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人在江湖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3057 2019.12.30 01:28

  翌日清晨,城门初开,刘放一行分批踏着清晨朦胧雾气出了城一路策马狂奔,直到天亮之后才团聚到一起。

  融国官道四通八达,即便不是常年在外走南闯北的人只要按照官道上的指路牌赶路,几乎很少会迷路。

  周九良等人虽然生活在离州可惜只在斩龙湾一带活动,所以他们并不清楚靖武城郊外的山野小道,所以一行人只能老老实实跟着官道跑路。

  站在分道的路口,周九良对常福和沈青龙嘱咐道:“路上多加小心,将这帮小子安全带回山寨,我会一路留暗记。”

  因为马车装饰豪华,衙门查的可能性很小,能够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刘放将自己的马车让给了乞儿们。

  常福一抱拳,应道:“大当家的放心!”

  周九良拍了拍车厢转身跨上马,招呼着让沈青龙先行驾车离开,没想到这个关头乞儿们纷纷跑下马车,哭哭啼啼地抱着刘放不肯撒手。

  竹竿哭得最伤心,他抱着刘放哽咽道:“刘哥儿,你会不会不要我们了?”

  刘放摸摸竹竿脑袋,眼角有些酸涩,“不会!”

  竹竿一抹鼻涕,哭得更伤心了,“可……可我舍不得你!”

  刘放强忍住眼泪,“傻小子,人总要学会长大,没有谁能陪谁一辈子的。”

  阿鬼围在刘放身旁,双眼通红,“刘哥儿,以后我随你姓叫刘鬼,好不好?”

  乞儿们之前无名无姓只有诨名,融国姓刘的何其多,但属于他刘放的刘何其少?刘放颤着手拍了拍阿鬼肩膀,动容道:“老子要是得了江山,封你做人皇。”

  阿鬼笑了,“只要不做太监头儿,刘哥儿让我做什么都行。”

  竹竿开心道:“刘哥儿,我也要和你一个姓,以后我叫刘竹!”

  刘放被逗笑了,摸着竹竿脑袋爽快道:“以后封你做个……晕血的大将军,看以后谁敢笑话你!”

  竹竿也笑了,依然单纯如初。

  其余乞儿纷纷跟着说要姓刘,刘放一一承诺说以后让他们当大官,天帝女婿的承诺让乞儿们欣喜万分,无形中冲淡了离别的愁。

  周九良并没将眼前的事当真,他觉得刘放不过是在分散乞儿们注意力,于是跟着起哄道:“大哥,不改姓能做官不?”

  刘放咧嘴一笑,“封你做个土匪州牧。”

  周九良哈哈大笑,甚是开心。

  大哥为人稳重有远见,能让人忽视掉他尚未十八的事实,相识这么久第一次看到大哥纯真的一面,周九良乐得配合。

  其实更多的是刘放对自家兄弟的真性情感动了周九良,有那么一瞬间周九良甚至觉得能拜上这么好的一个大哥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

  刘放依依不舍地送别乞儿们的时候,靖武城总捕头八爷接到了万爷府邸昨夜进贼的消息,就在他准备动身亲自去万爷家勘察现场时,祥丰楼的掌柜一路惊慌失措地跑了过来,直呼大事不好万爷被杀了。

  八爷大惊之下连忙赶到祥丰楼,一群爱看热闹的百姓正围在祥丰楼下议论纷纷,七八个捕头在外面负责警戒,远远看去似乎大堂里还有十来个人在接受捕头们的盘问。

  一个捕头迎上了上去,躬身行礼道:“八爷,就等您了!”

  八爷嗯了一声未做停留直接爬上四楼,里面的惨相让他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尸首遍地,干涸的血迹隐隐发黑,浓烈的血腥味令人窒息。

  看到几乎被戳成肉泥的天龙帮打手尸骸,八爷喃喃自语道:“好歹毒的手法!”

  那名捕头招呼着所有人离开后,方才指着阴暗恐怖长廊深处的里间,小声道:“万爷尸首在里面……”

  八爷强忍住不适走到里间,只见黄三身体趴在地上被斩去了双臂,头颅被砍得参差不齐,手段极其残忍。

  与黄三比起来,万爷的死无疑痛快很多,两刀快速斩去手掌,随后一刀从背后捅破心脏,致命伤在背心。

  粗略看过现场,八爷心里有了计较:从手法上分析凶手应该至少是两个人,其中一人精通刀技,能先砍掉黄三手臂再杀掉万爷最后一刀砍掉八颗脑袋,应该是身怀一流武技的高手;至于另一个则是武技不强,但与黄三和外面的打手有深仇大恨。

  在自己的地盘出了这么大的人命官司,八爷脸色并不太好,阴冷地问道:“小马,有几个活口?”

