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客婚族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684 2019.12.31 07:29

  由于是第一次走出斩龙湾上青楼,众土匪对此行尤为重视。

  周九良根据看书得来的经验再三告诫众弟兄人靠衣装马靠鞍,出门在外要注意斯文不能堕了山寨的威风。

  说这话的时候周九良不顾严寒穿上了珍藏已久的丝绸学子服,沈青龙深入领会并践行大当家周九良的思想精髓,特意用清水将八字胡做了个骚包造型。

  与众土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同,刘放对着脸盆中的倒影轻轻将一丝散乱头发別在耳后,随即露出八颗雪白大门牙左瞧右望,忍不住夸了句真特娘的帅。

  花了一刻钟的功夫所有人将自己收拾妥当,出门前刘放给每个土匪发了二十五两银子填充腰包。

  下得楼来只见大堂里尚余几个散客在喝酒闲聊,劳累了一天的小二正伏在油腻的饭桌上昏昏欲睡。

  沈青龙兜里有了银子底气十足,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大堂逮着小二就问:“伙计,青楼在哪儿?”

  “汝忘大当家之言乎?”常福一巴掌将他扇开,露出一副自以为温润斯文有教养的笑容:“伙计,镇上最好的青楼怎么走?”

  沈青龙捂着红肿的脑袋,垫起脚尖在常福身后露出一个头,“咱们要去最好的青楼,可不能拿坑钱的窑子糊弄咱们!”

  常福反手又是一巴掌,“呜呼哀哉!朽木不可雕也!”

  小二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打听青楼去处,勉强撑起疲倦的身躯苦笑道:“各位爷,咱们这等苦寒之地,岂会有青楼?!”

  “什么?没有!”

  刘放急了。

  这可如何是好?

  千算万算,竟然没算到这破镇子里没有青楼,可再过几个时辰月底就过去了,难不成再等上一月?

  众土匪也跟着着急,他们好容易走出了斩龙湾,更好不容易才争取到上青楼长见识的机会,他们很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

  相较于姑娘,周九良更在乎银子,毕竟他已经拥有了山寨最漂亮的女人,能让他中意的地方一定得是少花银子还能占到便宜。

  他悄悄摸了摸怀里的二十五两银子,心底暗自盘算片刻后,怂恿道:“大哥,要不咱们去窑子算了?”

  众土匪满怀希冀地附和道:“是也,是也,窑子也行!”

  沈青龙两眼放光,越过常福捉住小二衣领,粗鲁地将他从凳子上提了起来,“对极,对极,伙计快告诉老子镇上最好的窑子在哪儿?”

  这一次常福没责怪沈青龙有辱斯文,算是默认了沈青龙的无礼举动,因为他也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小二任由沈青龙提着衣领,两手一摊,“镇上也没有窑子!”

  “什么?连窑子都没有!”

  一言引得土匪们哀嚎无数,沈青龙更是像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般,他懒懒推开小二颓废地蹲在地上唉声叹气。

  听到小二说落凤镇里既没青楼也没窑子,周九良再次提议道:“大哥,要不咱们回房玩会牌九?”

  刘放哪儿能听得进去?

  这货失魂落魄地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心里拔凉拔凉的只觉得世界一片凄凉。

  被沈青龙一提一推,瞌睡醒了大半的小二心思又活泛了起来,这厮见一行二十来人衣着骚气面容愁苦,他估摸着自己应该能从一行人手中弄到丰厚的赏银。

  念及如此,小二挂起平日里的职业假笑卖了个关子,“不过各位客官今天算是来着了……”

  刘放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追问:“为什么?”

  小二为了弄点银子,继续吊着众人胃口,“今晚是客婚族女儿一年一度招亲的日子,各位爷可以去试试……”

  众土匪又活跃起来,七嘴八舌地问道:“什么是客婚族?怎么闻所未闻?”

  “招的什么亲?”

  “伙计,客婚族招亲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

  众人的盘问正中小二下怀,这厮笑眯眯地搓着两根手指头,欲言又止道:“这个……”

  刘放看得明白,立马从怀里掏出三两碎银扔了过去,“快说!”

