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洞房花烛(四)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997 2020.01.05 17:16

  选择就摆在刘放面前,要么婉清死要么刘放亡,没有讲和没有投降。

  刘放觉得自己有一定的过错但罪不至死,毕竟自己带着满腔真诚参加‘招亲’,并且合法合理地通过考验被送入洞房,但人姑娘目的不单纯耍心眼要霍霍自己,所以他迫不得已的用神通稍微违背了人姑娘的意志亲了她。

  罪过是可以饶恕的嘛!

  但让一个姑娘香消玉殒在自己面前,刘放自认为做不到;何况他兜兜转转活了‘几辈子’才遇到一个如天仙般靓丽的女子,并且还能有幸品尝了她的樱桃小嘴,何况还有了夫妻之名,刘放也着实舍不得。

  左右想不出个解决办法,刘放索性解开定魂指,好言商量道:“反正你现在也杀不了老子,要不你先回去练上几年再来找老子报仇?放心,在你找老子报仇之前,老子绝对不会告密!”

  婉清左右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一抹眼泪恨恨道:“我凭什么信你?”

  “就凭老子姓刘!”

  “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婉清思索片刻,异常认真道:“要是杀不了你,我就杀了你的孩子!”

  “孩子是无辜的!”

  刘放被婉清的天真弄得哭笑不得,不过这厮心底还是觉得很高兴:毕竟从此和这天仙似的美人有了一个‘孩子’。

  念头通畅生出豪情万丈,刘放负手潇洒出了门,爽快道:“在下随时恭候姑娘大驾!对了,老子现在九山境。”

  身后婉清秀美微蹙,小声自言自语道:“九山境?是什么境界?”

  没入无边雪夜的刘放差点一头栽倒。

  他本以为自己说出境界后能让魔女婉清不敢随意造次,万万没想到这妞儿根本不知道九山境是什么境界。

  上古的修士以成神为终极目标,如今的修士以成仙为终极目标,刘放虽然知道神和仙不过是换了个名称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可修仙的境界名称刘放却是一无所知,所以才闹了乌龙。

  刘放后背绷紧内心慌得一皮,他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特别害怕婉清背后突然发难偷袭,破妄眼丝毫不敢懈怠地注视着婉清的一举一动。

  万幸婉清没有因不知道什么是九山境界而傻傻出手,刘放才得以从容撤离。

  回醉宵楼的路上他仍旧万分谨慎,生怕不知从哪里就递过来一把刀送他回了幽冥,他可是见过婉清凭空捏刀的本领。

  其次就是他怕魔女婉清跟踪他,有人惦记他的小命不要紧,但得时时刻刻如坐针毡地提防就不好玩了。

  刘放打算接下来两天老老实实躲在醉宵楼不出门,只要入了道宗就安全了。

  其实刘放的担心很多余,婉清不仅没想过再出手更没想过跟踪,在刘放走后悲痛欲绝的她写了一封信,信上只有四个字失手、已归。

  婉清走得这么着急的原因一半因为报仇心切,一半因为怕被人察觉‘怀孕’。

  而‘罪魁祸首’刘放回到醉宵楼躺在床上忽然想通了一个道理:那丫头是魔教中人,老子与魔教的开山祖师怎么的也算师出同门,也就是说老子在魔教至少是开山祖师的辈分,而那丫头对老子出手就是欺师灭祖!

  作为老祖和长辈亲亲后辈弟子有什么问题?

  再说就算老子与魔教没什么关系,是她想害老子在前,老子只不过适当的进行了教育,何罪之有?

  就算她没想过害老子,那也是她包藏祸心在前,如果她好好遵守相亲闪婚入洞房的规则,老子岂会用强吻来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冷静下来的刘放找了无数理由说服了自己,在他的阿Q逻辑里强吻成了行驶正当权利,目的则是为了保障合法权益。

  在心安理得的情绪中,刘放回忆着黑灯瞎火里的滋味逐渐鼾声大作。

  他倒是睡安稳了,然而有人却为他的事心烦意乱。

  婉清闺房内一人拿着书信怔怔看了半晌,许久之后方才阴晴不定道:“你曾保证不会失手!”

  姚干娘小心翼翼地应道:“能让婉清失手,得化神境以上的高人出手才行,那小子身后恐怕有人!”

  那人断然否定道:“不可能!”

  姚干娘指了指仙门山方向,“万一是里面的人出手呢?”

  “容我先去查查!”

  那人留下句话便隐入了无边风雪。

  ……………………

  第二天清晨。

  周九良等人一觉睡到自然醒,起床时早已是饥肠辘辘,在下楼吃早餐时出于对大哥的尊重,他们悄悄打开了刘放的房门。

  待到看清床上躺的是刘放,沈青龙惊讶道:“大哥怎么回来这么早?”

