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魔教由来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653 2019.12.14 17:00

  这条理论动了太多人的奶酪,刘放觉得自己要是天帝,莫说杀了老头儿,就连灵魂都得给他弄没了才能永绝后患。

  老头儿身体虽然死了,但灵魂却到了冥王手里,杀了等于没杀,天帝手腕什么时候变软了?或者天帝派出的天神爱才心切放水了?

  尉迟烈似乎看穿了刘放想法,道:“承蒙冥王不念老夫残杀人界妖族的旧怨,冒大风险将老夫灵魂偷渡到幽冥,为了防止天帝发现,还帮老夫隐藏了魂乌痕迹从此隐居幽冥。”

  冥王这倒霉玩意儿,老头儿杀了那么多人界妖族,还差点将人界妖族斩草除根,作为曾经的妖帝居然还能跑去解救敌人于水火之中,这胸襟、这气魄……与亲眼看着自家女人出轨,还鞍前马后帮忙端茶送水的汉子好有一比。

  修为通天之人不能出幽冥,能出幽冥的没那个本事,要从天神手上偷走一个鬼魂何其难,刘放问道:“冥王怎么偷走你灵魂的呢?难道天神界就没表示?”

  尉迟烈一摊手,诚实道:“刚死之时迷迷糊糊的,老夫也不知道冥王使了什么神通。”

  这倒也是,冥王毕竟是上古大神,虽然没了肉身,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保不准他有些奇迹手段,当初他能跨界抓刘放,为何不能将手伸到人界抓个死鬼?

  一座监狱牢笼,能关住犯人的身体,但伸只手出去总是可以的嘛!

  尉迟烈想了想,又道:“但老夫知道冥王为何敢从人界救老夫!”

  莫非冥王真有什么连焌离都害怕的通天手段,刘放好奇问道:“为什么?”

  “昔日祖神弯弓射九乌,那把祖神弓就在冥王手里。”尉迟烈说出了实情。

  刘放撇了撇嘴,嘲讽道:“吹牛!他若是有祖神弓,为什么当年不射杀焌离,自己当三界老大?”

  尉迟烈现在对冥王很有感情,争辩道:“哼!当年冥王手里有弓却没箭,若非想给身后有十万将士争取一条生路,冥王大人定会化身为箭与焌离狗贼斗个鱼死网破。狗贼为了困到祖神弓,才将妖族困于幽冥!”

  刘放心头恶意揣测道:得了吧!万一是冥王怕焌离拿到祖神弓就撕票呢?

  尉迟烈不知道眼前这小鬼古灵精怪的想法,继续讲道:“到了幽冥,冥王屈尊与老夫彻谈百年,更下拜老夫为幽冥大先生,负责救济幽冥众生脱离苦海,你说老夫何德何能担此重任?数万年来唯恐懈怠冥王恩典,老夫虽不适合抛头露面,但愿默默为幽冥贡献一份力。”

  刘放终于理解了前因后果,难怪冥王带自己来这儿时那般恭敬,道:“往事不可追忆,珍惜当下。”

  尉迟烈在地上抓起一团泥沙,狠狠扔向了天上,惊起在竹林深处休息的鸟儿四处逃逸,他眼神迷离,喃喃道:“你说讽刺不讽刺?老夫与妖打生打死一辈子,却从来不了解什么是妖!也从来都不清楚妖会想什么!说实话,接触到冥王,老夫才发现打了一辈子糊涂仗!”

  也许老头儿此刻的内心世界,也正如此时竹林里的画面。

  老头儿如此重要,天神界不可能放弃对他的追杀,重回人界基本成了梦,除非老头儿愿意洗掉所有记忆,当回一个普通人。

  显然,老头儿不愿意放下往事。

  刘放安慰道:“师傅,一切都会过去的!”

  “一切还得感谢冥王再生之恩!总有一天,老夫会杀到天神界,屠灭漫天众神,还人界一个朗朗乾坤!”尉迟烈爆发出莫大的气势,如同一杆长枪直捅苍穹。

  那是他不屈的灵魂。

  这时只见竹林上空一片阴云极速飞来,冥王声音从云端传来:“先生却是说错了,应该是本王感谢先生给咱们幽冥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不过片刻,冥王稳稳落到两人中间,对着尉迟烈恭敬拜了拜,解释道:“本王得先生犹如锦鲤得水,之前本王一直想让幽冥十万妖众重修神通,奈何本王愚钝,两百万年来未得一法;”

  “万幸先生来了,用不过区区两万年就解决了本王心头忧虑,应该是本王感谢先生才是!”

