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 历史

    类型
  • 2019.11.15上架
  • 45.61

    连载(字)

77位书友共同开启《刘放的异界》的历史之旅

见习无痕的超级粉丝 见习两江巡抚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楔子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3014 2019.11.14 19:49

  幽冥界常年阴云密布,青黑旋涡如同锅盖笼罩上空。

  旋涡长约八百万丈宽六百万丈,仿若一只硕大鬼眼凝视幽冥。旋涡成逆时针缓慢运转,其间鬼魂如云似雾般翻腾不止,中心处不时有血红雷芒向四方炸开,幽冥界一府六殿在血光里黯晦不定。

  忽明忽暗间能瞧见六殿呈扇形拱聚冥王府下,而整个幽冥的雕檐画壁皆由素黑、暗红两色搭配而成,阴森、压抑、恐怖似乎都不足以形容出其中的阴邪。

  若是有幸飞上万丈高空俯瞰,还能发现更诡异之处:整个冥界建筑合起来竟像是一个人头骷髅!

  骷髅各窍有千万鬼魂飘进飞出,奇怪的是部分鬼魂脑仁处都有拇指大小一颗珠子。珠子比玻璃更凝练,较天河之水更纯净,发出的熠熠光辉比夜明珠还柔和亮丽。

  当然,也不是所有鬼魂都有这么一颗明亮珠子,部分鬼魂脑仁处的珠子似狂风骤雨中的火烛般明灭不定,更有少数人珠子昏暗如行将入土的老人眼球,就是这数以千万计的各式魂珠一明一灭,遥相呼应着幽冥上空血红鬼眼里的雷芒。

  好一副幽冥光影图!

  此刻冥王正打量着堂下六位殿主,似笑非笑道:“六位殿主今日齐聚就为这事?”

  六位殿主尴尬地传递着眼神,都不敢接冥王话匣。

  轮回殿殿主顶着一颗硕大虎头,苦着脸指向冥王府外万千鬼差委屈道:“主公,老虎手下同袍们送了两百万年鬼魂轮回,同袍们确实疲倦了……”

  洗魂殿狐婆尖着嗓子反驳道:“大猫,送新生鬼魂投胎转世有我手下姐妹们熬煮忘魂汤辛苦?主公您可得明鉴,一个鬼魂一瓢汤,手下姐妹们一天就得熬煮一万锅,现在更是看到忘魂汤就想吐,姐妹们女流之辈甚是疲乏!”

  轮回殿主不乐意了,一甩鬼云流秀服瞪着虎眼站起来,气恼道:“狐狸婆子,老子手下同袍跑断腿你敢说轻松?”

  “跑断腿?老虎,你也敢在老牛面前说跑断腿?!”引魂殿殿主牛鼻里喷出两道赤红气流,头上牛角之间电弧闪烁,好似轮回殿主敢要反驳,那一记炽白电弧就会毫不留情地顶过去,“老牛手下儿郎们每日人界、冥界两头跑,两百万年来来回回的次数怕是早就相当于投胎转世千万次了,你们有老牛手下儿郎辛苦?”

  执法殿殿主狮嘴直颤,阵阵飓风从狮口打着卷飘出,他紧握双手争辩道:“你们跑跑腿、熬熬汤就辛苦?狮子别的不和你们说,就说我手下拉大锯的勇士两百万年下来右手都可以赶超麒麟臂神力,烧锅炉煮油的弟兄以前白白嫩嫩的皮肤现在就像西部难民般黢黑,拔舌头的弟兄更是现在连话都不敢讲了,谁有我执法殿弟兄们艰辛?”

  审判殿殿主摸着整齐的山羊胡,充当老好人调解道:“我说几位,咱们可以向主公倒苦水,主公的苦水谁来理解……”

  其余五殿殿主齐齐怒视,道:“滚!谁不知道审判殿差事最安逸?张张嘴、令牌一扔就完事!”

  审判殿主气得山羊胡四处飘逸,胸腔起伏不定,炸裂道:“我审判殿安逸?老羊手下小的们两百万年扁桃体发了多少次炎症?口腔多少次溃疡?冥河水谁喝得最多?是咱们审判殿的弟兄!”

  冥王看着手下几位战将的闹剧,心底暗自心疼。俗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岂能不知道下面子民的辛苦?

  “当初咱们被迫来到这不毛之地,此地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弟兄们辛辛苦苦拼凑出来的,大家劳苦功高本王铭记于心。”冥王走下骷髅宝座来到六位殿主中央,用力拍了拍六位殿主肩膀,继而沉声道:“当初建立这套制度本就是为了打发这无聊时光,更是为了释放压抑在大伙心中的仇恨!”

  冥王一手指向执法殿里上刀山、下火海的魂灵,恨恨道:“两百万年!我等困居这无尽幽冥两百万年了!既然弟兄们倦了,那从今日起这游戏咱们就不玩了!”

