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改道靖武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679 2019.12.19 08:16

  刘放以前酒量很好,幸庆刘璋身体得到了商贾之家的遗传,酒量也还不错。一壶福来客栈窖藏的陈年老酿装进胃袋,除了三分惬意满足却无一丝醉意。

  这顿饭吃得很舒坦无比,刘放打了个酒嗝儿,接过小翠递过来的剔牙棍瞬间,用食指在她手掌心轻轻一划。

  惹得小翠触电般缩回小手,香耳绯红一片,心里更是小鹿乱撞,酥软道:“少爷,咱们该出发了。”

  今日不宜寻欢,不代表不可以调戏不是?坏人胚子刘放如此想道。

  客山就坐在刘放身侧,将一切看在眼里,心头暗暗琢磨为何一夜起来,少爷似乎性格大变,竟然懂得调戏姑娘了。

  莫非少爷昨夜遗湿了床单,于是开了那处窍门?哼!想来也是。

  小翠肤白皮嫩,身段迷人,偏偏这傻缺公子不懂得珍惜,要是他早些开窍,知晓世间还有那等快事。

  估计什么没影儿的修炼,什么神神鬼鬼,都特娘的得抛到九霄云外去,就是让他做天帝估计也没了心思!

  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非得整那些幺蛾子,客山如此想道。

  想归想,他却不敢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眼不见心不烦,客山吧唧吧唧咽下最后几块肥肉,询问道:“少爷,咱们准备出发?”

  叼着木棍,刘放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去准备吧!”.

  客山站起来走了几步,见到手下护卫们在偷偷观察这边,立马喝道:“吃饱了就收拾好上路!磨磨唧唧像个什么样?”

  护卫们以前是看家的护院,本是领着月俸混日子的差事,如今混得舟车劳顿背井离乡,哪儿有过去老爷在世时来得自在?

  他们心里是有怨言的。

  客山身先士卒,牵来马车在客栈门口等候。护卫们骑着高头大马排列在后,二十来匹上等马在五原大陆可值不少银子。

  五原大陆各州都产马匹,产自天州的马匹头骨稍大颈宽胸广,性情温顺且气质沉稳,持久力较强,恢复力俱是上上乘,多做劳役之用;

  定州苦寒之地,这里出来的马外貌俊美,通常体质结实肌肉发达,与定州人的身材相似壮而高大,适合作为战马;

  南部焌州的马匹形体小,可能是过惯了小桥流水的生活,适合在弯弯曲曲的大街小巷闲云野鹤,少年之人初习马术,此州之马为上乘选择;

  放眼八州,最厉害的战马非数夷州不可。

  马,放在远古本就是妖族一员,夷州妖蛮自是懂得如何驾驭曾经的同类,再加上夷州地形复杂囊括沙漠、草原、高山,天生的兽类牧场。

  可惜夷州之马不在七州流传,偶有将士幸运缴获一批,都无奈献给端坐帝州的贵胄们狩猎玩耍,失去了真正的用途。

  阳州得了地利条件,屠州与阳州相邻,又是兵家守卫之所,战马需求量大,所以阳州做马匹生意的商贾不少。

  刘家营生也涉及马匹,要做这门生意入门条件就是必须会相马。

  善于相马的刘家,选出的马自然不同寻常,价值非凡。

  上等骏马虽值不少银子,然而一行之中,最值钱当属三辆装满黄白之物的马车,真金白银是五原大陆的通行货币,第四辆马车里装的那些个文玩古董又何尝不是?

  四辆马车,价值不菲。

  摇身一变成为土豪的刘放端过一碗上等春茶,咚咚咚灌了一大口包在嘴里,咕噜咕噜涮着口腔里的食物残渣,悠悠走到客栈门口,两脚分开三尺,叉腰仰头,下腹顺带着运劲吐气将漱口水吐得老远。

  一个早上的时间,这家伙无师自通将公子哥的嚣张劲儿学了个齐全。

  还得感谢于启彪的熏陶,也不知那家伙去给上将军当儿子后,有没有变得更加嚣张跋扈,抑或更加目中无人。

  一个小小主事老爹就能让那小子尾巴翘上天,靠上了上将军这棵参天大树,恐怕他现在恨不得多长六条腿,方便横着走。

  就是不知他有没有去见过忙着烧纸钱的主事老爹。

  心念故人的刘放踏着镶绒木凳登上马车,小翠捞开锦绣门帘服侍他脱鞋进了马车。

  方见马车里内造乾坤别有洞天,不得不感慨即使在物质相对落后的五原大陆,有银子的人生活依然比地球普通人享受很多。

  熏香松木,百花地毯;软卧硬座,真丝貂绒。

  冥王的安排真是没亏待刘放,只怕以往的他在里面睡上一觉,便会折去不少阳寿!

