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三界起源(二)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589 2019.12.04 19:00

  五原大陆是玄幻世界无疑,姚诰犄讲这方世界的过往,在刘放的耳朵里成了这方世界功法的进化史。

  先有祖神造生灵并赐予生灵修炼的可能,后有焌离在无数前人的肩上发现了基础修炼功法以及进阶功法。

  所以刘放对合乌原理异常感兴趣,“大嫂,合乌是什么?”

  “祖神在生灵体内封印了九块金乌碎片,一重封印一重天,九重印开成神仙,可破开全部封印之后呢?焌离偶然发现当金乌碎片合而为一,乌力会变得更强大,所以就有了合乌之法。”阿兰解释道。

  姚诰犄痛心道:“乌阳开阖,神力无双,可惜……”

  道理不难,刘放虽不懂修炼之事,但也明白修炼非同一加一等于二。

  如同一个人有自律的品德不一定能成功,一个人有聪明的大脑也不一定能成功,但聪明还自律的人就一定会成功。

  修行本就是一加一大于二的蜕变。

  不得不佩服焌离,放在那个时代,他无疑是个天才,一个能颠覆世界的天才,刘放对他所创合乌功法颇为动心,急切道:“大哥大嫂,你们知道合乌功法吗?”

  “当年我和阿兰也就破开四重祖神封印,对合乌并不是很了解,何况咱们妖族绝不会再习炼焌离贼子的功法!!”作为妖族一份子的姚诰犄满脸傲气道。

  刘放乐观地想道:没合乌功法?有四重功法也行。

  他不是个挑剔的人,本着捡到篮子里就是菜的精神:“大哥大嫂,要不教教小弟当年你们破前四重封印的功法?”

  阿兰无奈道:“咱们没了肉身两百万年,早就忘了当年修习的功法,修炼非同儿戏,嫂子怕误了你!”

  原以为能从大哥大嫂这里搞一两套功法回人界吊打众生,结果到手的神功又成了水中幻影,这下刘放是真郁闷了。

  不过随即他又满怀希望问道:“那你们知道人界有宗门可以学吗?”

  在幽冥搞不到功法,还有人界不是?

  “有!”姚诰犄肯定地回答。

  刘放开心道:“在哪儿?”

  姚诰犄尴尬地摸了摸脑袋,“不知道!那些地方不归幽冥管。”

  刘放这颗心啊!凉飕飕的,拔凉拔凉的

  他失落地自我安慰道:算了,那些地方的人总要出来,大不了老子在轮回殿多使点银子买个宗门老大在外面的私生子身份。

  心情沮丧的刘放念头一转,想着多了解点世界历史,说不定能听到宗门的故事:“人族和妖族打起来了吗?”

  阿兰接着话头继续讲道:“为了抵抗焌离贼子的暴行,我族妖帝兴兵讨伐,封亿万追随者为妖族,顾名思义,人以外为妖。”

  一旁安静听往事的苟不理当年应该还很懵懂,但他对给自己生命打下烙印的一个字却记忆深刻:“妖字来自于‘人之所忌,其气焰以取之,妖由人兴也。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故有妖’这句话。”(注)

  “你竟然知道这句话?”姚诰犄惊奇道:“这句话的重点在后面一句,内在意思是若天下无人作恶生乱,世界就不会有妖,更不会有妖帝,亿万生灵不分等级、高低的和睦相处,是妖帝最大的理想。”

  “不理十二岁入幽冥,两百万年来妖帝教诲不敢忘。”往事总是不堪回首,苟不理有些难过。

  刘放非妖族,也没经历过水深火热的民族战争,所以对三位妖的感受并不深,但妖帝这番话,就应该被所有人敬佩,刘放惋惜道:“现在人界还有妖吗?”

  姚诰犄和阿兰身在衙门,了解的信息最全面,他们高昂着头骄傲道:“有!”

