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报名趣事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509 2019.11.29 08:30

  其实报名的事,根本就不用苟不理操心。

  经过所有人努力的宣传推广,窦帝烛因赌而生、为赌而死的光辉事迹已在幽冥上下广为流传。

  有好事者将这个故事完善得更加有血有肉,说什么窦帝烛乃赌星转世,出生时天上有紫雷炸出一朵黑桃K模样的异象。

  不过之前也有个版本说窦帝烛出生时有一群乌鸦和红蜻蜓在天上一会儿组成桃心、一会儿变成方块儿。

  两种版本在幽冥传唱度颇高,甚至两种版本的支持者为了说服对方,约了好几次生死架,至于战况如何坊间少有传闻。

  只知道最近一次大规模械斗之后两方统一了口径,同时窦帝烛的故事才有了后续发展。

  大概意思是窦帝烛年轻时赌遍人界无敌手,在赌桌上赢得了人界公主褚文晴的爱意,公主寻死寻活要嫁给他。只是窦帝烛嫌弃公主手气不行,迫于人皇威胁才勉强就范,可惜强扭的瓜终究不甜,于是洞房花烛夜他跑了;

  逃出来的窦帝烛本以为会获得新生,没想到刚出宫便又被郡主绑架了,原来公主、郡主、窦帝烛那日御花园小赌之后,郡主早就芳心暗许,若非那时窦帝烛是公主的人,她早就……下了黑手;

  后来好容易摆脱郡主纠缠的窦帝烛厌烦了尘世风情,他决定归于深山潜心造帝烛牌,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帝烛牌造出来他就回归浩瀚星辰了。

  为了纪念窦帝烛,所以他发明出来的牌叫帝烛牌,而他发明的玩法就叫窦帝烛,只是随着时间流逝帝烛牌成了地主牌,而窦帝烛成了斗地主。

  随着窦帝烛的传说在幽冥大肆流传,斗地主呈星火燎原之势火遍幽冥,上至公门、下至走卒凡夫几乎无人不会斗地主。

  以往幽冥人见面打招呼不外乎是:爷,您吃了吗?今天去看下油锅吗?今天赢了吗?三句问候语翻来覆去问了两百万年,搁在谁身上都会腻。

  可现在不同了。

  见面友好地问上一句报名了吗?今天斗地主了吗?当选赌神有希望吗?成了当下最有身份和品味的时尚问候。

  窦帝烛与斗地主火了,自然赌神争霸赛报名的人数也在每日剧增。

  总而言之,形式一片大好,钱途一片光明。

  据阿兰抽空完成的不完全统计,到昨天为止已有一万三千两百多人报名参赛,而且报名人数连续七天呈井喷式上涨,有理由相信到报名截止时,参赛人数完全有可能突破两万的大关。

  数字不会说谎,可想而知赌神争霸赛的红火程度!试想整个幽冥官差也就十万来人,就不难得知两万这个数字背后的含义。

  其实这八天火的不仅是窦帝烛或者赌神争霸赛,候掌柜、旗袍美女、妇女之友西服哥、赌神之歌太多太多了。

  别的不说,候掌柜前天还特意找到刘放,说什么也要给刘放三万八千两银子,一脸忏悔地表达歉意,悔恨当初不该昧着良心问刘放要银子。

  作为赌神争霸赛创始人,刘放连日来并没有让自己放松,此刻他正在视察报名处。

  报名处为了满足大家踊跃的热情,现目前已经开通了十个窗口,窗口里旗袍队负责填单登记,拿到报名单的选手还得到收费处盖章缴费。

  此刻虽然天时尚早,每个窗口前已经人头攒动,一个顶着索大猪头的汉子在人群里尤为引人注目,只听见他说:“美女,我要报名!”

  第三窗口的美女露着两颗俏皮小虎牙,微笑道:“您好,请问贵姓?”

  “俺姓朱,叫朱实!”

  猪食?

  旁观的刘放不厚道地笑了,没想到惹来朱实的不满,“笑什么笑?老子本来就是猪,叫猪食怎么了?”

