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此生孤独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538 2019.11.22 08:30

  于启彪写在脸上的表情,让刘放肯定自己押中了宝。

  正如刘放猜测,在娱乐匮乏的冥界呆了五千多年,于启彪确实是不快乐的。

  刚开始到冥界,于启彪靠着大把银子在幽冥肆意挥霍,那段时间他是快乐的,然而五千年的时间足够他做完任何能想到的趣事。

  所以他无聊了。

  俗话说趁你病要你命,既然找到了于启彪痛点,刘放决定在伤口上再洒把盐,道:“听说哥哥在幽冥呆了五千年,相信哥哥记忆中一定有许多难忘的人吧?”

  于启彪内心崩溃。

  五千多年!

  在幽冥生活五千多年,他已经活成了一本幽冥活史书!这本史书上记载了他在幽冥的爱与恨,记载了他的疯狂与沉淀,更记载了当年他爱上的女鬼和一起玩耍的兄弟。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刚开始一个兄弟说要去投胎,那时的他是不在乎失去一个兄弟的。再说他身边还有一大帮为了银子奉承讨好的狐朋狗友,所以他开着玩笑便送走那兄弟去投胎转世;

  接着有个女鬼说要离开他去人界,他也是满不在乎的。有姿色的女鬼在冥界到处都是,花上一点小钱就能捞出几个死心塌地愿意跟着他的女鬼,再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所以他满是欣喜地送走了那个女鬼;

  后来身边的弟兄和女鬼不断向他告别,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发现当初身边的那些女鬼和兄弟全都走了。

  从那一刻开始,他忽然觉得很恐慌。

  于是他又交上了很多兄弟,又换着花样和许多女鬼谈恋爱。

  就这样厮混了两千年,这些女鬼和兄弟又走光了,他亲眼看着最后一个女鬼喝下那碗忘魂汤,痴痴呆呆地任由马面带走。

  那一幕成了他心底挥之不去的阴影,他不敢再结交新的兄弟和异性,因为他害怕再次失去的伤心感觉。

  “老子朋友遍幽冥,身边靓丽女鬼多如云,老子会把谁放在心里?”于启彪骗着刘放更骗着自己,强撑着狡辩道。

  刘放暗自嗤鼻,心道:你在老子面前穿衣服跟没穿似的,恐怕你现在连一个说贴心话的人都没有,还骗老子朋友遍幽冥。

  刘放不知道的是,于启彪也想过投胎转世。花点散碎银子买个好出身,再到人界风风光光过一辈子也未尝不可以。

  可真端上忘魂汤那一刻,他满脑子想到的就是那些喝下忘魂汤的女鬼和兄弟,那幅痴傻呆愣模样让他感到恐惧。

  喝了忘魂汤,什么都会忘记,忘记痛苦,忘记前世今生,但是忘记了一切的他还是他吗?这让于启彪没了一口吞下那碗忘魂汤的勇气。

  他找理由说放不下尚在人界的老爹和老妈,万一爹妈到了冥界没人给他们烧纸钱,万一他转世投胎了再也遇不到如此疼他爱他的爹妈,万一……

  所以,他到处宣传说要等爹妈一起转世。

  人界一天,冥界一年,不知不觉于启彪在冥界‘等’了五千多年,也在冥界无所事事不快乐了五千多年。

  “看来是小弟误会哥哥了!要是小弟有哥哥这么多的银子,也一定和哥哥一样潇洒自在。”刘放一脸落寞寂寥,就像一个绝世剑客遗憾所练功法就要被带进棺材。

  刘放堪比影帝的演技打动了于启彪:莫非这小鬼真能让老子快乐?

  “那什么……反正老子现在不忙,且听听你那套财富是什么?”于启彪装腔作势道。

  刘放偷着阴笑:老子就怕你不听,灌了老子的迷魂汤,还怕你不乖乖爬上老子的五指山?

