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我是牛哥儿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862 2019.12.24 17:20

  乞丐窝在郊外,于久远的年代曾是一处武圣庙,只是本应摆放武圣雕像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被换成了天帝。

  武圣庙里没武圣,庙也就破败了。

  主次不分导致武圣庙失去了香火,再加上没得到充分修葺保养,庙内丈高的天帝坐像也已满目疮痍,才至于沦为乞丐窝。

  而现在刘放看到的乞丐窝却是今非昔比,以前破烂的庙门已被修好,倒塌的院墙用泥巴重新填补完整。透过人来高的院墙向上看,屋顶也被修补得结结实实。

  武圣庙内安静异常,乞儿们应该不在。

  刘放只手推开庙门,只见院落里被打扫得干净整洁,看上去哪里还有以往乞丐窝乱糟糟的风范?

  那日刘放被砍杀在主殿门外,颈动脉喷出的血迹在墙壁上依稀可见。

  刘放一寸一寸地抚摸着墙壁的斑驳血渍,心头恶念顿起,暗自歹毒地发誓:狗曰的黄三,当初你砍老子一个头,老子就砍你两个头!你杀老子一个人,老子就杀你全家淫你妻儿……算了,祸不及家人,不和女人计较。

  一想到女人,刘放顿时蔫了,憋着口气郁闷地进了大殿。

  大殿内以往是乞儿们集体打地铺睡觉的地方,靖武城的冬天天冷庙里又四处漏风,需要所有人挤在一起御寒取暖,二十来个乞儿呆的地方环境脏乱是必然的,毕竟饭都吃不饱哪里还有力气想其他的?

  乞儿们以往不信什么天帝武圣,自然也不会管天帝老爷的神像干不干净。信神不能给他们带来吃的,所以他们天天睡在破烂庙里,谁都不敬,除了牛哥儿。

  可现在大殿被乞儿们收拾得纤尘不染,就连天帝坐像都恢复了几分久违的神韵。天帝坐像下供有几碟水果,一对尺高红烛摇曳不定,香炉内铺着厚厚一层香灰,想来乞儿们这段时间里没少向天帝烧香许愿。

  最让刘放感到惊奇的是天帝坐像下的一排木质塑像,塑像线条粗糙,或站或蹲形态各异,这些雕像的刀工显然来自不同的人,从面目间辨认俱是前身牛哥儿的模样。

  刘放抚摸着雕像热泪盈眶,也许,这个世界上能如此惦记他的,也就这群人人唾弃的乞儿了吧!

  他知道乞儿们以前不信仰谁,如今武圣庙的变化,定是乞儿们希望天帝武圣能保佑他来世投个好人家。

  人因爱恨喜怒而祈祷,因祈祷而有信仰。

  刘放感动得一塌糊涂,也许正是因为乞儿们的虔诚祈祷,才有了他在幽冥之中如有神助的大机缘。

  他信手拿起一个雕像仔细一打量,忍不住啐了一口。

  原来这座牛哥儿雕像伸着三根手指头似乎在偷人钱袋,一帮缺心眼的臭小子真是什么都敢雕,这不是向天帝告发牛哥儿偷窃么?

  “你是谁!”

  就在刘放感慨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道充满煞气的声音,刘放顿觉浑身一麻,仿佛被施展了定魂指般再难动弹一份。

  他艰难地转过头,脱口而出喊出了声音主人的名字,“阿鬼!”

  许是因为太激动,刘放忘了现在的他从身份到面貌都是阳州云中郡的刘家少爷,于阿鬼而言他只是一个陌生人。

  “你是谁!”阿鬼死死盯着眼前的陌生人,如饿狼般做出攻击姿态,只要公子哥不给出为何捏着牛哥儿雕像的合理解释,他一定会扑上去撕碎这富家公子哥。

  不管是谁,动了牛哥儿,就得付出代价!牛哥儿生前弟兄们没照顾好他,死后决不允许牛哥儿再受到一丝一毫的触碰。

  刘放心情复杂地向前走了几步,想和往常一样摸一摸这鬼精鬼精的臭小子脑袋,“阿鬼!我是牛哥儿!我回来了!”

