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一眼宇宙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878 2020.01.02 05:32

  女子缓缓来到戏台上,低眉颔首间略带三分羞涩,摘掉面纱露出羞花容貌时耳根的两抹殷红顿时令台上十女无光。

  刘放咕咚吞了口唾液,世间竟有如此漂亮的女人,看一眼就想与她天荒地老,刘放甚至感觉到了久违的恋爱冲动。

  尚少辉严谨地吞了口唾沫,方才叹了口气道:“也就是个二流货色。”

  刚燃起的恋爱火种瞬间被尚少辉浇灭,令刘放万分不满:“少辉兄,咱们出生的起点就是普通人一生都难以达到的终点,咱们虽然见惯了一流二流美女,但又有多少人对二流美女可望不可即?正所谓饱汉不知饿汉饥,咱们应该多从饿汉的角度想问题,方才懂得什么叫珍惜!”

  尚少辉讪讪道:“刘兄说得对!”

  楼子里其他公子哥儿可没那么讲究,丝毫不给面子地拍着桌子催促姚干娘不要耽搁他们争夺大姑娘的时间,赶紧让下一位出场。

  台上的女子感到很委屈,眼底一丝水气止不住地翻腾,瘪着樱桃小嘴硬是忍住没哭出来,今天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她默默付出了很多。

  女子我见犹怜的幅模样让刘放心疼,只想冲上去在她耳边轻轻告诉她,在老子心里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各位公子,没有探花哪儿来状元,状元的好文采不还是得了探花的烘托?这位姑娘就是咱们客婚族三女儿云儿姑娘!”众多‘潜在大夫婿’的意愿强烈,姚干娘潦草介绍几句便了事,根本没给刘放怜香惜玉的机会。

  “知道了,啰嗦!”

  “快点吧!下一位吧!”

  “……”

  姚干娘顶着偌大的压力,无奈地劝道:“各位公子,且忍耐片刻大姑娘就出来了,有请二女儿羽儿姑娘!”

  丝竹管弦之音再起,一席薄纱平添些许神秘,显然姚干娘口中的羽儿姑娘为了今晚煞费苦心。

  羽儿一颦一笑皆是媚态,让刘放想起了清风寨的酒,只有喝过了那般顶尖的酒,睡过了这般顶尖的女人,才配得起红尘来去一趟。

  女子腰肢摇摆,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随着倩影徐来,媚而不妖的诱惑直冲刘放脑际,他心脏嘭嘭急遽加速,血液都在为她燃烧。

  身旁不合时宜地传来咕咚一声,尚少辉看着台上的姑娘,无比郑重地吐出四个字:“这妞,一流!”

  刘放傻傻看着摘下面纱的羽儿,只觉得喉腔中的唾液如决堤的洪潮般泛滥,抽空喝了口花间醉才掩饰住尴尬,一流美女的魅力竟然如此恐怖。

  总算镇住了这群刁钻的公子哥,姚干娘轻吐一口气放松了几分:“各位爷,接下来就是您期待已久的婉清姑娘……”

  唰……

  男人果然是善变的动物,前一秒还在垂涎羽儿的姿色,下一秒所有人立马将目光转向空荡荡的二楼。

  万众瞩目中,二楼栏杆之间的缝隙里,隐约见到了一只脚,脚上穿着绣花鞋,脚上的部分似乎是裙摆。

  待到脚的主人再向前挪动一小步,曼妙身姿终于彻底暴露在众人面前,一席白裙水墨作画,一条透明白丝掩住满园春色。

  魅惑!

  这哪儿是人间的美女?分明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天仙!

  小二果然没骗人!

  大姑娘婉清似乎有着无尽的魅力,楼下众人仅仅只是远远看一眼,心底自私的占有欲便被迅速勾起。

  婉清的穿着朴素,想来今晚只是她美的一个寻常晚上,她轻扶栏杆随意地环视一圈楼下众人,万花楼里所有的光似乎瞬间便汇聚到了她的眼眸。

  这世间怎能有如此漂亮的眼睛?

  错了,不应该称之为眼睛,应该称之为宇宙!

  宇宙里有星辰日月、有春夏秋冬,还有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在等着有心人去解开其中奥秘,女子纯洁得让人升不起任何杂念,如人对寰宇起不了邪念。

  最令人玩味的是,在无边无际的纯洁中,似乎还包裹着一丝微弱的欲,而那一丝欲又恰好处的勾起了所有男人的妄想。

  惊鸿一瞥,美人如斯。

  刘放只觉得脑海里全是花魁的身影,之前的姑娘长什么样全忘了,只顾得喃喃道:“美!太美了,她是我的了!”

