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所谓道义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969 2019.12.20 08:00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刘放看着眼前这群提着刀枪棍剑的粗野莽汉有些拿捏不准。

  这伙人凶神恶煞的扮相就差在脸上写明他们是坏人,偏偏嘴里文绉绉的语句和彬彬有礼的态度又让之前的判断模棱两可。

  管他对方什么来路,终究不过是普通人,刘放九山境大成,来再多凡人他也不害怕。

  护卫一行人以客山马首是瞻,他也很迷糊眼前这伙人的来意。

  本着出门在外多交朋友少树敌,客山决定先摸摸对方的底细再说,于是抱拳回了一礼道:“诸位兄弟有何指教?”

  对面的二当家很满意肥羊的态度,他们是有素质的土匪,讲究先礼后兵斯文待人的优良作风,于是又作了一揖,背诵起了大当家教的劫道词:“诸位高友来我斩龙湾,作为清风寨二当家本应倒履相迎,奈何山寨拮据,弟兄们在此欲向列为公子借点钱财。”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要劫财?

  两边人马旗鼓相当,客山等人又有武技傍身,岂会甘心将到手的银子拱手相让,皮笑肉不笑道:“哼!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刘放心底冒出个阴损主意,装作惊慌失措地跑到身强体壮的二当家身前,指着护卫们向二当家寻求庇护:“二当家的救救我,我与他们不认识,他们要杀我!”

  客山毫不犹豫地戳穿刘放的谎言,“放屁!他是我们少爷!”

  二当家瞪着牛眼在刘放和客山等人脸上来回巡视,硬是分辨不出谁在撒谎,“兄台与诸位公公子结伴而来,他们为何要杀你?”

  刘放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我是阳州刘家的少爷,他们打跑了我的护卫,准备在这里杀了我抢走银子,只要兄台救我一命,我愿将所有的银子赠给兄台以报恩情!”

  二当家看着客山等人惊诧道:“你们也是土匪?”

  护卫们手上有武技傍身,虽然没经历过这种阵仗,但在敌我看着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害怕的。

  所以立马就有人跳出来争辩,“你才是土匪!他是少爷,咱们是护卫!”

  二当家用蒲扇大的手摸摸脑门,想不出个所以然,武断道:“杀人越货,分明就是土匪行径!还敢说你们不是土匪?”

  客山年少时做过游侠,手里见过血更有几分胆气,顶撞道:“就算咱们是土匪,你们也得就讲个先来后到的道义吧?”

  二当家闻言笑了,摇头晃脑地开始讲道理,“是极!是极!咱们要以理服人,刚才这位公子说了将银子送给咱们,于情于理都是咱们先到!”

  八字胡这回学聪明了,跟着二当家拽文嚼字:“对哉!对哉!你们还没抢到银子,咱们救了这位公子,于是公子将银子送给了咱们,所以银子理应是咱们的!”

  土匪们纷纷出言附和:“是也!是也!如果你们再抢银子就是要破坏道义!”

  “咱们最讲道义了!”

  怎么绕来绕去这银子就要飞了,客山急眼了,“道义?做了土匪还讲道义?想要银子也得问问老子手里的刀答应不答应!”

  气氛立马剑拔弩张,随时有可能厮杀。

  刘放站在一边有点蒙,像是遇到了这天底下最诡异的事情,他仿佛看到一帮穷酸秀才在打嘴仗,哪儿有一点传说中土匪穷凶极恶的样子?

  管他呢!

  他悄悄朝旁边挪了几个位置,准备坐山观虎斗。

  客山最先沉不住气,刷地一下将刀拔出了鞘,哗哗哗耍了一个套路,“弟兄们,这帮土匪要断咱们的财路,随老子操家伙宰了他们!”

  刀是一把好刀,泛着森然冷意。

  二当家身旁的八字胡左脚前迈一步,沉腰缩身将长枪端在手里挽了个枪花,嘴里还振振有词:“兄台好生无礼真是有辱斯文,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竟然胆敢抢劫!我沈青龙为了护住弟兄们辛苦得来的银子,唯有舍命陪你走上两招了!”

  合着护卫们变成无理取闹了,客山怒火中烧,提着厚背精铁大刀怒吼一声便与沈青龙打到了一起。

  其余护卫也没闲着,叽叽喳喳挥着手里的武器就要上前帮忙,二当家身后的土匪们岂能让护卫们讨了便宜?咋咋呼呼地就加入了战团。

  两伙人最终打成了一团。

  二当家对手下弟兄的手段似乎很有自信,扛着大刀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刘放事不关己,闲云野鹤般走到二当家的身旁,搭讪道:“兄弟,你不去帮忙?”

