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大哥说得对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896 2019.12.30 20:28

  作为死人,万爷终究没能力给自己报仇,更没机会替自己击鼓喊冤。

  遇到靖武城不愿多事的捕快,犯下杀人罪名的祸首们算是侥幸逃过一劫,所以刘放一行除了被各驿站差役拦下收过路银外,一路上并未受到任何阻拦。

  融国的驿站有拦路收过路银、给马匹加粮草喂水以及清洗马匹的服务,同时驿站里还备有饭菜供来往客商食用,只是饭菜难以下咽价格更是高得离谱。

  所以驿站真正赚钱的还是过路银。

  定州,苦寒之地,猛虎野兽肆意横行,不适合人类居住。越往边缘越荒凉寒冷,位处定州边缘的苍梧郡部分地带甚至能泼水成冰。

  仙门山山脉坐落于苍梧郡最深处,此处常年处于云烟笼罩,方圆数千公里生灵不能进,历年冒失闯进去的猎户与艺高人胆大的侠士武徒,进去后从来没听说有出来的。

  莫能幸免。

  久而久之,仙门山脉逐渐沦为神秘禁区,坊间传闻仙门山里住着一群食人的饿鬼。

  为此朝廷破天荒地派兵把守仙门山脉外围,更用三丈来高的天帝雕像镇压,于是仙门山有鬼的消息被无形中坐实。

  坊间传得有模有样:鬼喜阴寒怕气血,将士们血气方刚,配上天帝之威能将鬼怪镇压在仙门山里出不来。

  兵营里的将士只管巡逻警戒,不涉郡内其他事物,比如既不会戕害四处逃来的侠士,也不会管眼皮子底下发生的偷盗抢劫。

  只要没人私自越过防线闯进仙门山脉,他们就是天底下最好最温顺的官兵。

  关于这一切刘放知道得稍微比常人多一点,冥王的资料里说苍梧郡仙门山脉是道宗的地盘,误入其中的凡人会被阵法或道宗弟子击杀。

  而那些守卫本是道宗外门弟子,也是进入道宗的领路人,要想成功进入道宗唯有向守卫递上了问道帖,在守卫的带领下入宗才不会遭到意外。

  落凤镇,是进入道宗前的最后一个镇,也是苍梧郡北部边缘唯一的大镇,醉宵楼在这里,驻兵的军营也在这里。

  常福等人将乞儿和银子送回山寨后快马加鞭于前日傍晚追上了刘放一行,现在二十来号人正聚在醉宵楼刘放下榻的天字号客房里无聊地玩牌九。

  周九良输了好几百文,索性将牌一推起身不玩了。

  刘放独自站在窗边倾听着雪花簌簌落下的声音,他从黑暗中伸手抓了一片捧在手里慢慢端详,他从未见过雪也从未见过萧瑟凛冽的雪夜。

  雪,苍茫一片,用纯洁掩盖了地面的黑暗。

  醉宵楼建造有些玄机,屋子里很暖和,关上了门万籁俱静,站在门外除了呜呜风声,听不到屋子里任何动静。

  是个谈事的保密地方。

  窗口灌进来的寒风让周九良将衣服裹紧了几分,然后顺势将手夹在胳肢窝取暖:“大哥,天寒地冻的又没什么消遣,三位哥哥什么时候到啊?”

  “冬月初二。”刘放沉迷在雪景中,头也不回地答道。

  周九良扳着手指数了数,“哦……还有两天。”

  刘放赫然回首,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周九良吓了一跳,“我……我什么也没说啊。”

  刘放用力抓住周九良胳膊,激动道:“不是,你说还有几天?”

  周九良以为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心情猛然紧张起来:“我说……还有……两天……”

  刘放喜出望外,“也就是说今天是月底咯?”

  周九良摸摸脑袋,又算了算,随即异常肯定地嗯了声。

  “哈哈哈……”刘放笑了,一掌拍在窗棂上,激得落雪簌簌:“你姥姥个熊,走,咱们逛青楼去!”

  周九良不知道大哥为什么忽然抽风要去青楼,这天寒地冻的鬼地方让他备受煎熬,经过祥丰楼八名头牌的开拓眼界,青楼无疑能让他空虚的灵魂蠢蠢欲动。

  只是考虑到手里银子所剩不多,他一副酸葡萄的心理劝道:“大哥,这等穷乡僻壤的青楼能有什么好货色?”

