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勾魂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639 2019.11.18 08:30

  又一次成了鬼。

  上一次迷迷糊糊变成鬼,一切皆是依靠本能得以重生。这一次比上一次感觉好多了,至少脑子……不对,他脑子掉地上了,应该说思维混沌片刻复又清晰。

  刘放站在原地低头打量着透明似纱的‘身体’,黑烟勾勒出的人形轮廓里填充着淡薄青烟。青烟组合成五脏六腑缥缈在体内,而整个‘身体’如六月天超市冷冻柜般嗖嗖不停向外冒雾气。

  举起右手刘放做出捶胸动作,没想到右手居然透体而过伸入胸内,似不相信他又尝试左手摸右手,这次倒清楚看到两团手臂轮廓纠缠在一起后又快速分开,可惜没了肉身根本没有任何触觉。

  这应该就是人的灵魂。

  刘放当即指着苍天骂街:老子招谁惹谁了?老子在地球混得风风光光,是你把老子平白无故整到这里,这老子认了。可你特码居然让老子当乞丐!老子也认了,毕竟是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眼看老子接下来就要吊打高富帅赢取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你特娘的居然让人砍死了老子……

  砰……

  满是月亮星辰的夜空响起一道炸雷,虽然远在天边,刘放却感觉像十吨TNT引爆在身旁,黑烟勾勒出的身形都差点被震散。

  刘放吓得直哆嗦,赶紧胡乱求饶:观音王母织女何仙姑,不是您做的您也别发火啊,老子开玩笑呢!

  砰……又是一道惊雷!

  刘放急眼了,怒道:老子都认错了,还来吓唬老子!有种劈死老子!

  砰……天雷似炸在灵魂深处,千万根利刺扎心般疼痛。

  刘放蹲到地上疼痛难忍:贼老天……搞老子!你不公平,歧视非法移民!

  许是真情感动上苍,夜空又恢复风轻云淡模样。

  蹲在地上,刘放觉得异常委屈,想起此刻狼狈全拜黄三所赐,欲哭无泪,忖道:虎落平阳被犬欺,狗曰的黄三!老子与你一无新仇二无旧恨,你居然无故加害老子!

  一刀两断的身体就在刘放眼前,脑袋被动脉血抛开数尺,脖子上切口工工整整,紧闭双眼的脸上没有痛苦,尚还夹杂刘放生前最后疑惑的表情。

  足见黄三刀法凌厉,够快够狠毫不拖泥带水,手起刀落之间刘放还没来得及恐惧,就被结果了性命。

  看着自己惨死的景象,刘放恶毒发誓:莫要老子投胎后再遇见你,否则老子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然后剁成肉酱熬汤给狗喝!脑袋拿来当尿壶……

  刘放发挥阿Q精神骂得词穷,忽然想起一个恐怖的问题:不对,老子是变成鬼了?这世界有鬼?!

  此刻开了窍的刘放真想扇自己一耳光:老子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经验主义害死人!

  原来刘放了解这个世界的渠道大部分来自乞儿、普通人和说书老头,偏偏他们都不过是井底青蛙,这世界本真面目到底如何,也许他们也不过管中窥豹。

  从源头处得到的就是错误信息,再聪明智慧的能人也猜想不出正确结果。

  如果…………可惜没有如果,悔之晚矣。

  所以,这特码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咦,这里有个孤魂野鬼!”一个着青色长袍牛头人身的鬼差飘在房顶,惊讶地盯着蹲在地上独自懊恼的刘放。

  刘放闻言抬头,方见勾勒牛头鬼差的黑烟恍若实质,硕大牛头里一颗拇指大小的赤红珠子燃烧着鬼火,而他身后的鬼魂脑袋里却只有一丝光亮。

  牛头鬼差两个牛角间戴着一顶青色幞头,手持黝黑铁链,铁链一端锁着安静站在他身后麻木痴呆的鬼魂。

  被牛头盯得发慌,刘放惴惴不安暗忖:牛头?难道五原大陆也归阎王管?以往听老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如今老子身在异界没熟人没银子,会不会被欺负?不行,老子得打探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到我刘家祖宗,也好问他们借点儿银子花花。

  “那个……差爷,小的刚死不久,刚死不久。”伸手不打笑脸人,刘放舔着脸巴结道:“小的正准备给睡在里面的小弟托个梦,让他们给小的打点银子过来请差爷喝茶,没想到您就来了。”

  牛头鬼差听到刘放的胡吹乱侃,露出不可思议,如活人见鬼的表情,小声咕哝道:不应该呀!这小鬼无丝毫魂乌,理应是个凡夫俗子,为何会被遗漏?