  常福一巴掌拍在沈青龙后脑,“这还用问?肯定是大哥昨晚相亲失败了呗!”

  周九良轻脚轻手地走到床边,缓缓吸了口气,方才道:“不对!大哥身上有股香味,唇角还有口脂,说明他昨晚得手了!”

  沈青龙疑惑道:“万一是不小心沾上的呢?”

  周九良反复打量着睡梦中刘放的满足放松,自以为一切了然于胸,奸笑着解释道:“你们再看看大哥的睡姿,昨夜肯定很辛苦!”

  常福习惯性地附和道:“是也!是也!大哥毕竟太年轻,不懂得节制!”

  沈青龙摸着八字胡贼眉鼠眼的似乎有什么重大发现,侧耳倾听片刻他才说出了心中疑惑:“大哥呼吸稳而有力,不像是过度劳累的样子……”

  一众土匪头目都是武技高手,只需要凝神一听便知沈青龙所言非假,互相大眼瞪小眼的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有土匪头目竟然又发现了新情况,在人群里小声道:“大当家、二当家,你看咱们昨夜玩到卯时才睡眼眶都有些泛黑,大哥却没有……”

  刹那间,头目们炸了锅。

  “咦!真的耶!”

  “大哥的皮肤也不像咱们这般油腻……”

  “对极!对极!”

  前去参加招亲,身带胭脂香味而归;回来那么早,睡意却如此昏沉,偏偏又没有疲累放纵过的迹象。

  周九良心底冒出个想法,抱着胳膊犹豫道:“莫非大哥昨晚……”

  常福主动说出了周九良心中的怀疑,“雄风不振?”

  沈青龙顺势说出了众头目期待的结果,“所以觉得没面子就提前回来了?”

  这时有头目指着刘放的脸惊呼道:“快看,大哥皱眉了!肯定是梦到了昨晚的不如意!”

  周九良居高临下地同情着刘放,他终于明白当初在山寨刘放为什么要拒绝他的‘好意’了,想来除了义薄云天之外更多的还是身体上的一些个不方便。

  这一瞬间周九良忽然觉得世界很公平,给如刘放这般优秀的人开了一扇容纳智慧和容貌身世的门,结果又关闭了他一扇通往幸福的小窗。

  虽然他们每日为银子发愁,但至少他们身体健康。

  “唉……”幽幽一声叹息,周九良挥挥手召集众头目聚到角落,严厉命令道:“以后不能在大哥面前提起此事!听到没?!”

  头目们齐齐点点头答道:“大当家的放心!男人的痛咱们都懂!”

  刘放从舒服的睡梦中被吵醒,朦胧睡眼看到一众土匪鬼鬼祟祟聚集在角落讨论什么,于是问道:“你们在干嘛?”

  众土匪忽然听到刘放说话,吓得本能回头看着刘放直摆手,吞吞吐吐道:“大哥……醒啦,咱们没……没干嘛……”

  “哦?是嘛?”刘放坐起来打了个哈欠后,发现众人表情怪异似乎在隐瞒什么,狐疑地问道。

  一众头目慌了神纷纷用无辜地眼神看向沈青龙,在这个节骨眼上沈青龙不敢随意抖小聪明只得无助地看向二当家,常福又求助性地看向周九良。

  周九良紧张得脑门冒汗,咧着嘴随口打哈哈:“那个……呵呵……大哥……咱们在讨论昨晚的牌九,怕打扰你才……”

  刘放眼底划过的一丝不相信被周九良准确捕捉,他猛然惊觉自己话里的不妥:讨论牌九干嘛要到大哥房中?

  于是周九良连忙转变话锋:“那什么……大哥……咱们在讨论今天去逛逛书铺和……”

  常福接过话头补充道:“待会儿吃什么!”

  “对!和待会儿吃什么!”周九良感激地看了眼常福。

  沈青龙公鸡啄米似地连连点头,附和道:“大哥,咱们就是在商量吃什么!”

  刘放岂会相信他们的鬼话,他担心众土匪昨晚也遭遇到了麻烦却不敢告诉他,追问道:“商量出结果了吗?”

  众头目齐齐摇头,“还没!”

  刘放决定旁敲侧击地问道:“你们……昨晚牌九玩得开心吗?”

  众头不敢接口,齐齐看向周九良。

  周九良是个文化人,刘放越是这样问,他反而越不敢回答诸如‘玩得开心’之类的敏感词汇。

  刘放心中一紧,激动地从床上跳起来,“难道昨晚你们也发生了意外?”

  此话一出无疑在众头目心里坐实了他们的猜想,面色古怪地齐齐摇头否定道:“没有!昨晚咱们挺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