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滴,会员卡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503 2019.11.21 08:30

  “那可不!咱们冥界没什么赚钱产业,衙门不赚银子,差人哪儿来月俸银子花?”姚诰犄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刘放琢磨着好像有道理,古代封建社会以农业种植为基础,朝廷收入来源主要靠赋税,也就是说一大帮子农民养着一伙王公贵族,贪念和不公是矛盾产生的本质;而现代社会则以商业为核心,政F早期以税收累积资本,然后以国家税收投资增值。国库充盈后再逐渐减轻百姓赋税,达到还富于民的目的。

  可到了这幽冥地界情况就变得迷之尴尬。

  遍数地球发达国家,矿产、农业、贸易、金融、娱乐、旅游总有一样独占鳌头,偏偏整个幽冥一无种植业二无生产业,没有一样能够作为核心带动可持续发展。

  就举几个例子,旅游业冥界不适合吧?总不能逮人就说,走,美女,请你去刀山火海一日游?指不定得挨大嘴巴子。

  再说娱乐,更荒唐,说书唱戏行业的精英还在被拔舌头呢!不是冥界没鬼才,是没适当用起来。

  鬼魂们零花钱、衣服全靠烧,也就是说大部分人界来的鬼魂是有银子的,可冥界官府却没银子,这就尴尬了。

  刘放估计也许冥王正是看到了问题,才管控并发行了制式冥银。人界烧过来的纸钱可以按照比例兑换冥银,然后官府收取手续费以保持正常运转。

  即便如此,偌大幽冥仅仅依靠那点手续费运转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冥府就开放了很多权限,上行下效,如今幽冥界的官府已然被变成了生意场。

  一句话概括就是:银子能使鬼推磨。

  姚诰犄、阿兰两人在门口处验过腰牌,领着刘放走进执法殿大门。

  嗬!

  进了殿门首先看到的是个宽敞院子,从建筑布局上看院子后面应该才是刑堂所在,而院子左右则是七八家店铺,这些铺子里兜售着各类丹药。

  其中生意最火爆的就属一家取名为宝丹林的店铺。

  大多鬼差都带着鬼犯们到这家店铺门口,然后鬼差们便对鬼犯不管不问放任自由,三五成群聚在角落吹牛打屁。

  门外鬼犯们看着店铺里挂着的各式丹药介绍,那不正是他们梦寐以求能逃避刑罚的丹药么,哪儿能不动心?

  宝丹林里身着公服的差人倒是热情,不断张罗招呼着鬼犯们进店选购,“好消息!特大好消息!店铺到期,最后两天!所有丹药一律清仓甩卖,八折处理,八折处理!不计成本,机会难得,只求卖完!最后两天!最后两天!走过路过,千万不能错过,在这里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大胆进门,放心选购,品质保障!欢迎选购!”

  是不是最后两天不好说,但叫卖里明目张胆的暗示鬼犯们大胆进门、放心选购,没几个鬼犯能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心。

  鬼犯们摩拳擦掌想要进店,却又畏惧角落里差爷手中打魂棒不敢冒然行动,但宝丹林里差人叫卖的丹药又着实诱惑。

  于是有名胆大的鬼犯咬咬牙尝试着一脚踏入店铺,见着鬼差们也不阻拦,他大着胆子双腿迈了进去,回头一看鬼差们竟还在自顾自的聊天。

  那鬼犯算是明白了,鬼差是默许他们购买丹药,跑到柜台前激动道:“老板,我要要药!”

  掌柜满是鼓励,道:“要什么药?”

  “墙上写的八宝控火丹!”看来是一位将要下火海的鬼犯。

  “原价一百二十五两银子,八折一百两,不讲价。”

  许是那鬼犯新死家里给有不少纸钱,硬是凑满了百两银子买下了一颗八宝控火丹,欢天喜地地揣在怀里。

  这还得了?

