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文化底蕴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548 2019.11.24 08:48

  苟不理气得不行,这人不买药就算了,竟然还来消遣他,“哼,笑话!等你买上豪华马车了再来忽悠老子。”

  刘放无语,为何无论在哪里车都成为评判一个人是否有钱的象征?

  “俗气!知道老子送你什么财富吗?事业!事业,懂吗?”对付苟不理这类一线销售员,刘放有大把方式说服他。

  苟不理认定刘放在忽悠他,蛮横得不可一世,嚣张道:“老子的事业惠泽万千受苦受难大众,你懂老子的伟大吗?”

  卖假药的居然说自己伟大,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天理?

  为了世界和平,刘放觉得自己有必要颠覆苟不理扭曲的人生观,“卖药这份事业伟大?你的药是真是假咱们暂且不论,我就问问你一天能卖出多少颗药丸?恐怕屈指可数吧!说不定你现在连一百两银子都掏不出来,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说伟大?是伟大的人不吃饭?还是你的高尚情操能管饱?”

  刘放这话倒不是无的放矢,要看从事某一个行业的人赚没赚到银子,不用看他座驾价值多少银子,也不用看他是否穿金戴银,只用从这个人的气质便能判断。

  在一个行业赚到银子的人,往往待人不骄不躁,既不会卑躬屈膝求人,也不会狗眼看人低,他会带着一份隐藏很深的自信与人交流。

  而这些苟不理全没有,所以刘放有理由相信他没赚到钱。

  “老子凭什么要掏银子给你看?有病!”苟不理死鸭子嘴硬,强行狡辩道。

  刘放抱着手臂,戏谑道:“还装?整个幽冥谁不知道你苟不理卖的假药!兄弟,这就是你说的伟大事业?”

  被刘放揭了短,苟不理如拉风箱般喘着粗气,漏出两颗獠牙,怒道:“你敢说老子卖假药?”

  不好!这孙子要狗急跳墙!刘放大惊,连忙道:“难道你不想听听这份能带给你财富的事业吗?”

  “什么财富?”苟不理收起愤怒,两个眼珠咕噜咕噜直转。

  刘放拉虎皮扯大旗,道:“正是衙门与顶尖富豪将共同打造的幽冥第一届赌神争霸赛!”

  反正这话确实没毛病,大哥大嫂不就是代表衙门的官差么?何况彪哥也确实抢着出银子买地皮建馆,彪哥不就代表了顶尖富豪么?

  提到赌字,苟不理顿时觉得手痒痒,好奇道:“赌神争霸赛?赌牌九还是骰子?玩多大筹码?”

  “看来兄弟也是好赌之人,这赌神争霸赛既不赌牌九也不是骰子,而是斗地主!”刘放心底冷笑,能成为赌神的男人玩多大筹码都合适。

  小人赌人品,大人赌命运,这苟不理出口便问筹码,足以证明这小子赌的境界不高。

  “斗地主?没听过,怎么个玩法?”提到赌,苟不理两只狗眼放光,竟然也是个好赌之徒。

  “斗地主乃是一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俊俏小生窦帝烛所发明。这窦帝烛在人界时沉迷赌博,常年游走各大赌坊,不过后来他戒赌了。”喜欢赌博的人心中都有个关于赌的神话,刘放临时决定编造一个故事为赌神争霸赛赋予文化底蕴。

  故事有头无尾,必有蹊跷,苟不理问道:“这窦帝烛为什么要戒赌?难道他输光了银子?”

  刘放做出一副悲悯表情,“恰恰相反,窦帝烛智慧超群逢赌必赢,只是赌坊里的玩法他都玩腻了,所以他想发明一种人界前所未有的玩法造福天下赌徒。”

  “好高尚的情操!这窦帝烛堪称伟人。”苟不理夸赞道。

  “于是窦帝烛费尽心血苦心思索,历时七七四十九年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他终于发明出了前所未有的玩法。可惜由于常年殚精竭虑的思考耗尽了全部心血,他还没来及将这种玩法传遍人界,就撒手人寰了。”刘放微微挤了两滴眼泪表示‘敬意’。

  苟不理感动得一塌糊涂,随即又觉得不对劲,狐疑道:“那你怎么会知道?为什么老子没听说过这等伟岸人物?”