  八爷口中的小马就是刚才楼下迎他的心腹马捕头,此人知进退懂揣摩,为人聪明机警,能辨是非。

  马捕头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复:“八个头牌姑娘活了下来,据弟兄们整理出来的信息凶手总共有六个人,其中两人是武圣庙里的乞儿阿鬼和竹竿,他们是为了月前被杀的乞丐头子牛哥儿报仇。”

  “哼!替乞丐头子报仇?我看未必!”八爷略微掂量之后有了自己的主意,毫不犹豫地否定了马捕头的线索:“一个乞丐头子可引不来一流的高手,这八颗邻县官绅的脑袋便说明了问题!”

  万爷并不怀疑线索的真实性,之所以全盘否定,因为他知道仅仅他相信没什么用,得让但让上面的人相信是真的才行。

  马捕头小心翼翼问道:“那您的意思是?”

  八爷的话点到即止:“近来张千万欲吞下邻县的势力……”

  衙门上下都受过天龙帮的孝敬,作为八爷心腹马捕头是知道天龙帮内幕消息的,他犹豫片刻才谨慎道:“您的意思是说邻县势力先下手为强,来了个栽赃嫁祸?”

  八爷点点头,随即又自行推翻了之前的结论:“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黄三和外面那几个与人有私仇,杀万爷肯定是因为万爷等人阻拦了他们的复仇。”

  马捕头长长地松了口气,“凶手倒确实放过了八名头牌姑娘……”

  八爷武断道:“江湖中人做事,讲究冤有头债有主!”

  “八爷高见!小的也认为后者可能大一点。如果是争夺势力,邻县来的杀手为了不留痕迹,定然会杀掉八名头牌掩盖真相。”马捕头竖着拇指终于拍响了酝酿已久的马屁,之前他从头到尾都没讲过自己的见解。

  其实楼上楼下的捕头们都不在乎谁做了这桩凶杀案,只要天龙帮大门还开着,他们该拿的银子一份都不会少。就算天龙帮被灭了,仍会冒出来个天虎帮地龙帮老老实实给他们送孝敬银子。

  马捕头要做的是配合八爷结案,因为破了案子才能保住这身皮。只是八爷说的第一种可能涉及的水太浑,有些事情暗地做能行,拿到明面上角力往往不得善终,所以他尽职尽责地给八爷做出了提醒。

  在他的心里,最完美的结案是将案子定成第二种,既能对上面交差,又不会将手伸进邻县衙门的范围。

  八爷岂能不知道心腹马捕头的小九九,叹了口气道:“能够使出一流武技的只有县衙总捕头、行伍中将领、江湖余孽,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把武圣庙里的乞儿们抓起来一问便知。”

  马捕头知道八爷明白了他的意思,心满意足道:“弟兄们去找了,守城门的弟兄说乞儿们一早逃出城了。”

  八爷来回踱了两步,开始组织线索给案子下定论,“有意思,收买乞儿然后又掐断线索,手法倒像是出自江湖中人,另外四名凶手长什么模样?”

  眼瞅着八爷做出了最正确的抉择,马捕头毫不吝啬地送上了一顶高帽,“八爷英明!楼里的伙计和头牌姑娘们说有个鼻青脸肿的富家公子,还有一人壮得像头野猪却故意穿着一件学子服混淆耳目,至于另外两个是后来与壮男一起回来的。”

  八爷脑中的逻辑清晰了几分,直接避开了最后一句话的线索,问道:“富家公子和两个乞儿参与了吗?”

  马捕头事无巨细地说道:“杀了人他们就走了,壮男陪着三人出去之后,许久才领着另两人回来的。”

  八爷悄悄用力紧了紧右拳,将案子定了下来,“哼!这就对了,身着富贵而又鼻青脸肿,肯定是外地来的富家子弟被黄三等人作威作福打了一顿,所以他记恨在心找来了帮凶出头,乞儿只是不经意找到的一个掩饰。”

  马捕头得到指令,油腔滑调道:“两个乞儿们为什么帮着两个凶手呢??”

  “你问老子,老子去问谁?”八爷一瞪眼,打发马捕头去自行发挥:“让弟兄们打听打听这两天黄三等人和谁发生过矛盾,逃跑的六名凶手上报郡里通缉捉拿!”

  马捕头奉命走了,四楼顿时变得阴森起来,八爷摸了摸脸颊自语道:“特码的,到底是邻县的谋杀还是其他呢?”

  不经意间他瞥见万爷死不瞑目的眼睛,心底陡然升起一股寒意,八爷忍不住怒道:“玛德,你瞪老子有什么用?又不是老子杀的你!”

  说完他蹲下抹了抹万爷冰冷的眼皮,结果万爷还是瞪着一双翻白的死鱼眼紧盯着他。

  八爷心虚,一甩衣袖噔噔噔小跑下楼,一边跑还一边嘀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报仇的事还是你自己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