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求包养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511 2019.11.21 18:04

  来人极其嚣张地扒开刘放三人,趴在窗口两根指头夹着一张金黄卡片递给猫婶。

  被来人粗鲁扒到一边,姚诰犄也不生气,拉着刘放退到墙根,悄声介绍道:“这是幽冥大名鼎鼎的土豪于启彪,据说是人界于主事正房独子(注一),为人宽于慈善就是性格有些彪。在冥界呆了差不多五六千年,硬是不舍得转世投胎,每五百年就得续期一次,加刑期的服务就是因为他才特意添上去的,听说他是在等他老爹和老妈一起转世。”

  刘放乐了:这事儿好办,花银子请人上去将他老爹和老母带下来不就完了吗?

  姚诰犄用词相对委婉,什么叫宽于慈善?不就是人们常说的败家子嘛!幽冥入口刘放早就亲眼体会了彪哥败家的一面。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倒也是难得一片孝心,寻常做儿女的许愿来世再做亲人,普天之下真能做到的有几个?

  为了孝心在冥界枯度几千年,无论做出什么出格举动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那些银两在寻常鬼魂眼中代表财富,但在于启彪眼里可能不过是打发时间的玩物。

  可惜就是辛苦了他爹,估计在人界的十几年里烧钱比办公还积极。

  这等土豪不狠狠宰上一刀,简直对不起此刻穷得叮当响的口袋?

  心头盘算得火热的刘放向姚诰犄打听道:“大哥,你知道彪哥有什么爱好吗?”

  姚诰犄不觉有异,摸着一脸络腮胡思索片刻,道:“那小子心情好的时候喜欢送人银子算不算爱好?哦……对了,最近百年那小子喜欢欣赏鬼犯受刑,除此之外倒没听说他还有其他爱好。”

  刘放大惊:喜欢看鬼犯受刑?这不典型精神变态前奏吗?老子就说冥界不能久留,不然迟早被改造成变态,不行,老子得赶紧弄到银子回人界。

  刘放越想越恐怖,不觉脸色变了又变,又问道:“大哥,他在冥界有老婆吗?”

  “没有!那小子几千年前倒是个风流胚子,那时候身边女鬼成群夜夜笙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小子身边女鬼越来越少,近些年几乎完全不近女色!”姚诰犄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猥琐表情。

  刘放暗道:呸!就这吹气而成的粗糙冥体,要是换成老子也不会再感兴趣。

  姚诰犄和刘放古怪对话落到阿兰耳朵里被赋予了特殊含义。

  阿兰悄悄用眼神打量着刘放,暗道:小弟如此关心,莫非对这于启彪有好感?也对!于启彪那小子人长得不赖又能识文断字,虽然性格彪了点,行事夸张了点,但好歹有银子。这种年少多金的俊俏公子,到哪儿都得大把男人喜欢,小弟看上也不奇怪。

  带着一丝理解,阿兰鼓励道:“小弟,你莫不是看上了于启彪?正如你说的花开堪折直须折,既然觉得有一丝丝心动的感觉就大胆去追求,不要害羞!不要腼腆!大嫂支持你!”

  姚诰犄天生是个糊涂脑子,经阿兰一说他也领悟过来,跟着阿兰瞎起哄:“小弟,是老爷们儿就给大哥上,你大哥大嫂永远在背后支持你!祝你们终成眷属!”

  刘放恨不得当场让这对基佬溅血三尺,心底怒道:你姥姥个熊,老子怎么就莫名其妙被当成基佬了?没想到老子刚撮合他两,他两就想恩将仇报把老子给掰弯!

  俗话说自己心底住着一个什么样的人,就会如何去看待这个世界。姚诰犄、阿兰从灵魂里就是基佬,估计看整个幽冥界的男鬼也全是基佬。

  取向这类问题不宜多做解释,解释越多就成了掩饰,稍有不慎便黄泥巴掉进裤裆了。

  打了个太极,刘放转移话题道:“大哥大嫂,你们信不信小弟过去与那小子唠上几句嗑,他就愿意给小弟花银子减少几年期限?”

