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爱江山更爱美人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774 2020.01.03 16:12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婉清反复品着刘放的话,越想越觉得高深莫测,一时竟然沉迷了进去。

  作为士族儿孙的左文昌不允许有人如此侮辱文臣,更何况侮辱他们的还是武将势力。

  左文昌冷冷扫了眼武将子弟还有刘放,斥道:“荒谬!文臣传礼乐、树法德、著历史、兴典籍,没有文官的天下暴戾横行而无法纪,谁说我文官不忧天下?!”

  “天下明礼方能和睦,凡人明礼方知做人;知德方能促进步,守法才能享太平;兴典籍通智慧,著历史懂修身,若无文官谁能做到?靠你们这帮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武夫?”

  “难道少辉兄忘了上古武将肆意妄为的时代,最为代表的是先皇治下尉迟上将拥兵自重,后世武将飞扬跋扈的典例恐怕少辉兄也有所耳闻吧?若不是人皇对武将失去了信心,岂会兴文教抑武事?武将之祸自古有之,少辉兄作何解释?”

  “我文官虽不能杀敌建功,不能将功劳摆在天下面前供人瞻仰,但文官对天下的恩惠如细雨之于沃土,少辉兄敢说我文官不忧民?文官争权只为抢着施展兼济天下的抱负,武将夺利争权的阿谀之人也不少吧?”

  左文昌字字诛心,武将之后本不善辩解,被说得面红耳赤不知如何辩解。

  江湖草莽和客商们事不关己,他们不在乎谁对谁错,他们在乎的是多了点谈资:“以前老子觉得文官没什么作用,如此说来好像文官为天下确实做了不少贡献……”

  “可不是?别的不说,要是没有那些文人写曲子,咱们现在哪儿能在青楼听到那般好听的戏文?”

  “贤兄是个明白人!”

  “……”

  刘放不认为左文昌完全说得对,但也不完全否认他讲的道理,他认为天下未分之际文武都在为生民立命为万物立心。

  在开疆辟土的上古武将修士能定乾坤,融国建立后大多数武将成了闲置的刀,以前最无力的文官反而会成为治世的主导,这是从武到文的权利更迭。

  人皇会选择文臣,因为文臣能帮他打理天下,武将却不一定能,这是必然选择。

  有句话叫福祸相依。

  文官能帮着治理天下,也能顺便祸乱朝纲;武将能打出天下,也能揭竿而起重塑天下,本质上文武都是一把双刃刀。

  所以文臣武将两大利益集团没好坏,只是在某一时间段内,历史必然会朝着某个方向走,如同蛋糕放久了会变质。

  尚少辉作为局内人不会想那么多,左文昌侮辱了千百年来武将的忠良偶像,他怒目圆咆哮道:“好一个尉迟上将拥兵自重!”

  “当年尉迟上将深入妖蛮腹地,离彻底消灭妖蛮只有一步之遥,你们文臣在做什么?你们害怕武将势力做大,于是四处鼓吹尉迟上将功高镇主,先皇听信你等谗言八百里加急召回尉迟上将,是你们暗下毒手杀了尉迟上将!”

  “等到先皇发现你们这帮小人的狼子野心,从太师到丞相斩了多少文臣?尉迟上将坟前跪的雕像就是你们文臣吧?”

  尚少辉与左文昌的辩论让楼里众人听到了以前从未听到过的争吵,见识了从未见过的融国世界,他们听得津津有味。

  而刘放也在闭嘴听,两人争辩的是非他懂,但融国几千年的历史他却是懂……又不懂,所以干脆闭嘴听。

  “少辉兄真会开玩笑,上古时期曾有武将叛逆,这事儿你怎么不说?我融国上下数万文官,大多数都兢兢业业为国为民,有几个败类不很正常么?当今人皇陛下仁厚爱民,哪个文臣不是竭尽全力地辅助?咱们文臣人人以让天下百姓吃得起饭穿得暖衣为己任,倒是你们这些武将整天除了花军饷就是练兵,可曾想过天下黎民?”左文昌智珠在握,嘻嘻一笑轻描淡写地抹去了尚少辉的质问,还顺带着甩了一个天大锅给尚少辉:“还是说你们一直在准备造反?”

  这话真恶毒!

