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先天下之忧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726 2020.01.03 08:11

  女人都喜欢被夸,尤其是漂亮女孩儿更不能免俗。

  婉清一脸娇羞地对着作诗的公子哥深深行了一礼,“公子这首应景的诗,字词凝练别有韵味,婉清很喜欢!”

  婉清姑娘那一丝娇羞,宛如出水芙蓉般浑然天成,赞扬的话更让展云岳找不到北,他急忙追问道:“不知云岳是否有幸与姑娘结为伉俪,成为神仙眷侣?”

  江湖草莽和客商们虽然失去了争夺的机会,但他们内心仍不希望如画中来的仙女受到玷污,“婉清姑娘!不要答应!”

  “婉清,不要!

  “……”

  尚少辉比其他人更着急,冲着后面喝道:“弟兄们,你们在等什么?!”

  “且慢!婉清姑娘,在下吴孟举也有一首诗!”说话的人声音雄浑有力,刘放还注意到此人坐在自己正后方。

  有理由怀疑公子哥也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大将军府上公子尚少辉为主,一派以目前还不知道什么背景的左文昌为主,但从左文昌话里行间透露的讯息似乎他代表的是士族。

  两伙人在互相对抗,而婉清就是胜利品,所以一方出了头另一方必然会站起来打击。

  刘放很生气!

  他的婉清美若天仙,是任人安排的胜利品吗?刘放绞尽脑汁地回忆毕生所学诗词,他决定拯救婉清于水火之中,不能让她被当成物品一样被争来争去!

  婉清对着吴孟举温柔一笑,彻底吹响了两个阵营间的战争号角:“吴公子,请!”

  “十里走马入边关,野雁孤飞平沙漫。将军百战着金甲,丈二长刀破妖蛮。”吴孟举说一句就得低头看一眼衣袖,虽然说得断断续续,却丝毫没影响到这首诗的意境。

  “好!好一个丈二长刀破妖蛮!”

  “好气势!好意境!”

  “……”

  家国天下,有国才有家,正是因为无数将士用血肉之躯将妖蛮阻挡在边关之外,才有了天下黎民百姓的安居乐业。

  展云岳和吴孟举都是公子哥,一人赞美的是美人,一人歌颂的是陷阵杀敌的将士,两首诗放在一起对比高下立分。

  刘放不懂诗词歌赋,他认真地用阅读理解的水准对比了自己脑袋里仅存十来首耳熟能详的诗,好像这首诗也不错。

  有理由相信接下来还有更好的佳作出现,刘放感到万分担忧。

  婉清郑重对着吴孟举行了一礼,道:“戍边的将士值得融国每一个子民尊敬,他们是默默付出的英雄。”

  左文昌坐在凳子上拆台,故意拆台道:“这首诗,孟举兄怕是花了大价钱吧?”

  戏台上婉清微微一愣,惊愕道:“买的?”

  左文昌戏谑道:“婉清姑娘要是不信,可以着人检查检查他的衣袖,上面一字不漏地写着刚才的诗。”

  这还得了?

  “放屁!”尚少辉可不敢任由左文昌乱说,斥道:“婉清姑娘,姓左的在故意乱说,孟举这首诗是他自己前段时间写的,在场的弟兄都亲耳听过,是不是弟兄们?”

  “是!孟举就是自己写的,咱们亲眼见到的!”

  “……”

  文臣武将属于两个集团,两个集团上朝争下朝斗,就连后代也不能幸免,以尚少辉为首的公子哥们在派别斗争上一向保持枪口对外。

  婉清浅浅一笑,替吴孟举找了个借口:“吴公子这首诗荡气回肠掷地有声,他可能只是记不住而已……”

  花魁话音刚落,左文昌背后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黑着脸站了起来:“婉清姑娘,本公子也有一首诗。”

  吴孟举的诗将双方争斗拔到了一定的高度,如果没有压过这首的惊艳诗词,恐怕只会拿出来让人笑话,可见此人除了来者不善还对自己很自负。

  婉清满脸鼓励道:“公子请!”