  天色向晚,一刻值千金,五原大陆过了子时就算第二天,刘放急得像只热锅里的甲鱼手舞足蹈,“有不有好货,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周九良再度默默算了算兜里的银子,刨除回去的过路银等必要费用似乎真的不够二十来人去青楼潇洒一趟。

  常福知道大当家的在顾虑什么,厚着脸皮说出了症结:“大哥,如果去逛青楼,咱们银子不够……”

  刘放是什么?土豪!

  作为不缺银子的土豪,刘放现在更在乎时间,“跟着老子几时要你们花过银子?走,去这里最好的青楼!”

  听到不用自己出银子,常福话锋立变,开心道:“对极!对极!大哥说得对,书里说今朝有酒今朝醉,千金散去还复来,咱们要做个逍遥自在的土匪!”

  沈青龙作为常福的跟班,摇头晃脑地附和道:“是也!是也!二当家说得对!”

  闷在房间里的土匪头目们正愁无聊,若不是兜里没银子挥霍,他们早就出去花天酒地了。现在大哥发话带他们出去快活,立马急赤白脸跟着起哄叫好。

  周九良替山寨当家久了节约成了本能,他想着大哥虽然心性成熟,毕竟还是太年轻,银子这玩意儿不是大风刮来的,但挥霍起来绝对是大风刮去的。

  再说这里地方僻远人生地不熟,被人当肥羊宰了,或者将银子花光了,那才是叫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

  靠武技是不可能了,定州满地一流高手,他们哪里敢随意放肆?

  所以周九良认为自己有必要给大哥把把关,他瞪了一眼常福等人,迂回劝道:“大哥,要不咱们去逛逛窑子算了?”

  沈青龙是根墙头草,立马倒向了周九良,“是也!是也!大当家说得对!”

  只要能出去透风,去哪里头目们无所谓,自然积极响应大当家的号召。

  常福见弟兄们如此,立马义正言辞道:“对极!对极!大当家说得有道理!”

  刘放怒道:“有道理个屁!”

  在靖武城里刘放就知道窑姐往往是些大妈,青楼里的莺莺燕燕才是年华正好的粉红姑娘,差距就像路边的快餐店与星级酒店那么大。

  自己掏银子还得去吃快餐,刘放可不答应,“作为大哥,老子有必要纠正大家错误的思想,你们要坚定一个信念,银子是拿来用的,只有用出去的银子才叫银子,揣在兜里的银子填不饱肚子也保不了温暖,完全没有任何价值!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咱们都不去青楼,青楼的姑娘就没银子买胭脂水粉,胭脂水粉的商人自然不会有银子去买配料,配料来自融国各地,如果没人买配料就不会有人四处活动,所以你们劫道的营生就没了,最后大家没赚到银子都饿死了;”

  “但是,如果咱们用十五两银子逛了青楼,姑娘们为了赚到更多银子用十五两买胭脂水粉打扮自己,生意好了卖胭脂水粉的自然得各地进货,结果卖货的碰巧走到了山寨,咱们不多不少劫他十五两,是不是银子又回来了?”

  土匪头目们齐刷刷地点头。

  孺子可教!刘放继续引导道:“所以咱们是不是应该去青楼?”

  众土匪头目齐刷刷地摇头,“不对,窑姐们也用胭脂水粉,所以逛窑子也是支持。”

  刘放指着一众土匪头目,恼怒道:“你们去过青楼吗?”

  众人摇摇头。

  刘放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模样,语重心长道:“知道人为什么只能活百年吗?”

  众人还是摇摇脑袋。

  “那我告诉你们,百年匆匆好时光,一半辛酸打拼,一半放纵享受,辛酸是为了享受付出,放纵又反过来激起打拼的欲望,如果连对生活的享受都要扣扣索索,那还有什么力量支撑咱们奋力前行?”

  周九良被说得心动,讷讷辩解道:“大哥,可咱们确实没十五两……”

  常福在一旁弱弱道:“大当家的,我这里有……”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献宝似地呈到刘放和大当家面前,“出发的时候叔伯们担心咱们回去的盘缠不够,这一袋珠宝首饰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换成银子……”

  刘放一把夺过袋子举在手里,道:“今天除了老子,谁要是再敢拿出一个子儿,老子就当孝敬银收下了!”

  常福看着空荡荡的手心,连忙陪笑道:“大哥说得对!一方水土养一方美人,要是错过了那才不值当。”

  周九良眼珠随着刘放手里的袋子来回晃动,急道:“穷乡僻壤藏凤凰,要不咱们跟着大哥去看看?”

  沈青龙猥琐地搓着手,头点得小鸡啄米似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