  “老子杀了你!”阿鬼听到眼前之人还敢冒充牛哥儿,身上的煞气顿时被激发到了顶点,捏着拳头就要与刘放拼命。

  想必这段时间阿鬼在天龙帮习练过武技,阿鬼跑动速度比往日快了很多,再加上他心底积压着弥天火气,每一步都爆发着欲要击倒刘放的力道。

  “定!”刘放终于记起了自己改头换面了,他不敢拿自己普通人的身躯与阿鬼硬碰,只得施展定魂指将阿鬼定住。

  人是定住,刘放的烦恼也来了,如今改了头换了面,要如何让阿鬼相信自己是牛哥儿这才是一等一的大问题。

  阿鬼被定在原地,眼神里的愤怒只强不弱,没有丝毫害怕。

  刘放释放着最大的善意,向阿鬼解释道:“阿鬼,我真是牛哥儿,是黄三杀的老子,老子死后阴差阳错附身到了阳州刘家公子身上,但我心里念着你们所以就回来了。”

  阿鬼的眼神里怒火更重了三分,若是怒火能透过他的眼神迸发出来,此刻刘放一百来斤的躯壳怕是立马能灰飞烟灭。

  近日天龙帮与邻县势力再度交战在即,阿鬼有理由怀疑眼前之人是邻县势力派来的说客,但苦于身体被眼前之人不知道动了什么手脚动弹不得,他只能仇恨地盯着他。

  焦头烂额的刘放决定讲一些只有乞儿们知道的事博取信任,“阿鬼,你还记得当初我被打晕后,醒来我说要带你们吃肉,所以咱们一起策划到祥丰楼收保护费,这些事只有咱们弟兄才知道,你相信我是牛哥儿吗?”

  牛哥儿的死一直是所有乞儿心里最深的痛,是牛哥儿带着他们熬过了苦日子,更是牛哥儿带着他们走向了今天有肉吃的好日子,可是在黎明即将到来的前夜,牛哥儿却惨死大殿门外,乞儿们心里藏着深深的内疚。

  阿鬼更是一直认为那晚他们如果不贪杯喝醉,就一定不会有后来的事。

  人死不能复生,如今有人冒充牛哥儿中伤天龙帮,阿鬼不得不怀疑此人居心叵测!

  谁不知道天龙帮与邻县势力大战在即?他们作为天龙帮新成员更是此次大战的主力,一旦拿下邻县势力,他们在帮内的身份定会水涨船高,这是他们崛起的机会,也是他们对牛哥儿在天之灵最好的一份交代。

  阿鬼认定了刘放是邻县派过来挑拨离间的,骨子里的滔天恨意透过眼眸喷薄而出,让无辜的刘放感到束手无策,恼火道:“你要怎么才能相信老子?!”

  阿鬼剜了一眼刘放,眼睛滴溜溜地四处乱瞟说,试图寻找突破困境的方法。

  刘放见阿鬼表情郁闷之极,决定放出一个大招,“竹竿晕血,没错吧?那日在祥丰楼,竹竿替老子挡了一刀然后晕过了,这能证明了吧?”

  阿鬼闻言大惊,万般念头爬上心间:这人连竹竿晕血都知道,应该注意咱们很久了,说不定……牛哥儿就是他们杀的,为的就是挑起帮内的仇恨?

  阿鬼心思深沉,越想越有这种可能,加入天龙帮之前万爷在邻县吃了暗亏,邻县势力定然会寻机报复。他们一入帮牛哥儿就惨死,不得不怀疑有可能是邻县下的黑手。

  而此时眼前之人不停走来走去,似乎耐心将要用完随时可能暴起杀人,阿鬼心底越发的着急起来。

  刘放见往日伙伴还是不肯相信,内心的郁闷越来越浓郁,想方设法说一些乞儿们才知道的隐秘,“还记得屠子吗?那日咱们去祥丰楼前,屠子让咱们跪地求他就给咱们二两精瘦肉;后来咱们入了天龙帮第一时间就去找屠子让他们每天给咱们准备两斤肉,这总能证明了吧!”

  阿鬼开始恐惧。

  死,他不怕,他怕的是没人告诉弟兄们仇人是谁,他不能糊里糊涂交代在这里,他要替牛哥儿报仇!

  阿鬼决定先麻痹眼前之人,等此人放自己行动之后,他会立马就逃跑,就算跑不掉,哪怕悄悄给弟兄们留下一个提示也行,于是他用眼神表示自己屈服了。

  就是这一丝屈服眼神落到刘放眼里,顿时让他兴奋得上前一把抱住阿鬼,激动道:“哈哈,阿鬼,我的好兄弟,你终于相信我了!”

  刘放抱着阿鬼一通傻乐,复又想起了其他弟兄,“阿鬼,竹竿他们呢?”

  阿鬼一听,这还得了,此人竟然想将他们一网打尽,可恨!该死!

  刘放见怀里的阿鬼久久没有动静,方才想起自己还没解开术法,“哎呀!太激动了!差点忘了!我现在替你解开,咱们两弟兄好好叙叙旧!”

  阿鬼感受到身体又恢复了行动,悄悄活动一番手脚,脸上摆出一副涕零表情,“牛哥儿!弟兄们想死你了!”

  于此同时他右脚用力收缩,随后快速一脚踢了出去。

  目标,裆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