  冥王阴翳龙眼赤光如岩浆涌动,龙头后金乌光环极速膨胀,光环里似有万丈光芒要雀跃而出,反应出他心中有多不甘。

  督查殿殿主见冥主又沉浸在过往是非中心绪难宁,赶紧道:“主公息怒,臣有一计!”

  冥王阴晴不定地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鬼魂发呆,半晌后落寞道:“小鹰,你有什么办法?”

  “小的们如此辛苦,想来是我等游戏规则有待改进!”督查殿主鹰眼里晃动着智慧光芒道。

  其余五殿殿主好奇道:“鹰爷,你说咱们游戏有问题,问题在哪里?”

  老鹰右胳膊架着条拐杖,摊摊手道:“不知道!”

  “哼!好你个鹰爷,原来是在消遣咱们!”狐婆尖着声音假装垂泪道。

  督查殿主赶紧解释,“我可不敢消遣主公,我认为咱们可以引进能人改进制度!”

  冥王背负着双手来回踱步,“这能人如何找?文人?大臣?商贩?”

  督查殿主立马回道:“主公难道忘了咱们平行界面有一水蓝之球?那里的凡人不事修炼,专攻奇Y技巧……”

  洗魂殿狐婆眼内精光乍现,复又迟疑道:“豹爷,以主公神力也只能在时空乱流中坚持片刻,先不论瞬息之间如何挑选能人,就是抓取成功时空乱流也会搅碎凡人魂灵!”

  督查殿殿主咧着嘴笑道:“大家忘了先生的话?”

  审判殿殿主摸着山羊胡若有所思,“莫不是先生预测一年之后万界异象,届时万界有瞬息平稳,就连乱流也会……”

  冥王点点头,“此事不可声张!”

  …………………………

  地球,魔都某商业大厦楼下。

  刘放抱着一叠文件鬼鬼祟祟藏在一根柱子后面,神色焦急地不时将头伸出柱子观望,“不应该呀!游谦每天这个点都会在这里等小情人,难道两人合同期满了?”

  刘放口中的游谦就是辉煌集团董事长独子,算得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最让人心灰的是那家伙明明能做个游手好闲的富家公子,偏偏靠着自身努力到哈佛商学院取得了EMBA 学位证书。

  这让小老百姓们如何活?

  想来也是,人和人总是有差距的。例如辉煌集团董事长给儿子起名就有讲究,姓游叫游谦谐音有钱,再看自家老刘给起的什么破名儿?

  正如刚出生时老刘所说:以后娃混不好就回来放牛,就叫刘放吧。

  一个富贵孩子叫有钱,一个混不好就倒回去放牛,这就是差距!

  为了不放牛,刘放从小勤奋学习立志用读书改变命运。对很多城里孩子来说,考大学如同喝水,但对缺少教学资源的山区孩子而言,考大学如同登天。所以在学生时代刘放闷头学习不打架不闹事,最终如愿混入了一所大学,这背后的努力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毕业后的刘放被现实流放到了大城市,在这车水马龙的城市里他难以找到一处安身之地,混迹这些年他不敢自称魔都人,而魔都却将他改造成了适应社会的人。

  刘放,小小营销总监,靠着嘴皮混迹魔都。

  前些日子,刘放所在公司准备从同行手里抢到辉煌集团下半年订单,刘放作为营销总监自然得亲自上阵。他辛辛苦苦蹲点七八天查出游谦生活习性,博的就是能与游谦谈上话的机会,而今天即将走出关键一步。

  在他发呆之际,口袋里手机震动。

  这个社会唯有销售与片儿警手机是二十四小时待命,刘放赶紧掏出手机查看信息,是系统推送的一条新闻:今日气象台发布将有……

  正在这时,刘放余光瞄到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驶来,这是游谦接小情人专用座驾。

  不待游谦停好车,刘放立马将手机放回口袋,似射出的箭般窜到车窗旁,躬身谄媚道:“游总,您好!”

  游谦看着眼前陌生人,疑惑道:“你是?”

  刘放半蹲在车旁,熟练自我介绍,“我是……”

  刚说两个字,天色忽然变得昏暗一片,阵阵妖风卷着落叶四处飞舞。刘放抬头向天上看去,顿时吓得不行。只见空中乌云蔽日天雷滚滚,更可怕的是雷鸣闪电居然呈渔网状不断向大厦抛过来。

  刘放扒开贴在额头的落叶,惊讶道:这是哪位神仙姐姐在玩漂流瓶?还是老子出场自带特效?

  下一秒,九天之上漏下一道模样好似巨大鬼手的阴影向刘放、游谦袭来,紧要关头刘放却是心底一喜:你姥姥个熊,天都在帮老子完成这个任务。

  鬼手阴影袭来,游谦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等恐怖异象,千钧一发之际听得身旁陌生人大喝一声:“游总,我保护你!”

  鬼手有若实质地抓住了刘放脑袋,紧接着刘放灵魂竟硬生生被拽出身体,下一秒他倒地不起没了动静。

  鬼手握住刘放灵魂撤回之际,游谦似乎听到另有人叫骂了一声:“卧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