知,道:“若是人人投胎都记得前世今生,生死还有什么意义?小鬼,不管你前世什么身份,来世都必须从零开始做人,你若再多言,鬼差们少不了让你吃些苦头。”

  刘放欲哭无泪,一咬牙,豁出去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求饶道:“美女姐姐,我不想喝!只要不喝,您要小人做什么小人都答应。”

  中年美狐拉下了脸,喝道:“鬼差,给老娘叉下去,灌汤!”

  刘放闻言大怒,站起来威胁道:“老妖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可是杨不恭和师高屠的座上宾,你若不通融一番,老子立马回去让两位大人给你好果子吃!”

  “老妖婆?”刘放气急败坏的话,彻底惹恼了中年美狐,她厉声尖叫道:“你居然说老娘是老妖婆!来呀,给他灌三碗,让他下辈子成白痴!”

  刘放火冒三丈,“难道你不怕杨不恭、师高屠找你麻烦?”

  中年美狐见刘放神色不似作假,忍住怒气质问道:“你可有信物作证?”

  刘放语塞。

  你姥姥个熊,老子怎么手贱将腰牌交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