  二当家口头上得了刘放的银子,对他颇有好感,傲然道:“兄台有礼了,这些土匪不过是一群脚步虚滑的软脚虾,不配做吾等的对手。”

  刘放不懂武技,只觉得土匪们招式干净利落颇有章法,护卫们胡劈乱砍杂乱无章,却是没看出脚步虚滑之意。

  如今他立志做个好问之人,虚心请教道:“弟兄们的手上功夫叫个什么名字?”

  “我等习练的乃是山寨叔伯们传下来的武技。”二当家左右无事,摇头晃脑地用半文半俗的话与刘放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刘放好奇问道:“武技是什么?能飞来飞去不?”

  二当家倒是乐意解答:“人之身体潜力无穷无尽,只要用武技开发出来,飞檐走壁倒是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怕是只有传说中的天神才能办到。”

  场上打得‘惊心动魄’,场外两人聊得云淡风轻。

  刘放若有所悟,回忆起当初黄三杀他时的场景,用的应该是武技无疑。

  凡人不会开发乌阳,能利用的只有身体,武技应该是退而求其次的功法。

  这时好几个护卫被砍了几刀受伤倒地哀嚎不止,有些护卫没经历过杀伐顿时心生怯意,哪儿还管什么金银财宝,扔下手中武器拔腿就跑。

  土匪们提刀要追,二当家适时出言制止,“大当家说过穷寇莫追,回来吧!”

  缠斗中的客山看到护卫跑了,急得破口大骂:“你们难道不想要银子了吗?快回来!咱们还有希望!”

  那几个护卫听到客山的话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客山,脸上阴晴不定显得很犹豫。

  一跑了之,就代表下半辈子只能隐姓埋名流落他乡,若是犯傻回到阳州老家铁定要下大狱;不跑参战,又有可能将命丢在这里,毕竟两方实力悬殊过大……可不跑说不定有机会捞到大富贵呢?

  常言说富贵险中求,跑或者不跑?七八个护卫面面相觑,颇为意动。

  二当家将一切瞧在眼里,趁着又一个护卫受伤倒地的瞬间,适时恐吓道:“呜呼哀哉,除了领头的都给我杀了!”

  于是那几个护卫们如丧家之犬般仓惶逃跑,导致场上的护卫们也是越打越心虚,不断有人边打边跑。

  毕竟银子谁都爱,也得有命花才行,也许他们自己个儿天生就是穷命,还是先保住小命再说吧!

  手下弟兄慢慢跑光了,客山越发着急起来,将手里厚背大刀舞得密不透风,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子。

  沈青龙与之相反,身形轻巧盈动,见缝插针,总能在客山攻防之中找到一丝缝隙递上一枪,好似毒蛇突袭。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不相上下,沈青龙气定神闲心存玩耍之意;客山浑身淌汗心浮气躁,再这样下去必输无疑。

  客山无疑也明白了这点,他使出一招环首刀解开沈青龙的攻势后跳出圈外,喘着粗气道:“等一下!”

  沈青龙果真住了手,一把将长枪插在地上,拄着枪身问道:“干嘛?才让老子玩这么两下就不行了?”

  “老子认栽,银子是你们的了!”客山毫无顾忌地坐在地上喘气,也不怕其他土匪会趁机发难杀了他。

  沈青龙回头征询二当家意见后,拔出长枪扛在肩头慢悠悠地退后,意思不言而喻:放过客山一命。

  近半个月的算计成了泡影,客山委屈地坐在地上斥问道:“你们不讲规矩!斩龙湾地盘不是在崖后么?你们为什么要越界拦道!”

  二当家愣了愣,道:“咱们扩张地盘了,难道你不知道?”

  客山要哭了,土匪还有扩张地盘一说?!

  休息了一会儿,他很硬气地站起来一拱手,“山不转水转,江湖见!”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现在只剩下刘放了,他很愁闷如何赶这些马车上路,这时二当家说话了,“观小兄弟谈吐,似乎是个读书人?”

  刘放愣了愣,不明白二当家何出此言,心想着自己在融国没有什么功名,应该不算读书人。但他却实实在在读过十几年书,也不知道还算不算读书人。

  因为以前读的书是谋取生存的知识,而融国的书教的却是如何读懂社会人心、天下大势。

  “读过十几年。”心里如此想,刘放嘴上却不肯承认自己是文盲。

  二当家大喜,“原来先生有学问在身,不如随我山上走一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