  尚少辉后面的公子哥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愤怒道:“左文昌老子要杀了你!武将不练兵备战,难道练尼玛?”

  “狗日的,左文昌老子杀了你!”

  “……”

  尚少辉果然被气目眦欲裂,跳着脚像个泼妇一般骂道:“你们这帮天杀的文臣才想谋反!你们这帮腌臜文官才不顾天下苍生!如果一千年前不是你们天下再无妖蛮!如果天下无妖蛮,融国岂会有武将?只有衙门捕头的天下,何愁不会太平?!”

  “如果当年尉迟上将不死,也就不会有二十万将士惨死!二十万将士,那是二十万条人命!是二十万个家庭!”

  “因为你们文官的一己私欲,你们害得多少家庭破裂?让多少生人等不到亡魂?让朗朗乾坤之下多了多少没爹的孩子?”

  “当年武圣遭你们暗害,先皇斩了作乱的文臣,后来要求二十万将士继续剿灭妖蛮的是你们文臣吧?!”

  “既然你口中的败类已经被斩了,那害死剩余二十万将士的又是什么?是你们所有文官都是如此,还是二十万将士太傻?!”

  当年尉迟上将的死是文官奠定朝廷地位的权谋一战,也是一千多年来文武不亲的根源,左文昌知道在上面牵扯太多对自己等人不利,故意避重就轻道:“你说的那些太遥远,一千多年前的事谁知真假?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

  左文昌环顾四周看到楼子里有无数的江湖客,决定引水东流将话题转移到楼里众人感兴趣的地方,这样才能迎得更多的舆论,这才作为士族子弟擅长的:“咱们说点近的,你们武将联合衙门四处迫害江湖中人,武将是杀人真凶,这总没错吧?”

  若不是考虑到动手就是理亏,尚少辉真想一刀砍了左文昌这王八蛋,理性的克制让他胸腔爆发出雷鸣般的嘶吼:“放屁!若不是先朝文臣给先皇献计说侠以武犯禁,岂会有后来的禁武令?如果不是你们发榜文诈出江湖中人,现在民间岂会有万千孤儿流离?!”

  “咱们武将只是陛下手中的剑,没有你们这帮狼心狗肺的文官蛊惑人皇,咱们这把剑岂会砍向自己的同胞?!”

  “你……你……你……”左文昌傻眼了,万万没到自己居然引火烧了自己,指着尚少辉半天说不出话,唯有重复着:“大逆不道……妖言惑众……”

  听闻公子哥们居然是当年迫害先祖的祸首之后,事关江湖草莽们切身仇恨,他们纷纷亮出兵刃嚷嚷着要杀人泄愤,以替先祖报仇。

  眼看好好的招亲喜事就要被一众公子哥搞砸了,姚干娘气得暴跳如雷:“你们这帮杀才,要讨理出去讨!老娘的万花楼只论嫁娶不谈国事!如果谁敢再造次,老娘就杀了谁!”

  姚干娘话音落下,楼子里的家奴们通通操着家伙从角落里站出来,神色不善地盯着戏台下所有人。

  左文昌借姚干娘的话给自己找台阶下,一甩衣袖神气道:“本公子是为婉清来的,没心情搭理你们这群莽夫!”

  只是他眼神中的恨意掩盖不了他的心情,他的恨意里刘放也有一份。如果不是刘放的胡言乱语,他也不会在众人面前丢脸。

  尚少辉哼了一声,一屁股坐下不再说话。

  姚干娘见震住了众人,一秒便恢复了浮夸姿态:“诸位公子,妾身刚才唐突了,何况婉清也等不及了呢!”

  婉清听到姚干娘提到她名字,才从那几句话的意境中醒悟过来,带着些许羞涩对台下行了一礼,众人的心思又齐齐回到了她的身上。

  刘放曾为之前自己的语言感到后悔,一为悄悄流逝的时间,二为让婉清陷入沉思,三为一不小心出风头成了两帮人争吵的导火索。

  所以借着姚干娘的话他决定弥补一番,“我可以为婉清姑娘唱首歌吗?”

  姚干娘抢着答道:“当然可以。”

  婉清见说话之人是刘放,甜甜一笑道:“公子请!”

  “道不尽红尘舍恋,数不完人间恩怨,世世代代都是缘,流着相同的血,喝着相同的水,这条路漫漫又长远……爱江山更爱美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