  偌大空间内只有刘放、小翠两个人,刘放痛苦感觉又上了头,娇滴滴含苞待放的丫鬟就在眼前,伸过一只手就能拉过来胡作非为,偏偏身体不行,能看能想不能吃,受罪!

  刘放算是想明白了,解决人生幸福是第一要务,千里之行始于跬步,现在最重要的是到达醉宵楼与三妖碰头。

  三妖如今化作人形,但肉身里的灵魂却是货真价实的妖族。经过武圣的栽培,他三人不用上道宗修行也能自保。

  何况现如今人界有机会触碰到修炼的人非富即贵,若是没有通天手段获晓道宗或者宗门秘辛拿到问道贴,即便身怀九乌又如何?

  到头来还不是泯然成为众人!这就是焌离老贼的阴损之处。

  只要封锁了消息,天下便自动分出三六九等。上等人有机会修炼,幸运的话还能成仙成神;中下等人什么都不知道,匆忙活了数十载,便又是一个轮回。

  权柄固若金汤,三界都在焌离的掌握之中。

  刘放也向往公平友爱的世界,对冥王的理想感同身受,骨子里却不看好冥王能翻盘。

  靠搅乱人界?

  人界大乱又能如何?将所有的仇恨报复到焌离子孙身上?太过小家子气,说不定到时天帝一怒,妖族亡种。

  至于人界妖族,不过一群成不了气候的流民,根本没放在焌离眼里。

  在内心深处,刘放不想卷入两尊大神的陈年往事中,奈何从他来到五原大陆那一刻起,命运就已经将他绑在了妖族战车上。

  他小小一介凡胎,不从又能如何?

  举报告密?冥王性纯,不代表他会傻到随意放出一个人却没有后续招数。

  见招拆招吧。

  只要修炼有成,立马逃回地球,管他什么人妖鬼神,与他何干?祸害人界是必须要做的,否则以后跑路了还得是个太监,那才悲哀。

  只是在碰头之前,还有一桩恩仇需要了解,“小翠,让客山进来。”

  小翠领命撩开门帘,对正在驾车的客山吩咐了几句,客山便将缰绳交给他人爬进车内,“少爷,您找我?”

  刘放也不啰嗦,行驶主子高高在上的权利,开门见山地问道:“知道靖武县吗?离咱们有多远?”

  客山不明白这满脑异想天开的公子哥又在唱哪出戏,如实道:“少爷,靖武县是武圣故里,属于离州在奉天郡,应该有九天行程。”

  “改道去奉天郡!”刘放毅然命令道。

  有了身体,滕云术也不管用了,只有坐着马车慢慢倒腾。

  小翠忍不住问道:“少爷,咱们不去定州了么?”

  “怎么不去?先去瞻仰一番武圣风采,再去定州也不迟。”

  客山着急劝道:“少爷不妥,要去离州必然经过斩龙湾,那里常年闹匪患!”

  身怀绝技的刘放还没将几个草寇放在眼里,“土匪一个肩膀扛个脑袋,咱们也是一个肩膀扛个脑袋,难道怕他们不成?改道离州!”

  刘放的有恃无恐落在客山眼里成了胡搅蛮缠,这混蛋少爷想一出是一出,不醒得刀光剑影尸山血海的可怕。

  土匪人多势众,二十来号人放在山贼窝连浪花都翻不起,他可不敢随意拿小命去赌,“少爷,不可!”

  “如果你怕了,现在可以回去。”

  客山心中盘算良久,才咬着牙道:“少爷都不怕,客山又怕什么?”

  说完他便钻出车里,通知一帮护卫们去了。只听得外面开始颇为嘲杂,不过片刻又安静了下来。

  骏马驼着一行人嘚嘚嘚踏着青石板向城外移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