  小二收了银子喜笑颜开,将自己知道的一股脑说了出来,“客婚族很神秘,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传闻他们常年游荡在五原大陆;”

  “据说客婚族的姑娘终生侍奉父母不外嫁,为了延续香火,客婚族每到一个地方便会让十三名适龄女儿在当地挑选自己中意的女婿,也就是客婚女婿。”

  沈青龙两眼放光,猥琐道:“哈哈,岂不是客婚族女孩儿郎君满天下?”

  常福一巴掌扇了过去,纠正道:“有辱斯文!那叫婆婆遍天下!”

  沈青龙捂着后脑勺一通傻笑,“对极,对极,二当家说得对,是婆婆遍天下!”

  小二鄙夷地看了眼思想龌蹉语言下流的两人,“客婚族姑娘个个冰清玉洁,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像画里走出来的仙女儿一般倾国倾城;”

  “若有幸被一名客婚族姑娘相中,当晚便能与姑娘圆亲成为客婚族女婿,之后姑娘终生侍奉父母不嫁二男,两人也不会见面,若是有了孩子也随母姓。”

  终生侍奉族老、父母,一生只爱一次,一次只爱一天,客婚族女孩儿的人生也许是痛苦不堪的。

  情之一事,要么不碰;碰了,就是无期。

  不动情,不动心。

  刘放听得心头火热,哪里有空考虑别人的人生,他急忙追问道:“伙计,你可曾亲眼见过客婚族姑娘?当真有那么漂亮?”

  小二满是遗憾,憧憬道:“小人可没那福气,据说好些见过的人得了失心疯般扬言要为某位姑娘终生不娶呢!”

  女人能好看到让人得失心疯?周九良对此表示怀疑。

  当初祥丰楼上的八个头牌够俊够漂亮吧?那模样那身段称之为仙女也不为过吧?他还不是拿得起放得下么?

  如果那劳什子客婚族姑娘真有那般倾国倾城的容颜为何会来落凤镇这等边陲小镇招婿?

  定是欺负落凤镇里的百姓偏居一隅没见过世面罢了!

  自诩见过仙女儿的周九良质问道:“既然姑娘这么漂亮,你为什么不去呢?”

  众土匪纷纷出言附和,“是也,是也,大当家所言极是,如果客婚族姑娘真有那么漂亮,你怎么不去?”

  小二沮丧道:“要想参加客婚族招亲可没那么容易,一百两入门银小人就给不起。”

  仅仅只是进门去看看就要一百两银子,难怪小二说自己没那个福气!这哪儿是没福气?分明是没那个财气!

  沈青龙摸着怀里的二十五两银子,忽然觉得少得可怜,气急败坏道:“入门银一百两!她们怎么不去抢?”

  小二嗤鼻反驳道:“人养那么大个闺女,平白无故便宜了你,拿点银子孝敬岳母岳丈怎么了?你在外面花天酒地胡作非为时,却有那么漂亮一个仙女儿为你终生守身如玉,一百两银子难道很多?”

  “再说人姑娘替你生孩子延续香火,还管你孩子吃喝拉撒衣食住行,这些不要银子啊?有你这么当爹的吗?!”

  沈青龙被训斥得哑口无言,楞了良久才无辜道:“可孩子也不跟我姓,我也见不着啊!”

  小二说教起了瘾,“娃是你的不?娃流的是你的血脉么?我就想不明白了,怎么这世间竟有你这等不负责任的爹?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众土匪竟然觉得小二说得有道理,纷纷对沈青龙怒目相视。

  常福更是一巴掌扇在沈青龙后脑,“你这个人渣!”

  “对极,对极,你这个人渣!”

  “……”

  沈青龙捂着头,委屈得差点哭了,“我怎么就人渣了?人姑娘也看不上我啊!”

  众土匪释然,“是也,是也,姑娘也看不上他!”

  刘放觉得有些蹊跷,问道:“为何客婚族每年都会在落凤镇招亲?”

  小二解释道:“客婚族开枝散叶满天下,据镇子里的老人说镇子里的这条客婚族支脉,已经来了两三百年了。”

  刘放释然。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正是因为有了不同的习俗,才让这个世界变得更有纷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