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劫谁?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677 2019.12.21 14:38

  不管是武技还是下药,只要能放倒敌人,都是正道。

  当敌人在头上拉屎撒尿的时候,无论什么手段,刘放认为都是可以接受的。譬如当初他要是晓得黄三要杀他,莫说是下药,就是再卑劣的下三滥手段他都敢用。

  武技在江湖人中称为正道,可如果有人用武技作奸犯科,武技是否又成了邪门歪道?所以世上没有邪恶的方法,只有邪恶的人将方法用在了邪恶之处。

  说到底大当家也是为他好,刘放还没糊涂到是非不分,“谢谢大当家的提醒,小弟绝不会拿这些药出去为非作歹。”

  与人相处,简单聊上几句,就能大概判断一个人的品性,在刘放眼里大当家周九良应该是个有底线的坏人。

  饭才吃一半,两人回到屋里新添了一壶熊掌鹿尾酒,又喝了一轮,大当家道:“小先生报完仇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报了仇我准备去定州。”

  凡人不知道宗门的存在,别提乌阳修神之法,就连灵根通仙术都是神话传说。道宗严格约束着天下宗门修士不得在凡人前显露神通,所以唯有顶级富贵人家才能知晓一二。

  褚氏皇朝,雄霸五原大陆数千年不倒,其根本处不在刀兵,而在于上通天神,下御宗门神通者。

  此事极隐,凡人不知。

  在普通人眼中定州是苦寒之地武风极盛,其实在定州人眼里的定州也是如此,大当家带着几分渴求:“小先生才高八斗,何必去定州那等不毛之地受罪,不如留在山寨?”

  开玩笑,要是不去定州,怎能拜入道宗?不入道宗,一切计划都得搁浅。

  “留在山寨?”刘放正待拒绝,发现了大当家神色当中藏着几分渴望,似乎另有隐情,不由得出言问道。

  大当家起身正色,对着刘放深深一拜,“想必小先生也看到了咱们山寨喜好读书,鄙人想请小先生留在山寨教化大家。”

  刘放何德何能可以担得起他人大礼,他急忙起身扶起大当家,委婉拒绝道:“我才十八岁……怕是担当不起大当家的重托……”

  虽然灵魂里的刘放已经二十好几,但这具身体确实只有十八岁。

  大当家不想放弃来之不易的机会,苦苦求道:“小先生从小蒙学,总比咱们一知半解强上许多,你放心,咱们山寨上下绝对不会亏待小先生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刘放问出了心中疑惑,“小弟有一事不明,大当家的为什么要让山寨上下读书?”

  土匪不研究如何打劫,却研究之乎者也,怪事!

  大当家重重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地说出了读书背后的原因:“家父当年带着叔伯们落草斩龙湾,凭借一流武技在这一带打出赫赫威名,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人知道斩龙湾有土匪,周边逐渐人迹罕至,如今咱们已经很难开张了。”

  原来如此,当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有土匪,就会故意避开斩龙湾,所以就有了拓张地盘一说。

  二当家当时说的山寨拮据,看来并非胡编乱造。

  刘放又问道:“为什么不换个地盘呢?”

  酒意所致,大当家讲出了清风寨的困境,“山寨上上下下两百多口人,老人妇孺不便迁徙太远,而且换个地盘就会有厮杀,厮杀就会死人,如今的山寨哪里还经得起折腾?”

  “十年前我就开始画斩龙湾地貌图,本想就近选一个理想山头,可惜画了整整十年,这里一草一木深入脑海,实在难找出一片容身之地。”

  大当家是一寨之主,两百多张嘴需要靠他养活,考虑的问题自然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也不敢由着性子乱来。

  人就是这样,有了顾忌,就越发束手束脚,刘放对此深表同情,却无可奈何,“小弟留在清风寨也不能改变目前的窘迫啊?”

