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三赢苟不理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716 2019.11.24 18:12

  “不如咱两赌剪刀石头布。”刘放包着一肚子坏水蛊惑道。

  这种赌博方式闻所未闻,苟不理奇道:“剪刀石头布?怎么玩?”

  刘放一边比划一边解释规则:“很简单。布包石头,石头捶剪刀,剪刀剪布,……三局两胜。”

  “这是小儿游戏,你在侮辱老子!”这分明就是另类的猜拳,久经赌场的苟不理觉得刘放在怀疑他的智商,甚是愤愤不平。

  “愚蠢!大道至简,越简单的方式越考验水准,剪刀石头布虽是小儿游戏却诠释了赌道真谛。它集合手法、眼法、智慧、心态、运气于一体,能全方位考验一个赌徒技艺是否娴熟。如果哥哥连这般简单道理都看不通透,必定无缘拔得赌神头筹!”刘放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对剪刀石头布大肆吹捧道。

  一番诡辩说得苟不理怀疑人生,他暗自揣摩:这小鬼得到了赌道高人衣钵,出口便是赌术致理,真是不容小觑!莫非老子经常输银子的原因就是基本功不扎实?

  “果真如此?”他似在询问刘放,又似在反问自己道。

  刘放扯上窦帝烛的大旗,继续蛊惑道:“赌术一途万变不离其宗,赌的无外乎是大小、有无、输赢,难道哥哥不这样认为?窦前辈认为能成为赌神的人,心态、运气、智慧必定万中无一,哥哥若是连最简单的赌法都赢不了……”

  苟不理果然被激起胜负心,道:“谁说老子赢不了?老子就与你赌上一把,让你知道哥哥的厉害!说,赌多少银子?”

  刘放心底闪过一丝轻蔑,这厮左右离不开银子,成不了大气候!

  在前世刘放有个兄弟好赌,他说:在职业赌徒的心里,银子只是衡量工具。如果太在乎钱财的赌徒,首先便给自己立了一道魔障,一旦输赢过大就必定失去理智。

  而失去理智的赌徒,立马成为赌桌上待宰的羔羊。然而又有几多人能真做到视金钱为无物?所以这世界上能赢钱的赌徒万中无一。

  当时那兄弟还说:不赌,为赢!

  这句话一直被刘放当做名言警句,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俗人,做不到那种视金钱为粪土的境界。

  虽然在前世刘放基本不赌,但赌术中的大小门道却略知一二。

  为了彻底打乱苟不理得失心,他狠心押上这几日赢来的三万两银子,“赌小了没意思,如果我输了给你三万两银子,敢不敢玩?”

  苟不理心跳急遽加速:好大的手笔!三万两银子!老子要是有了三万两银子,就能……

  越想越激动,苟不理一口应下:“敢!如何不敢?”

  “那你赌什么?”就怕你不敢,刘放冷笑道。

  这是个难题,苟不理全部家当也不值三万两,他想到赢了就有三万两银子,脑袋一发热,道:“老子赌这条命!要是老子输了,这条命就是你的!”

  他算是豁出去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置之死地而后生,为了三万两银子,拼了!苟不理心底悄悄给自己加油打气。

  刘放心底偷着乐:你的命老子笑纳了。

  “好!三局两胜!”刘放爽快道:“准备好了吗?”

  真要赌上一条命,苟不理多少有些心虚,但此刻箭在弦上,容不得他反悔。

  苟不理握紧拳头,将手背到身后,从喉腔挤出干瘪声音,紧张道:“来,石头、剪刀……石头。”

  “布!”

  此刻刘放张开的五指落在苟不理眼里,就像夺命魔爪一般恐怖,竟让他额头冒出丝丝冷汗。

  “哥哥,如果小弟再赢一把……”刘放适时施压,加重苟不理思想包袱。

  苟不理面部肌肉直抽搐,眼眶泛红,声音发颤,咬牙道:“还有两把,老子一定会赢!老子一定会赢!”

  刘放加大心理攻势,道:“那咱们继续?”

  一句话惹得苟不理汗腺若开了闸,脸颊冷汗如溪流般直往下淌,他感到自己手指有点颤抖,毕竟从来没玩过这么大的赌局。

  他将手高举过头顶,藏到脑后,急促道:“再来!石头、剪刀……布!”

