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眼界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906 2019.12.31 18:30

  世界因为包容而有趣,因为有趣而值得被探索,不走出去永远看不到这方世界的广阔,固守一地则会心生狭隘。

  周九良就因一百两银子而狭隘。

  在他看来,小小客婚族支脉都敢吹牛说自家女儿是倾国倾城的仙女儿,那主脉还不得全是祸国殃民、亡国亡种的妖艳货色?

  大家都是打娘胎里生出来的肉体凡胎,客婚族娘们又不是真神天仙,为何她们生出来的女儿便能个个仙女下凡?

  于是周九良断定所谓的客婚族定然是群坑蒙拐骗的骗子,最可耻的是这群骗子竟敢公然收一百两收入门银!

  什么概念?

  若有十八个不明真相的傻子上当受骗,客婚族就能收入一千八百两;若是客婚族同时蒙骗一百八十个人,就得是……一万八千两!

  这哪儿是招亲?分明是抢银子!

  假如这世间的银子都来得如此痛快,还要他们土匪做什么?还有没有天理?还讲不讲王法了?

  简直太不尊重土匪这个职业了!

  自诩看穿一切的周九良为了防止刘放成为冤大头,再次委婉提醒道:“大哥,要不咱们回房玩会儿牌九?”

  常福、沈青龙等人兜里无银英雄气短矮三分,只能附和周九良的提议,“是也,是也,咱们还是回去玩牌九算了!”

  “对极,对极,这劳什子客婚族把人当傻子,进门看看都要一百两,指不定后面还会怎么诓骗银子!”

  “……”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去听听小曲解闷!”刘放并不认为客婚族是骗子,他倒觉得客婚族可能是群营销高手。

  也许客婚族女儿大多姿色不俗,加上会穿衣打扮还有满腹才华,几经包装便成了倾国倾城的仙女儿。

  和前世那些明星一样。

  不老、童颜、逆生长?哪儿有那么神奇!

  “什么?花一百两去听小曲!大哥,有钱咱们也不能这么霍霍啊!”

  周九良觉得刘放疯了。

  一百两就是十万文,一个寻常县令月俸不过五六千文,普通百姓一年收入大概也就三四万文。

  花十万文去听小曲,可不就是疯了么?

  刘放双手拱聚成山包的模样,霸道得不可一世,“小钱!无妨!以后咱们会赚到成千上万个一百两!”

  众土匪看着刘放的手眼睛一亮,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有座金山在等着他们,瞬间底气十足,“对极,对极……”

  “对个屁!”周九良瞪了眼众土匪,复又继续苦口婆心地劝道:“大哥,等咱们赚到了再花也不迟啊……”

  周九良明白刘放的意思,在那套富贵面前一百两银子确实是小钱,但就算有座金山银山也经不起这么挥霍啊!

  今天能花一百两听小曲儿,明天就能花一千两看大戏,就算给一座金山迟早也得给败光,周九良不希望山寨上下养成挥霍无度的恶习。

  但刘放不同。

  于今时今日,他才体会到了以往自己的狭隘。

  以往他觉得只要不断提升能力挣更多钱就能让自己变得富有,如今在这方世界成了富家翁他方才明悟以往观念的缺陷。

  固守乃兴家之本,散财乃发达之道。

  人在穷路时应敛欲节俭,方能聚小钱成大事,到了发达时若再守着金山银山不放,金山银山便成了困境牢笼。

  刘放现在不缺银子,他需要更多的认识到这方世界,客婚族无疑能勾起他的好奇心,“我准备去看看,你们去么?”

  众土匪哪儿敢答应?

  周九良不甘心地在做最后努力,“大哥,这里人生地不熟不安全,你独身一人万一碰到恶人见财起意怎么办?”

  落凤镇乃小二家乡,他岂能容忍一帮外乡人随意诋毁?

  小二不卑不亢道:“这位爷说笑了,承办客婚族招亲的姚家武道高手如云,放眼整个定州都是排得上号的巨擘大鳄,有姚家坐镇今日谁敢造次?”

  周九良语塞,觉得脸上无光。

  正如小二所说,今天的落凤镇很安全,有藏龙卧虎的武道巨鳄镇压宵小,他们二十多人确实起不了什么作用。

  为了缓解尴尬,刘放拉起周九良和常福的手将话题岔开,“走,兄弟们,大哥带你们去看仙女儿!”

  周九良欲借坡下驴,又想固守己见,主动提出请求道:“大哥,要不你把银子给咱们,等回了离州咱们自己去看个够看?”