  风度公子戏谑地看了眼武将子弟,傲慢地念道:“腾蛟起舞乱乾坤,紫电青霜入红尘。劝君莫问封侯事,几人生还告亡人。”(注1)

  尚少辉瞬间脸色难看。

  适才吴孟举以诗言志,表达自己想要杀敌建功的决心,后者立马用诗告诉众人自以蛟龙为首的妖蛮乱世以来,手持青霜宝剑跨入红尘斩妖除魔的高人何其多,有人踏着同袍皑皑白骨功造千秋名垂万世,然而他们中又还有几个人惦记着当年默默牺牲的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

  尚少辉脸色铁青,一拍桌子怒道:“王子冲!你个王八蛋!打仗就有生死,谁特码想死?从上将军到校尉谁不在乎我军中同袍性命?咱们军中铁血男儿,个个都是英雄好汉,你们这帮搬弄是非的乱臣贼子才是天性薄凉之人!”

  王子冲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气定神闲道:“尚兄误会了,小弟寻常最是敬重军中好汉了,怎会辱骂军中儿郎?”

  左文昌顺着王子冲的话,将矛盾再度升级,“子冲可没骂军中兄弟的意思,他只是在说那些踩着累累同袍白骨上位的侯爷大将军什么的!”

  尚少辉果然气得口不择言:“你们这帮文人害死了武圣,现如今又侮辱我融国上下士卒将领,居心何在?”

  “你哪只眼睛瞧见是咱们士族文人害了武圣?”左文昌顿了顿,复又阴阴笑道:“我皇曾在朝堂上可说过文武齐心,少辉兄似乎想挑起文武之间的内讧?

  “你……”

  江湖草莽和客商看热闹不怕事大,纷纷议论道:“武将追杀咱们江湖中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文官吃拿卡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

  “嗨,管那些王八蛋干嘛,咱们有吃有喝,过好日子就行了!”

  定州偏僻,不惧人皇,他们敢言。

  姚干娘见事态愈演愈烈,赶紧圆场道:“各位爷,今儿咱们婉清招亲的大喜日子,咱们只谈风月,不论朝政!”

  江湖草莽们看热闹不怕事大,在后面起哄道:“放屁!天下事天下皆可议,谁规定招亲就不能讨论朝政了?”

  客商们更在乎婉清的美貌,憋着一肚子坏水叫嚣道::“姚干娘,将这些当官的都赶出去,让咱们继续吟诗!”

  客商们不关心两伙官宦子弟谈论的事,他们恨不得两伙最有威胁的公子哥们越闹越凶,最好全出去干一架。

  如此一来,他们也就有机会争夺到婉清了。

  刘放心中猛然升起了一种明悟,官宦子弟代表了一个阶层,他们有文武的对立,代表了统治。

  客商代表了富余殷实的人家,只要有银子可以赚有女人可以玩,他们不在乎朝廷如何;豪侠代表了跳出统治的人群,他们只在乎手里的刀够不够快拳头够不够硬,乃至于刀和拳头能不能给他们带来银子美人。

  姚干娘为首的姚家代表了享乐,他们除了银子什么都不管的。

  一切都像一首诗的意境,刘放不自觉吟了出来:“山外青山楼外楼……”

  他正准备说西湖歌舞几时休时,忽然想起五原大陆可没有西湖,更没有杭州、汴州,灵光乍现改口道:“……亭台歌舞几时休?美人坐怀论千古,黎民艰辛几人愁?”

  尚少辉在一旁听得清楚,立马拍手赞道:“好!好一个山外青山楼外楼,亭台歌舞几时休!好一个美人坐怀论千古,黎民艰辛几人愁!”

  婉清美目流转,显然也听到了刘放的诗,夸道:“公子好文采!”

  姚干娘却不高兴了,“公子在讽刺咱们奏乐的丫鬟?”

  刘放没想到自己胡编乱改的一首诗竟然引起了争论,讪讪解释道:“姚干娘多想了,武以保家定国,文以兼济苍生,每个人都有自己为国效力的工作岗位。无论身居高位或是低位,都应有一颗忧国忧民的心,可能咱们为国为民的能力有大小,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尚少辉激动道:“说得好!咱们武将保家卫国庇护天下安宁,本该兼济苍生的文官除了争权夺利阿谀奉承,何曾忧过天下黎民?!”

  有机会打压文官势力,武将子弟不遗余力。

  (注1:在融国神话里,蛟是地上的虫子交配出来能飞的虫,蛟有侮辱龙的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