  他眼睛一动不动地跟着婉清身形慢慢下楼,再到缓缓上台,再到摘下面纱,再到下颚不自觉打开,再到口水缓缓流淌,再到流出鼻血……

  爱或喜欢属于情感,占有服从于欲望。

  男人最原始的占有欲让刘放认为自己遇到了一生中非娶不可的女人,并且这个女人现在被上天特意送到了他的身边。

  试想,如果不是冥王给了他封印,他能为婉清守身如玉?

  如果不是每个月底才能破解封印,他能在这个美好而又浪漫的夜晚碰到婉清?

  婉清早不招亲晚不招亲偏偏今晚招亲,而且自己又在一个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来与她相会,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定数!

  刘放暗下决心:这个女孩儿必须是自己的!

  充当媒婆的姚干娘看着仿佛丢了魂的众人,蛊惑道:“各位爷,想成为婉清姑娘的夫婿吗?”

  “想……”楼里无人清醒,唯有傻傻迎合。

  姚干娘立马市侩起来,“按照客婚族的规矩,各位得给姑娘们父母高堂奉上一笔孝敬银,还得给未来你们的孩子一笔抚养金,妾身就暂且称为聘礼吧!”

  “……婉清姑娘聘礼五百两,羽儿姑娘聘礼三百两,云儿姑娘聘礼两百,其余姊妹聘礼五十两。”

  姚干娘的世俗让男人们清醒了三分。

  这里没人在乎银子,但都在乎别的男人染指玷污女神,众人歇斯底里地咆哮道:“婉清姑娘是我的!”

  “老子只要婉清!”

  “……”

  众人说光了刘放的心里话,他决定反其道而行之。

  刘放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姚干娘怒斥道:“这么漂亮一姑娘!你们竟然只收五百两聘礼!简直是侮辱!至少得一千两!”

  说罢,他干净利落地掏出了十锭金子牌在桌上。

  婉清姑娘冲着刘放微微一笑行了一礼,“多谢公子抬爱!”

  这一丝浅笑令日月无光,那一缕声音仿若天籁仙音,与刘放同坐一桌的尚少辉只觉自己的血好像被点燃了。

  为了得到婉清的欢心,尚少辉手忙脚乱地摘下腰间掏出二十颗金锭,喝道:“一千两太少,得两千两!两千两!”

  一席话点醒作为对手的阴柔公子:“婉清姑娘,值五千两!”

  “六千两!”

  “……”

  尚少辉面色难堪,恨恨道:“狗曰的左文昌,老子……”

  他的话被咚咚咚金锭拍在桌上的声音淹没,左文昌一脸报复地示威。

  姚干娘在台上差点忍不住想跳下来抱着刘放啃一口,欢喜地看着家奴将银子收完之后,擦满粉的脸上才硬挤出一丝为难,道:“哎呀,诸位公子真是……真是对我家婉清太好了,可婉清毕竟只有一个,妾身好为难……”

  公子哥儿们脑子里再也想不起流程,疯狂地争先恐后道:“婉清是我的!”

  声音传遍了整个楼子,后排的客商们不同意了,赤红双眼急道:“婉清是我的!老子就是倾家荡产也要称为婉清姑娘夫婿!”

  公子哥儿的声音如龙啸于九天,客商的声音似虎哮于山林,汇集在整个万花楼偏偏谁也奈何不了谁。

  江湖草莽们感觉自己很吃亏,他们比不过小白脸的脸蛋,也没有做生意的有银子,但他们有拳头有刀。

  草莽们抽出刀,用刀面疯狂拍着桌子:“婉清姑娘是老子的!谁抢老子杀谁!”

  公子哥儿们不甘示弱:“谁敢抢老子婉清,老子让他下大狱!”

  “谁敢抢我婉清,就是乱党!”

  “谁敢抢我婉清,诛他九族!”

  疯了,一屋子人全特码不要脸的疯了。

  刘放难得保留了三分理智,他悄悄拉了拉尚少辉的衣袖,“少辉兄你不说是靠比诗词歌赋定夺花落谁家的么?”

  尚少辉沉迷在花魁的世界里不可自拔,嘴里只顾着不断重复我要婉清杀你全家之类的浑话,根本没心思理会刘放。

  婉清姑娘见姚干娘似乎控制不住局面,微微向前走了一步道:“婉清自幼喜欢诗词歌赋,不如以此定夺婉清的归宿吧!”

  九天落妙音,入而成佳韵。

  一个外地江湖豪客听闻要以诗词定夺,急得一个纵身凌空踏步直奔戏台而去,粗鲁叫嚣道:“我段天德不会作诗,你也得属于老子!”

  花魁婉清吓得倒退了一步,仙容上飘过一丝浅浅的惊慌。

  台下众人大乱,急道:“婉清小心!”

  “保护婉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