  常福像极了周九良肚子里的蛔虫,见风使舵地附和道:“是也,是也,离州的姑娘个个都是仙女儿……”

  一言勾起沈青龙等人的色胆,“对极,对极,离州姑娘赛天仙……”

  两千多两银子,什么样的女人看不到?

  土匪们精着呢!

  “想骗老子银子?你们想得倒美!”刘放也不强求,笑骂着将两人手甩开,转头问道:“伙计,姚家怎么走?”

  “出门左拐一直往前,看到一对石狮子就是了。”

  …………………………………………

  刘放独自一路前行,果然看到了一对石狮。

  石狮张牙舞爪凶神恶煞,若不是门口张灯结彩冲淡了些许煞气,那一对石狮子便能让路人胆战心惊绕道而行。

  此时大院门前人头攒动,敲锣打鼓的轻快调子让空气中弥漫着喜气,一妇人像只花花蝴蝶般穿行其间尤为显眼,那妇人约么四十来岁,尚还残留着几分姿色。

  妇人远远瞧见刘放,立马笑靥如花地迎了上来,“哟,这位公子面生得紧,可是来相亲的?”

  刘放随意打了个哈哈,“可不是嘛!”

  近得身来,姚干娘细细打量了刘放一眼,夸道:“公子好生俊俏,听口音像是来自阳州一带?”

  刘放从怀里掏出百两银子塞了过去,“姐姐好见识,怎么称呼?”

  “公子嘴真甜……”妇人收了银子笑容更盛几分,一边张领着刘放往门内走,一边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妾身姓姚,公子叫妾身姚干娘就行!”

  刘放却不喊他干娘,嘴花花道:“姐姐哪里话,本公子哪里都甜!”

  “你们男人啊,都一个样!”姚干娘也不生气,将刘放领进门后笑嘻嘻地留了一句半真半假的感慨便回身去招呼门外其他客人。

  入门方知豪宅大。

  随着人流兜兜转转良久方见一栋阁楼,阁楼门头牌匾上写着万花楼三个流金大字,楼子里大红灯笼高高挂,戏台上有女子唱得咿咿呀呀。

  楼里泾渭分明地坐着两批客人,后面的桌子以气质沉稳的中年居多,有的一副商人打扮富态逼人,有的身旁放着刀剑像是江湖中人。

  前面桌子则坐满了年轻贵气的公子,唯有戏台正前方两桌分别只坐了一个人。

  刘放暗自琢磨道:莫不是这座儿有什么讲究?

  嗨,管他呢!

  坐的位置可不能随意凑合!

  刘放摸了摸怀里鼓鼓囊囊的金锭,又摸了摸自己年轻帅气的脸颊,顿时信心大增,就得坐前面,不然怎么看得清?

  念及如此,他迈着八字步,奔着正前方的两桌走了过去。

  只是随着他逐渐靠近戏台正前方的两桌,他发现几乎所有年轻公子都在静静看着他,有些面带惊讶,而有些似乎在揣测什么。

  刘放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硬着头皮走到了两张方桌前,他不着痕迹地打量了眼两位年轻公子,左手桌坐的年轻公子面相阴柔不像是好相处的人,右手桌的年轻公子哥面相粗犷似乎好说话一些,两人都用一副好奇的表情在打量刘放。

  刘放本能做出了选择,冲着粗犷公子哥微微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然后一屁股当仁不让地坐在了方桌的另一面。

  这时穿着花花绿绿的家奴一路小跑过来,堆着一副虚伪客套笑容:“爷,您喝点什么?”

  你姥姥个熊!给了百两银子还不给茶喝!

  圈钱手段果真了得!

  刘放没摸清里面的门道也不好说什么,他招过家奴在他耳边小声吩咐道:“照着坐我旁边那哥们的样式来!”

  家奴抬头看了看粗犷公子桌前摆放的食品,冲着角落唱念道:“上好的花间醉一壶,瓜果随意,纹银二十两!”

  刘放立马掏出二十两放在桌上。

  家奴笑眯眯地收起银子,又问道:“爷,您要丫鬟侍酒么?”

  还有这操作?

  刘放回头打量了一眼四周,发现邻桌的粗犷公子似乎叫没姑娘作陪,他不确定地在家奴耳旁小声问道:“我旁边那位点了吗?”

  家奴又抬头看了眼粗犷公子哥,小声答道:“请了一个。”

  “我要两个!”

  家奴回头拿起银子,又唱念道:“侍酒丫鬟两位,纹银六十两。”

  嚯!这物价……可不便宜!

  算了,反正就潇洒快活这一次,刘放再次爽快地扔给家奴六十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