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这一觉亏大了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716 2019.12.28 17:26

  作为土匪周九良习惯性地打扫杀人现场,可惜以万爷等人的身份,在靖武城里花自己银子的机会太少了。

  周九良翻找一圈才找到十来两纹银,拿在手里轻飘飘的太过寒酸,犹豫再三他还是将万爷那对松香黄石球一并揣进了兜里,美名说是贼不落空。

  这个理由很快被阿鬼推翻,他说周九良是土匪不是贼。

  说这话的时候阿鬼手上并没闲着,在尸体身上摸银子的速度并不比周九良慢,一点也没有之前屠戮尸首时的纠结抗拒,他的这道杀人关在土匪头子周九良影响下已经不知不觉被化解了。

  周九良对此感到欣慰,甚至有些喜欢上了阿鬼勤学上进的精神。俗话说勤能补拙,没杀过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连尸体上的银子都不敢摸。

  大哥让这群小子去山寨习武,而他们又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无疑会给山寨增加一笔不小的开支,他不能让这群小子过去吃白食。

  念及如此,周九良将算盘打到了万爷书房密室里的一千两银子上。

  刘放则只拿了黄三的刀,这把刀能无时不刻地提醒他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举头三尺有天神,要时时对这方世界保持敬畏。

  修炼了神通尚且能被乞儿们打个半死,他认为自己只适合夹着尾巴做一个老实的坏人。

  三人收刮完毕,周九良一杯酒水泼醒竹竿,拎着迷迷糊糊的竹竿就往楼下走,对于晕血的货色他可没那么好的耐心。

  提着竹竿到了大堂,周九良还不忘向掌柜交代楼上万爷和贵客要一醉方休,不能派人上去打扰。

  掌柜岂敢不听?万爷脾气他是知道的。

  融国无宵禁,四人出了祥丰楼穿梭在灯红酒绿的人流中,周九良靠近刘放小声问道:“大哥,那笔银子咱们要取来吗?”

  周九良想要那笔银子,一百两银子数目不小,相当于一个县令一两年的俸禄,拿到之后不仅能缓解乞儿们去山寨后的缺银危机,还能有效解决山寨上下几年的温饱。

  刘放担心周九良为了银子大开杀戒,问道:“怎么取?杀进家里强抢?”

  土匪们只在山里杀过人抢过劫,于形势复杂的县城里杀人抢银子,周九良有很多顾忌,所以只计划求财不害命。

  周九良急忙竖着三根手指发誓,“这事儿交给弟兄们处理,绝对不会杀人!”

  “你怎么弄出银子?”刘放关心道。

  周九良再三做出保证,“常福带着弟兄们潜进去,先用迷药放翻家眷,然后大大方方地将银子弄出来,如果碰到漏网之鱼就打晕,绝对不会杀人!”

  随即他又憨笑道:“不过得找大哥借点迷魂香给弟兄们……”

  刘放对周九良当初在山上说武技才是正道的言论记忆犹新,出言调侃道:“你不说下药是邪门歪道么?”

  周九良带着几分羞赧和几分理直气壮道:“都做土匪了,还讲什么正道歪道的?”

  刘放一时语塞,竟然找不到理由去反驳,“常福去弄银子,那你呢?”

  能拿到银子周九良并不在满足,憋着一肚子坏水想要谋划更多,他摇头晃脑道:“咱两今晚在酒馆里亮了相,那群漂亮姑娘不知道会什么时候醒过来,咱们得赶紧出城才妥当。”

  刘放愿意相信一个土匪的直觉和专业,清风寨能在官府这么多年的围捕中毫发无损,周九良肯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好!弟兄们怎么办?”

  其实对于亮相一说他是无所谓的,今晚所有人只看到他鼻青脸肿的模样,若是等上三五日恢复美貌之后,谁还会认为是他?

  正所谓福祸相依,刘放现在忽然觉得被乞儿们打一顿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周九良继续蛊惑道:“咱们翻城墙连夜出发赶路,弟兄们办完事后明日打早出城带着行礼在后面追咱们,再留五个弟兄带着这帮臭小子和银子回山寨,将乞儿安排妥当后再快马追上咱们。”

  刘放想了想,觉得不妥:“万一祥丰楼里的姑娘醒过来报官怎么办?”

