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温饱大计(二)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723 2019.11.16 08:30

  可惜,这里是天龙帮的地盘。

  在地痞流氓界,人人都惧让天龙帮三分。盖因万爷懂得适度分赃,再加上大批一二十来岁热血青年充当打手,动起手来不要命似的,谁敢去惹?

  初到异界的刘放不信这个邪,今天谋划的事情就是这么狂:到祥丰楼去收保护费!

  穿越成为乞丐不丢脸!如果继续当乞丐就真的很丢脸,所以刘放规划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解决温饱。

  人是铁,饭是钢,穿越不沾荤腥臊得慌。

  刘放带着帮破落乞儿走进了天桥最大的酒楼——祥丰楼。一群乞儿和一个地球人第一次走进如此奢华古朴的酒楼,一时间竟被震住:我的个乖乖,这就是靖武县官绅们喜爱用餐的馆子?

  雕檐映日,画栋飞云。

  乞儿们呆呆地贪婪地盯着祥丰楼每一寸,似是这里一桌一椅都是引人垂涎的美味,店小二可不乐意了。

  小二肩搭一块半白擦桌布,站在门口叉着腰凶悍道:“没潲水!滚!”

  刘放反应过来,紧了紧腰上麻绳,喝道:“你姥姥个熊,老子来收保护费!”

  阿鬼咽了咽口水,在刘放身后叉着腰挺着肚子,附和道:“对,丐爷们是来收保护费的!”

  小二一怔,不确定地重复道:“收保护费?”

  乞儿们郑重地点头表示确定。

  小二眉头一展放肆笑出了声,笑得前俯后仰几近岔了气,引来大堂中用餐的十来桌食客侧目注视。

  食客们看到门口站着群低贱乞丐均是暗自皱眉:店小二简直不像话,居然让一帮乞丐杵在正门影响食欲。

  最可恨的是店小二还与乞丐们嬉皮笑脸。

  店小二看到食客们不满表情,一手捂着肚子艰难转身对大堂众人挤眉弄眼,高声宣传道:“各位爷……哈哈……咱们祥丰楼遇到了千年难得一见的大事儿……哈哈,哎哟,肚子疼……这群乞儿……要向咱们收保护费!”

  听小二解释这荒唐事情,食客们顿时哄堂大笑!

  一大腹便便富商模样的人用肥胖巨手指着一群乞儿,傲慢问道:“哦?好吃懒做的乞丐不踏踏实实要饭,竟然想要翻天?!”

  也有人表示怀疑,“小二,你莫是听错了?乞儿收保护费?”

  小二闻言转头谄媚道:“各位爷,天帝在上,小人没听错,他们真的说是来收保护费。”

  大堂里食客们又爆发出整齐笑声,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一场笑话全然没放在心上。

  刘放身后瘦高乞儿竹竿,眯着三角眼咬牙道:“牛哥儿?”

  刘放心里也没多少底气,毕竟从来都是靠才华吃饭,在君子动口和动键盘的时代久了,忽然不得不动动手,着实有点心慌。

  再回头看见因食客们讥笑而打退堂鼓的乞儿们,刘放暗道:不好,弟兄们怯场了,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高举象征暴力的木棍,刘放仿佛找回当销售总监时给员工们打鸡血的状态,道:“弟兄们,别人看不起咱们,咱们自个儿得拿自个儿当人!今天这事儿成了咱们以后翻身做人,干不成以后还得是过街臭鼠!你们是想继续窝囊一辈子,还是想要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就看今天你们的勇气!不要让明天的自己看不起今天的你!”

  一波鸡血打得乞儿们眼冒血丝,瞅着火候差不多到位,刘放发出了冲锋号令:“兄弟们,给我冲!”

  余音未了,竹竿哧溜便串到小二身旁,高举手臂粗细短棒率先打在小二腰间,店小二吃疼一挺腰又被后面打了鸡血围上来的乞儿结结实实踹在臀部,吧唧扑倒在地上。

  二十来个乞儿手持竹竿短棍一起砸向店小二,疼得他喊天呼地直求饶。

  一时间,食客们愣住了。

  这群狗胆包天的乞儿,居然真是来收保护费!

  酒楼里账房和四个跑堂率先反应过来,卷起袖子吆喝着要打死这群狗曰的小乞丐一窝蜂地冲了过来。月俸可是他们衣食来源,如果今天祥丰楼被一群乞儿砸了招牌,东家指不定会怎么责罚先不论,以后哪儿去混迹一个如此油水十足的生计才是关键。

  刘放多年饱受金啥梅熏陶出的经验告诉他,不在相同重量级别不能硬碰硬。

  躲在缠斗人群外,刘放在角落举着棍子高声指挥道:“兄弟们,散开!竹竿,带着弟兄们散开!”