  “我认为每条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便是孤独的,而孤独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空虚,更是一种令人发狂的寂寞,还是一种无药可医的顽固病症;”

  “似乎每条生命的意义也不过是抵抗孤独的旅程,凡俗中有人用爱情缓解寂寞,有人用友情麻痹孤独,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喜欢找人多的地方凑热闹,因为每个人都害怕孤独;”

  “不过咱们做鬼的不一样,从来到幽冥那一刻起,就注定要被孤独劳役,所以小弟要送给哥哥的财富就是重新找回快乐、赶走孤独!”刘放开启洗脑模式,要想于启彪为自己买单,就必须得先让他接受自己的理念。

  刘放为于启彪量身定制的话,深深刺激到了他灵魂的那丝柔软,更一针见血地形容出了这么多年他内心那份孤独感悟。

  一番高谈阔论让于启彪彻底放弃了虚伪面孔,他心底思量着刘放的话:孤独?是啊!孤独五千年的孤独!

  他黯然道:“小鬼,既然孤独是不治之症,能被轻松赶走吗?”

  刘放不是于启彪肚子里的蛔虫,不可能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更不会想到他心里想什么。

  刘放只是简单认为大多数有钱又没朋友的鬼,喝酒能喝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寂寞,发个呆能发出飘飘乎如遗世而独立的空虚,从无病呻吟的孤独上面做文章再合适不过了。

  “简单,一招就能搞定!”刘放竖着一根手指,傲然道:“找到快乐的大门,就能让孤独烦恼寂寞统统烟消云散。”

  于启彪急忙道:“如何找?”

  鱼儿上勾了!

  刘放表面不动声色,声东击西道:“不知道哥哥最在乎什么……”

  “老子最在乎的是节操!”于启彪毫不犹豫回答道。

  刘放心底怒骂:你姥姥个熊,老子要你节操做什么?

  “那哥哥最不在乎的是什么?”刘放郁闷问道。

  “当然是银子!这玩意儿每天管家都要扔掉几十百来斤防止长霉。”于启彪憨厚地给出了一个答案。

  不远处姚诰犄、阿兰将两人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于启彪这句话让他两差点吐血,难怪这败家玩意儿府邸周围地皮被炒成了天价!

  刘放做出一副开心至极的表情,喜道:“那真是太好了!小弟只用一个游戏就能帮哥哥哥哥找回久违的快乐。”

  “什么游戏?”于启彪眼睛一亮。

  刘放会老老实实全盘托出?

  他装作一副苦恼的样子,卖着关子道:“哎呀,哥哥,小弟赶时间下油锅,这事咱们回头再细聊。”

  于启彪岂能让他走?

  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快乐的财富如此匮乏,而刚巧这小鬼又知道如何解决,他死死抱住刘放,冲着窗口喊道:“猫婶,这小鬼第一个十年帮我减掉,记我账上!”

  刘放啐了一口,暗道:他倒不傻,竟然知道留一手,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那怎么好意思?小弟何德何能,要让哥哥如此破费!”刘放一边推着于启彪去付账,一边客气道。

  一口唾沫一个钉,于启彪真拿着金色卡片给刘放减了十年刑期,这点他倒是很耿直。

  刘放冲着大哥大嫂炫耀似地挑挑眉,回头道:“哥哥,不知道府上方便吗?”

  “方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既然决定相信眼前这小鬼,于启彪爽快道。

  刘放哈哈一笑,指着姚诰犄和阿兰,道:“这是我大哥大嫂,这几个游戏还需要他两配合。”

  于启彪大手一挥,带起一片金光闪耀:“走!坐我车去!”

  姚诰犄和阿兰做梦似地看着一切,完全不可思议!小弟只是简单唠了几句嗑,不但让彪哥乖乖掏出十五万两银子替他减了十年刑,人彪哥现在还要带他们回府。

  姚诰犄一脸崇拜地看着刘放,猥琐想道:老子要是有小弟这本事,恐怕阿兰早就……嘿嘿嘿!

  阿兰挽着姚诰犄感慨道:“小弟这身本事了不得!”

  “是啊!了不得!”姚诰犄由衷认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