  周九良心中一喜,略带一丝紧张道:“祥丰楼我会派两个弟兄守着。”

  刘放总觉得似乎哪个环节有什么问题,小细叮嘱道:“在万爷家里也留几个弟兄守着,务必要保证家眷醒来时弟兄们能安全出城,不能让人看见弟兄们的脸!不能杀人!”

  周九良一脸得色,大喜道:“大哥放心,弟兄们机灵着呢!”

  刘放看着周九良的嘴脸忽然醒悟过来:玛德,为什么老子要黑灯瞎火的赶路?这厮想支开老子将那八个姑娘弄回山寨!

  于是他一句话便浇灭了周九良的热情:“算了,还是等弟兄们办完事,明早咱们一起出城。”

  周九良背心出汗,急得脸色变了又变,绞尽脑汁地找借口劝道:“大哥,留在城里太过凶险,还是连夜出发妥当!”

  刘放越发肯定自己猜中了周九良的心思,义正言辞驳回了他的理由:“贤弟哪里话?既然弟兄们认我当大哥,自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撇下弟兄跑路的事老子做不出来!”

  周九良傻眼了。

  刘放转头看了看神情呆滞的周九良,带着一脸笑意道:“咱们现在就兵分两路,你去通知客栈通知弟兄们,我们在武圣庙等你!”

  “哦……”周九良感到万分沮丧,扭头灰溜溜地走了。

  看着他远去背影,刘放暗自偷笑:小样,你大哥终究是你大哥,跟我斗你还差了点。

  竹竿听刘哥儿和土匪头子云里雾里的聊天,好奇道:“刘哥儿,你们要去哪儿弄银子?”

  刘放笑道:“万爷家。”

  听到是去万爷家取银子,竹竿欣喜道:“万爷果真对咱们不薄!知道黄三害了咱们牛哥儿,还给咱们一笔银子!”

  阿鬼狠狠敲了竹竿脑袋一下,低声怒道:“不薄个屁!黄三是谁?万爷的狗腿子!就是万爷要杀牛哥儿的,杀了牛哥儿就能拿咱们当枪使了。”

  “什么!是万……唔……唔……”

  阿鬼捂住了竹竿的嘴,厉声道:“闭嘴!咱们杀了万爷,在逃命呢!”

  竹竿沉默。

  他的眼睛里藏满了诸多不甘,他不相信教他们武技时平易近人的万爷会是杀害牛哥儿的幕后主使。

  他仿佛听到了心里有什么破碎的声音。

  刘放用力揉了揉竹竿脑袋,“有些人对你好,不过是方便在背后捅刀子,他想将刀子捅得越深就会对你越好!”

  他能明白竹竿此刻的心情。

  地球上的人进化了四肢大脑,唯独没进化出一双能分辨善恶的慧眼;五原的神修成了通天地的神通,也仍旧无法修出堪破是非的神目。

  能做的,无外乎是多给自己包裹一层厚重的盔甲。

  阿鬼搂着竹竿的肩膀,安慰道:“一世人一辈子兄弟,走!回去找兄弟们,咱们才是对你最真的,什么狗屁万爷黄三,吃屎去吧!。”

  “对,一世人一辈子兄弟!”刘放嘘了口气,想着法子逗竹竿开心道:“今天老子报了大仇,你可不能给老子哭丧着脸,得喜庆!”

  阿鬼没心没肺地笑了,“对,咱们今晚得搞点肉好好庆祝庆祝。”

  竹竿瘪了瘪嘴,最终给出了一个难看的笑,“不能喝酒!”

  刘放从中间揽住两个家伙,“拜托,咱们三现在还在逃命好不好?”

  阿鬼指了指刘放又指了指天上,拆穿道:“刘哥儿你这尊荣……是我和竹竿逃命好不好?再说你是那位的女婿用得着逃命?”

  “刘哥儿,你知道的,我没动手!”竹竿觉得自己很无辜,睡了一觉就成了杀人凶手,这觉睡得亏大发了。

  刘放和阿鬼相视一眼,骤然动手将竹竿按在地板上一顿摩擦,“你姥姥个熊!”

  阿鬼心思最毒,一边打还一边送祝福:“老子祝你以后新婚之夜也晕血!”

  竹竿也不反抗,笑嘻嘻地任由两人施为,这一次,他确定自己的牛哥儿回来了。

  而且,就在身边。

  三人打打闹闹一路前行,仿佛有兄弟在一起,哪怕天塌了,哪怕立马要被杀头了,都不过屁大点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