  说罢冥王又对尉迟烈行了一礼。

  尉迟烈赶紧对冥王还礼,谦虚道:“这是妖族的定数,如果幽冥中没有的冥气,老夫也不能总结出阴阳之说,更想不出阴气与魂乌的修炼之法。”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恭维,让刘放很尴尬,厚着脸皮插科打诨道:“冥王,你辛辛苦苦把老子抓来,难道老子对幽冥就没什么贡献?”

  冥王指着刘放哈哈大笑道:“哈哈,本王自然得感谢你,那时功法虽然有了,奈何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瞒过天界让妖众修炼,这功法摆在寡人书案上多少年,六位殿主就眼红了多少年,当年要不是六殿主怂恿本王抓人,哪成想阴差阳错抓来你这小子,偏偏就给了咱们修炼的可能!”

  以往十万幽冥鬼差没办法修炼,因为一没功法条件,二没时间,其次就是难以瞒过天神界。尉迟烈解决了第一个问题,而刘放则解决了后两个问题。

  天时地利人和,如今已然全部握在手里,所以冥王的感谢是真诚的。

  尉迟烈后知后觉,问道:“老夫一直在想冥王大人为什么会中意一个人界小子,莫非这小子就是……?”

  “就是从异界抓来的小子!”冥王摸着胡须,给予了尉迟烈肯定答案,又解释道:“正是因为他的建议,本王才有机会让十万鬼差解脱出来,也才有了修炼先生功法的可能!”

  “你这小子不是咱们这方世界的人?”尉迟烈看着刘放惊诧道。

  刘放翻了个白眼,“你才发现?老子还以为你知道呢!”

  尉迟烈恍然大悟:难怪冥王愿意让他教一个人族小子秘而未宣的功法,因为这小子与这方世界根本就没什么瓜葛,自然没那些个情绪在里面!

  冥王从怀里掏出一个银带,扔给刘放:“小子,这是你人界弟兄烧来的三百两银子,本王给你免税了。”

  刘放掐着手指算了算,自己到幽冥也有这么久了,那帮乞儿可能睡醒后发现自己死了,所以才给自己烧了纸钱来,算他们有良心!

  只是区区三百两银子对如今刘放的着实不算多,不过是一份难得心意。

  可冥王口中的免税,真是特别小气,刘放挤兑道:“切,收百分之十的税也不过三十两,你若真大方为何不给个千二八百万?”

  冥王笑而不语,尉迟烈为了缓解冥王尴尬,转移话题道:“小子,你猜猜那两道功法理论对人界格局有什么影响?”

  刘放摇摇头表示不知。

  天神界的出手干预,让原本能威胁到三界根本的理论影响小了很多,至于具体有多小?很难猜测!

  “听说过魔教吗?”尉迟烈徐徐引导道。

  “听说过,怎么?”

  尉迟烈为了显摆,也是煞费苦心,“魔教之所以称之为魔,据说魔教修炼的功法就来自老夫的夺乌功法。”

  感情魔教和老头儿还有这份渊源。

  刘放顿时明了,老头儿转弯抹角地这番话,其实最想表达的就是:老夫的功法能开宗立教,魔教也是教,对不对?

  冥王蔫坏,接过尉迟烈话头,居心不良地问道:“小子,你知道两道功法理论对天神界的影响吗?”

  刘放忍不住悄悄吐槽:这尼玛我哪儿知道?老头儿无耻就算了,堂堂冥王难道也要跟着变坏了?

  冥王异常亲切地讲出了一个噩耗,“焌离狗贼从将领口中知道完整功法后杀了他们,这些年来那狗贼一直在抽取人界乌阳,所以人界现在少有九乌俱全的修士。”

  刘放大怒,这尼玛,是在断人界修士的根啊!

  他更多的是在气愤,人界少有九乌俱全的修士,那岂不是自己到了人界就没了成神的可能?他能不气愤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