  竹竿,是牛哥儿手下一员得力战将,行事狠毒泼辣外加不要命,是块好料子。

  乞儿们流浪街头多年,打人与被打早就成了身体本能。听到牛哥儿声音麻利儿从小二身旁四散开来,默契地四处摔碗掀桌子砸凳子,霎时间祥丰楼里好不热闹。

  食客们事不关己,有趣地看着精彩闹剧。乞丐上街收保护费,可是难得一见的稀罕事儿。

  地上的小二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趴在地上哼哼叽叽,身上被盖了无数脚印,那块半白擦桌布也变成了纯黑布条。

  账房先生眼看好好一酒楼被这群挨千刀的乞儿砸成了破烂饭馆,心头如在滴血,佝偻着背拿着算盘打向牛哥儿。

  刘放心底不停默念尊老爱幼四字警世恒言,狠狠一棒子将老账房敲翻在地。

  这还得了?

  老账房平日里待下面的伙计不错,跑堂们个个胸腔积起三丈火焰,嘴里吼着要将乞儿们碎尸万段!

  跑堂们满大堂追打小乞儿,奈何乞儿们身体瘦小又轻盈,酒楼桌凳等格挡之物又多,一时场面僵持竟然奈何不得这群小乞儿。

  乞儿们倒是越砸越有自信,没了之前些许胆怯。

  刘放重新回到角落里,适时再度动员道:“大家好好看看!他们挨打了也会疼,手重了也会晕!同样是肉做的人,让他们白白享受这些年,理该轮到咱们来享受享受了!弟兄们,为了美好明天而战!”

  “为了美好明天而战!”

  “为了美好明天而战!”

  乞儿们豪情壮志熊熊燃烧了。

  有七窍玲珑心的阿鬼补充道:“弟兄们,那些坐着的人就是平日里看不起咱们、欺负咱们的人。今天咱们不光要收保护费,还要让那些他们知道咱们的厉害!”

  乞儿们砸得红了眼迷了窍,当乞儿这些年受的委屈、白眼,就是来自于这些光鲜亮丽的食客,今天就得让他们知道乞丐的厉害!

  乞丐怎么了?乞丐也能顶半边天!

  刘放更多的是注意到阿鬼画龙点睛的表现,完全打破他对乞儿的有色眼镜,暗道:可以啊,这小子果真天赋过人,这么快就琢磨到了老子的精髓,是块蓝田美玉。

  其他乞儿激愤应和道:“对!”

  “就得让这帮狗东西尝尝咱们的拳头,从今以后咱们要抬头做人低头吃肉!”

  “打死这帮狗东西!”

  食客们听到乞丐们竟然要对他们动武,急得嗷嗷叫唤时还不忘嘴贱两句,惹得乞儿们更加疯狂。

  大堂内的跑堂慌了神,食客可是酒楼的衣食父母,自己爹妈被打了,酒楼也不用开了。何况能来祥丰楼用餐的非富即贵,这是能打的吗?

  一矮壮跑堂赶忙吆喝道:“叫后厨操家伙!快找东家请万爷!”

  这家伙闹得正欢,一乞儿跑到他的身后跳将起来,用尽浑身力气一棍子狠狠敲在他后脑勺上,血顷刻便顺着头皮流了下来。

  矮壮伙计也被打出了戾气,凶狠地弯腰拾起一张条凳,反身便朝那乞儿劈去,这一下若要被劈实,那乞儿不死也得残废。

  情急之下,混进人群里本想敲闷棒的刘放立马调转手臂粗细的棍头,朝着矮壮伙计尾椎之下、两瓣之间用力一顶。

  矮壮伙计只来得急‘哎哟’一声,便倒在地上来回翻滚。

  放倒矮壮伙计,刘放抬头就看到了大腹便便的富商,喜道:好个肥嫩软柿子,老子先去捏一捏。

  富商见着刘放眼神不善,想起刚才自己浪得最欢,登时脑门冷汗直冒,一双肥手空中直摆,道:“别打我,别打我!不关我的事!”

  富商一边求饶,一边朝桌底钻,刘放带着竹竿和四五个乞儿粗鲁掀翻桌子,棍棒在肥胖背脊翻飞得酣畅淋漓,那富商疼得爹娘乱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