  那是妖族在人界的根,值得他们骄傲。

  刘放觉得从某种意义上讲,妖帝做到了当年承诺:也许这方世界的妖永远不会灭绝,就如佛教里的地藏永世成不了佛。

  人性向恶,妖类不绝。

  从社会角度分析,妖帝败走幽冥属于历史必然。因为天帝代表了一个社会的必然,而妖帝站在历史洪潮中,想以一己之力挡住历史的进程,刘放敬佩他的勇气和决心。

  但在时代的车轨之下,个人的力量永远微不足道,哪怕是神。

  “后来你们怎么到了幽冥呢?”刘放问道。

  “人族和妖族的战争旷日持久,本来人、妖同根而生,大家以前互相都有往来,甚至有些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好友,随着两族战争的白热化,人族恨不得食尽妖族血肉,而妖族也恨不得撕裂人族筋骨。”

  “战争从北土打到南疆,从南疆打到西北大漠,妖、人两族死伤过半,两族不得不约定在西北边陲布吉拉多进行生死决战。”

  “那一场战争打得沙漠被血染红,断臂残肢散落了一切眼睛能看到的地方,最后焌离贼子出手了,与妖帝在布吉拉多半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手较量。”

  阿兰哽咽半晌,才断断续续道:“妖帝因境界与焌离老贼相隔一线重伤而败,焌离下令屠尽妖族……”

  讲到这里三妖哭了,很伤心。

  因这是妖族屈辱历史的开端。

  刘放沉默,战争是残酷的,不难想象当年那场旷世之战的惨烈,良久才问沉声道:“后来呢?然后你们就到了幽冥?”

  焌离是个狠角色,但刘放认为他的命令没错,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虽然从妖族角度看这道命令很残酷。

  阿兰已经泣不成声,姚诰犄流着泪哭诉:“世界本无幽冥。”

  “当年在沙漠边缘布吉拉多,我妖族只剩了十万将士,妖帝怜悯,想给妖族留下条根,拖着重伤之躯跪地祈求焌离贼子放过妖族,他愿自裁以谢天下生灵。”

  “焌离贼子同意了!为了诓骗妖帝,他对祖神起誓,放过妖族!”阿兰红着眼眶,咬牙切齿地细数焌离的恶行。

  “没想到待妖帝一死,焌离贼子便背信弃义无耻地困住了妖帝灵魂,让妖帝眼睁睁看着人族将士残害我十万同袍。”

  “后来他还开辟了这一片幽冥牢笼,囚禁没了肉体的妖帝和十万妖族亡魂,更可笑的是为了展示他的大度和仁慈,他封了妖帝为冥王。”

  “苍天已死!祖神已死!”姚诰犄声嘶力竭,涕泪纵横。

  刘放不知道如何安抚。

  姚诰犄双手紧握,遏制不住心中怒火,指着幽冥苍穹悲愤道:“咱们头顶的幽冥泉眼,就是一个焌离贼子设置的阵法结界,只有持有通行腰牌才能出入,若谁要是乱闯了出去,少不了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原来如此,似又有矛盾,刘放连续追问道:“岂不是只要有腰牌可以随意出入?”

  “结界拦的是妖帝和妖族将军,至于我等要是偷偷逃出幽冥被人界朝廷、宗门碰到,人族修士立马就地处置咱们,谁敢出去?”

  刘放还有一个疑惑,“不理没上战场又怎么会到了幽冥?”

  苟不理龇着两颗犬牙,抢过话题,恶狠狠道:“妖帝被困幽冥,焌离老贼为了保证人族至高无上,下令将非人族通通抹灭智慧贬为牲畜野兽,供人族饮食狩猎,九成族人不愿苟活所以抛弃肉体追随妖帝来了幽冥。”

  这招够狠!斩了草又除了根。

  刘放终于理解了苟不理口中的牢笼是什么意思,也理解了三个妖族听到自己讲从人界版本天帝与妖帝故事的恨意。

  历史,从来都是胜利者对世界的告白。

  虽然他心里为妖族抱不平,但也无可奈何。大神之间的较量,他一个小小穿越客,无能为力,也没胆量去参与……也许连点评他都没权利。

  也许这个道理放到任何一个有智慧的世界,都是一个准则吧,刘放心头感慨道。

  (注:出自《左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