  似乎还不确定,牛头从房顶处轻轻跳到刘放跟前,不解地围着刘放打转,“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差爷,小的叫刘放!”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刘放赶紧回答牛头提问。

  牛头从胸前掏出一本册子,用食指沾了沾‘口水’翻开册子,一页一页地查看,越看越迷茫,“没道理呀!小鬼,你身前作何职业?”

  刘放尴尬地笑了笑,腼腆道:“差爷,小的是靖武城的小乞丐!”

  牛头蹙眉来来回回翻着册子,一本册子十来页竟被牛头翻得哗哗作响,良久牛头放弃了,道:“你不该死啊!”

  刘放一楞,随后狂喜道:“差爷明鉴,小的也认为小的不该死!要不差爷放小的回去重新做人?”

  牛头摸了摸后脑勺,显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犹豫道:“可是你肉身已坏,我放你回去也做不成人了。前面农夫家母猪将要生产,你愿意重新投胎吗?”

  我去!

  刘放心底狂骂:你姥姥个熊,竟然如此编排老子,让老子投胎当猪?老子祝你全家都投胎成猪!

  “那个……差爷,小的还是想做人!”刘放假笑应道。

  牛头郁闷地在原地兜着圈子,暗自思量:倒是个麻烦,这小鬼没在名单之中按道理不应该抓,但不抓又不符合冥界规矩。算了,管他该不该死,先抓回去再说。

  做出了决定,牛头粗声道:“既然想做人,那就随老子回冥界报道!”

  牛头抖动着黝黑铁链,笨重铁链被抖得咔咔作响,声势浩大。

  刘放心底发毛,祈求道:“差爷,这链子绑在身上沉重,小的跟您走就是了。”

  “聒噪!没这链子,不用到冥界,你就会被幽冥泉眼卷得魂飞魄散,你以为老子愿意绑你?”牛头不满这处处诡异的小鬼胡言乱语。

  黝黑铁链在刘放身上绑了三层,宛若数十斤之力挂在身上,按说都变成鬼了应该没什么能绑住,最令刘放不解的是他居然能真切感受到重量,只能证明铁链有文章,说不定得是一件宝物。

  刘放内心升起一股冲动,想拐走牛头手里这根锁魂铁链。

  忽而他记起牛头鬼差刚才几次提到冥界、幽冥泉眼的字眼,好奇道:“差爷,地府什么时候改名叫冥界了?”

  许是这份工作异常枯燥,常年打交道的都是呆头呆脑的死鬼。好容易遇到一个有趣的灵魂,牛头也乐得聊两句,“幽冥界一直都叫冥界,什么时候叫地府了?人界如今都这么称呼冥界了?”

  刘放又准确抓住了一个信息点,“差爷,是不是除了冥界、人界还有其他界呢?”

  “哼,还有那狗曰的天神界!”提到天神界牛头似有无边火气,不怀好意地骂道。

  牛头的愤怒让刘放恶意猜测:会不会是这傻牛不满天神界人事调动,所以心怀不满?看来不能继续深入这话题。

  “那什么,差爷,你刚才说幽冥泉眼是什么玩意儿?这方世界是不是有那种神奇宗门能教修炼成神的本事?是不是大神们都能翻江倒海无所不能?是不是……?”刘放换着方法打探更多关于这方世界的信息。

  “哼!知道那么清楚干嘛,喝了狐狸婆子的汤,什么都不记得了,老子给你说了也白说。”这牛头鬼差脾气着实阴晴难定,一个普通问题竟惹得他无端发火。

  牛头闷着头似在积蓄力量,待见他头颅内赤红珠子火势燃得更旺时,挥手撒开一片黑云幻化成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