  有了示范,众鬼犯一窝蜂疯狂涌入店铺。

  兜里有银子的鬼犯疯狂抢购所需丹药,有些鬼犯则在原地拿出一颗药丸捶胸顿足痛哭涕零,不用问这些鬼犯肯定是上了药贩子的当。

  然而并不是所有鬼犯都有银子,他们看着所需丹药苦于拿不出银子,在一旁心急若狂,但又不敢洗劫店铺,于是红着眼盯上了买到丹药的鬼犯。

  购买了丹药的鬼魂就倒了霉,出了店铺穷鬼们一把就将他们拉出来,搜身的搜身、打劫的打劫,倒霉鬼人财两空,还白白挨了一顿揍。

  院子里鬼犯们拼命抢药、护药,鬼差们在角落冷眼旁观,既不参与也不搅和,药最终落在谁手里那是本事,只要鬼犯消费了丹药他们就有银子拿,其他无关紧要。

  刘放瞧着院子里惊心动魄的场面,暗自幸庆搞定了姚诰犄和阿兰,不然此时他也一定是抢药大军中的一员,就他这小胳膊小腿的,指不定反被扒了身上衣服。

  姚诰犄手搭在刘放肩膀,小声道:“买丹药我们拿的不过十来两银子,差人们自然懒得管,院子后面才是大头。”

  “大哥,院子后面难道有宝贝?”既然大哥说是大头,那院子后面所售之物绝对非同凡响。

  “想不想去看看?”姚诰犄卖关子道。

  阿兰一手掐住姚诰犄软肋,道:“还给小弟卖什么关子?不就是缩减刑期之类的嘛!”

  缩减刑期?这不就是刘放所期待得嘛!

  刘放搓着双手火急火燎道:“大哥、大嫂,快带我去见识见识!”

  姚诰犄、阿兰二人只得笑着跟着刘放胡闹。

  院子后面是一条俩丈宽的小巷,出了院子就能看见一左一右立着两块碑。左手边是块红色石碑,上书‘生门’;右手则是一块黑色石碑;上书‘死地’。

  死地那头的巷子深不可测,尽头藏在一片阴暗之中,空气中陈杂淡淡的雾气,有腐败味道充斥其间。

  而生门这边巷子荧光闪闪,墙上开了好些个窗口,上面分别写着登记处、更改刑期、更换项目、户籍办理、贵宾厅等字样。

  不用问,死地肯定是该干嘛干嘛去,生门才是重点。

  刘放急冲冲跑到更改罚期的窗口,问道:“改刑期多少银子?”

  窗口后面猫头大婶眯着眼,懒懒伸出一只手递到窗口,道:“十五万两银子减十年,五万两加十年,票呢?”

  谁有病才来加刑期,刘放问道:“什么票?”

  姚诰犄在后面解释道:“拿五十万两登记取票之后才有资格享受服务。”

  原来如此!

  难怪山羊判官不分青红皂白始终定刑卡在一百年,原来是这么个意思,要想减刑不正好就需要两百万两么?鸡贼的山羊!

  阿兰柔声道:“这里每办理成功一位,冥府拿走八成,剩余两成所有差人均分,所以这才是大头。”

  “那更改项目又是什么?”

  姚诰犄接过话茬,道:“更改项目就是将油锅变成泳池,将火海变成拔火罐之类的;至于后面户籍办理就是三百万两一次性买断冥界户籍,来世可以享受任意窗口免费服务一次。”

  刘放惊道:“还能这么玩?”

  阿兰娇笑道:“这有什么,只要你舍得使银子,判官殿也可以不判,执法殿可以改判;到了洗魂殿可以改下世性别,轮回殿可以改出身。”

  “难道没有忘记前世的孟婆汤?”刘放追问道。

  “孟婆汤是什么?咱们冥界只有忘魂汤。”姚诰犄道。

  懂了,好家伙!难怪前身牛哥儿上辈子只能当乞丐,铁定他上上辈子在幽冥界没使银子。

  看来得想办法弄点银子!

  刘放正琢磨着鬼点子,听到一道风骚声音传来,“猫婶,会员卡,续充五百年。”

  刘放大喜,银子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