  大当家听到刘放话中似乎有商量余地,顿时来了劲,“能!后来我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土匪为什么让人害怕?郡城里那帮为非作歹的流氓地痞为什么能一直横行霸道?因为咱们做的是拦道劫财的买卖,可谁会老实将自己的财物交给咱们?所以碰到顽固之人,咱们免不了要大开杀戒。”

  “杀一次没事,杀的次数多了,就没人敢来了,这就是咱们清风寨窘境的根源!”

  这是个有想法的土匪头子,也是个善于发现总结的匪二代,刘放甚是佩服,“打劫和山寨上下读书有什么关系呢?”

  大当家化身为一位学者,理所当然道:“钱财自然是要劫的,只是得换一种方法。咱们既要劫人的财,还得让行人继续再来。所以我认为咱们首先要做的就是约束弟兄们不能坏人性命,其次打劫时只能劫人一部分钱财。最重要的还得是对游人要斯文有礼,争取做到以理服人,能不动手就尽量不动手,毕竟和气能生财嘛!”

  刘放叹了口气,暗道:哎!生活真是艰辛,土匪都开始讲客户体验感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草弹的?

  生活能逼得土匪自废擅长的武技,它还有什么不能?

  刘放扶着眼前这个焦心的汉子坐下,替他满上一碗熊掌鹿尾酒,关切地问道:“效果怎么样?”

  大当家喝了一口闷酒,“以前斩龙湾一带就连押货送镖的武师们也不敢走,如今他们只要每次交上一点银子,咱们也就放他们过去了,毕竟是一笔稳定收入多少能够缓解山寨的困顿,聊胜于无吧!”

  说完他又带着满满的期望和憧憬,道:“我相信只要弟兄们更加斯文有礼,以后就逐渐会有普通游人来,所以我就让他们读书以继续加强素质修养。”

  原来……读书,是为了打劫。

  好一帮土匪。

  好一帮人才!

  刘放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你想让我教你们识文断字以便知书达理?”

  刘放还没傻到问大当家为什么不带领土匪们开荒种地,或者进山狩猎,种地的是农民,打猎的是猎户,如果土匪沦落到这般田地,那得多窝囊?

  大当家一口回绝,“当然不是!身为大当家,理应以身作则,只是随着书越读越多,我反而升起了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刘放已经被这个有想法的大当家深深的折服了。

  大当家义正言辞道:“同样是读书,为什么咱们读书要继续当土匪?其他读书人能考取功名去做官,为什么咱们不能考个功名也正大光明的去做官?”

  读书,能引人向善,古人诚不欺我……

  接下来大当家的话打破了刘放的三观,只见大当家带着几分迷离,几分惆怅羡慕,“小先生,你说当官多好,要地位有地位,动动嘴就有银子,既没人威胁地位,也不用担心地盘的问题。能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不比咱们当土匪来得痛快么?所以我想带领弟兄们一起读书考功名做官。”

  这逻辑……没毛病。

  打劫的收入日渐倾颓,土匪们没有放弃,而是想方设法的自救,只是他们选择了一条不太适合的道路。

  任何人都没权利去嘲笑一个有梦想的土匪。

  “不知大当家听说过阳州刘家吗?”刘放想帮帮他们,更多的是看中了大当家的重情重义。

  毕竟凭大当家的武技,闯荡江湖逍遥自在,轻而易举就能做到。

  大当家在土匪界颇有名望,对其他行业却不是很了解,他想了想道:“阳州刘家?常福刚才说小先生是阳州刘家的少爷,是个书香门第。”

  扯虎皮拉大旗的方式是行不通了,人都不知道阳州刘家这档子事,自己吹捧一番也是鸡同鸭讲。

  刘放换了个思路,“小弟这里有一套财富送给山寨,不知大当家有不有胆量随小弟共同取过来?”

  大当家本能问道:“劫谁?点子扎手不?”

  果然是土匪世家,第一想法就是抢劫。

  刘放心道:老子就喜欢做这种劝表子从良、土匪向善的‘义举’!这趟浑水老子带这帮土匪们蹚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