  刘放暗道:老子随便胡编乱造的,你听过才有问题。

  “我就是当年有幸得知窦帝烛所创玩法的唯一传人,为了纪念窦帝烛我将这种玩法命名为斗地主!前些日子我遭奸人所害丧命幽冥,却意外发现窦帝烛并没将这种玩法在幽冥传播,相信今时今日的窦帝烛早已投胎转世,我不想让这份伟大发明随着一碗忘魂汤烟消云散,所以……”反正没地方对质,刘放也不怕吹破牛皮。

  “所以你就准备联合衙门和富豪们举办赌神争霸赛?”苟不理瞪着狗眼问道。

  “正是!我的本意除了想将这一份伟大发明留在幽冥,更多的却是想将斗地主的快乐洒满冥间!”一阵微风吹过,带动刘放衣袂飘飘,若不是仍穿着身前的便宜二手衣服,还真有种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的无耻风范。

  苟不理冲着刘放深深鞠了个躬,带着一脸歉意,“兄弟,就冲你对咱们幽冥这份贡献,哥哥敬你是个好人!刚才是哥哥唐突了,兄弟莫见怪!”

  拿到一张好人卡,刘放一边享受,一边虚伪客气,“哎呀!哥哥,别这样……哎呀!哥哥真是折煞小弟了!只怪小弟近来因缺乏推广人才而心烦,才一不小心惹恼了哥哥,希望哥哥莫见怪!”

  嘴上如此说,他心底却在偷着高兴:老子真是天才!若要是传递快乐的核心宗旨再加上窦帝烛的故事传遍幽冥,老子何愁赚不到银子?

  苟不理哪里还能生气?平生他最敬重的就是敢为天下先的人,他满是恭敬道:“兄弟如此想法,堪称幽冥之福,哥哥能够理解!能理解!”

  刘放历来遵循人敬我三尺、我敬人一丈的做人原则,既然苟不理这般捧他,他自然也不吝啬给苟不理戴上几顶高帽,互相吹捧道:“与哥哥一番交流,真是所有烦恼竟烟消云散!小弟觉得哥哥的品行是幽冥大才!难怪小弟见到哥哥就觉得哥哥天生不凡,犹如一块纯净璞玉待人发掘,只是不知道哥哥是否愿意与小弟一同为幽冥做出一番贡献?”

  几句话说得苟不理浑身舒爽,正待答应时他又想到了一个重要问题,他面色犹豫道:“那个……兄弟,哥哥知道自己小有经天纬地之才,只是哥哥近来身体稍有抱恙,怕是坏了兄弟造福幽冥的大计,那哥哥就成了幽冥罪人了!”

  刘放心底怒骂:怎么如此像老子当年找借口不上班的无耻模样?看他活蹦乱跳的样子哪里像身体不适?

  “哥哥是不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小弟?是哥哥不想成为伟大的人?还是哥哥不想为天下赌徒带去福音?”

  苟不理却是更犹豫了,一咬牙,道:“兄弟,实话实说了吧,哥哥想报名参赛!”

  你姥姥个熊!你要是参赛了,老子找谁发传单?抠门境界奇高的刘放如是想道。

  “哥哥的心情小弟理解!只是幽冥之中赌徒高手如云,哥哥恐怕难以出类拔萃!别的不说,哥哥在小弟手下就很难获胜!”刘放悠悠道。

  “老子不信!”作为赌徒,就永远不相信自己会输,苟不理争辩道。

  正愁不知如何让苟不理乖乖就范,既然他自己送上了门,刘放顺水推舟道:“哥哥与小弟玩上一把便知真假!”

  苟不理心坎如猫挠,连卖药的心思都没了,着急道:“那还等什么?斗地主的赌具你带了没?咱两过上两招再说!”

  刘放岂能让他得逞,“赌具倒是没带,不过咱们可以换种方式赌。”

  “什么方式?”苟不理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