  刘放摆摆手,“大哥,我没笑你,名字是爹妈给的,我一兄弟还叫史熬州呢!”

  朱实嫌弃地啐了口,“屎熬粥?味儿也忒重了点!”

  幽冥姓氏相对简单,大多以自己物种为姓,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至少接下来的名字就正常了很多

  譬如其中一个选手,“美女,我叫伊洱山!”

  到了下一个报名选手,“美女,我叫司武柳。”

  一二三?四五六?这两人天生斗地主的料!

  刘放憋笑到腹痛,这时又来了一只狼人端坐窗口后,他神色冷漠道:“报名!”

  旗袍美女估么着眼前此人应该性格内向,按她这几日总结出来的经验,对这类人只有比常人更热情,方能让对方产生如沐春风的感觉,于是她打起十二分精神道:“你好,请问您贵姓?我这边帮你登记信息!”

  “嗷呜……”

  狼族没事就喜欢嚎两嗓子,旗袍美女是理解的,“大哥,我知道您是狼族,请告诉我您的名字好吗?”

  “嗷呜……”

  冷漠狼人还在没完没了地狼嚎,旗袍美女很是无语道:“大哥,我在工作!如果您不告诉我名字,我这边无法完成登记!”

  “老子姓熬名坞,熬坞!熬坞!不是嗷呜……嗷呜……”狼人生气道。

  幽冥处处是人才,个个起名字都这么诡异么?刘放摇着头走向了其他窗口,他琢磨着美女们这么辛苦,作为一个有良心的董事长回头是不是应该给大伙涨工资。

  刘放走到远处一个窗口,看到一个黄牙猥琐大叔正与窗口后的旗袍美女搭讪,“姑娘,我叫魏升之,你叫什么呀?”

  “魏大哥,您稍等,这就为您办理登记!”这名旗袍美女很聪明的不接茬黄牙猥琐大叔的无聊问题,尽量通过语言与这类人保持距离感。

  黄牙猥琐大叔不死心,又道:“姑娘你很累吧?你说你累死累活才挣几两银子?不如跟我?我养你啊!”

  涉及到人格侮辱,这名旗袍美女没忍不住,妩媚道:“大哥,您一个月挣多少呢?”

  黄牙猥琐大叔挺胸抬头,骄傲道:“一百六十七两!如果你跟我,我愿每月给你一百五十两买胭脂水粉!”

  旗袍美女翻了个白眼,把单子递给他,道:“大哥,我每月两百两银子!”

  许是自尊心受到打击,黄牙猥琐大叔骂骂咧咧道:“你这姑娘,年纪轻轻怎能如此势利?你懂真爱吗?真爱就是我有一百两就给你一百两,这叫全身心的付出!不像那些有一千万给你一百万的爱情那么苍白……”

  此人堵住窗口严重影响了工作,旗袍美女只得道:“安保……”

  那大叔一激灵,赶紧灰溜溜地跑了。

  黄牙猥琐大叔刚走,又来了一个灰衣老头。

  老头身材似标枪,气势如藏剑,头颅之内魂阳如火似阳,若非一层阴云缭绕其上,恐怕仅凭一缕魂光就能使人丧命。

  旗袍美女察言观色,便知此人应该是大人物,立马站起来热情道:“先生!您好!请问需要报名吗?”

  老头嚣张得不可一世,道:“姑娘,多少钱?”

  好一个上位人渣!旗袍美女没好气道:“我不卖!”

  老头愣了愣,觉得两人之间似乎产生了什么误会,小声解释道:“我是说报名多少钱?”

  旗袍美女知道自己理解错了,脸色绯红地答道:“报名费一千两!这里登记,旁边缴费。”

  老头摸着胡须想了想,道:“给我报十个名!”

  旗袍美女没反应过来,“您还有替其他人报吗?我们这里需要本人亲自报名的。”

  “不是,就我一个人!”

  “就您一个?”

  “就我一个!这样胜算大些!”

  “您贵姓?”

  “老夫尉迟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