  刘放好整以暇地伸出两根手指,道:“剪刀!我赢了。”

  苟不理面如死灰。

  他懊恼地给了自己一耳光,然后不停用左手抽打出拳的右手,跳脚大骂:“老子让你布!老子让你石头!老子……命没了!呜呜呜……”

  这厮竟蹲在地上捂着一只眼睛干哭了起来,另一只眼却在悄悄观察刘放,期望得到刘放的同情。

  刘放视若无睹,心底颇为自得:老子当年纵横夜场,玩你跟玩鸡仔儿似的。

  干嚎良久,苟不理见刘放不理他,干脆躺在地上打着滚,撒泼耍赖道:“刚才老子想了想,老子第一次玩,所以刚才的赌局不算数!”

  刘放好气地拉着苟不理佯怒道:“怎么?想赖账?走,判官殿上说理去!”

  卖假药久了,听到判官殿苟不理就感到心虚,但又不舍白白输了自家性命,狡辩道:“谁说老子赖账?你去打听打听,整个冥界谁不知道老子苟不理赌品最好?老子的意思是刚才不公平,老子要公平地和你赌一把!一把定输赢!就一把!”

  “那老子就让你输个心服口服,咱两换种更简单的玩法。我这里有一两银子,待会儿老子会在背后左右互换位置,然后你猜银子在哪只手!”刘放想要一个自愿为他服务的人,而不是阳奉阴违的鬼,所以他决定陪苟不理再玩一把。

  “好,就玩这个!”听到刘放同意再来,苟不理麻利儿从地上爬起来,死死盯着刘放发狠道。

  刘放将双手放到背后,假装换了几次手后将银子悄悄藏到腰带中,随后双手握紧伸到苟不理眼前,道:“猜吧!银子在哪只手。”

  苟不理瞪着两只眼睛,来回巡视刘放的两只手,一时间竟无从选择,仿佛哪只手都有藏着银子的可能。

  左右为难!

  刘放催促道:“想好了没有?”

  苟不理龇着一嘴狗牙,恶狠狠道:“老子思考的是命运!”

  刘放觉得狗嘴里吐出了一句充满哲理的话,笑道:“左右机会都是五五开,如果老子是你就随便蒙。”

  “老子猜左手有银子!”好像有道理,苟不理想道。

  刘放打开左手,空空如也,“你又输了!”

  “老子又输了?”苟不理觉得难以置信,反悔道:“再来一把!你刚才蒙骗老子胡乱做了决定,这把不算!老子要求重来!”

  “有完没完?是不是再玩一把你还得赖皮?”泥人尚且三分火气,刘放怒道。

  苟不理可不管那些,一手抱住刘放大腿死活不认输,另一只手竖着三根手指,道:“不行,老子就要再来一把!就一把!如果老子再输了,老子绝对认命!老子摸着良心对天发誓!”

  “你特娘的有良心?”刘放反问道。

  “我良心大大的好!”苟不理扯开衣服露出胸膛,郑重其事地证明道。

  “那就再赌一把,事不过三,若是你输了再反悔,老子就真带你去判官殿走一趟!”刘放威胁道。

  苟不理喜笑颜开,滑头道:“就再玩一把!不过这规矩得改一改,若是老子猜中了就是输,若老子没猜中就算老子赢!”

  刘放无语:直接说猜哪只手没银子不就完了嘛。

  双手伸到背后,刘放又从腰带处取出那两银子,左右倒腾两下又将手放到苟不理眼前,装作不耐烦道:“猜吧!”

  苟不理心道:老子上把猜左手输了,这把老子得猜一猜右手!

  于是他指着右手道:“老子猜右手!”

  刘放大惊:你姥姥个熊,居然让他给蒙对了,不行,老子得说点什么。

  “你确定?”刘放故意邪笑道。

  苟不理被问得发毛,改口道:“不确定!我猜左手!”

  刘放又问:“你确定?”

  “右手!”

  “真的确定?”

  “左手!”

  “肯定?”

  “右手!”

  “开了?”

  “左手!开!”

  刘放打开左手,一两白花花的银子赫然印入苟不理眼睛。

  苟不理颓然倒地,认命道:“一口唾沫一个钉,从今以后老子就是你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