  刘放的话到了姚诰犄耳朵里,就成了刘放要去做拜金男,他委婉劝道:“小弟,大哥相信你的个人魅力!不过银子这玩意儿要踏踏实实赚,靠委身于人达到目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难保你以后会被人耻笑……”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他刘放是那种为了银子就能出卖色相的人吗?如果是美女,他是没问题的.

  基佬?免谈!

  刘放咬牙恨恨道:“你们等着,我去去就回。”

  姚诰犄、阿兰眼看刘放直奔于启彪而去,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两人感到左右为难,深情凝望彼此,齐将情绪化作一声长叹:“哎,每个人都有追寻爱情的自由,可惜小弟却要拿圣洁的爱情换取不值钱的银两,随他去吧!”

  刚走两步的刘放差点一头栽倒,加快步伐赶紧离开,这两基佬有毒。

  “哎呀,这不彪哥吗?”走到于启彪身后,刘放装作两人很熟的样子打招呼道。

  于启彪未曾转身金手却先动,满手金光刺得人眼疼。

  他狐疑道:“你谁呀?”

  哲学三大问:你是谁?你要做什么?你要怎么做?刘放以前每天都在面对这三大问题,岂会被这种入门级的问题难倒?

  “小弟是谁不重要,小弟这里有一套财富送给哥哥!”刘放开门见山道。

  “滚!”于启彪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道:“你认为老子会缺钱?”

  于启彪确实不缺钱,大部分情况下有了钱就能买到权利和名气,比如他仅仅只是偶尔给予鬼差们小小施舍,就在整个幽冥中博得了宽于慈善的名头。

  能成功诱惑一个人的无外乎功名利禄、钱权官色八大样,但这八大样都只是处于表面,在深层次的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和喜怒哀乐有时候能超越一切。

  为了让于启彪乖乖拿出好处,刘放决定先在于启彪身上挖掘一个痛点。

  “哥哥当然不缺钱,但小弟说的财富哥哥确实缺乏!”对一个有钱人说他穷,无疑能制造充分的矛盾。

  果然,于启彪恼怒地盯着眼前这个聒噪小鬼,厌恶道:“财富有什么不一样?不就银子嘛,老子有的是!”

  刘放摇摇头像个神棍,他慢慢引导着于启彪向自己挖的坑中跳,“银子自然是财富的一种,但小弟认为快乐才是幽冥中最重要的财富,哥哥缺乏的财富是快乐!”

  按照刘放的分析,于启彪的银子来得又快又容易,平日里仗着有钱大手大脚的土豪行径,用暴发富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然而大多数暴发富都是不快乐的,尤其是单身有钱还有名的暴发富。

  “快乐才是最重要的财富?老子还缺乏?”财大气粗的于启彪忽然被人打击说穷,脱口而出地反驳道:“老子快乐得很!”

  说完他又强调道:“对!老子很快乐!”

  越强调越没底气。

  不远处姚诰犄和阿兰倚靠着墙根,刘放和于启彪的对话他两听得清清楚楚,但他两弄不明白这类毫无营养的对话有何意义。

  姚诰犄用肩膀暧昧地碰了碰阿兰,油腻地问道:“阿兰,你说小弟去求包养,和于启彪虚情假意说什么快乐不快乐是何用意?”

  “榆木脑袋!你想想刚才小弟问我两的问题,这于启彪一没女朋友二没男朋友,自然是不快乐的嘛!然后小弟说他能让他快乐快乐,那于启彪能不答应?”阿兰自以为看透了一切,没羞没臊地向姚诰犄解释道。

  此话要是姚诰犄说出来还可以理解,只能说阿兰被带坏的速度有些快。

  (注一:小说中主事为京官,在帝都品级低微,隶属于户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